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9, 2020
92 Views

「莫雨晴?」護士看著藥瓶上的名字,又看了看本人,問道。

Written by
banner

「是。」顧邵霆回答道。

護士拉過莫雨晴的手,把壓脈帶給綁在了手腕上,拿出針頭,又拍了拍她的手背。顧邵霆在旁邊坐著,突然轉身抬手輕捂住了她的眼睛。

莫雨晴眼前的視線被遮擋,抬起另一隻手把眼前的障礙給打掉,帶著疑惑的眼神看著顧邵霆,詢問他這是幹什麼?

護士動作利索的把針打上,笑意淺淺的對莫雨晴打趣道:「你男朋友還真貼心,怕你看著害怕給你捂眼睛,很細心哦。」

莫雨晴一聽,急的直搖頭,卻什麼都說不出。顧邵霆倒是蠻紳士的,沖護士客氣的點了點頭。

點滴室里就他們倆個人,電視里放著新聞,倆人誰都沒說話。

「難怪我那麼損你你都沒回嘴,原來是嗓子說不出話來了。」突然,顧邵霆哭笑不得的說,看向莫雨晴問:「是昨晚喊的太大聲,嗓子喊壞了嗎?」

莫雨晴扭頭不去看他,在心裡罵他:「壞你妹!」

「晚上幾點吃的飯?嗓子疼肯定也沒吃什麼吧?餓了嗎?想吃什麼我給你買點去。」顧邵霆問。

莫雨晴搖了搖頭,表示不想吃。隨後躺進了被子里。

顧邵霆給她掖了掖被角,語氣軟了些,說:「那就睡一會兒吧,醒來就不燒了。」

莫雨晴沒再搭理他,閉上了眼睛,沒一會兒就睡著了。

顧邵霆看著她在睡夢中還緊皺的眉頭,心疼的伸出手輕輕的去撫平她的額頭,小聲的說:「討厭死我了吧?和我有了交集后,不是受氣就是受傷,現在還生病了,肯定恨死我了。」小心翼翼的從被子里拉出她的一隻手握在手裡,眼裡滿是自責的神情。

莫雨晴再醒來,已是第二天早上了。頭不疼了,咽了口口水,嗓子也不似昨晚那麼疼了,試著張了張嘴,竟也能發出聲音來了。病去如抽絲,瞬間感覺身子輕巧了不少呢。

剛要起床,這才感覺到身邊的被子被壓住了,手好似也被人給抓住了。她一看,好嘛,顧邵霆手裡握著自己的手趴在床邊正睡著呢。她慢慢的動了動手,又小小的叫了他一聲,沒有得到回應。

莫雨晴看著被他攥著的手,稍稍使勁的往出拽,可沒想到,他會攥的那麼緊。稍等了一會兒,她又使勁的拽了拽,這一下,手還是沒拽出來,也把他給拽醒了。

顧邵霆動作緩慢的抬起頭,又慢慢的直起身子,眼神是睡醒后的迷離,看著莫雨晴,竟讓人感覺很呆萌。

莫雨晴輕咳一下,低頭看著手,邊往回抽的說:「那個……手麻了。」

顧邵霆皺眉也低下頭看,鬆開了手,沙啞著嗓子問:「能說出話來了?」

莫雨晴揉著手,「好點了。」

顧邵霆站起來直了直身子,又抬腕看了眼時間,對她說:「那走吧,我先送你回家。」

莫雨晴下床穿鞋,說:「奶奶還沒走,我怎麼回老宅啊?你還是送我回寧嘉那吧。」說道寧嘉,她又是一聲驚叫,公鴨嗓子喊道:「完了,我這一晚上沒回去,都忘告訴她一聲了!」

顧邵霆揉了揉眉心,聲音中透著疲憊與不悅,「行了,你就別操心了,我已經和她說過了。還有,我不是送你回老宅,送你回我家!」

莫雨晴脫口說道:「不想回,你那裡住著不習慣!」

顧邵霆沒理會她的話,抬腳便走,給她扔下話說:「不習慣也給我慢慢習慣了,以後你要再敢跟我玩離家出走,別說我拿你小姨來威脅你!」

「你!」莫雨晴氣得不知道罵什麼好了。

顧邵霆轉頭朝她冷笑,問:「我什麼?是想罵我人渣呢還是想罵我混蛋?還是今天有不一樣的來換換口味?」

莫雨晴也學著他冷笑,站起來氣憤的說:「我才懶得罵你,我怕髒了我的嘴!」 從醫院出來,莫雨晴也沒跟著顧邵霆走,站在後面叫住他說:「你走吧,我上班去了。」

顧邵霆走到自己車子前,轉頭看她說:「我給你請好假了,你病還沒好,痛快跟我回家。」

莫雨晴因著前天的事還在生他的氣,雖然自己生病是他送到醫院來的,但對他也並沒有什麼感激之情。此時聽到他又趾高氣揚的跟自己說話,也上了脾氣,看著別處說:「我不能耽誤工作,我的事也不用你管!」

剛打開車門的顧邵霆聞言,又一下把車門給關上了,有點不悅的問:「什麼叫做你的事不用我管?」

大佬家的小狐狸奶又凶 「聽不懂話啊?」莫雨晴不耐的說:「你又不是我的誰,憑什麼管我的事?你別說得好像我多讓你操心似得,你又不是我爸。像我這種對別人很容易別有用心的人,你該離我遠一點。」

莫雨晴說完,朝著另一邊的方向就走。 在八零年代做富婆 顧邵霆深呼吸兩口氣,大步追上她,二話不說一把給抗在了肩上,朝車子走去。

突然之間天旋地轉,莫雨晴大頭朝下的大喊大叫,「顧邵霆!你給我放下來!」一邊喊著,腿不停的踢來踢去。

顧邵霆毫不客氣的在她屁股上打了一下,「病好了是不是?給我老實兒點!」

莫雨晴覺得丟臉極了,又有一種屈辱的感覺,不過好在沒走幾步路就被顧邵霆給扔到了車上,阻隔了路人的目光打探。

坐在座位上,莫雨晴怒目圓睜,仿似要噴出火來,死死的瞪著他,好像要把他燒死一樣。顧邵霆啟動車子,看著前方說:「別再瞪了,小心眼珠子瞪出來!」

「顧邵霆,你不覺得你很矛盾嗎?你這麼討厭我,為什麼還一直管我?我怎麼樣和你有關係嗎?我真是看不透你,有時你對我好似很關心,可有時,你卻又對我很無情,你到底想幹什麼?」莫雨晴大聲質問。

顧邵霆臉色沉下來,看了莫雨晴一眼,開口說道:「我不想幹什麼,對你好,你就接著;對你不好,你就忍著。別總問來問去的。」

莫雨晴不可置信的看著他,驚訝的說道:「你說這話什麼意思?憑什麼對我不好我就要忍著?再說了,誰又讓你對我好了?我不稀罕!」

顧邵霆斜眼看著她,從牙縫裡惡狠狠地擠出話來說:「你個白眼狼,良心都被狗吃了!」

一路倆人沒再說話,默默的回到了家。剛一進來,鐘點工阿姨就從廚房裡出來了,笑著問:「回來了?早餐都做好了,現在要吃嘛?」

莫雨晴正在換鞋,聞言抬頭看到阿姨,被嚇了一跳。

顧邵霆在旁邊解釋說:「這是我新請的阿姨。」

莫雨晴沖阿姨點點頭,算是打了招呼。

阿姨也是個愛說話的人,問莫雨晴:」我給你熬了紅米粥,生病的時候喝點粥愛消化。也不知道你喜歡吃不。」

「我什麼都好。」莫雨晴淡淡的說著,進了自己的房間。

顧邵霆在她關門的剎那,喊說:「等下出來吃早餐。」

莫雨晴把他的話關到了門外,坐到了床上。行李箱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了,立在牆角,靜靜地,看著真是一種諷刺。她冷笑一聲,罵了一句,「變態」!之後去洗漱了。

門外,阿姨敲門,「莫小姐,吃早飯了。」

莫雨晴嗯了一聲,出來了。

吃飯的時候,顧邵霆對莫雨晴說:「下午的時候我會讓家庭醫生過來給你打針,我今天會早點回來。」

莫雨晴低頭喝粥,味道還不錯,聞言回道:「還用打嗎?挺挺就好了。」

「病是挺好的嗎?」顧邵霆蹙眉說道。

莫雨晴不以為意的說:「以前我有病就是挺好的啊,這不是很正常。」

顧邵霆沒好眼色的看了她一眼,沒說話。

莫雨晴也沒什麼胃口,喝了半碗粥后就回了房間。顧邵霆收拾收拾也要去上班了。臨走的時候,他囑咐阿姨說:「莫小姐要是睡著了,你等著她醒過來,給做好午飯再走。」

「好的,我知道了,顧先生。」阿姨說。

顧邵霆朝房間方向又看了一眼,故作大聲的說:「我上班去了。」

「顧先生慢走。」回應他的只有阿姨。

莫雨晴在房間里躺在床上聽到了顧邵霆的聲音,嗤笑一聲,轉過了身。閉著眼睛剛要迷迷糊糊的睡著,手機突然響了,一看,是寧嘉打過來的。

「雨晴你還好吧?」寧嘉擔憂的問:「現在還在醫院嗎?」

莫雨晴說:「沒事了,昨晚打了一針,不發燒了。」

「顧邵霆和你在一起嗎?寧嘉小心翼翼的問。

「沒有,他上班去了。」莫雨晴問:「昨晚他給你打的電話和你說的嗎?」

寧嘉說:「還說呢,不是他,還是上次來我家店裡接你的那些人,一個個看著嚇人死了。後來又跟我回的我家去拿的你行李。」

「哦。」莫雨晴說:「不好意思啊,讓你擔心我了。」

「你被他接走我倒是沒怎麼擔心,只是聽說你去醫院了,我才擔心的。雨晴,你這也鬥不過他,就先乖乖在他那住著吧,好漢不吃眼前虧。」寧嘉勸道。

莫雨晴嘆了一聲:「你知道那變態說什麼嘛?說我要是再敢離家出走,他就拿我小姨威脅我,你說他怎麼那麼不要臉?」

寧嘉無比同情的說:「雨晴,忍一時風平浪靜,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莫雨晴苦笑一聲,又打了一個哈欠。

「好了,不打擾你了,你睡一覺吧。」寧嘉又囑咐了幾句后,掛了電話。

莫雨晴把電話放在枕頭下,睡著了。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莫雨晴醒了,閉著眼睛翻了個身,胳膊一展,好像打到了什麼東西,隨即聽到了一聲悶哼。

她慢慢的睜開了眼睛,就見顧邵霆坐在她身邊,手裡正拿著一個文件夾,臉色漲紅的在看著她。

莫雨晴嚇得身子往後一閃,疑惑的問:「你怎麼在這?你不是上班了嗎?」

顧邵霆暗自吐出一口氣,合上了手裡的文件夾,壓著聲音的問:「莫雨晴,你睡覺一直這麼不老實的嗎?你知道你剛才打到我哪兒了嗎?」 莫雨晴愣愣的看著他,眼睛不自覺的朝他那裡看了一眼,臉色通紅,局促的說:「不知道。對不起!」說完,背過了身去,可心卻砰砰亂跳。

顧邵霆抿著嘴笑了笑,又打開了文件夾。一時間,誰都沒說話,有絲曖昧在空氣中漂流。

莫雨晴躺在那裡如芒在背,等了幾分鐘,也不見他走,她回過頭看著他問:「你在這幹什麼呢?你辦公去你書房啊,在我房間幹什麼?」

顧邵霆低頭說:「在這看著你,怕你再發燒。」說完,又伸手探上了她的額頭摸了摸。

莫雨晴晃著頭把他的手給晃開,不悅的說:「謝謝關心,我沒事。」

顧邵霆不以為意,又說:「奶奶這次回來不打算走了,你小姨和你說了嗎?你有什麼打算?」

莫雨晴看著前面的牆,心裡咯噔一下,若無其事的說:「那就出去租房子唄。」

顧邵霆拿著筆在文件上寫寫劃劃,又問:「咱倆的事,你是怎麼想的?認真回答我。」

莫雨晴一愣,慢慢的回過身子來,不高興的說:「都過去的事了,你還想要提多少遍你才舒服?我還能怎麼想?還是說你希望我能想些什麼?想你娶我嗎?」

顧邵霆把文件夾扔在一旁,抱著胳膊反問道:「聽你這話的意思,你不願意嫁給我?」

莫雨晴好笑的說:「我是腦子有泡了才想嫁給你!」又義正言辭的對他說:「還有,請你記住,咱倆那件事我希望你以後不要再提起,對你對我都好!」

顧邵霆看著她,眼神意味不明,最後說道:「你就先在這住著吧,你小姨也放心。」

莫雨晴沒說好,也沒說不好,抬手推他說:「你出去吧,別在我房間辦公,孤男寡女的,影響不好。」

顧邵霆收起文件,對她說:「你也別睡了,都中午了,起來吃午飯吧。」

莫雨晴從枕頭底下拿出手機一看,可不是嘛,都十二點多了,沒想到自己睡了這麼長時間。

顧邵霆辦公室。

紀景言黑著臉的問容家遇:「你說,有這麼當兄弟的嗎?我這好容易的來和他談生意,他倒好,把我晾在這自己回家陪雨晴去了,他眼裡到底有沒有我?」

容家遇到了一杯紅酒遞給他說:「你消消氣,邵霆也沒說回家陪雨晴啊,不是說有份重要的文件落在家裡了嗎?估計也快回來了。」

紀景言一仰脖把酒灌進了喉嚨,冷笑的說:「他還真是拿咱倆當缺心眼的人糊弄了是不是?那丫頭病了,我看他心疼的也快跟著病了。我們顧大少什麼時候開始又這麼深情了?」

容家遇聽了,會心的一笑,並沒有跟著一起諷刺,而是略帶欣慰的說:「能看到他再次動情,我是真替他高興。希望雨晴能快點看清他的心。」

「呵,他那個樣子,鬼才會看出來那是喜歡!」紀景言無奈的說:「不知道他為什麼要那麼對雨晴,對之前的那位也沒這樣啊。」

「可能他有自己的苦衷的吧。」容家遇說。

一連打了三天針,莫雨晴的病才算徹底的好了起來。這三天,她也沒去上班,不是她不想去,而是顧邵霆不讓去。莫雨晴反抗,卻被顧邵霆輕鬆的一句話給懟了回來:「今年你的全勤獎我報了,乖乖在家養病。」既然有人願意出錢,她也樂得收著,心安理得的在家休息了。

這天早上,莫雨晴被鬧鈴一遍又一遍的給催醒了,門外阿姨又一直叫她起來吃飯。她頂著一頭亂髮晃晃蕩盪的出來了。

「我的大小姐你可終於起來了。」阿姨摘下圍裙說:「顧先生出去跑步了,讓我叫你起床。早餐都擺在餐桌上了,可以過去吃了。我有點事,和顧先生說好了,先走了。莫小姐再見。」

「再見。」 寵婚霸愛:總裁老公,別玩火 莫雨晴的眼睛還沒有睜開,身子在沙發上蜷成個團,朝阿姨擺了擺手。

沒過多久,門外再次傳來按密碼的聲音,莫雨晴以為是顧邵霆回來了,也沒起來,依舊在沙發上躺屍。

「啊!你誰呀?」突然,一道尖利的女人聲音震醒了莫雨晴,她立刻睜開眼睛,見到站在自己不遠處的兩個女人。

顧欣走前兩步,帶著打量的目光看著她,試探的問:「你是邵霆的女朋友?」

莫雨晴搖了搖頭,看眼前人,不用問,也知道是誰了。

她禮貌的說:「奶奶好,姑姑好。」

顧老太太倒是有點意外,慢慢的走過來,問:「你認識我們?」

「嗯。」莫雨晴乖巧的點了點頭,「之前聽說您們要回來了。」

「那你是……」顧老太太問。

「奶奶,姑姑?你們怎麼來了?」顧邵霆跑步回來,打斷了三人的對話。

顧欣看到自己的侄子,笑呵呵的走過去解釋說:「這不嘛,奶奶想你想的緊,你又不回老宅,這沒辦法,只好過來看你了。」

顧老太太哼了一聲坐到了沙發上,語氣不悅的說:「你可真是大忙人啊,叫我個老太太來看你來了。」

顧邵霆看了一眼莫雨晴,走過去也坐下了,略帶埋怨的說:「您要是過來,說一聲我叫司機去接您,這一大早的就趕過來了,還沒吃飯呢吧?」

顧老太太的臉上露出點笑模樣來,「還算說了幾句貼心話,我沒吃呢,給你帶了你愛吃的東西。」

「餃子。」老太太笑呵呵的說:「奶奶親手包的呢!」

顧邵霆笑了笑,「謝謝奶奶。」

顧老太太看著在一邊發愣的莫雨晴,說:「小丫頭,也別坐著了,去洗漱,過來吃飯。」

「哦。好。」莫雨晴小跑著離開了。

顧老太太故作神秘的問顧邵霆:「是不是新交的女朋友?模樣長的怪可人的,說話也很有禮貌,家裡是做什麼的?當官,還是經商?」

顧邵霆扶著老太太往餐廳走說:「吃完再聊。」

坐在餐桌前,莫雨晴心裡緊張的很,小姨的婆婆,以後肯定會有再見面的時候,這時可不能做丟臉的事連累小姨啊。

顧邵霆往她面前的小碟子里夾了個餃子,說:「發什麼愣,快吃。」

莫雨晴哦了一聲,趕緊低頭吃。

顧老太太看著倆人,臉上帶著笑,問:「丫頭,和我們邵霆什麼時候在一起的?」 正在低頭喝粥的莫雨晴聞言被嗆到,咳咳的咳嗽起來,顧邵霆忙拿過紙巾過來,作勢就要給她擦嘴,嘴上還不住的埋怨說:「怎麼搞得,喝個粥也能嗆到。」

莫雨晴身子一晃,不動聲色的躲了過去,接過他的紙巾,擦著嘴角道歉說:「不好意思了。」

奶奶和姑姑相視一笑,顧欣笑著說:「媽,你看,這小丫頭還不好意思了。」

顧老太太點點頭,開口說道:「雖說我這上了年紀,思想固然保守,但跟隨時代的步伐,也開明了不少。我知道你們年輕人都玩的開,可是能讓我們邵霆給領回家來的人,想來那也是極喜歡的了。奶奶問你們,交往多長時間了?明年開春能不能辦上婚禮?」

不怪奶奶這麼心急,只是她知道自己孫子能再次碰上喜歡的人不容易。再一個,已是而立之年的人了,再不結婚,成何體統?

顧邵霆面無表情的依舊吃飯,邊說道:「奶奶,我的事不用您操心了,到時候,會讓您見到孫媳婦的。」

莫雨晴不知所措的看著顧邵霆,又愣愣的看向顧老太太,解釋說:「奶奶,那個,您誤會了,我不是他的女朋友。」

顧邵霆微微抬頭瞟了她一眼,沒說話。顧老太太和顧欣聽了這話,卻是面面相覷。

「小丫頭,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你不是我們邵霆的女朋友?那你怎麼住進來的?」顧老太太瞬間面色不悅,厲聲問道。

莫雨晴剛要開口回話,卻被顧邵霆的話給攔了下來。

「奶奶,她是肖雅的外甥女,暫時沒地方住,爸讓她過來住兩天。」顧邵霆雲淡風輕的說。

「肖雅的外甥女?」顧老太太疑惑的看向莫雨晴,又轉頭問顧欣,「之前怎麼沒有聽說過?」

莫雨晴低頭,勺子在粥里慢慢的攪來攪去。

顧欣問:「在這住多長時間了?怎麼會沒有地方住?你父母呢?」

莫雨晴慢慢的抬頭,淡淡的說:「都沒了。」

顧老太太眉頭不禁一皺,臉色又沉了沉,「不管你是出於什麼原因住在邵霆這,從今兒起,你都給我搬出去。你們這孤男寡女,共處一室,關係也很敏感,住在一起不可以!」

顧邵霆抽出紙巾擦了擦嘴,說道:「奶奶,雨晴住在哪,您就別操心了,即使住在這裡,也沒什麼不好的。」

顧老太太也上了脾氣,嚴聲道:「你們還真以為我老太太歲數大了,腦子不好使了是不是?因著我回來,這丫頭是來你這避難的吧?我要沒猜錯的話,之前她一直都是住在老宅的對不?」

「奶奶你別生氣,我承認,確實我之前是住在老宅的。」莫雨晴見老太太動了氣,忙勸道,「奶奶,我聽你的話,我這就搬走。」

「你搬哪去?就在這給我乖乖的住著。」顧邵霆沒好氣的說。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