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4 月 9, 2022
6 Views

池牧遙多好的一個孩子,心地善良,還幫了他們御寵派不少,年紀輕輕的怎麼就……

Written by
banner

郝峽這個便宜師父,也就教過池牧遙些許關於靈獸的知識,卻也忍不住心疼。

他給池牧遙挖了墓,葬了些池牧遙的東西,在墓前鬼哭狼嚎的,總覺得自己太窮酸了,到頭來也沒給徒弟什麼像樣的東西。

伊闌也是如此,在門派看到什麼都會想起小弟子,哀傷了好一陣子。

因爲池牧遙不在了,御寵派的產出都少了很多,但是修真界製作丹藥、法衣、法器各個方面都需要御寵派炮製的靈獸,影響越來越大。

其間,禹衍書來過御寵派一次,見御寵派內氣氛不佳,他也沒有多留。

估計心裡也十分難受。

他們不知道的是,在夜裡,伊淺晞會拿出池牧遙的本命燈,只要本命燈有光亮,她就能安然入睡。

突然有一天本命燈開始忽明忽暗,嚇得伊淺晞幾夜沒睡,一直呆坐在牀上盯着本命燈。

入陣後的第十六天,池牧遙的本命燈終於不閃了,一直亮着橘黃色的光,那光像池牧遙一樣暖融融的。

放下心來後,伊淺晞看着本命燈,因爲自己只能乾着急幫不上忙又哭了一個晚上。 就這一瞬間,羅淳有些慌亂。以前對待客戶和合作夥伴的姿態,對於眼前的境況全然沒有用處。

本來就是自己公司虧欠,現在當事人還可憐兮兮的看著你哭。

天啊,他到底是為了什麼才會過來受這種罪!

「你、你別……你別哭!」手忙腳亂的找到手帕,羅淳語氣有些心虛的慌亂。

他現在怎麼有種欺負孩子的感覺?!

「我們已經對所有涉及到的員工進行了處理,知情不報的也得到了處罰。」

「你得相信,我真的是來道歉的,不是來找事的!」

孟夢聽到這裡,差點就綳不住笑出來。

她只是是真的沒有見過平台的老闆,現在看到之後,她只覺得這人比她還要單純。

怎麼就因為她裝裝可憐、說兩三句話,就緊張成了這樣?

這樣他的公司都沒有賠掉,還真的是老天保佑了!!!

「我……我沒…嗝…事。」孟夢睜大眼睛,朦朧的淚意在眼眶中打轉,大概是被羅淳的行為驚到,竟然忍不住打了個嗝。

指了指上面的直播球,孟夢小聲的詢問。

「你這是在直播嗎?」

瞬間反應過來,自己剛才的行為都被直播球放了出去。

剛才的行為,實在是太不符合自己老闆的氣質了。

牽強的扯了扯嘴角,羅淳在要威嚴和要親和度之間猶豫。

「我可以進去說嗎?這裡人來人往的,我現在這裡太容易引起人們的注意力。」

孟夢眼中在掙扎,一方面她知道羅淳說的是真的,另一方面昨天的事情實在讓她難以放心。

看見孟夢的動搖,羅淳決定再加一把火。

「我會一直開著直播,知道我離開,不會有脫離直播的時候。觀眾都可以替你監督我。」

把直播球劃過去,羅淳讓孟夢看直播上面的內容。

/小姐姐不用怕,我們替你監督他!/

/如果害怕,夢夢也可以開直播,到時候許可權就在自己手裡了。/

/雙開,那樣的話保險!/

/既然是老闆自己找過來,誠意應該挺高的,小姐姐可以相信一下。/

/一直跟著這個直播過來的,我們幫你監督。/

看著上面不斷閃過的文字,孟夢垂了垂眸。

「可是,如果我要是正在直播,平台後台給我掐了怎麼辦?」

/這……小姐姐思慮周全,的確該想想。/

/錄像吧,直播開著,光腦錄像也開著。/

/雖然麻煩一點,但是最起碼保險。/

/支持,小姐姐總要把事情解決了的。/

/小姐姐加油。現在解決比讓你去公司好多了。/

狠心閉了閉眼睛,孟夢終於說了聲好。

「那我就把直播打開了,大家一定要幫我監督。拜託了!」

看著猶如驚弓之鳥的孟夢,羅淳也只能任由對方施為,誰讓他們是真的理虧呢。

想到這裡,羅淳對於自己舅舅的不滿再次上升,看來只是罷免還不夠。

只是看文字的確很生氣,但是永遠沒有看到真正的受害人震撼。

孟夢這才剛遇到這種手段就已經是這樣了,之前那些到底是什麼情況。恐怕自己也要去看看才行。

門被徹底打開,孟夢側身讓開,讓羅淳可以進來。

「那您進來吧。有點亂,不好意思啊。」

跟著羅淳的目光看到自己之前碰倒的東西,孟夢垂著頭,臉色有些發紅。

「沒有,我只是覺得這裡的布置很用心。看的出來,你很喜歡這裡。」

似乎是想到了什麼,孟夢的臉色的確放鬆了很多。

「這些都是爺爺生前布置的,他對我們很好,」孟夢語氣忽然變得堅定「所以,我一定不能讓崽崽們受到任何傷害!」

羅淳點頭表示了解。看來孟夢這次在意的點,竟然不是她自己被網爆,而且崽崽們被帶上了。

「小朋友應該有一個良好的成長環境,你考慮的很對。」

「但是,你有沒有想過,既然他們已經被大眾看到,那麼以後一旦不出現,公眾的猜測會更多。」

如果說一開始他還是為了勸說而勸說,現在則是真心想為了這個女孩支個招。

「於其讓人胡亂猜測,不如直接讓他們看個明明白白。」

孟夢沒有應聲,只是沉默了一會兒,就轉移了話題。

「我們先去房間里吧,崽崽們在看書,希望大家這次不要打擾到他們。」

/只要看到他們沒有受影響就好了,我們這次一定克制自己。/

/昨晚我沒有看,但是只要是崽崽,必定是可愛的,希望崽崽們一切安好。/

/不打擾,不打擾,我們只要靜靜的看就好了。/

/崽崽們都是寶藏,怎麼會有人捨得用崽崽來攻擊別人,太可惡了。/

/那樣的,直接告他就好了,看看他以前做的事,沒有一件是無辜的。/

孟夢掃了一眼直播間彈幕,沒有回應。

這件事,如果可以這樣解決,她是不願意上訴的,之前那些受害者明顯更需要得到一個公道。

自己如果加入,恐怕所有人的目光都會聚集在她這裡,崽崽們以後也有可能受到影響。

「大老虎抓到一隻狐狸,狐狸看著大老虎湊近的血盆大口,忙說。」

君君的聲音從屋裡傳來,已經現在門外的他們聽得清楚。

「我是天帝派來管理百獸的,你不能吃我。」

香香稚嫩的聲音在這裡顯得有些可憐兮兮的。

「老虎有些懷疑,一臉不信的看著狐狸,狐狸又說。」

還是君君的聲音,這次似乎更加平板了一些。

「不信的話,你就跟在我後面走一趟!」

羅淳在門外站著,明顯聽出了這是個什麼故事,忽然就有些意味深長。

「他們這是在讀書嗎?」

孟夢點點頭,表情里都是理所當然。

「崽崽們一般喜歡圍讀,分角色那種。」

轉頭看向直播間,孟夢認真的對著直播球。

「不管大家一會兒聽到什麼,請不要二次加工,那是崽崽們在讀童話故事,沒有劇本,拒絕多想。」

孟夢這話一說出口,羅淳之前在它身上感覺到的違和感終於消除了。看來這的確是個一心為了崽崽考慮的姐姐。

「裡面的孩子都很聰明。」

羅淳留下一句意味不明的話,就推開了門,開始往裡走。

/剛才我聽到的是童話故事嗎?怎麼沒什麼印象?/

/這個我知道,聽到第一句我就知道了。是那個狐假虎威吧。/

/看這四個字,我似乎不需要看故事,就已經知道是什麼樣的事了。/

/怪不得老闆說,崽崽們的確聰明!/

/秒懂!我竟然也能聽得懂你們在打什麼啞迷了!/

/都別說了,崽崽都看過來了!/

/白眼*我們說話他們又聽不到!/

/但是你們吵到我眼睛了!/

彈幕有一瞬間安靜,於是直播間就看的更分明。

崽崽們在開門時第一時間就抬起了頭,看到羅淳之後,小小的臉蛋上面都是警惕。

君君和洛洛在原地站了起來,兩個人一左一右走到孟夢身邊。

「夢夢姐姐,這個人是誰?」

蹲下身體,孟夢沒有理會羅淳尷尬的臉色。

相比起羅淳來,當然是崽崽們比較重要。

「這個是姐姐公司的老闆,他今天是來道歉的。」

羅淳聽到這時候,自然要趕緊表明自己無害,他現在就差舉起雙手了。

「對,我是來道歉的!你們不需要擔心。」

洛洛可不吃那一套,看著這人的眼神一點放鬆都沒有。

「既然是道歉,那麼你為什麼還要進來?直接在門外道了歉就離開不是更好。」

羅淳對於這個早就有準備,被洛洛這樣質疑也一點不生氣,反而慶幸終於有個人問了這個問題。

「之前不是有人造謠你姐姐虐待你們嗎?我來道歉順便幫你們澄清。」

洛洛的臉色依舊很難看,看著上面兩個直播球,一臉煩躁。

「虐待?就這個傻女人?掙了星幣全部花在我們身上,做了飯全是我們愛吃的,出去什麼也不敢說就是為了保護我們。」

「竟然說虐待我們?就這樣虐待的?」 終於來到了魂師大賽的這一天。

清晨,太陽還沒從從東方升起。

「噠噠」一輛皇室馬車停在血衣候府門外,千仞雪從馬車上走了下來,緩緩走進府內。

獨自走在長廊里,這裡沒有瀑布,沒有綠樹,連一隻螞蟻都不想在這裡呆下去,這裡有的只是一片白色的世界。

「這血衣候府可真是單調,裡面的裝飾全都是冰製品,給人感覺彷彿沒有一點生機,府里的下人也這麼少」千仞雪邊走邊打量著血衣候府。

不知何時,白亦非突然出現在了千仞雪前方,抬起頭看著她,嘴角含著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

看到白亦非,千仞雪還是忍不住想起了星斗大森林的事情,那絕對在她心裡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平復下心情,千仞雪說道:「侯爺,魂師大賽開賽在即,父皇派我前來請侯爺前去擔任評委,馬車已在府外就緒。」

「辛苦太子殿下了」

千仞雪也沒有注意白亦非說了什麼,只是看著白亦非身後,彷彿在尋找什麼。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