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4 月 3, 2022
13 Views

「他們……真的是八星道祖?為什麼我覺得自己這八星道祖中階在他們面前竟然毫無招架之力?」屠振國有些沮喪的說道。

Written by
banner

聞言,輕語沉默了。

林天成和雲鴻展現出的實力,連她都覺得有些強大的離譜,屠振國的感受何曾不是她的想法?

他們已經遠遠超過了一名八星道祖高階應該有的戰力!

雖然林天成此時已經有傷在身,甚至無法找到機會還擊,但是此時他所展現出的速度是她無法反應甚至招架的,也就是說,此時的林天成如果敵人換成是她,可能頃刻間就已經分出了勝負!

不過二人依舊無法理解的是林天成為何還不展露出隱藏的底牌,再不濟也應該施展出自己的本命領域強化一下自身也好啊!

「林天成,你還在等什麼,施展領域速戰速決啊!再不用就沒機會了!」

「對啊大人,你現在的傷勢不適合纏鬥,趕緊的吧……」屠振國也是焦急的喊道。

林天成不為所動,依舊飛速的逃竄著,不時的身上會留下被對方擊傷的傷痕,鮮血流淌。

神魔領域不是林天成不想用,而是現在使用了,到時候對付那個隱藏在暗處的傢伙時就少了一張底牌,林天成現在還沒有把握能徹底留下對方,所以……能不用,他就不想用!

「混蛋,耍我?給我去死……」雲鴻憤怒的吼道,速度驟然攀升似乎想就此一擊徹底斬殺了林天成這個難纏的對手。

於此同時,龍雀城上空一眾強者臉上也升起了笑意,麻煩……終於結束了!

雲鴻此時展現出的戰鬥力遠遠超出了尋常的八星道祖高階,也正是因為他的強大,這些年來,龍雀城的強者無法奈何它,甚至之前白拓國剿滅大峽谷的時候他才能得意倖存!

如今,雲鴻爆發出強大的戰力,所以他們才如此篤定,戰鬥已經結束。「混蛋……快逃!」輕語吼道,她也看出了雲鴻這一擊是志在必得的。

於此同時,林天成也終於抽出空回了輕語一句,「閉嘴!」

話落,雲鴻就已將到了林天成面前,巨爪以快到難以想像的地步,瞬間斬向他的肉身。

一干龍雀城的強者紛紛眼中露出了喜色,而輕語則是處在懵逼狀態中,林天成剛剛凶她了?

混蛋,我是為了你好,你還凶我,活該你被殺!

一聲清楚的聲響傳出,林天成的金身崩碎,一蓬散發着光澤的鮮血灑落長空,林天成飛速閃退,只是此時的他右臂在招架對方利爪斬擊的時候斷裂了,此時斷臂之處鮮血直流。

林天成面色慘白,默默承受着肉身帶來的巨大疼痛,這種痛苦足以讓人當場昏厥!不過,林天成還是憑藉自己頑強的意志讓自己保持清醒,這樣的情況要是真的昏厥了,那就真的完了!

此時林天成的眼中,沒有痛苦,只有興奮和無盡的殺意!

「等到你了!去死吧!」

林天成怒吼一聲,手中神魔劍射出一道凌厲的劍氣,瞬間朝着雲鴻落下。

此刻,天地間萬物失色,彷彿只有這一劍之威,開天,裂地……

雲鴻原本重創林天成興奮的臉色也瞬間變得慘白起來,他想要閃退,卻發現四周的虛空被林天成無形中封鎖,逼不得已只能硬著頭皮招架林天成這一劍!

此時,雲鴻突然明白過來,原來林天成之所以沒在第一時間閃開自己這一擊,不是真的沒有機會。

而是從一開始,林天成就計劃好了一步步將自己引誘進他射擊的這個圈套里,唯有這樣,他才有機會在自己一擊必中之後的僵持之中找到機會出手。

這個林天成夠狠,為了這一擊,甚至不惜用命來換!

此時林天成的肉身根本無法讓他再承受自己這一擊,只要自己扛過了這一劍,林天成的傷勢也會讓他隕落!

想到這裏,雲鴻眼中充滿凶戾之色,好一個狠人,這一劍……我認了!

…… 謝李城的城門口、四個兵卒懶散的站在兩側看着進出城的人們,雖然有的站立、有的倚在城門上,但是手始終抓着長槍,顯然並沒有完全的放鬆戒備,城門邊擺放着一張桌子,上面放着個敞開的錢箱,一個兵卒頭目站在桌后監督進城的人和貨物繳納進城費。這時李長河和段方山來到城門,原本正和兵卒頭目糾纏進城費多少的幾個百姓看到這兩人,匆忙將銅錢扔進錢箱走進城門

「呦、這不是李頭嗎,您這是剛剛辦差回來啊?」兵卒頭目看見兩人後打招呼道

「是你啊、謝牢騷、今天輪到你當值啊,收錢別太黑,來咱們這裏的人本來就少,你可別把人都給收跑了」

「黑?我倒是想黑,您不是不知道,這一天下來進城的人多半不是姓李就是姓謝,這讓我怎麼黑,這不剛才我大伯進城,我讓他交錢,結果他老人家指着我鼻子罵了半天,最後見我不讓步才交了兩文錢,走時還踹我一腳,我要是敢黑錢,得有一大幫人去城首府揭發我去,這咱就不說了,好容易挨打挨罵的把錢收上來,交上去吧,結果您猜怎麼着,接茬挨罵,上面嫌錢收少了,您說、這差事還怎麼干?不是我跟您這訴苦,我真是….」

「得得、我就隨便說一句,你看你這些牢騷,怪不得大家管你謝十六叫謝牢騷,行了、你繼續當差我也得會巡按署復命了」說着李長河推了一把段方山就要進城

「等等」謝牢騷看了段方山一眼對李長河說道「李頭、你說會巡按署復命?難道這個小子就是殺我謝家兩人傷一人的兇犯」一直嘻嘻哈哈的謝牢騷臉色肅然起來,一直在打量四周的段方山聞言看向謝牢騷,雄壯的身材、漠然的眼神和實力的壓迫讓謝牢騷後退好幾步才重新站穩,惱羞成怒之下謝牢騷拔出刀

「兄弟們、抄傢伙」他大聲喊道,四名兵卒聞言迅速的站在謝牢騷兩側,手中長槍直指段方山

「住手、謝十六、此人並非兇犯,我是因為可能會從他身上找到兇犯的線索才將他帶回來的」李長河上前一步站在段方山身前吼道,謝牢騷見李長河護著那個人不由得心頭火氣

「李頭、怎麼着?向著外人,咱們謝、李兩家關係可是一直不錯,你不會因為一個嫌犯破壞兩家的關係吧?」

「謝、李兩家輪流執掌這座城,這麼多年來關係越處越好,這一切都是基於當年兩家族長訂下的原則,公平處事、公正待人、也正是如此外人始終無法染指謝李城,十六、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事情還是要按規矩辦,再說現任署首是謝三爺,你作為謝家子弟還信不過三爺嗎?」李長河的話起了作用,謝牢騷猶豫了一會收起刀抱拳道

「抱歉、李頭、適才是十六魯莽了,請吧」說着揮手示意兵卒讓開了道路,李長河抱拳回禮后帶着段方山走進城門,直到幾十步外李長河抹了抹額頭沁出的冷汗,剛才謝牢騷他們動兵刃的時候他明顯感到了段方山身上散發出的殺意,這股殺意是如此的強烈甚至讓他都產生一絲恐懼,如果不是他攔在雙方中間又用話語壓住了謝牢騷,那就有可能爆發戰鬥,他毫不懷疑段方山能輕而易舉的殺死那五個兵卒,他們只是普通人,就算自己及時出手也不見得能將五人全部救下,如果真是這個結果,嫌犯就變成兇犯,自己也會受到牽連,甚至於讓謝家懷疑這些事件是李家刻意所為,那樣的話麻煩就大了,李長河越想越后怕,伸手抓住了段方山身上的鐵鏈,快步向巡按署走去。

吉祥很高興,它的高興當然不是因為段方山被抓,而是因為城中往來的人們和街邊的店鋪,被困在山谷不知多久的它見到這番熱鬧的景象高興的站在段方山肩上轉着圈四處看,至於大個子、雖然這一路上沒有機會問明情況,但是剛才城門口的衝突讓它明白了大概,不過它倒是沒怎麼擔心,大個子說過,他的先生告訴過他,身為武者行走在外就是進入了江湖之中,也難免介入到各種江湖紛爭之中,這也是武者成長的一部分,那些只知道閉門修鍊、不經歷風雨的人到死也不會成為真正的武者。現在、大個子剛出山谷就有麻煩找來了,這說明他的運氣不錯,嗯、至少吉祥是這麼認為的。

謝李城與其說是座城不如說是個大鎮子,人口不足三千,常駐軍卒卻有一千人,外來的人主要是南面來收山貨和皮毛的商人以及北境高原下來的高原人,到這裏用高原特產換布匹、糧食等物,三百多年前,高原人入侵江東,所過之處生靈塗炭,當時剛剛建立大懾朝的懾靈宗親帥二十萬大軍抗擊高原人並將其趕回北境高原,又耗費大量的人力、物力、財力、在北境進入江東的必經之地修建了高達三十餘丈的寒冰關,徹底堵死了高原人南下之路,謝李城就是那時建立的一個軍鎮,後來隨着時間的推移,軍鎮落入謝、李、兩個家族的掌控之中,成為江東最北邊的一座小城,寒冰關的防守也鬆懈許多,高原人的商人也得以南下做生意,還有一些在北境犯事的和不願忍受高原苦寒的人也經次進入江東討生活。

段方山和李長河走了一會就來到城中心的一條大街上,對面是院牆相連的三座大院,三個大門之上都有一塊牌匾

「中間的是城首府,咱們去那邊」李長河指了指右面的院子,院子大門上方的牌匾寫的是巡按署三個大字,敞開的大門門口有四個和李長河同樣打扮的守衛只是肩上沒有那種綉出的粗線,李長河沖着那幾人點點頭帶着段方山走進院裏,剛走幾步裏面傳來腳步聲,隨後三個巡按衛從第二進院子走了出來,當先一人看見李長河抱拳道「李兄回來了,正好、署首大人找你」

「好、我這就去見大人,謝老弟、你這是要出去?」

「嗯、有獵戶報告說城外東北三十里處有兇犯蹤跡,大人命我帶人前去察看」說着此人注意到段方山問道「他是?」

「昨晚在山中遇到此人,我覺得他和兇犯有些關係就帶回來詢問」謝老弟打量著段方山「神情、眼神、都和人證描述的兇犯相符,尤其是腰間的皮套和兇犯的一樣,看來此人身上應該有兇犯的線索,李兄、你帶他進去吧,我先走了」說完帶人走出大門。李長河目送幾人離開后,走近段方山將他身上的鎖鏈解下,又將旁邊巡按衛遞過來的更加粗重的鐐銬給他扣上「和我去見大人」

二進院子不大房間不少,兩側廂房不時有巡按衛進出,李長河帶着段方山走進正房,只見條案之後坐着一個年近六旬的老人,見到二人進來后沒有理會正要說話的李長河,只是用淡然的目光看着段方山,與此同時、段方山感覺一股強烈猶如實質的壓力落在自己身上,心中不由自主的湧出恐慌的感覺,整個身體都變得僵硬甚至連脖頸轉動不了,這種感覺是他從沒有過的,一股怒火在他的心中升騰壓住了恐慌,雙眼直視着老人的目光沒有閃避,老人見狀有些詫異隨後眼中的凌厲之色消退看向站在一邊的李長河,隨着老人目光的離開,段方山感受的壓力和身體的種種異狀也消失了,這時他才發覺後背的衣服已經被汗水打濕了,他相信如果這個老人剛才想要對他不利,自己恐怕連招架都很難,這種程度的壓力不是同階武者的等級差距能造成的,是地階、這個矮小瘦削的老人竟是他從未見過的地階武者

。 第五百四十七章今晚能留下來陪我嗎?

阿爾芭說著說著,突然道:「劉,要不我們去喝一杯怎麼樣?」

「我明天要走了,你們華夏不是有一句話叫做踐行嗎?」

「哦?你連這個都知道了?」

劉浩哲學也是笑了:「那你想去哪喝?酒吧?還是一-」「酒店吧,怎麼樣?你不是還要著我買的衣服嗎?」」

阿爾芭打斷了劉浩哲的話語,劉浩哲微微皺了皺眉,他總覺得,好像這女人帶自己去酒店,有什麼陰謀似的!「行吧!」

不過劉浩哲也沒有推辭「對於美女的清求,我一向是沒什麼免疫力的!」

「哈哈哈希望如此!」

結賬了。阿你色風情萬種的朝劉浩哲瞥了眼,而後起身主動去結賬了!

兩個人走出了咖啡廳,就朝著她的酒店走去!

這個酒店也是之前劉浩哲給她定的一間!

十分鐘后,阿爾芭的總統套房內。

打開門的一利那,劉浩哲還以為自己到了集市場,因為眼前堆滿了大包小包的很多東西,跟個小山似的。

竟然還有一個臉譜,這姑娘,是把華夏的小玩意都買了一遍嗎?!

「我說,你飛機上帝的了這麼多東西嗎?」

劉浩哲有些哭笑不得道,阿爾芭卻攤了推手。「我明天會喊人託運!」

「那代價可太大了,比你買的這些東西貴多了!託運到美國,絕對是一筆不菲的價格。」

「哈哈,我買的時候並沒有想那麼…..,我們可以慢慢的敘說了,一邊喝著紅酒或香檳,稍等一會,我去換件衣服!

阿爾芭朝著劉浩哲擠了下眼睛,拿看一個行李箱,走進了衛生間。

劉浩哲有些詫異,不過還是好奇的參觀著她的房間裡面卧室很乾凈,就是外面亂糟糟的。

吱呀!

衛生間門很快的打了開來,身穿著一件旗袍的阿爾芭款款的走了出來。

劉浩哲不得不感嘆,阿爾芭的身材簡直堪稱上帝的傑作,旗袍穿在她身上,竟然沒有一絲的違和感,多一分不多,少一分不少,整體的身段曲線和協調性簡直無可挑別。

「怎麼樣,這一身好看吧?」

阿爾芭笑意盈盈的看著劉浩哲,眼眸中彷彿有小波動!

「女為悅己者容,男為悅己者窮!」

劉浩哲沒想到連好萊塢的大女影星傑西卡阿小芭也不例外。

托著腮,劉浩哲裝作一副很欣賞的樣子,椒微的感嘆看:「漂亮,彷彿就是為了量身打造的衣服,你這一身是特意讓人定製的嗎?」

劉浩哲抬頭問著,阿爾芭卻搖了搖頭「當然不去就是在故宮看到了,然後買的,我也覺得很好看,你們華夏的衣服真的太有特色了!」

說著說著,阿爾芭款款走了兩步,弦論的側邊微微打開,一條修長白哲的美腿展露無造,對男人可以說有著致命的誘惑。

劉浩哲倒是保持著紳士風度,微微笑道。「還有嗎?除了旗袍?」

「我們華夏的服飾可是很多很多的,碩袍雖然說是最凸顯女性身材和氣質的,但是要說最漂亮的,還是漢服!

當今的許多服裝,都是由漢服改變的。」

漢服中的曲裾深衣,充分展示了女性纖細優美的身材,長袖菩齊,姿態輕盈活潑,還有九環仙髻、墜馬髻等飄飄欲仙的髮式,上面裝點纖細精美的步搖議行纖細步,搖曳生姿。

「不管是氣質,還是身段,都能凸顯的相當曼妙而且漢服寬鬆,穿看華麗,衣服落落大方,質地也以絲綢和布為主,畢竟貼身舒服!』

劉浩哲和阿爾芭介紹著,阿爾芭眼眸一睜:「不會吧導遊明明和我說,旗袍最漂亮!』

「你在故宮她當然那麼說!

事實上唐裝也不錯,婀娜多姿,美輪美奐人的感覺自然,飄逸,而且也能顯示出能顯示出女人的曲線!」

劉浩哲一臉正經的說著,阿爾芭微微嘆了口氣:「好吧,看來被導遊給騙了!」

「也沒有,旗袍也是漂亮服飾的一種,如果你真的喜歡,到時候我託運給你幾件各個朝代的服飾!

損店判的沒有,各種古裝多得是,只不過樣式和質地,可能偏康價一些。

當然劉浩哲肯定是找人定製的。

「真的嗎?你一定要給我寄,我還以為去了美國你就不理我了!」

阿爾芭笑的很開心,劉浩哲卻是有些懵逼!

?「我們是朋友不是嗎!」

「嗯,那要不要看看我穿別的,還有你們的少數民族服裝,我這一次還去了麗江!」

阿爾芭拿出了一套刺繡樣的麗江納西族服飾,確實也很漂亮。

「看來,不管是哪個國家的女性,都是愛美的啊!」

劉浩哲在那說著,被阿爾芭白了個白眼,而後她索性也不換了,款款走到了套房吧台前,附身拿了兩個高腳杯和一瓶紅酒。

那俯下身子的那一刻,劉浩哲感受到了什麼叫做旗袍的貼身。

總之,很美妙,特別是阿爾芭這樣的身材,那就更加凸顯曲線了。

「喝一杯吧?」

阿爾芭坐在吧台前,劉浩哲也走了過去,倒了一杯拿起!

鐺!

杯壁碰撞,發出了清脆的聲音,阿爾芭輕啟朱唇淺嘗輒止的喝了一口,姿態相當優夾。

「劉,什麼時候…..能再見到你呢?」

阿爾芭咽下紅酒,突然凝視者羅立,幽幽說看。劉浩哲倒是沒想到阿爾芭會這麼問,愣了愣后,例有些為難了:「應該《速激3》上映,會來一趟吧?」

「那就是半年之後了!」

阿爾芭苦澀一哭,微微搖了搖頭,神情有一股說不出的落寞。

劉浩哲問著阿爾芭,他感覺對方的狀態很不對勁。「沒什麼,只是我發現!」

阿爾芭猛地抬起頭,很突然的說了這麼一句:「有些喜歡上你了!」

劉浩哲一口酒沒吞下,差點直接嗆了一口。

劉浩哲還以為對方開玩笑,但阿爾芭的神情卻變得有些嚴肅:「這也是我出去后才知道的,不管在哪個地方,靜下來的時候總能想起你,我覺得我應該是戀愛了,

但我很苦惱!

.這也是我來找你的原因,不過..我明天就要走了!」

「就讓我任性一回,把這件心事跟你說出樂吧阿爾芭凄然一笑:「我這輩子都沒想到,會喜歡上一個華夏人,而且很喜歡你的國家,一切都讓我那麼的新奇和美好!」

阿爾芭說著,劉浩哲學卻有些無話可說了

這已經不是第一個女人向自己這麼表白了,也許也不是最後一個。

「讓你失望了,我有女朋友了!」

劉浩哲表示很抱歉,阿爾芭卻鄭重的點了點頭:「我知道啊,所以我才苦惱,但是喜吹就應該說出來是吧?我們美國人不喜歡把這種藏在心底!」

。 回到翠雲殿之後,雪舞才發現,殿中只有師父和何澤,輕淼已經連夜趕去北嶽都城執行任務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