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4 月 1, 2022
8 Views

江瀾在嚴立的指引下,來到了敖龍雨所在的隊伍邊。

Written by
banner

「每一隊都有一個領隊,都是各峰的金丹弟子。

他們不會過多干涉你們,不過最好不要離開的太遠,這樣容易發生危險。」這是嚴立告訴江瀾的。

對此,江瀾自然表以感謝。

不過金丹就能帶隊,這麼說裡面對他來說應該沒有危險才對。

這個念頭剛剛出現的時候,江瀾就把它驅散了。

沒人說金丹可以再裡面橫行。

面對未知需要有足夠的警惕心才是。

「進去之後,你們有一周到一個月的時間。

最好有足夠的準備。」江瀾來到隊伍時,敖龍雨對著所有人囑咐道。

江瀾看了對方眼,五官精緻,有沉魚落雁之容。

不過眼眸中看不多多餘的情緒,屬於高冷天才。

「姓敖?跟龍族有關嗎?」江瀾心中閃過這個疑問。

當然,只是純粹的猜測,沒有任何證據,也沒有去詢問的打算。

「這位師弟,聽說你三年前拿到了五件法寶。

我記得有一件是紅葫蘆,那是不錯的儲物法寶吧?」這時候一位青年男子碰了碰江瀾,笑道:

「你修為弱,進去有危險,萬一就丟失了寶物。

要不要先借給我們用用,還能幫你保存一下。」

江瀾轉頭看向邊上的青年男子,這是一位短髮男子,五官有些粗獷,眼中帶著一絲狂野。

「築基圓滿,一牛之力足以。」江瀾腦海中閃過這個念頭。

江瀾沒有開口說話。

不過這時候他感覺到了一道寒芒。

鏘!

一柄長劍直接亮在江瀾前面不遠處,或者說這劍直對那短髮男子。

此時江瀾能察覺到劍中的力量,那是一抹藍光,非常強大。

「新角師弟,如果這位小師弟的紅葫蘆在秘境中丟失,我就當是你撿去了。

明白?」清脆悅耳的聲音隨之傳來。

是敖龍雨。

這一劍直接震懾住了新角,他冷哼一聲,沒有多說別的。

江瀾有些意外的看向那位師姐。

不過看過去的時候,那位師姐已經收劍往前走去。

「其他人不驚訝,看來對她來說不算突兀的行動。

這位師姐這麼愛多管閑事嗎?」

隨後江瀾等人跟了上去,要進秘境了。

江瀾沒有放輕鬆。

從三年前那兩個人出現后,他就知道,同門中,不一定都是自己人。 「師父,你豈止我日日思,夜夜想,有多麼痛苦?你豈止我心心念的琪兒,便是比我性命也要重要?師父啊!師父,你莫不是一個冷漠淡薄的人罷!」他一臉苦澀地望著寸天,道。

寸天幽幽道:「孩兒,我又怎會不知你心底的痛苦,還是那句話,你若是想要造化於她,便慢慢等待罷,這世間流逝的最快的莫過於這綿綿無期的歲月罷了!」

於尊點了點頭,臉上仍掛著一絲憂悒,道:「師父若如此說,於尊自是知會了!」

寸天哈哈一聲大笑,道:「如此甚好!凈蓮你要不要去我宣宮坐上一坐?」

凈蓮嘆了口氣,道:「這兩位如此悲鬱,我去了豈不是添加些傷痛於他們?」

「唉!凈蓮,你確是一位如意的女兒啊!既如此,你便歸去罷!待武道大會開啟之時,我再來尋你!」寸天嘆了口氣,眼神在輝勛和於尊的臉上瞥了瞥,最終嘆道:「罷了!罷了!我們回去罷!」

凈蓮攜著葉禾回到門上,離去時,溫言的心底,略有一絲哀婉,他靜靜地望著葉禾離去,葉禾回頭燦然一笑,道:「哥哥,我會回來找你的!」

凈蓮輕輕地拍了拍葉禾的額頭,道:「後生,勿要回頭看了,且與我離去罷!」

夜空中,風聲烈烈,烏暗的雲層上,掛著幾縷月華,那清冷的月輝,靜靜地扑打在荒莽的大地上,一片片莽草隨著長風,窸窣抖動著,些許蟲吟獸吼,掩映在這片晦寂的大地上,此刻,這世界是那般的靜寂,好似整片世界都睡著了,睡得那般美好,那般甜蜜。

回到門上時,已是寅時三刻,天將要亮了,眾徒子皆已睡去,唯有春生,靜靜地坐在屋脊上,仰頭望著長天,她嘆道:「月哥哥,你何時才會回來看我啊!」

靜寂的夜空下,總會掩藏著幾個如春生般青春的少女,她們心底掩著些許哀愁,確是這世間最美好的孩兒了。

長風撩動著她的長發,星光親吻著她的額頭,她臉上的憂愁如雪,哀思如霜。

她靜靜地望著蒼穹,卻恰巧望見了於尊等人,她臉上登時間多了一分喜色,道:「師父!」

寸天笑吟吟地望著春生,道:「徒兒,這麼晚了,怎麼還不睡去?」

春生言不由衷,略有一絲生澀,道:「自是在等待師父與師弟!」

「哦?我的春生,何時變得如此體貼我老頭子了?」寸天笑道。

「春生便是有些心思,也被師父看穿了,師父又何必?」春生嘆了口氣,臉上漫著些許憂鬱,道。

寸天哈哈一聲大笑,道:「罷了,罷了,這種年紀的孩兒,誰心底又不存在個桀驁的孩兒?」

春生緊捏著衣角,嗔道:「師父,您不要說破嘛!」

「徒兒,你且看誰與我回來了?」寸天笑吟吟地指向他身畔的兩人。

「哦?那不是溫言師兄嗎?溫言師兄,怎生隨師父回來了?」春生一臉驚愕,道。

溫言笑吟吟地望著春生,道:「師妹,可想我了?」

春生嗔道:「我想你幹嘛?你離去那麼多時日,我春生早就將你忘了!」

溫言一臉無奈,道:「師妹,今日師父攜來的人物,可不是一般人吶!」

他笑吟吟地指向身後之人。

輝勛在溫言的額頭,輕輕地點了一下,道:「徒兒,聲張什麼呢!」

「哦?徒兒?師兄可是拜入他人門下了?」這時,她才將眼光從溫言的身上離去,忖道:「那老者又是何人?氣息又怎生那般熟悉?」

輝勛笑吟吟地望著春生,道:「寸天,你確收了些資質不俗的徒子啊,便是連我,都有些覬覦了!」

寸天哈哈一聲大笑,道:「師兄何時對我等這些俗人有些興趣了?」

輝勛笑罵道:「你這老兒,倒是一句好聽的也沒有,你等又何時成了俗人?莫不是在諷刺我罷!」

寸天笑吟吟地望著春生,道:「論起輩分來,他也算你師祖了,但看在我的面子上,你且叫他一聲師公便可!」

這一夜,確是過得不俗,幾人笑談著,身邊擺了些杯盞,點燃了幾柄燭火,坐在屋脊上,靜賞著月色。

於尊心底便有些抑鬱,過了這一夜,這種抑鬱也註定會煙消雲散,他本來就是一個如此的人兒,所有的傷痛與鬱結,也不過只是暫時的,待天亮時,一切都會歸於一片空寂,就好似從未出現過一般。

這一日,天朗氣清,惠風和暢,他方一起床,便聞人在那大堂上肆意的叫囂,他揉了揉額頭,一臉厭煩,道:「是何人如此無禮,竟在這大清早上,攪亂我的睡眠?」

他一臉倦伐的走向大堂,卻見幾位青年立於那大堂的正央,此刻,這宣宮倒是靜寂,唯有這幾人叫囂的聲音,那些師兄師姐大抵都在沉睡,但愈是如此,那幾位青年心底肝火便燃燒的越旺。

於尊睜開略有些疲乏的雙眼,一臉冷意,道:「爾等是何人,來此攪我睡眠?」

那領頭的女子,長相倒是不俗,但一臉清冷的模樣,卻令人難以心生出些許輕薄之意,她顏色冰冷,道:「我找於尊!」

於尊心底一怔,心道:「難道這乃是前幾天找我麻煩的那位女徒?」

他玩笑道:「哦?於尊?這裡哪裡來的於尊?我卻從未見過!」

女子顏色冰冷道:「你最好快快把他叫出來,否則我就對你不客氣了!」

於尊哈哈一聲大笑,道:「你要怎麼對我不客氣?我倒有些好奇!」

女子眯著眼道:「那便來受死罷!」

她從袖間抽出一柄長劍,那長劍爍著清冷的光輝,倒是與她的脾性極為的相配,她怒喝了一聲:「破!」

那長劍化龍,凜冽的風雨,自那長天而落,點點雷光,緊敷在蒼穹正央,似隨時都會鏗鏘劈落。

那長劍鋒利無比,經它掃過的地域,盡皆化為了一片粉塵,大地凹陷,長空破碎,這一切異象,不過是她一劍之姿,足以看出她的不俗之處。

然而這又豈能降住於尊?他長嘯一聲,一躍便入了那長天,他大喝了一聲:「零塵決!」

眾人心底一滯,一臉獃滯地望向長空,此刻那星光如流,從那方玄天上,滋滋不斷地流淌了下來,那星光如雪,雪化如刃,整片大地皆覆蓋在一片素雅的星光下,然而這片星光,確是殺人的兇器。

它簌簌的流淌著,從那天上,匯於大地,又從那大地卷向眾人的身畔,一股股毀天滅地的氣勢頓生於此。

不知誰大喝一聲,道:「快跑,快跑啊!」

此刻,那月光如流,確是鋪天蓋地,唯有一片晦暗之地,才不受其殃及,此刻那呼喝的青年,周身一片血痕,他聲音嘶啞,大叫著,然而片刻的功夫,他便再也難以發出一聲了。

一架骷髏,暴露在一片寂寒的星空下,此刻本應是白晝,然而卻在一瞬間,進入了夜幕,眾人心底一片驚懼,他們稚拙地指著那架骷髏,一聲悲泣,道:「師兄!師兄!」

然而此刻的於尊,卻不可憐他們其中的任何一人,他靜靜地立於高天上,在那片淡薄的星幕下,他便是主宰一切的凶神。

那帶頭的女子,一臉冷寂,她似未受到那人身死的影響,她仰頭望向長天,眼底漸多了一絲希冀,道:「沒錯,這便是我要找的人!」

她忽的飛上了玄天,她站在他的對面,她與他一樣,不受那星光的影響,那片片冷寂的星光,偏偏遇見了她,略顯出一絲柔和之意。

於尊心底一怔,靜靜地望著女子,為何在她的面前,他竟抬不起了手中的彎刀,為何會生出一絲無力感,好似她是一個故舊的親人般。

她忽的笑了,臉上的光暈如雪,柔和似水,她靜靜地望著他,好似一個久別經年的故人般,可她卻喊不出他的名字,對於他的一切,她都是如此的無知。

與她一樣,他亦是如此,他只是靜靜地望著她,眼底的那縷光,始終是那麼的柔和。

她笑吟吟地伸出手,他眼神中的迷惘,愈發的深刻,他不知不覺地伸出了手,當觸碰到她的那一刻,他的心底似翻湧起了一片潮汐般,兩人靜靜地對視著,他們不約而同的笑了起來,好似久別經年的故舊一般。

「你還好嗎?」她笑著望著他,一臉單純的笑意。

「你……和我認識嗎?」他眨了眨眼,那聲言語,似激起了心底那平靜的海水一般,於是,再也難以平靜了,此刻的他,竟是那般的激動,他好似見到了心底那心心念著的女子般,可她卻明明不是她。

他晃了晃頭,忽的將手收了回來,她的臉上多了一絲晦暗的神采。

她幽幽道:「你可曾見過我?」

他輕輕地搖了搖頭。

「那怎會如此熟悉?」她輕啟紅唇,道。

他靜靜地望著她,此刻的他,心底卻不知因何緣故,竟有些糾痛,他張了張嘴,卻不知該說些甚麼,最終闔上了。

她一臉幽怨的望著他,可她卻想不起任何有關於他的故事,明明如同故舊,然而卻無話可說,根本就沒有所謂的回憶。

她一臉神往的望著長天,終是嘆了口氣,道:「幾日後的秋闈,我希望能看到你!」

她收起手中的長劍,靜靜地轉身、離去。

他忽的喊道:「你叫什麼名字?」

她笑吟吟地回頭應道:「喬仙兒!」

他靜靜地站在原地,略有些獃滯地望著她的背影,道:「原來她便是喬仙兒!」

。 那如虎拳出如猛虎,猛虎呼嘯,狂風驟起,強大的力量摧枯拉朽,所過之處,地面塌陷,林木倒飛,如同颱風過境。

「這傢伙,比上一次更強了呢!」

旁邊,丁嶼安看着狂暴的那如虎,摸了摸下巴,覺得自己也需要弄點大招出來,只是大羅洞觀在眼,看什麼都有破綻,弄大招對自己來說可不是太容易,總覺得大招破綻也大,意義不大。

「至強的一擊,看看你怎麼擋!」

微微搖頭,制止了自己的胡思亂想,丁嶼安看向猛虎之下的葉晨,他也很想看看如此力量能不能破防葉晨。

嗡~~~

面對這猛虎的一擊,葉晨依然沒有選擇躲閃,伸出手,正面硬抗這隻老虎。

兩隻手掌相碰,一股嗡鳴迸發,眼瞅著強大的氣浪就要席捲四周,就在這時,這股要爆發的氣浪又都吸進到葉晨的身體內。

葉晨的身體就彷彿一個無底洞,能夠吸收所有的攻擊。

狂暴的猛虎,一身氣血的煞氣,此時全部被吸入體內,那如虎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衰落,然後跌倒在地。

「老虎,你沒事吧?」

丁嶼安幾步來到跟前,一臉關心地看着那如虎。

「沒事。」微微搖頭,臉色煞白的那如虎有些虛弱道,「就是消耗有點大。」

「剛剛的那一下不錯,可惜,還是差了點意思。」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