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4 月 12, 2022
9 Views

待他一周,蜜拉馬上拿出那個小冊子來,匆匆盯着看了一遍,然後記在了心裏。

Written by
banner

就在這時,顧瑤忽然小聲問:「蜜拉……你……你聽到剛才那位學長跟我們說,他叫什麼名字嗎?」

蜜拉道:「徐州啊。」

顧瑤點點頭:「對,還記得他整句話是怎麼說的嗎?」

蜜拉:「???」我記得那應該是我十歲出頭的時候。

爺爺講過一個魔王的故事,地點是哈科斯國,就在北疆的西北方向。

預計距離我們也就不到五百公里的距離。

魔王的名字叫卡魯斯,翻譯過來的意思就是少女吞噬者。

據說這件事是四百多年前的事了,這卡魯斯就……

《陰屍帝命》407章「我喜歡你」 剛吃完飯不久,莫高窟文化研究所的王主任就來到,來得很快呀!

王主任的目標很明確,最重要的就是那捲文獻,以及壁畫。

畢竟他們的資金並不是很充足,像張萱的那幅《搗練圖》,幾乎是不指望的。總不能讓方醒低價給他們吧?一來,他們沒有那麼大的臉;二來,大家也不熟。

「這卷文獻,就當贈送你們吧!」方醒跟王主任說道。

他不是一個死要錢的人。再者,這種古文獻,其實研究價值比收藏價值大,本身不是很值錢。所以,方醒乾脆當順水人情送出去。

王主任抱了抱拳:「那就多謝了。」

「壁畫的話,我打算留下兩幅。王主任,你也知道,我打算修建自己的博物館,會開設一個莫高窟文物展覽的小專區。」方醒接着說道。

王主任點頭,表示理解。

有人可能要問了,壁畫也有人收藏嗎?

答案是肯定的,而且在近些年來,還頻繁出現在拍賣會上。

壁畫,顧名思義,就是畫在牆壁上的畫。

我國的壁畫形式多樣化,從周朝開始,不僅歷代宮室畫有大量壁畫,在道門、佛門等宗教聖地充斥着大量壁畫,在墓室里亦流行壁畫。

「莫高窟的壁畫,在市面上還是挺值錢的,從十萬到百萬都有。」一旁的劉世軍開口道。他對古代藝術品的行情頗為了解。

在眾多出現在拍賣會上的壁畫中,其中最貴的,就是一幅元朝到明朝期間的彩繪菩薩壁畫,接近兩千萬的交易價,創下壁畫的最高記錄。

超過千萬的,就只有兩幅,而超過百萬的也不多。

所以說,超過百萬的壁畫,都屬於壁畫中的絕對精品。

一聽到價格,王主任就開始緊張起來,生怕方醒獅子大開口。莫高窟壁畫的價格,王主任自己當然是很清楚的。

一般來說,都有十多二十萬起。哪怕是殘缺的,都差不多能值個十萬左右。

「方先生,你開個價吧!」他硬著頭皮說道。

方醒想了想,沒有報價太高:「這樣吧!完好的壁畫,一律二十萬一幅,不完整的就送你們好了。」

反正殘缺的壁畫也僅僅只有三幅,送了就送了,討個人情。

王主任一愣,隨即反應過來,大喜:「方先生大義,如此,真是太感謝了。」

這麼一來,他們佔大便宜了呀!

真要是拿去拍賣,完整的一幅壁畫,拍個三四十萬都是有可能的。殘缺的,無論如何能賣好幾萬呀!

「主要也是想着,以後我們能多多交流。我招聘了些人,他們對文物管理等經驗還很欠缺。」方醒說道。

王主任毫不猶豫地笑道:「這個好說,他們要是有空的話,可以到我們敦煌來學習。」

人家送了這麼大的一個人情,讓人家去學習學習經驗,很應該的。

這種交換,王主任非常樂意。

「正有此意,希望王主任對他們多多關照,我讓他們去學習半個月到一個月左右。」這也是方醒的計劃。

說完,方醒就把那捲文獻,以及好幾箱的壁畫搬出來。

王主任,以及跟隨他一起來的人,看到那些壁畫,手都顫抖起來,非常激動。他忍不住感慨:「可惜,還有好多被收藏在國外的博物館。」

他們一直都在努力收回,可成效不大。

「王主任,你們先看。下午的時候,我們其實整理過,但不知道是否正確。」方醒對他們說道。

隨後,就給張子明他們打電話。

「小張,你和詩詩他們幾個,明天跟王主任一起到敦煌,去學一學人家的管理經驗。你們現在留在村裏,也沒什麼事情干。

當然,也算是入職前讓你們出去玩一玩,費用我會幫你們解決,不用擔心。」方醒打算讓張子明帶隊。

周文彬得留在村裏,修建博物館,需要他盯着,走不開。

張子明他們剛吃飽飯,幾個人還在村子裏溜達、消食。今晚的月光特別亮,所以即便沒有路燈,依舊能看清周圍。

天空中,星河燦爛,這是城市看不到的風景,田野傳來蛙叫聲,感覺特別好。

接到老闆的電話,張子明有點懵。

這算是公費出去學習和旅遊嗎?去敦煌?好像很不錯,他還沒去過呢!

「好的!老闆,我這就和詩詩他們說。」

掛了電話,見大家都超自己看過來,張子明告訴他們:「莫高窟那邊的人來了,老闆讓我們明天跟他們去敦煌,跟人家學習一段時間,費用老闆會安排。」

葉詩詩等女性,頓時振奮地叫起來。

女孩子,尤其是剛畢業,都喜歡出去遊玩。現在,老闆給他們公費出去玩和學習的機會,當然去呀!

其他人也露出笑容,顯然都很樂意出去。

沒想到老闆這麼好,還沒開始工作,就給他們這種福利。

「周哥不去嗎?就我們幾個?」有人問道。

張子明點頭:「周哥要負責這邊的工作,應該是走不開的。所以,老闆讓我帶隊。今晚,大家早點睡,明天要出發,東西收拾收拾,估計要去一個月左右的。」

「學校那邊,要不要說一聲?」有人又問。

畢竟他們還不算真正畢業,一個月後還要回去領畢業證的。他們出來的時候,跟導師請假,是請一個星期的。

「肯定要通知的,但問題不大。現在,好多人也出去實習。你們的畢業論文,都搞定了的吧?」張子明問道。

如果畢業論文還沒搞定,那就有點麻煩。

還好,所有人都點頭。他們都算是尖子生,畢業論文很早就準備,根本不用擔心。

當晚,葉詩詩等人開始在同學群炫耀。不僅找到近萬元月薪的工作,還能公費出去學習和旅遊,其他同學想都不敢想。

群里的同學,紛紛羨慕。他們中,大部分人都還沒找到工作,非常頭疼。而人家,已經月薪近萬。

雖然是下鄉工作,但工資高呀!

如今看來,其他的福利也好。這才剛去,就能公費到外地學習和旅遊。

「你們老闆還招人嗎?求介紹呀!」

……

。 「……嗯,我的主人也能。」影的聲音里是深深的懷念。

「只是她是用的法器。」空手控制九天神雷,她的主人曾經也試過,只是都失敗了。

「你的主人一定很厲害吧……」奚淺站在影的對面。

兩人就這麼聊了起來。

「她當然厲……害」影眼裏升起的光芒突然熄滅。

她哪裏厲害,如果真的厲害,就不會隕落得這麼慘。

它的主人,是世上最大的傻瓜。

「罷了,過去的事沒有提的必要了,你……」影的眼神極其複雜。

若不是這丫頭也能控制九天神雷,她看到了一絲主人的影子,就憑她今天闖進這裏。

它必然會送她去見主人。

唉,罷了,罷了!

影長長的吁了口氣,「這裏的精血和骸骨我都可以給你,只是你要答應我一件事……」

影的聲音凝重了許多。

奚淺下意識的警惕起來,「不要說讓我去拯救魔族啥的,我做不到,也不可能。」

太一秘境裏被封印的魔君她還沒找他報仇呢。

「……那倒不是,你想太多了。」它主人的死,也有一半魔族的責任。

它會那麼好心?

「那就好……」

「是這樣的,我的主人……她說她來自一個叫做華夏的地方,她最大的願望就是能回去看看,她還有牽掛的人在那裏……」

「唉你等等,你們不是活在萬年前?確定現在她家鄉的人還存在?」就算天賦很高,也早都飛升了好吧。

「……」影一噎。

「好像……似乎肯定不存在了,主人說華夏現在根本沒有靈氣,基本沒有修仙之人……」

「那你說個鬼……」奚淺控制不住翻了個白眼。

凡人的壽命最多百來年,她思念的人早就灰都不剩了。

「……也有可能每個時空的時間流速不一樣,你……」

「呵呵……」奚淺送它一聲冷笑。

「這種可能你相信有嗎?」

「我……不信。」影把相信兩個字吞了回去。

「唉,這樣吧,如果有一天你有機會去華夏,那麼你把這個東西帶去一個叫做長白山的地方,那裏有個城市……」

影說着,從體內的空間里拿出一個翠綠色的手鐲。

「對那人說一聲,『對不起,她食言了。』」

奚淺沉默,沒有第一時間去接那個鐲子。

她心裏清楚,這是一個何等重要的承諾。

若是完不成,她飛升雷劫時必然逃不過心魔劫。

「抱歉……」

「你不要拒絕,我知道這個要求很過分,因為我們都不知道華夏在哪?我和你約定,一百年,如果百年你都沒找到華夏,那麼這個約定就不作數了……」影堵住奚淺要說的話。

面前這丫頭,骨齡只有二十二,百年……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進階化神期不是問題。

如果在這之前都找不到華夏,那就是天意了。

它再也沒有時間再等下一個出現的人。

影在心底重重的嘆了口氣。

「好。」百年,時間並不長,也耽誤不了她。

百年她應該能進化神期了,如果到時候還是不能飛升。

她也會儘力尋找那個叫華夏的地方。

奚淺在心底想。

聞言,影重重的鬆了口氣。

它該真怕這丫頭不答應。

。 不過這也正是喬席兒想要的,他如果醒來,她該怎麼離開?

「顧顧,對不起……這輩子是我辜負了你,我不奢求你的原諒,只希望你能過的比較我好……」

這些話喬席兒是在心裡說的,所以顧擎天根本就聽不到,此刻他睡得很香,正做著他和喬席兒共同牽手走向神父的美夢。

要離開的時候,喬席兒才發現她是多麼的捨不得顧擎天,可是卻不得不離開。

深深地看了顧擎天一眼,喬席兒咬著牙輕輕地取開了顧擎天放在她腰上的手,剛想下床,她整個人都被顧擎天緊緊地摟在了懷裡。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