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4 月 8, 2022
7 Views

「還不清楚,他中了三槍,唐飛送他去醫院了,不過看樣子,那小子怕是活不成了。」

Written by
banner

「很好。」白玉京陰沉的臉上浮現出了一抹陰謀得逞的笑容。

沒錯,張莉莉是他安排的。

他在得知白冰喜歡葉秋的第一時間,就調查了葉秋的資料,自然也就查到了張莉莉。

巧合的是,張莉莉恰好在那個時候來了京城,正在找工作。

白玉京使了一點手段,讓張莉莉求職四處碰壁,屢遭打擊之下,張莉莉去酒吧買醉。

然後,她在酒吧見到了白玉京。

白玉京長相帥氣,又出手大方,立刻就吸引了愛慕虛榮的張莉莉。

張莉莉便想盡辦法搭訕白玉京,讓她感到驚喜的是,白玉京似乎也喜歡她。

當天晚上,張莉莉就跟白玉京走了。

張莉莉本以為傍上白玉京,就能得到一飛衝天的機會,可哪裏想到,白玉京那天晚上並沒有把她帶回家,也沒有帶去酒店,而是把她帶進了一個會所,逼迫她在會所裏面陪客。

噩夢由此開始。

客人打她,罵她,用煙頭燙她,折磨她。

而且,她時不時地還能從這些客人的口中得知葉秋的近況,比如葉秋擊敗了大韓醫學代表隊,葉秋變得很有錢了,日子過得很好……

這種例子不枚勝舉。

張莉莉想到自己的遭遇,再想到葉秋過得多麼風光,心中便對葉秋恨之入骨。

她把一切的過錯都怪在葉秋身上,如果不是葉秋把她趕出江州,那她也不至於活成現在這個樣子,她要報仇,她要殺了葉秋。

終於有一天,她被一個老者救出了會所。

而那個老者,就是白家的管家。

張莉莉對管家的救命之恩感恩戴德,她不知道這一切都是白玉京刻意為之,為的就是利用她,給葉秋意想不到的致命一擊。

今天早上,管家見了張莉莉一面,把葉秋的行蹤透露給了張莉莉,並且留下一把槍。

否則,張莉莉一個小人物,怎麼可能出現在戒備森嚴的白家別墅外面。

「那個女人呢?」白玉京問。

「已經死了,被唐飛就地槍決。」

白玉京顯然早預料到了這種結果,說道:「死了就死了吧,反正是個蠢女人,也沒什麼價值了。」

「少爺,她的屍體怎麼處理?」管家問。

「這種事情還用我教你嗎?」白玉京不悅地掃了管家一眼。

管家立刻會意,點頭說:「我明白了。」

就在這時,賓客們也都紛紛提出了告辭。

很快,白家就只剩下白玉京,龍七和龍八,以及地上龍九的屍體和被葉秋廢掉的那些保鏢。

「管家,把這裏收拾一下。」

白玉京吩咐了管家一句,然後親自抱起龍九的屍體,走進大廳。

接着,他輕手輕腳地把龍九的屍體放在大廳中間,然後跪在地上,給龍九畢恭畢敬地磕了三個響頭。

「師父,對不起,都是玉京害了您,您放心,我一定會替您報仇的。」

白玉京緊緊攥著拳頭,又悲又怒。

龍七和龍八的臉色肅穆,看着龍九咽喉上那道觸目驚心的劍傷,兩人臉上都充滿了殺機。

「老九,安心去吧,今日之仇不共戴天,我們一定不會就這麼算了。」

「等大哥出關,我會親手宰了葉無敵,告慰你的在天之靈。」

「還有葉家,我也不會放過。」

龍八沉聲說道。

葉家!

龍七聽到這兩個字,問道:「葉無敵為什麼會殺老九?」

龍八回答說:「表面上看,葉無敵是為那小子出頭,實則不然,他是在為葉無雙報仇。」

葉無雙!

龍七眼中寒光一閃,問道:「葉無敵找到證據了?」

「那倒沒有。」龍八說:「他也只是懷疑當年葉無雙之事,是我們在背後謀划。」

「而且,葉無敵認定是我們乾的。」

「七哥,我覺得這不是一個好兆頭,要不,我們找個機會殺了葉無敵?」

龍七眼睛一瞪:「蠢貨,今天要不是我出關及時,你早就被葉無敵幹掉了,你還想去找他,不是自尋死路嗎?」

「再說了,葉家還有一個影子,影子的身手深不可測,連我也沒有把握能對付他。」

「而且,現在所有人都知道,葉無敵與我們紫禁城結下了梁子,他若死,所有人都會知道是我們乾的。」

「葉無敵是唐老的貼身保鏢,殺他就等於跟唐老叫板。」

「雖然我不怕唐老,但大哥他們還沒出關,此時招惹唐老,並非明智選擇。」

龍八疑惑了,「七哥,既然你早明白這些道理,那為什麼先前你還執意要殺葉無敵?」

「我那是為了維護我們紫禁城的臉面!」

龍七道:「眾目睽睽之下,葉無敵殺老九,就是在跟我們紫禁城叫板,若不殺他,顏面何存?」

「如果不是軍神那個王八蛋出現,那我一定會親手宰了葉無敵,哪怕得罪唐老也在所不惜。」

龍七恨聲道。

過了一陣。

龍七又道:「他們都是秋後的螞蚱,讓他們再活一陣子吧,等大哥出關再解決他們。」

「嗯。」

龍八點了點頭,心中卻在暗暗發誓,葉無敵你個混蛋,居然當眾踩我的臉,你給我等著,老子一定不會放過你。

隨後。

龍七的眼神落在了白玉京的臉上,問道:「你被軍神從冥王殿開除了,今後有何打算?」

白玉京道:「我沒有別的打算,我只想為師父報仇。」

龍七眼中出現了欣賞,說道:「還知道為師報仇,看來老九沒有看錯你。」

「只是,你不會武功,去報仇只會讓自己身陷險境。」

「老九是我們的紫禁城的人,所以他的仇,我們會報。這件事情你就不用摻和了,你還是想想自己的未來吧!」

未來?

白玉京慘笑。

我還有未來嗎?

他本想在冥王殿中混幾年,提升自己的級別,發展自己的力量,逐漸掌控冥王殿,然後趁機圖謀天下。

可沒想到,軍神這麼果決,直接把他從冥王殿開除了。

這不僅僅讓他失去了一份工作,還徹底打亂了他的計劃。

「以後找個正經事,好好乾。」龍七說完這句話,對龍八道:「帶上老九,我們回去。」

「好的。」

龍八立刻抱起龍九的屍體,與龍七出門而去。

離開了白家。

龍八忍不住問道:「七哥,白玉京可是老九的弟子,真的不管他了?」

「他不會武功,帶回紫禁城也毫無用處,不過他畢竟是老九的弟子,以後你要多關照他,不能讓別人欺負他。」

「是。」

龍七陡然停下腳步,問道:「老八,你發現沒有,葉秋很像一個人?」

「誰啊?」

「葉無雙!」

【作者有話說】

第1更。感謝書友「聖女」打賞牛氣衝天。

。 蕭雋璟若有所思地看看她,再看了眼碎銀子:「去吧。」

岑卿卿鬆口氣,快步走出去。讀高三時,老師也沒限制她上廁所啊,她太難了……

岑卿卿果然不到半盞茶的時間就回來了,把那塊碎銀子收起,倒了杯熱水放在桌上:「開始吧!」

蕭雋璟卻是問道:「這麼悶熱的天氣,你喝熱水?」他抬起手,就要探她的額溫。

岑卿卿閃過,掩住心底那絲尷尬:「可能吃涼了,現在只想喝點熱的。」

蕭雋璟幽幽盯着她:「從昨天回來,你可一直吃的是熱飯,怎麼吃涼了?」

岑卿卿把眼一瞪:「我就是想喝熱水,你有意見?」

「本公子有理由懷疑,你故意折騰自己,是想令自己生病,以躲過學習。」蕭雋璟高傲道,「本公子提醒你一下,你若在府試中失利,作為縣試正案首,知縣臉上會很難看。

甚至知府可能會懷疑,知縣得了你的好處,在縣試時為你大開方便之門。屆時會引發什麼樣的後果,難以估量。」

岑卿卿擰起眉:「喝熱水能生什麼病,小人之心。你放心,為了剩下的一百兩銀子,我也會好好學習。」等湊夠二百兩,她應該就能順利蘇醒回現代了。

大學校園體驗是賺夠兩千塊錢,這東旭王朝的銀子可難賺得多。既然十兩、二十兩、甚至一百兩,都沒有回現代。那二百兩總可以了吧?

岑卿卿的熱水在學習的一個時辰中,不知不覺喝完。可她發現一件尷尬的事,她又想上廁所了……

蕭雋璟正講得興起,岑卿卿憋了一會兒,再也憋不住了,咳了咳嗓子打斷他:「蕭兄,我……」

蕭雋璟將書放下:「又怎麼了?」

岑卿卿揚起討喜的笑臉:「我忽然想起一件事,要去隔壁跟娘說。事情有點急,不能拖……」

「呵!」蕭雋璟似笑非笑地盯着她,「學個習,你不停往隔壁跑是什麼意思?

整個盧家村,能有什麼大事,更別提你了。想藉機偷懶?」

岑卿卿慌忙搖搖頭:「沒有!我是真的有很重要的事。」

「那好,我陪你去隔壁。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什麼重要的事,非要現在過去,竟一刻都等不了。」

他過去?

不行,絕對不行!

岑卿卿掏出一塊大點的碎銀子:「是我與娘的私事,外人不便知道。

這塊銀子擱這裏,若是半盞茶過後我回不來,銀子歸你!」

蕭雋璟打量着她:「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你最好把事情一次性跟伯母說完,不能有下一次。」

那怎行?活人不能被尿給憋死啊!

「蕭兄,有些事情不是一次性能交待完的,需要一點一點說。」

「比如……?你舉個例子。」

岑卿卿抬腳就往外走,她沒例子可舉。先把這次的個人問題解決掉再說。

岑卿卿很快回來,她打定主意今天下午不再喝水,一口都不喝。

蕭雋璟若有所思地望着她:「你回來倒是快……」

岑卿卿嘿嘿笑笑:「這不是押著銀子嘛。」

。 來到年豐端房間時,張凡感覺到迎面撲來一股死氣。

是那種鬼氣太濃,導致鬼氣腐朽,而成了了死氣。

人到這個時候,都已經土埋到脖子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