banner
4 月 13, 2022
5 Views

南離從斑駁的樹影下扭過頭看向顏幽幽。

Written by
banner

「大暑已經過十幾天了,再過兩個多月就該中秋節了,如若按照你所說的行程,中秋節前,定是趕不回京城了。」

顏幽幽一怔,這些日子諸事煩心,她竟然忘記了中秋節。

南離撥動著漸漸燃下去的火苗。

「怎麼?傻了,你是不是給忘記了。」

「前幾年,你雖然辛苦,東奔西跑的,但每年的中秋節都會和孩子們一起快。」

「今年好不容易找到了孩子們的親生父親,這第一年全家整整齊齊的團圓,卻不能在一起過中秋,你可有準備怎麼和孩子們說。」

「多虧你提醒,我的確忘記了。」

顏幽幽低下頭,垂著剪剪秋水的明眸。

「回去,我和王爺商量一下,孩子們雖然年紀小,但到底是比同齡的孩子心智稍顯成熟些,我想……他們應該會理解我和王爺的。」

「這樣最好。」

南離點點頭,揉了揉肚子,咽了咽口水,盯著火苗下的土坑,只恨不得立刻馬上能夠吃上叫花雞。

「什麼時候能熟,我肚子都餓了。」

「一個小時。」

顏幽幽脫口而出,突然想到這個時代沒有一個小時之說,忙又改口道。

「再等四刻鐘。」

一刻十五分鐘,四刻鐘一個小時。

果然,好吃的東西都是需要耐心等待的。

這一等,直接從申時等到了酉時。

顏幽幽把兩堆火苗撲滅,看向顏容和顏玉。

「你們倆,進屋把師公爺爺叫醒。」

「遵命。」

「遵命。」

顏容和顏玉一如在山上,最喜歡逗弄睡覺中的師公爺爺,撒開小短腿,一溜煙跑進了屋裡。

南離拍了下手,站起身。

「大功告成,我去廚下幫靜言端菜。」

說著,轉身去了廚下。

今日,這個毫不起眼又偏僻的京郊宅院,從未如此熱鬧過。

魅影支開桌子,南離和靜言里裡外外的忙乎著往桌子上布菜。

藍風也從樹上飄然而下,雖然他根本不用吃飯解決『溫飽』,畢竟對於器靈來說,精魄內丹才是他的『主食』。

老頭兒紅光滿面的左手牽著顏容,右手牽著顏玉從屋裡走了出來,凈了手和面,帶著兩個孩子坐在了桌前。

看著一桌子的好酒好菜,老頭的眼睛巡視了一圈又一圈。

「師公爺爺,我給您報個菜名如何?」

顏容伸出舌頭不自覺的舔了舔嘴唇。

顏容問的太突兀,讓老頭兒一愣。

「好!好!好!我家小容兒要報菜名,來!來!來!師公爺爺聽著。」

「咳!咳!咳!」

顏容小大人一樣清了清嗓子,隨後開口道:

「今日做的可都是師公爺爺愛吃的,東坡肘子,玉帶蝦仁,龍身鳳尾蝦、油爆雙脆、紅槽排骨,涼拌豬耳朵,肉末蒸豆腐,荷葉粉蒸肉,紅燒獅子頭。」

「咦,娘不是說,十全十美嗎?怎麼少了一道菜?」

就在顏容報菜名的功夫,什方逸臨已經挖開院子里兩塊被燒的黑漆漆的土坑,從土坑裡扒拉出兩大塊硬邦邦毫不起眼的泥巴。

顏幽幽一手拿著早已洗乾淨的石塊,一手握住泥巴的一端,揚起胳膊,用力一砸,只聽啪的一聲,泥巴裂開。

「靜言,拿盤子來。」

「來嘍。」

靜言從廚下端著一個空盤子,一路小跑了出來。

「還有最後一道菜,叫花雞。」

一隻包裹著荷葉的叫花雞被端上了桌。

終於見到了日思夜想的叫花雞,老頭兒高興的搓著手。

小心翼翼的打開荷葉包,一隻色澤棗紅明亮,芳香撲鼻的叫花雞飄著香味,徹底勾起了所有人的腸胃。

顏容和顏玉盯著叫花雞不約而同的咽了咽口水。

「真香。」

「何止是香,板酥肉嫩,入口酥爛肥嫩。」

「好啦,好啦,快上桌,都坐下吃飯。」

老頭兒招呼著眾人。

「靜言丫頭,這一桌飯菜,辛苦你了,快坐下,一起吃。」

「魅影,你也坐下一起。」

顏幽幽看向魅影。

魅影不敢直視上座的老頭兒,自從知道他家顏主子的師父竟然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屍解大仙,他的一顆小心臟,就噗通噗通個不停。

顏幽幽瞧著魅影為難的神情,看向什方逸臨。

什方逸臨抱著顏玉,顏玉安靜的坐在他的腿上。

「她的話便是本王的話,坐。」

「是。」

魅影忽的一下,腰桿挺的直直的,半邊身子坐在凳子上。

顏幽幽笑著扶了扶額頭。

「靜言,坐南離旁邊。」

「好嘞。」

她家主子發了話,靜言應著,也一絲不苟的坐了下來。

這一頓飯吃的,每個人的臉上都一掃往日的陰霾。

面對著一桌子的好菜,再加上從逸王府搬來的幾壇陳釀。

老頭兒吃了這幾個月來最高興的一頓飯。

「靜言丫頭。」

老頭兒喝了一口陳釀,頗有酣暢淋漓的感覺。

「尊者。」

靜言話里話外,都對老頭兒充滿了崇敬。

「下次老頭子我再回來的時候,給我準備一盅佛跳牆。」

老頭兒咬了口叫花雞,吃的滿嘴流油。

那佛跳牆他在山上的時候也是經常吃的,但好吃的東西,人總不會吃膩。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快穿之如何轉危為安最新章節、快穿之如何轉危為安桀驁少年、快穿之如何轉危為安全文閱讀、快穿之如何轉危為安txt下載、快穿之如何轉危為安免費閱讀、快穿之如何轉危為安桀驁少年

桀驁少年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快穿之如何轉危為安、快穿之最渣前女友、快穿之怎麼打賭總是輸、

。 整整一個晚上,楊金刀都沉浸在即將要做父親的喜悅當中,結婚之後的這麼多年以來,他第一次抱着老陳睡了一整晚。

次日清晨,楊金刀早早便起床了,往常都是老陳為他準備早飯,但從今天開始,他便決定要照顧好自己的老婆和孩子。

「你今天怎麼醒這麼早?」老陳揉着眼睛對正在換衣服的楊金刀說道,後者笑着回答道:「你再睡一會兒,我去給你準備早飯!」

等到老陳起床的時候,楊金刀已經把一切準備就緒,出門之前還不忘叮囑她道:「從現在開始,你就不要亂動了,好好待在家裏,我下班會早早回家的!」老陳點了點頭,走出門的楊金刀不放心的又扭頭說道:「要不讓你爸媽來這裏吧!有他們在我還能放心一點。」

老陳笑着說道:「我還沒到那種地步,什麼事情都可以自己干,你快點去上班吧!別遲到了!」楊金刀這才戀戀不捨的離開了家門。

來到公司之後,剛進門的楊金刀便碰到了馮申,後者問道:「昨晚怎麼了?」楊金刀猶豫了片刻,還是決定實話實說,便道:「老陳她懷孕了!」

馮申聞言,眼神瞬間就變了,輕輕「哦」了一聲便轉身離開,楊金刀看到了她臉上的落寞,沒有說話便直接上樓了。

走進辦公室剛坐下,楊金刀就給老陳打去了電話,確認她沒事之後又閑聊了幾句,這才掛掉電話。

仍然不放心的楊金刀叫來了天蠍堂的堂主褚戌。年輕的女子走進了辦公室,楊金刀對她說道:「褚戌,最近你把手裏的工作給巨蟹堂的鄭午和處女堂的馮申對接一下,我對你另有任務。」

褚戌點頭說道:「我明白了,能問一下是什麼任務嗎?」

楊金刀道:「很簡單,我想讓你幫我保護一個人!」褚戌疑惑的說道:「保護別人?這種任務一般不是由雙子堂的吳巳來執行嗎?為什麼這次要交給我?」

「因為這次要保護的人身份比較特殊,你一定不能讓她知道你的身份,更不能暴露我。」楊金刀嚴肅的說道,褚戌似乎明白了一些,說道:「我大概明白了,目標是個女性吧!」

楊金刀拿出來老陳的照片遞給了褚戌,並說道:「她是我老婆,現在懷孕了!我要你接近她,然後暗中保護她!」褚戌恍然大悟,道:「原來是嫂子,那我知道該怎麼辦了。」說着褚戌又笑了起來,接着說道:「想不到老闆你會把這麼重要的任務交給我去辦,難道你就不怕我搞砸了?」

「如果你搞砸了,那我就親手把你砸了,對了,這件事也不能告訴任何人,包括我們集團的其他堂主!」楊金刀命令道。褚戌點頭道:「我知道了,如果沒有其他什麼事情的話,我就去準備了!」

楊金刀還是有些不放心,對褚戌說道:「你還需要人手不?我給你再調些幫手?」褚戌搖着手指說道:「不用了,我自己的人夠用了,其他人用着我也不順手!你就放心好了!我保證嫂子和孩子安然無恙!」

褚戌前腳剛走,鄭午就進來了,他看了一眼褚戌的背影,對楊金刀說道:「我猜你一定是讓她保護老陳的吧!」楊金刀微微一笑,說道:「是馮申告訴你的吧!」鄭午點頭道:「除了她還能有誰,不過我有一點不明白,你為什麼要讓褚戌去保護老陳?」

楊金刀嘆了一口氣,說道:「因為只有她去我才放心!你們三個還要幫我管理集團,其他人我又不放心,所以只有她才是最合適的人選。」鄭午若有所思的說道:「還是太突然了,你說你們兩個結婚五年多了,一直沒有孩子,怎麼突然就……」

鄭午的話還沒說完,楊金刀便打斷他道:「你什麼意思?」鄭午急忙解釋道:「不不不,我沒有別的意思,你要當爸爸了我應該恭喜你,可作為兄弟,我還得時刻幫你保持清醒!假設,我是說假設,你們家老陳會不會早就知道你的身份了?」

「她怎麼可能會知道?就算她知道了又能怎麼樣?」楊金刀不屑道。鄭午繼續說道:「你們楊家可從來都是一脈單傳,這是全世界都知道的,如果有一個女人為你生了個兒子,那麼毫無意義,未來的攬金集團肯定就是他的!」楊金刀反駁道:「你說這不是廢話嗎?我的兒子不繼承公司,難道讓你兒子來?」

「你先別着急,聽我把話說完,你再仔細想想,這個老陳是什麼身份?別忘了,她不過是你蟄伏期間的一個工具人而已,你父親當年是怎麼說的?他說能成為你妻子的人必須要滿足幾個條件,可老陳滿足了嗎?」鄭午說道。楊金刀這才緩緩冷靜下來,說道:「你說的對,父親的第一個要求,必須是個孤兒,因為這樣會減少很多不必要的麻煩。第二,這個女人必須有掌控大局的能力,這樣她才能幫到我以及培養好我們的孩子。」

「看來你還都記得,老爺子也知道這樣的女人不好找,所以特地為你培養了馮申,可世事難料,你孤身一人在外蟄伏了十年,這期間還娶了老陳,所以,楊哥你現在可一定要想好了!」鄭午為楊金刀分析情況道。

楊金刀嘆息道:「只是這兩點,老陳就完全達不到父親的要求,那你說我現在該怎麼辦?」

鄭午毫不猶豫的說道:「把孩子打掉,然後離婚,馮申可是也等了你十年,她才是你命中注定的那個女人!」楊金刀遲疑了,要他打掉孩子那是不可能的,更別提離婚了。

那個時候,楊金刀身無分文,每天風餐露宿,恰巧這個時候,老陳出現了,只有她不嫌棄楊金刀,給他提供吃和住,陪着他一點點走出困境。就這樣一個陪楊金刀吃苦的女人,他怎麼可能會和她離婚。

看到楊金刀遲疑了,鄭午着急了,他說道:「不管怎麼樣,老陳的這個孩子,你絕對不能要!」

楊金刀看着這個曾經總是為自己出謀劃策解決問題的兄弟,今天卻不由分說的反駁了自己。

「鄭午,你怎麼?……」楊金刀有些疑惑的看着鄭午,後者說道:「你是想說我怎麼突然變了?其實我沒變,我還是那個你的好兄弟,可我同樣也是老爺子最器重的人,他把你託付給我,所以我不能讓他失望!」楊金刀不再說話了,鄭午半天之後,也才緩緩說道:「我能理解你的心情,要親手打掉自己的孩子,這是每個父親都無法做到的事情,可楊哥,你的身份不一樣,不能顧此失彼!你再好好考慮考慮吧!」

楊金刀眉頭都快擰成麻花了,他問道:「難道就沒有別的辦法了嗎?」鄭午道:「除非老陳懷的是個女孩,可就算是個女孩,留到將來也只會是個隱患!」楊金刀雙手抱頭,早上還開心的像個孩子,這還不到終於,便又頭痛欲裂。

「行了,你先出去吧!讓我自己好好想想,一定有兩全其美的辦法!」楊金刀甩手示意鄭午離開,後者還想說些什麼,可看到楊金刀痛苦的樣子,便起身離開了辦公室。

誰說有錢就沒有煩惱?楊金刀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繼承了攬金集團之後,他的總資產在整個X市那也算是數一數二的,可就是這樣,他卻也因為孩子的事情愁眉苦臉。

走出楊金刀辦公室的鄭午正巧碰到了周辰,前者問道:「你來找老闆?」周辰點頭道:「對,遇到了一點麻煩,想請教一下老闆!」

鄭午急忙拉着周辰來到了一旁,對他說道:「我勸你現在還是不要打擾他了,老闆現在一個腦袋三個大,你的這些瑣事還是不要打擾他了!」周辰為難道:「你是不知道,現在有幾個人聯合在了一起,把我們之前好不容易拿下的酒吧又給奪回去了,我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鄭午對他說道:「這種事情,你可以去找三元老呀,我們私下自己能解決的事情還是自己解決,否則要我們這些堂主幹什麼!」周辰恍然大悟道:「也對,那我去找他們商量一下!」

聽從了鄭午建議的周辰正準備去找三元老,突然又嘀咕起來:「趙子雖然德高望重,但手底下沒有幾個人,就算去找他,他也不見得能幫到我。錢丑一向清心寡欲,在公司完全就是養老狀態,這會兒指不定在哪裏遊山玩水,找他也是白找。所以還是只能去找三叔,他平時比較照顧我,肯定會幫我的!」

鄭午來到了孫寅的洗腳城,從前台得知他正在泡澡,便換了衣服直接進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