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4 月 2, 2022
9 Views

閻蟬無奈的嘆息一聲,主動岔開話題道:「那你現在知道是誰想要你的命了嗎?」

Written by
banner

林羽微微頷首,「這個我會處理,你不用操心。」

「我知道。」閻蟬勉強一笑,「如果有需要我去做的事,你儘管開口。」

林羽聞言,心中不由微微一動。

知道她母親還活着以後,閻蟬好像突然成熟了。

他也不知道,這是自己的錯覺,還是閻蟬真的成熟了。

如果需要以這種方式成熟的話,他還是希望閻蟬不要成熟的好。

仔細想想,她以前那樣,其實挺好的。

也許是習慣吧,自己還是情願看到她像以前一樣。

默默在心中感慨一番,林羽又笑呵呵的點頭答應,「放心,如果有用得上你的地方,我不會跟你客氣的。」

閻蟬輕輕點頭,明顯有些心不在焉。

過了一陣,閻蟬又突然轉頭看過來,「假道士那邊,還好吧?」

「這個……」

提起假道士,林羽眼皮莫名一跳,有些不確定的回道:「現在都還沒有他惹事生非的消息傳來,應該沒出什麼事吧?」

在等待閻崇趕來的時候,他們就把假道士交給了錢萬金。

有錢萬金這個大財主帶着假道士去瀟灑,不說讓這混蛋安分太久,安分個兩三天,應該沒什麼大問題吧?

雖然心中如是想着,但林羽還是不太放心。

假道士這種惹禍精,什麼時候都可能給你惹出事來。

不過,只要手機不響,就算假道士惹出事來了,錢萬金應該也可以解決。

畢竟,錢萬金可是真正的大財主。

能用錢解決的問題,對錢萬金來說,都不是問題。

還好,直到他們回到沈家,林羽的手機都沒有響起。

他們到家的時候,駱長風正陪着沈雨農下棋。

見到駱長風,閻蟬眼皮頓時一跳,戚戚然的看向林羽,苦笑道:「假道士該不會真惹出事來了?把駱長風都惹來了?」

「你想多了。」林羽微笑道:「我叫他過來的。」

「哦,那就好。」

閻蟬放下心來,心中已然明了。

林羽叫駱長風過來,肯定跟鳳儀告訴他的那些事有關。

估計,是要讓駱長風幫着追查自己母親下落。

或者,是準備對想要他的命的人下手了。

「屬下見過牧北王!」

見兩人進門,駱長風立即放下手中的棋子,起身行禮。

「不必多禮。」林羽微笑着走過去,往棋盤上看了一眼,便笑着向駱長風,「你先陪爺爺下完這一局再說。」

沈雨農搖頭一笑,起身道:「你們有事的話,就到此為止吧。」

沈雨農明白,駱長風前來,肯定是因為林羽要吩咐他去做什麼事。

下棋只是消遣。

不能因為消遣的事,耽誤了他們的正事。

「不急。」

林羽上前,將沈雨農按回座位上,笑呵呵的說道:「先下完這一局再說吧!反正,你們這一局,很快就要結束了。」

「要結束了嗎?」

沈雨農詫異,「不會吧,我們兩個可真是殺得難解難分呢!」

這戰況正是膠着的時候,怎麼會很快就要結束了呢?

林羽嘴角一翹,盯着棋盤道:「他在給您老設陷阱呢!您老要是再看不出他的陷進,不出十步,這一局就要結束了。」

「陷阱?」

沈雨農眉頭一皺,馬上盯着棋盤看起來。

但看了半分鐘,卻也沒有看出個所以然來。

沈雨農心念一動,馬上拉住林羽的手,笑呵呵的說道:「爺爺沒看出這陷阱來,你趕緊幫爺爺走幾步,破了他這陷阱。」

林羽搖頭笑道:「觀棋不語真君子,爺爺,這可是你說的。」

沈雨農微微一愣,大笑道:「好吧,好吧!那我自己來。」

說着,沈雨農便挪動了棋子。

他下棋本來就是圖個開心而已。

輸贏什麼的,對他來說,根本沒有意義。

棋局繼續。

不出所料,不過八步,沈雨農便輸掉了棋局。

沈雨農雖然輸掉了棋局,但依然開心,笑呵呵的看着林羽,「厲害啊,還真被你說中了!」

管中窺豹,可見一斑。

雖然只是簡單的棋局,但從中卻可以看出林羽的心思之縝密。

別人看一步,他可能已經看到十步之後去了。

「我可沒您老說的那麼厲害。」

林羽哈哈一笑,指著棋局道:「長風這一招,是從我這裏偷的師,我當然能看出來了!」

「啊?」沈雨農微微一愣,愕然的看向駱長風。

駱長風點頭一笑。

沈雨農微微一窒,繼而撫掌大笑。

他們結束了棋局,林羽便帶着駱長風往外走去。

林羽一邊走着,一邊跟駱長風說着崑崙神族的事情。

駱長風聽完,臉上瞬間佈滿殺機,冷聲道:「屬下這就親自帶人前往崑崙搜尋!就算將崑崙夷為平地,也要把他們找出來!」

林羽,是他們的逆鱗!

不管是誰,只要敢動林羽,他們就會不惜一切代價將其滅掉!

「不用,我會安排暗影十三前往!」

林羽擺擺手,沉聲道:「你現在要做的,是做好準備!待確定了崑崙神族的事情,咱們再一舉將其覆滅!另外,此事保密,尤其……不得告訴寧亂!」

「是!」駱長風領命。

林羽微微一笑,走了兩步,又突然停下腳步,「對了,還有個壞消息要告訴你。」

「壞消息?」駱長風心中一緊,突然生出一股不好的預感。

林羽揉揉額頭,苦笑道:「假道士來江北了!」

「啊?」

駱長風臉上一抽,莫名之間,就開始頭疼起來……很快,官明婷便隨着皇上去審問那對母女。

「把人帶進來。」

皇上冷哼一聲,下令道。

很快,衛容兒和官明蕊就被兩名士兵押了進來,看起來披頭散髮的,早沒前些日子的那種傲氣,瞧起來灰頭土臉,窩囊至極。

皇上冷冷道:「你可知,朕為何讓你們來?」

「奴婢不知,還請陛下明示。」

衛容兒做出一臉無辜的樣子,連忙懇求皇上饒命。

若非是被兩個士兵扣著,估計衛容兒早已經衝上來抱着皇上大腿,就差把冤枉兩個字寫在臉上。

「哼,指使當朝太子……

《穿書之反派自救指南》第381章事情敗露 江遠彥的話,就像是魔咒一般,一直在顧南靈的腦海中回蕩。

她坐了一會,終究是坐不住,打開電話,開始搜索小雅的消息。

網上對於瀝青的評價和講述很多,但是對於這個唯一的女兒,卻沒什麼消息。

顧南靈在一堆真假不確定的消息之中,看見一條十分不顯眼的信息。

「瀝青的女兒七歲的時候被綁架,在綁匪手中自己逃了出來,據說發現的時候,滿身都是傷口,臉都被打腫了。」

這條消息是目前顧南靈看見過,最震驚的消息。

查看發佈日期,竟然是四年前。

顧南靈順着這條消息,找到了發帖的人,密聊過去。

過了很久,那邊才回了消息。

路人甲:我天,這都多少年前的事情了,竟然還真有人來問?

顧南靈眉頭微皺,繼續回復消息。

一顆南樹:所以這個消息是真實可信的嗎?

路人甲:當然!我當時在警察局裏實習,親眼看見的,你不知道那個殘樣,真是可憐了一個小女孩。

一顆南樹:那小女孩叫什麼名字?

路人甲:不知道,聽他父親叫她小雅,應該是這個名字吧,都這麼多年了,我也差不多忘了。

一顆南樹:謝謝。

結束了對話,顧南靈卻覺得心情更加沉重了。

七歲的小女孩,從綁匪手中逃出來,該是何等的睿智。

顧南靈回想自己七歲的時候在做什麼,估摸著還在玩泥巴呢!

這件事對顧南靈的衝擊很大,雖然不至於完全相信小雅,但是對於她的能力,也算是一種變相的認同了。

顧南靈拿出電話,只猶豫了一會,就給小雅打了過去。

「呦!」小雅玩世不恭的聲音傳來,「終於想通了?給我安排好機票了嗎?」

聽着這欠揍的語氣,顧南靈無論如何都想不到,這個小雅能和那個小時候的小雅對上來。

顧南靈冷笑道:「給我好好說話。」

那邊頓了頓,終於傳來了正常的聲音,「南靈姐,我已經準備好了,什麼時候出發?」

看來這小丫頭早就已經知道自己非選她不可了,難怪那麼囂張。

「今晚的機票,學校那邊,你準備怎麼辦,若是需要我這邊可以配合你開證明。」顧南靈道。

小雅輕笑了兩聲,無所謂道:「我不需要給學校什麼交代,南靈姐難道不知道,我是XX大學的報送生,就算現在不去上學,老師們也不會說什麼嗎?」

「……」這就是學霸的為所欲為嗎?真是讓人羨慕。

顧南靈尷尬的咳了一聲,笑道:「那行,你現在回去收拾東西,我去接了姜旭就回去接你。」

「行。」

掛了電話,顧南靈直接驅車去了林靜的家裏。

昨晚林靜把姜旭帶回家,就因為姜旭不想待在醫院,因為擔心他想不開,所以林靜今天寸步不離的跟着他。

顧南靈趕到的時候,看見林靜一臉疲憊的坐在那裏,而對面的姜旭,面無表情的坐着。

「我的顧總,您可終於來了。」林靜站起來,揉了揉頭髮,無奈道:「你先看着他,我去洗澡,昨晚就為了抗他,我什麼都沒做,臭死了。」

「去吧。」顧南靈點頭,囑咐道:「速度快些,我們要趕去機場。」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