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4 月 9, 2022
5 Views

這個念頭讓時箏的腦袋有些發麻,有些欲哭無淚。

Written by
banner

她原本就是想要解決麻煩才來這裏的,可是誰知道沒有解決了麻煩,反而是給自己製造了更大的麻煩。

如果要是讓盛和知道的話,怕她會被立刻趕出去吧。

所以現在她必須要挽救現在的局面,不能夠任由現在的局面繼續發展下去。

「鳳小姐。」

時箏臉上的笑容那叫一個燦爛啊:「其實你誤會了,我剛才是在跟姐姐開玩笑,我們並沒有真的吵架。至於我剛才為什麼跟你說那些話,也是因為認為你參與了進來。想要跟你一起玩這個遊戲。」

「鳳小姐,希望您不要跟我計較,將這些事情都當成是沒有發生過吧。」

時宜嘴角抽搐,真是沒眼看了。

不管怎麼說,時箏都算是前生打敗過她的女人了,怎麼竟然就是這麼一個智商嗎?

如果她就是這麼個智商的話,她前世到底為什麼死啊,是因為腦袋裏面塞滿了大便嗎?

鳳煦精神上也受到了洗禮,她自認為接觸的人已經足夠多了,不管什麼樣子的都已經接觸過了。

可是時箏卻還是讓她有種活久見的感覺。

「時箏。」鳳煦一點面子都不給,「你是覺得我是幼兒園小孩嗎?就隨便你糊弄了?我真是不知道,你到底是怎麼長這麼大的,哦,我明白了。你是完全依靠時家,依靠時宜才有的今天。」

「不過像是你這種端起飯碗吃飯,放下飯碗罵娘的人,我還真的是第一次見到呢,你着實讓我開眼了。」

鳳煦這麼說不就是擺明了要跟她算賬嗎?這不可以的。

「風小姐,你誤會了,真的。」

時箏只好將希望寄託於時宜,不管怎麼說,她們也是姐妹,時宜總不可能真的看她被人侮辱吧。

「姐姐。」時箏話里終究是多了幾分真心真意,「你快跟風小姐解釋一下啊,就說我們剛才是在玩遊戲而已。根本就不是在認真吵架。雖然說,有各種各樣的遊戲,但是我們卻最偏愛這個遊戲,不是嗎?」

時宜唇角冷冷一勾:「誰給你的自信?」

「啊?」時箏有些無法反應過來。

「誰給你的自信,讓你認為我會在這個時候幫你?怎麼你是覺得我就那麼愚蠢?鱷魚要吃我,我還將自己給洗乾淨了,送到對方嘴裏?」

時宜的仁慈早就都丟到了前世:「風小姐。」

時宜不卑不亢:「我想你應該聽說過,時箏早就出了時家,所以你跟她的恩怨是你跟她的恩怨,我們時家跟席家不會出手。」

這句話說的就很有技巧了。

這既然是在表明立場,也是在暗示。

她怎麼對待時箏,那都是她的事情。

可是如果她要是對時家出手了,那麼時家就會跟席家一起動手,來收拾她。

果真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啊。

時箏有多蠢,時宜就有多聰明。

鳳煦挑眉:「我看發生這些事情后,你大概也無法再繼續在那個宿舍休息了,不如來我的房間。」。 楊斌一個人在包廂裏面靜了十來分鐘。

從一開始的羞憤,惱怒,到後來慢慢平靜下來。

他並不認為自己不如林天成,只是這次林天成運氣好,找准了他的死穴,等林天成治好了楊百歲,他還可以和林天成談談心。

平復心情,楊斌打開包廂的門,「鄔老師,你進來一下。」

「楊總。」雖然楊斌在林天成面前跪了,不過鄔夢琪單獨面對楊斌,她還是有些緊張。

楊斌凝眸看了鄔夢琪一眼,「鄔老師,不要緊張,你是林少的同學對吧?」

「是的。」

楊斌點了點頭,「既然林少幫你出面,這次的演唱會,我這邊肯定沒有任何問題,而且還會全力支持。只是,你要知道,演唱會是不是能開,最後還是林少一句話的事情。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我明白。」

楊斌搖了搖頭,「我覺得你還沒有明白,你和林少只是同學關係,林少為什麼要這樣幫你?對吧?」

聽到楊斌如此暗示,鄔夢琪差不多明白了楊斌的意思。

她俏臉上寫滿了驚愕,然後搖了搖頭,「我覺得林天成不是那樣的人。」

楊斌道:「我話就說到這裏。反正我這邊是沒有任何問題的。不過如果林少到時候打招呼,就不能怪我了。」

「這是你的意思,還是林天成的意思?」鄔夢琪問。

楊斌面露為難之色,「鄔老師,你這不是為難我嗎?很多事情要靠自己領悟的。」

「我知道了。」

林天成回到酒店,洗漱完畢,剛剛準備休息,就接到了鄔夢琪的電話。

「什麼事?」

「你在哪兒,我找你有事。」

「什麼事情不可以在電話里說?」

聽到林天成這麼說,鄔夢琪一時間不知道楊斌說的是真是假,她遲疑了下,道:「我、我就是覺得你這次幫我這麼大的忙,我想當面表示感謝。」

林天成笑了笑,「都是老同學,不用這麼客氣。說不定我哪天還要求到你頭上。」

「我是說真的。」

「我也是說真的。其實,如果一開始知道事情會這麼複雜,我不一定會插手。好了,現在事情都過去了,好好準備,我期待你的精彩表現。」

「會不會突然又出什麼變故?」

「應該不至於吧。」

沒有和林天成把話說透,鄔夢琪終究還是不太放心,她猶豫了下,硬著頭皮道,「林天成,你幫了我,我對你心存感激,也希望有機會能夠報答。但如果你幫我是為了得到我,這次的演唱會我寧願不開。」

林天成笑道:「是楊總和你說了什麼吧?既然事情我已經插手了,那這樣,我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省的你不放心。明天我送幾位老師離開后,就去找你,等你的演唱會圓滿結束,我再離開可以吧?」

聽到林天成這麼說,鄔夢琪這才放下心來,「林天成,謝謝你。」

「我說了,不用謝,說不定哪天我還要找你幫忙。好了,沒事早點休息。」林天成說完掛了電話。

按道理,鄔夢琪長的這麼漂亮,應該會有林天成需要的電。只是林天成沒想過在鄔夢琪這裏充電。

他和楊斌之間本來就有衝突,就算沒有鄔夢琪演唱會的事情,遲早也會交鋒。

還有,林天成發現了無線充電方式。

只要有足夠多的人對林天成產生愛慕之情,就能夠給林天成無線充電。

想要有更多的人欣賞愛慕,首先就要出名,如果別人認都不認識林天成,愛慕更是無從談起。

以林天成的方式,成名的辦法有很多,譬如拿個諾貝爾醫學獎,或者拿個諾貝爾和平獎之類的都可以。

只是,成名不過是林天成無線充電的條件之一,想要真正無線充電成功,還需要別人對林天成產生愛慕情感。

如果林天成拿下諾貝爾獎,別人可能會對林天成產生崇拜,但並不等於愛慕。

林天成認為,受眾面最廣的名人,應該是明星。

那些當紅明星,不管是男是女,都有着基數龐大的粉絲。前一段時間,一對明星男女在微博上面公佈戀情,當晚,那個男明星的不少女粉絲,情緒激動,甚至傳言還有不少女粉絲為此結束自己年輕的生命。

如果林天成能夠當明星大紅大紫,對他充電絕對是大有好處的。

雖然說林天成不是學表演的,長的也談不上多麼英俊瀟灑,但不試一試,怎麼知道不行呢。

林天成也有自知之明,他還是比較適合走實力派路線,想要走實力派,不是有錢有勢就可以的,必須要有真正的實力。

鄔夢琪恰好在這條路上打拚,他確實有打算找鄔夢琪請教一下的意思。

第二天,林天成送走了夏濟生三人後,就去了鄔夢琪下榻的酒店。

因為有章薇這個明星在,林天成本以為酒店裏面會彙集不少粉絲,結果酒店大堂裏面冷冷清清,看不到幾個人影。

「林天成。」鄔夢琪看見林天成,招了招手。

林天成微笑上前,「準備的怎麼樣了?」

「差不多了,其實我也不需要準備什麼,章老師叫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我晚上也只有一首歌。」鄔夢琪不好意思地道。

「有沒有什麼我能做的?」林天成問。

鄔夢琪道:「你已經幫了我很多了,我帶你去和章老師打個招呼。」

林天成點了點頭。

章薇這個名字,林天成並沒有什麼印象,他平時不太關注娛樂圈,再加上章薇也算不上什麼真正的明星。

鄔夢琪對章薇卻是很崇拜,「章老師以前也在酒吧駐唱過,後來參加一檔唱歌節目,憑藉實力打動了導師,還出了自己的專輯。」

「這一行想要出頭很難吧?」林天成問。

鄔夢琪苦笑了笑,「每年多少人在各種各樣的藝校畢業,唱歌好的,表演好的人比比皆是,想要在這一行出頭,實力和機遇缺一不可。當然如果長得漂亮又有貴人相助又有心機,也是有機會出頭的。」

說到這裏,鄔夢琪臉上露出幾分失落,「我打個比方吧,如果我想要一個角色,沒有把下面的人侍候好了,我連導演的面都見不到。別人願意付出的你不願意,人家憑什麼把機會給你,對吧?」

「出頭這麼難,為什麼不做點別的?」

鄔夢琪停下腳步,目光中流露出幾分異樣的光彩,看着林天成,「我喜歡唱歌跳舞,喜歡在舞台上的感覺,我覺得我沒有什麼事情能比這個做的更好,雖然我可能永遠不會出頭,但好就是好。」

…… 第四百二十六章你們惹大麻煩了

張揚一行人,兩個美女,一個大漢,一個半大孩子,一個紈絝子弟,加上存在感不高的石三和一看就是街溜子,抗著一桿長鐵管的李三,這樣的一個隊伍走在人群里要多扎眼就有多扎眼。

就像是一個紈絝子弟領著幾個不懷好意的手下,尾隨美女一般,只是這倆美女不但不反感,而且還會時不時回頭招呼他一聲。

「哎……怎麼了?」

聽到榮祥公主喊自己,張揚把目光從一個小吃攤上收了回來。

「你怎麼走的那麼慢啊,你快點啊。」榮祥公主嗔怪道。

「人家就不快點兒,你慢點兒好不好?」

張揚還沒回答,旁邊人群中傳出一個嗲聲嗲氣的男人的聲音,一聽就是在惡作劇。

張揚扭頭一看,竟然有種親切感,和張俊寶那幾個人上街的樣子太像了,就差給自己額頭上寫上兩個大字,紈絝。

榮祥公主不開心了,瞪著為首的年輕人。

「大膽,本姑娘說話,什麼時候輪到你來接了?」

那人嘿嘿一笑,滿臉猥瑣,站直身子甩了甩袖擺。

「小生這廂有禮了。」

榮祥公主看到張揚竟然不幫自己,氣哼哼的看著他。

「張揚,都有人過來和我說話了,你怎麼都不管?」

張揚道:「就是說句話的事兒嘛,他又沒騷擾你,我和人動手我受傷了怎麼辦?」

張揚真不管嗎?當然不是,唐鳶兒就在榮祥公主身邊,這幾個紈絝想佔便宜?你是瞎了心了。

可是見張揚認慫,幾個人更加得寸進尺。

「姑娘,他是你什麼人?」

「關你什麼事兒?滾……」榮祥公主瞪著張揚,罵的卻是紈絝。

「呦呵,你一外地丫頭還挺有脾氣,你也不打聽打聽,這方圓百里,誰不知道我高來來。」

張揚滿意的點了點頭。

李三有些不解,在他們看來榮祥公主也好,唐鳶兒也好,那遲早都是張揚的女人,自己女人被人調戲,他倒好在一邊兒點頭,這是幾個意思?

「少爺,你這趣味不太正常啊。」

張揚笑道:「你不是見過張俊寶上街嗎?我就問你像不像?」

李三一愣,笑了。

「一毛一樣。」

張揚點頭:「那就是了,一會兒看他們挨打就是了,正無聊呢。」

石三不經意的豎起一根大拇指。

「少爺,要說紈絝,您是最壞的那個。」

「滾……你才是最壞的那個。」張揚笑道:「本少爺那是心繫天下的聖人。」

常威鼻孔里哼了一聲:「你也算聖人?」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