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3 月 31, 2022
10 Views

女人熱情的將我迎了進來,那感覺就像是貴賓上門一樣,讓我坐在鬆軟的沙發上,還給我拿了飲料和水果。

Written by
banner

「隨便吃隨便喝,就跟來了自己家一樣千萬不要客氣。」

我沒有立刻將水果拿起來,而是問道:「昨晚發生了什麼,跟我講一講吧。」

「是這樣的……」

一提到昨天晚上的事情,女人的面色突然變得十分不好。

「昨天我正要睡覺,突然聽見門外有人在敲門,我問誰呀她也不說話,大半夜的搞的我特別害怕,我就把老公叫起來了。」

「然後我們兩個人一起起來,開了燈,問是誰,這個人還是不說話。」

「我老公說想開門看看,被我制止住了,那時候都晚上了,漆黑漆黑的,正常人都睡了。」

。 杜曉珊異化后的身體,異常強硬而敏捷,步伐明確地朝他們的方向奔來,巨藤們如瘋狂的浪波緊追其後。

速度極快,不過一會兒就追了上來,距離他們身後不遠處。

她的叫喊聲沒有得到任何回應,雙眼閃過一絲狠厲,從體內迸發出手臂粗的藤條就像是她身體的一部分。

肆意揮舞著,抽碎周圍墜落下的大石塊,不知是有意無意,無數大小不一的碎石,紛紛朝他們的方向砸去。

「大家小心!」她面容急切的提醒著,兩根藤化的手臂伸長替他們擋掉幾塊稍微大一些的石塊。

然而更多更大更尖銳的碎石彷彿長了眼般,越過沈翰飛幾人,目標準確地砸向沐白裔。

杜曉珊的聲音讓他們下意識回頭一望,立即警戒,及時避開了危險的碎石,也讓他們察覺到是她幫大家擋掉了大部分危險的石塊。

卻因能力有限,並不能擋下所有。

於是在沈翰飛幾人眼裏,數塊大得能砸死人的落石一同砸向『倒霉』的沐白裔,而被她硬拽著的韓松月自然也是被砸對象。

幾人都自顧不暇,哪有餘力去幫她們,事發突然連出聲提醒的時機都沒有。

沐白裔頭也不回,彷彿沒有聽到的杜曉珊的提醒聲,也沒有察覺巨石砸來的危機。

兩隻玩偶飛躍而起,迅猛又快捷地踢飛身後砸過來的石塊,手腳並用,各種花樣百出,連一些小石塊也不放過。

無論大小,一一把它們朝來的方向盡數踢回去,沒有一塊碎石逾越它們砸向沐白裔兩人。

兩人旁若無人地跑得很『愉快』,在她們身後的人就有些苦逼得想罵人。

幾人驚愕之際,苦苦地躲閃著這些漫天砸回來的碎石。

這兩隻玩偶在搞什麼鬼?它們是故意的嗎?恢復了這麼強勁的戰力,為什麼不直接把這些石塊擊碎成渣,為什麼要重新一個不落地踢回來?

害得他們才躲避了後面的砸擊,還沒喘口氣,又要避開被它們踢回來的碎石。

也幸好那些殺傷性最強的尖銳重石,全部越過他們砸向後面,才讓他們沒有性命之危。

杜曉珊雙目大瞪,完全沒想到竟還有這波操作。

一邊手忙腳亂地揮舞藤臂抽碎襲來的石塊,一邊狼狽地狂奔著唯恐被身後的巨藤碾壓而過。

因為阻擋前來的碎石,讓她的速度受限,好幾次險些被巨藤直接碾碎而過。

不行,她絕對不能被這些巨藤抓住!

強烈的信念讓她陡然爆發出一股力量,抽開碎石之後,大大地延伸藤臂朝他們而去。

「松月姐!救我!!快救我!!」

她滿色驚懼地喊叫,直直伸出的藤臂越過其他人,想要抓住最前面的韓松月。

韓松月驀然回頭,伸手想要抓住那伸來的藤枝。

沐白裔一扯,讓她錯過。

「忘記我說過的話了?」

身體攜著種子的人不要隨便觸碰她,否則會發生什麼誰也不知道。

白熊順勢把這根藤臂給踢歪,力道不小,讓杜曉珊吃痛地回縮。

雖然異化成藤枝,但這也是她身體的一部分了,自然會感受到上面傳來的痛覺。

「沐白裔!!!」她咬牙切齒,狠狠地瞪着沐白裔。

她彷彿時時刻刻都在與她作對般,無論她做什麼,她都不會讓她如願。

藤臂的回縮有些突兀,讓中間幾人有些反應不及,張文保一不小心便被這藤枝給絆倒了。

這本就在拚命逃竄當中,這一倒下,後面的杜曉珊與巨藤瞬間便追了上來。

張文保一嚇,雙臂下意識異化出綠色狼牙棒,擋掉砸過來的落石。

。 一縷日光透過總統套房的窗帘縫隙照射進來,落在蘇晨帥氣的臉上。

蘇晨緩緩睜開眼,瞳孔微微收縮,眼睛微眯。

第二日到來。

蘇晨洗漱過後,看了眼時間,早上七點鐘整。

離開總統套房,蘇晨坐着電梯下樓。

剛抵達一樓,蘇晨就看到幾名外國挑戰者頂着黑眼圈從二樓下來,他們精神狀態差到極致,眼睛裏帶着血絲。

幾名挑戰者見蘇晨從電梯里下來,眼底多了抹不屑。

「住二樓還要坐電梯,華國人真是會整活……」一個黃毛白皮冷笑道。

旁邊的幾人也都嘿嘿笑起來。

彷彿嘲諷蘇晨能緩解他們的精神狀態。

站在前台的中年人見蘇晨從電梯上下來,一路小跑過來,客氣道:「蘇先生,您下來用餐嗎?」

「我還打算一會給您送上去。」

中年人說話間有些畢恭畢敬。

他昨晚睡不着的時候又拿出蘇晨寫的測評,看了又看,實在是愛不釋手。

蘇晨的這份測評在行家眼裏簡直好到了頂點。

幾名精神狀態不佳的外國挑戰者見中年人這副德行,不禁吃了一驚。

蘇晨沒理會那幾個外國挑戰者,他點了點頭道:「就不麻煩你了,我自己下來吃。」

「好,蘇先生,需要我給您單獨安排一桌嗎?」中年人服務態度展現到極致,彷彿真的在侍候一位總統。

蘇晨擺擺手道:「你忙你的吧,不用管我。」

「那好,蘇先生,祝您有個愉快的早晨。」中年人見蘇晨堅持,沒再多說,回到前台繼續自己的工作。

蘇晨面無表情的從幾名外國挑戰者身旁走過,完全沒理他們。

「切,牛氣什麼?」一個瘦弱的黑人不滿道。

他旁邊的同伴看着蘇晨離去的背影陷入沉思。

「我覺得還是別惹他為好。」

「你看他精神狀態,完全沒有受到靈異影響的樣子,」這位外國挑戰者又看了看不遠處的酒店老闆道:「而且,你看老闆對他的態度,可能他比我們想的更強!」

「說不定是華國最強的那個人,蘇晨……」

「行了!布魯斯!」瘦弱的黑人更加不滿道:「那個叫什麼蘇晨的不過是運氣好罷了,要不是因為他,我們會進入到SS級難度的挑戰中嗎?」

「還有,布魯斯,不要告訴我,你身體里流淌的十六分之一華國人血統還在作祟!」黑人冷笑道:「你是自由的M國人!」

名叫布魯斯的青年沉默下來。

「行了!別說了,我都要餓死了,快去吃飯!」另一名高大的肌肉白人耷拉着眼皮道。

他眼裏充滿了血絲,看周圍時甚至有些疑神疑鬼。

蘇晨進入到大餐廳內,裏面空間很大,兩人桌、四人桌、八人桌,按照規律排列著。

一群又一群的挑戰者聚在一起,見蘇晨進來紛紛投去目光。

「蘇哥,這邊!」一張八人桌上,趙如龍嘴裏嚼著食物,揮舞手中的大餅喊道。

蘇晨走過去,趙如龍主動為蘇晨拉開椅子。

林瑜然、丁叮、羅奇都在,見蘇晨過來,他們紛紛打招呼。

「早上好。」

「蘇哥哥早上好。」

「早上好。」

蘇晨輕點頭,看向桌面。

上面擺放着大餅、小籠包等中式早餐。

「蘇哥哥你喝什麼,我去給你拿。」丁叮笑嘻嘻的問道。

她今天穿着淡鵝黃的小裙子,裙擺剛好將她的小腿蓋住,可愛中帶着幾分甜美。

林瑜然悄悄看了眼蘇晨,剛洗漱完,蘇晨細碎的黑髮還有些濕潤,輕輕耷在額前,配合蘇晨平靜的目光,讓林瑜然原本清冷的神情有了絲波動。

一眼……

林瑜然又多看了一眼。

注意到林瑜然在看自己,蘇晨抬頭和她對視了一下。

瞬間,林瑜然低下了頭,眼底有一絲慌亂,臉上火辣辣的。

「那麻煩你了,我喝小米粥。」蘇晨對丁叮道。

丁叮從椅子上跳下來,蹦跳着去盛粥。

趙如龍拿着手裏的大餅,狠狠的嚼了一口,含糊不清道:「蘇哥,牛逼啊!」

「第一天的靈異事件直接被你解決了!」

羅奇也點點頭,摩挲了一下手中的煙斗。

「如果沒有你,我們可能已經被淘汰了……」

「除了有特殊宗教、傳承的國家,可能都對靈異沒辦法。」羅奇夾着小籠包,蘸了蘸醋推論道。

蘇晨搖頭道:「也不一定,華國這點傳承還是有的。」

既然真的存在道門五雷法,說明道教傳承、佛教傳承都是真的。

「我可以坐這裏嗎?」一道略顯冷淡的聲音問道。

幾人看去,只見身穿金色華裳的少年左手提劍,右手端著一碗豆腐腦,表情淡漠的站在桌邊。

正是段百雲。

丁叮端著粥回來,見到段百雲吃了一驚。

羅奇、丁叮兩人見到段百雲皆吃了一驚。

「什麼序列?」羅奇目光如注,提起了些興趣。

現在的段百雲身上多了抹劍客才有的氣質,如果他走在大街上,所有人見到他心中估計都會生出這就是劍客的想法。

蘇晨目光落在段百雲手中的金黃劍鞘上,他怎麼感覺這東西有點眼熟?

收回目光,蘇晨淡淡道:「可以。」

「謝謝。」段百雲坐下,將劍放到一旁,拿起勺子划豆腐腦。

少年氣質淡然,縹緲出塵。

彷彿經歷了什麼事情,心境得到了蛻變,不再是曾經的中二少年。

羅奇不禁感慨道:「挑戰真的會改變人……」

丁叮也點了點頭,上次見到段百雲的時候,他還是個中二逗逼,剛過這麼久,身上就有點高手氣質了。

趙如龍看了眼段百雲的豆腐腦,嘴賤道:「你這豆腐腦是甜的還是鹹的?」

段百雲動作一滯,呼吸都有些急促起來。

他瞪大眼睛,聲音顫抖道:「咸豆腐就是異端!」

剛剛營造的高手氣質瞬間消散。

眾人:「……」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