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4 月 1, 2022
9 Views

「我說二位,你們在懷疑我們之前,是不是先要縷清一個邏輯……」

Written by
banner

「如果我們真的是深潛者,我們拿到石板幹什麼?我們衝進來直接把你們幹掉豈不是更好,聊了這麼久,我們閑的嗎?」

莉莉壓根沒有懷疑,她能感覺到諾亞身上特殊的感應,所以直接站了出來。

走到雙方中間,並轉過身對兩位副官說道:

「我信任他們,不管是行為邏輯,還是直覺,我都信任。」

「那我也……」

說著格洛瑞亞也走了上去。

諾亞看到這兩個副官猶如驚弓之鳥,他有些理解這些人,並說道:

「你們懷疑我們的身份,這很正常。」

「我就自己證明一下吧。」

只見他將魔杖抽了出來。

副官看到卻連忙喝問道:

「你要幹什麼?」

「當然是施法了,能使用銀月魔法,不是就能證明我的身份了嗎?」諾亞揚起手中的魔杖。

開始揮動,並吟唱出銀月祝福。

看到魔杖上發出的光芒,這次兩人總算是信任他了。

深潛者可不能使用這個。

諾亞收起魔杖,對著兩人詢問:

「那現在石板能給我試試了嗎?」

「……」

嚇得冷汗打濕衣服的兩人,才知道是虛驚一場。

放鬆后,又感覺十分丟臉。

格羅瑞婭也不再猶豫,將石板遞給了諾亞。

看著上面的文字,諾亞感覺有些眼熟,好像在原主的記憶力,什麼地方見過這種文字。

「那18個魔法印,給我看看。」

他對格羅瑞婭說道。

而對方卻將目光轉向身後的兩位。

那18個魔印在他們身上。

這時候聽到諾亞的要求兩人,他們並沒有交出魔印,反而問道:

「你是精神力方面的法師嗎?」

「不算……」諾亞搖了搖頭,自己連精神力方面的涉獵,也就只有蝕刻一下魔印,然後利用荊棘手環控制一下深潛者。

聽到他的回答,兩人個副官對視一樣,他們的結論出奇一致,只聽到羅恩的副官說道:

「那你試了也白試,甚至可能出現精神力崩潰,然後陷入昏迷。」

「我們還是下山找主教穩妥一點。」

這時候,終於在一旁的聖光教廷的同僚看不下去了,都這個時候了,這兩個人還是這般油鹽不進,浪費時間。

他果斷的站了出來,直接說道:

「我說兩位副官大人,你們能別糾結這些了嗎?諾亞大人殺的深淵邪魔,比兩位主教加起來都多,山下每一秒都在死人,是我們剛才,還沒給你說明白嗎?」

此話一出,現場一下陷入了安靜。

兩位副官,瞪大了眼睛,這跟上來的人,可是聖光教廷的人。

他們還沒來得及咀嚼「殺的比兩位主教加起來都多。」

就感覺突然一陣山搖地動。

山體瘋狂的上下搖晃后,然後開始了左右搖晃。

一直持續了十來秒。

山洞中的東西東倒西歪。

眾人差點被晃倒,紛紛扶在牆壁上。

只聽到一陣山體崩塌的聲音傳來,外面不斷有石頭滾落的聲音。

頭頂的青石,也不斷發出「咋咋咋」的響聲。

開裂並掉落下一片片巴掌大的碎片。

一塊大的石頭,如同利刃一般,把被控制的深潛者,直接開了瓢。

白花花的腦漿都打出來,眼看著是活不成了。

這時候竟然地震了!

晃動結束后,外面放哨的兩個隊員沖了進來。

看著眾人沒有事情,才說道:

「剛才整個海底都亮了,我們看到海面下有個大東西,應該是祂搞的鬼。」

聽到他們的說辭,諾亞當即想到了,他說道:

「是不是有些像章魚?!」

「對!」兩人對視一眼,紛紛點頭。

「深淵守衛!」

諾亞猜測出了它的身份。

他朝著瀑布外面走了出去。

這時候突然他看到遠處的海,又亮了起來。

海水中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章魚輪廓。

那一瞬間他看到了彷彿沸騰的海水。

他連忙轉過身,對洞中的人喊道:

「都趕緊出來!」

話音剛落,海面上發出一陣陣滾雷般的聲音。

「轟隆隆!!」

這次沒有震動,但是諾亞看到整個海面,再次亮了起來。

海平面抬高了數米,一個巨浪從曼海姆的近海,朝著沿岸衝擊了過來。

深淵守衛在人為的製造海嘯。 或許是因為說了這麼長時間的話,所以天城變得非常虛弱,並且在說話之中時不時咳嗽一下,讓秦歌聽得異常擔心。

「天城,你還好吧,要不然休息一下,我們待會兒討論也是一樣的。」秦歌對着天城說到。

「有勞主上關心了,天城這個問題已經是老毛病了,所以不用擔心,我沒有任何問題的。」天城微笑着說到。

「那你儘力而為,千萬不要傷到身體。」秦歌擔心的說到。

「多謝主上關心。」天城微笑道,「而正因為如此,我才說這一次或許是我們的機會。

因為東煌陣營已經了解到了這一次情況,所以逸仙這一次派遣主上前來就是為了讓你獲得心智魔方的歸屬。

試想一下,其他的陣營有哪個陣營的指揮官,可以在這個階段比得上我們的主上?而且,我們主上可是不止優秀那麼簡單。」

天城說道這裏,頓了一下,「你們有沒有覺得,北方聯合發現那座虛幻城市的時間和我們主上降臨這個世界的時間是那麼的一致?」

「嗯?」歐根親王眨了眨眼。

她們之前從來都沒有將秦歌的出現和北方聯合的發現放在一起,但是如今天城像這麼說了之後,她們突然發現兩者之間的巧合是那麼的相似。

那個虛幻城市早不出現,晚不出現,偏偏在秦歌降臨這個世界的時候出現。

或者說,是不是因為北方聯合發現了那個城市,才致使秦歌能夠來到這個世界?

種種的猜測在眾人心中紛飛起來,而所有人都將眼神看向了秦歌。

而如今,秦歌也是有些愣神,「天城你是懷疑我來到這個世界和那個城市的出現有關係?」

「不一定,但是也不否定。」天城微笑道,「因為這兩件事情,都是發生在同一時間的事情,雖然看似之間並沒有任何聯繫,但是如果將它們結合起來呢?

或許我們就會得到一個非常驚人的結果,假如主升的出現,是因為那座城市的被發現,或者說那座城市的出現,是因為主上來到這個世界的關係。

那麼主上所肩負的使命,或者說主上的命運就非常撲朔迷離了。能夠召喚出各大陣營的旗艦,並且擁有着優秀的戰略戰術素養,你們不覺得這一切都有些太過於巧合了嗎?」

「但是這也是一種猜測而已,真實的事實到底是不是這樣,還等待着我們去驗證。或許主上的出現和那座城市的出現根本就是兩碼事,只是一個時間上的巧合而已。」歐根親王說到。

「不排除這樣的可能性。」天城點了點頭說道,「不過如果我們日後有機會去北方聯合的話,可以去那座虛幻的城市看一下,如果那裏藏着和主上有所聯繫的東西的話,那麼我們就可以斷定這個問題的答案了。

但是即便是沒有和主上相似的東西的話,我們也可以去看一下,發現這些東西的地方到底是有着什麼樣的秘密。」

「嗯。」秦歌點了點頭,「確實,我們現在先將眼光放到眼前的這些事情上吧,至於北方聯合那邊的那個虛幻城市,等到以後有機會再說。」

「哦?指揮官之前不是一直在找著返回自己世界的方法嗎?如果那個虛幻城市是因為你的出現而出現的,或者說是因為出現了那座虛幻城市,而你降臨到了這個世界。

那麼,那裏面一定有返回你世界的方法,怎麼指揮官現在不着急回去嗎?還是說不怎麼心動了?」歐根親王調笑道。

秦歌笑了笑,「來到這裏一年多時間,我已經學會了,既來之則安之。

那麼與其猜測那麼多,不如到時候去主動看一看,如果真的有的話,那麼自然就很好,如果沒有的話,那麼也不用太多的失落。」

「呵呵,看來我們的指揮官也成長了呢。」維內托微笑道。

「先別說這個了,我們現在一起談一下,對於九大陣營馬上到來的機會應該做出怎麼樣的反應吧?」秦歌說到。

「我的意思是我們並不需要擔心太多,只要指揮官和其他人一樣,儘力的去比賽就可以了。

因為這一次本陣營得不到的東西,她們也不會讓其他陣營那麼輕易得到的,所以一切的契機就是你的優秀表現。

如果主上可以同時獲得九大陣營的認可的話,那麼這一次就是我們的勝利。」

「嗯。」秦歌點了點頭,「我明白了,那麼這段時間我會努力加油的。」

「呵呵,看來排在之後的姐妹們的約會時間還需要等一等了,這一次最重要,最關鍵的就是拿下這次比試!」光輝微笑道。

幾個艦娘微微一笑,最後同時點了點頭。

而接下來幾天,秦歌拜託三笠為他們安排了一個訓練場,便重新沉浸在了之前的訓練之中。雖然這有些臨陣抱佛腳的嫌疑,但是卻能讓眾多的艦娘在最短的時間內重新熟悉一下戰術,並且也可以培養她們的默契。

伴隨着秦歌以及艦娘們的訓練,其他的陣營也開始陸續前來。第3個來到重櫻的陣營就是一切的發現者,北方聯合的艦娘們。

而北方聯合這一次過來的陣容堪稱相當豪華,蘇維埃羅西亞帶隊,還有水星紀念,甘古特,塔什干,神速等人。

第4個來到重櫻的陣營是皇家和自由鳶尾一起來的。

皇家的陣容也是一點都不打折扣,以喬治五世為首,胡德,皇家方舟,納爾遜,薩福克和諾福克等人。

至於自由鳶尾,則是由聖女貞德帶着凱旋,魯莽,貝亞恩等艦娘前來。

而第6和第7個以及第8個陣營也是一起來的,鐵血,撒丁帝國,維希教廷三者一同到來。

鐵血來的是提爾比茨,歐根親王,齊柏林伯爵,Z23,Z1等人。

撒丁帝國到來的是利托里奧,扎拉,凱撒,龍騎兵和東南風等艦娘。

維希教廷則是如同三笠預料的那樣,來的是阿爾及利亞,拉·加利索尼埃,敦刻爾克,沃克蘭。

也就在這過程之中,東煌同時也派人前來,來的人不是之前三笠所說的寧海,反而是以鞍山為首的四大金剛。除了她們之外,果然還有威爾斯親王。

而當所有的陣營全部到來之後,秦歌也和自己的艦娘們,跟隨着三笠搬到了招待酒店。

一切準備就緒,就等著比賽的到來了……

。「咋樣?能入手嗎?」

商宇睿感覺自己的心跳開始加速,秦楓的眼神說明有搞頭。

「可以……清代雍正年間仿竹編魚萎尊,只要不超過……」

秦楓思索了片刻,十幾年後……

《鑒寶:我的手指開掛了》第522章心跳開始加速 厲默川握住喬思語的手放在唇邊旁若無人的吻了吻,「剛剛遇上了一個許久沒見的熟人,他有事找我幫忙,我就出去了一會兒,沒想到半路上手機被扒手扒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