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4 月 3, 2022
15 Views

一群小弟面面相覷,其實他們早就拿不動棍子了,南頌在他們胸口劃開的一刀到現在還在往外冒血,他們都害怕自己失血過多而身亡,要是南頌那一刀再深幾分,恐怕腸子都要掉出來了。

Written by
banner

這個女人,忒可怕了,比閻羅王還嚇人。

再看看喻晉文帶來的那些手下,他們就更加沒有什麼勝算了,老大都成了手下敗將了,他們還能怎麼著,只得丟盔卸甲,乖乖在南頌指定的地方跪了。

跪都跪了,哪還有什麼硬氣,立馬跪地求饒,「南小姐,我們也是奉命行事,不是故意冒犯您的。您大人不記小人過,饒了我們吧。」

「饒了你們?做什麼春秋大夢!」

一道渾厚的聲音響起,老K帶著人匆匆而至,立馬包圍了現場,將南頌保護起來,一臉擔憂地看著南頌,「小姐,沒事吧?」

南頌淡淡搖頭,「本來以為是老朋友,沒想到只是幾個小嘍啰,早知道就不用你們過來了。」

她揮了揮手,「你們都往旁邊讓一讓,別搶戲。」

南家的人聽了命令,井然有序地往旁邊撤去,把那一夥不入流的糙漢子單獨露出來。

「把你剛才說的話再說一遍。」

南頌像個導演似的,指揮著「攝像師」喻晉文舉著手機拍攝,刀疤男是男豬腳,旁邊的小弟做配,在南頌的指導下,把李斌對他們的要求又還原了一遍,演技雖然比不上專業演員,但留作呈堂證供是夠了。

喻晉文舉著手機,看著南頌在鏡頭下一張美輪美奐的臉,哪怕只是側顏,也依舊有種奪魂攝魄的颯。

顧衡和南琳在車裡待不住,本來想出來幫南頌的忙,沒想到根本用不著他們動手,南頌一個人就將他們收拾得乾淨利索了。

南琳看著南頌的一舉一動,氣定神閑的模樣,只覺得心潮澎湃,一顆心撲通撲通地狂跳著:不愧是大姐,就是霸氣!

她什麼時候才能修鍊成大姐這個樣子呢?

「錄好了嗎?」南頌轉頭問喻晉文,喻晉文點頭,「好了。」

雖然他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麼聽她的話,而且她好像對他出現在這裡一點也不驚訝。

喻晉文收了手機,心情有點說不出的複雜。

他本來以為自己火急火燎地趕過來,是來英雄救美的,一路上擔心之餘,還腦補了一下泡沫偶像劇裡面女人驚慌失措地喊著「阿晉救我!」,然後他勇猛地上前將她擋在身後,沉沉地說一句,「別怕,有我在。」

……

只可惜,這樣夢幻的場景並沒有實現。

現實情況是,美人根本不需要他救,就能把壞人收拾得跪地求饒,而他這個英雄,更像個觀眾,幫著錄一下視頻已經是他最大的功能了。

南頌沒顧喻晉文心中的遺憾和落寞,直接讓他把錄好的視頻發給顧衡,然後讓老K把那些打手扭送到警局去,雖然在去警局之前,他們似乎更需要去一趟醫院,止個血先。

「姐姐,你好厲害啊!」事情解決了,驚魂甫定的南琳撲到南頌身邊,一臉崇拜地看著她。

南頌淡淡一笑,摸摸她的臉,「嚇到沒有?」

南琳搖搖頭,又輕輕點了點頭,「一點點,不過有你和師兄保護我,我不怕。」

「上車吧,咱們回家。」

南頌說了一句,又朝喻晉文的方向問了一句,「你呢,跟不跟我回去?」

她石破天驚的一句話,幾乎在喻晉文心裡炸開了花,他大腦懵了一懵,不敢置信地指著自己,「你要我,跟你回去?」

「不是問你,是問你身後的人。」南頌懶洋洋地抬了抬眼。

幾乎是瞬間,喻晉文覺得腦後生風,一股寒氣逼來,他下意識地躲開,一記拳頭直衝沖地朝他打來,喻晉文握緊拳頭出手抵擋,兩記鐵拳懟到一起,都能聽到破空的風聲。

兩個大男人眯著眼睛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敵意,幾乎是瞬間,就同時出手,干起架來。

你一拳,我一腳,打得極其認真,空氣中只能聽到肌肉碰撞的悶響。

南琳都看傻了,「姐姐,他們這是?」

「閑得慌,犯病呢。」南頌冷眼旁觀著,嘴上吐槽著,目光卻是忍不住落在喻晉文身上,她好久都沒見到他這個樣子了。

常年的西裝革履,衣冠楚楚,有時候她都忘了,他曾經還是個身手了得的特警。

記憶將她拉回到了十年前,那個他深入虎穴來救她,他們背對背靠在一起,並肩作戰的日子……南頌的心跳不爭氣地漏了半拍,心也莫名軟了三分。

某處已經死了的地方,竟然又變得鮮活起來。

。 玄犀慘叫的聲音直衝天際。

他還沒化形,所以沒經歷過雷劫。

九天神雷何等的霸道,這傷害簡直就是致命的。

奚淺趕緊抓住機會,趁玄犀被「鳳凰」纏上。

立馬激活師父給的九品高級陣法扔過去。

果然,玄犀落入陣中。

原本和九天神雷糾纏的玄犀瞬間轉換了一個場景。

眼前一片白茫茫的,寂靜無聲,給他一種心悸的感覺。

他臉色大變,自然知道自己落入了陣中。

「轟——」九階的氣勢和力量全部放出來。

玄犀準備暴力破陣。

「噗——」奚淺突然吐了一口血,臉色蒼白。

該死,九階妖獸和她的差距果然是一個鴻溝。

心底快速衡量。

她只能趁玄犀不備,才有機會將他斬殺。

心底一動,把陣法換成困陣。

「神月決」快速運轉,奚淺在腦海里凝聚一顆細小,卻又磅礴力量的針形。

抓住玄犀越來越暴躁的機會,「唰——」直接攻擊玄犀的神識。

正在攻擊陣法的玄犀只覺得神魂一痛。

整個人獃滯了一瞬。

就是現在,奚淺眼神凜然,「歸一」劍直接斬向陣法里。

這個陣盤已經認了她為主。

自然能隨她的心意而動。

果然,五種屬性劍意融合的「歸一」劍,在玄犀毫無反抗時,給他帶去的傷害是不可估量的。

融合劍意盡數落在玄犀身上。

劇烈的炸開,玄犀被炸飛出去,又被陣法擋了回來。

狠狠摔在地上。

「哇——」的吐了一大口血。

「啊……小賤人,你……」話沒說完,奚淺重新凝聚的「鳳凰」又落在他的身上。

噼里啪啦的炸開。

沒放過任何一個地方。

玄犀的慘叫聲簡直直入雲霄,心裏又憤怒,又鬱悶。

還有莫大的屈辱。

他堂堂一個九階妖獸,怎麼會在一個小小的金丹初期手裏吃了這麼大的虧。

隨即,沒有絲毫留手,九階妖獸的力量鋪天蓋地的使出來。

全部攻擊在陣法上。

「噗——」奚淺也控制不住,吐了一口血。

玄犀發狂了。

陣法快要堅持不住,奚淺臉色蒼白,嘴角掛着血跡。

不……能讓他有機會出來。

奚淺心思急轉,丹田還有為數不多的靈力。

不夠支撐再使用一次「歸一」劍。

眼神一凝,「小傢伙,給我靈力。」奚淺傳達給混天綾和雷靈珠。

事到如今。

她只有拼一拼了。

本來就差不多可以進階金丹中期,靈力也飽和。

提前一點也沒事。

她也不是沒有想過逃跑,以她現在的實力。

肯定馬上就被抓住。

還不如趁他病,要他命,拼一把。

有九品陣盤在,她也有一點底。

雷靈珠和混天綾也知道事情的輕重緩急。

磅礴的靈力快速往她的丹田罐。

丹田內的兩顆紫色金丹極速旋轉。

吸收著湧進來的靈力。

奚淺看了一眼陣法內的玄犀,暫時還破不開陣法。

眼神一定。

又拿出一個八品高級的防禦陣放在自己身邊。

旋即盤坐起來,抱守元一,控制着靈力有序的在經脈里流淌。

一周天……兩周天……

時機成熟后,操控著靈力撞擊金丹中期的壁壘。

「砰……」「砰……」

終於,在一刻鐘后,她聽到「咔嚓」的清脆聲。

。 林天成和王夢欣的談話過程,出乎意料的順利。

對於這樣的結果,林天成也沒有很意外,畢竟,王夢欣很早就說過,只要林天成賺夠了十個億給她,就算包養她都沒有關係,更何況林天成對王夢欣還信任有加,讓王夢欣執掌了天成集團。

林天成和王夢欣溝通完畢,回到居住的小院。

這個時候,陸影對夏雪等人的思想工作也做的差不多了,不過小院裏面的氛圍有些壓抑,看樣子不是很順利。

林天成表情嚴肅進入房間,「陸影跟我來。」

陸影跟着林天成進入房間,滿臉慚愧,「教官,讓你失望了,不過請教官放心,再給我一點時間,我有信心留下她們。」

林天成道,「都不願意留下嗎?」

陸影搖了搖頭,「不是。王梓萌和夏思思欒靜竹三人,留下來的意願還是很強烈的,凌墨晴的情緒有些低落,但抵觸情緒也不是很大,所以她問題也不大。最關鍵的是夏雪。」

林天成道,「她執意要離開嗎?」

陸影道,「看起來是,但沒有提。」

林天成點了點頭,「我明白了,你讓夏雪進來,我和她談談吧。」

一開始林天成就沒有打算強求,再說了,這次林天成帶過來六個人,能夠留下五個,他已經很滿意了。更重要的是,林天成和夏雪並沒有男女關係,夏雪選擇離開他也會祝福的。

沒多久,夏雪進入房間,臉上的表情竟是帶了幾分哀傷。

林天成道,「夏老師,去留自願,不過,如果你的選擇是離開,為了你的安全着想,我會幫你安排一個全新的身份,可能還需要委屈你稍稍易容一下。等這場風波平息,你隨時可以恢復身份。」

夏雪用哀傷的目光看着林天成,搖了搖頭,「林天成,我也很想信任你,但你知道,我爺爺是中醫國手夏濟生,我對中醫也略懂一二,人針合一,你的科學依據是什麼?」

說到這裏,夏雪嘴角露出幾分嘲諷,「還有乾坤大挪移,你是在說笑話嗎?」

林天成道,「夏老師,我可以理解你的心情,但我會那麼做,自然有我的依據和理由。」

夏雪道,「我當然知道,你的理由就是,你想把她們統統佔為己有。」

雖然遭到了夏雪的誤會,但林天成並沒有動怒,夏雪幫助過他,這次更是被他牽連。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