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3 月 30, 2022
11 Views

所以先弄點錢,才是目前的當務之急。

Written by
banner

另一邊,羅莉莎冷冷的注視着那名去給吉恩通風報信的隊友,語氣冰寒的說道:「傑姆,從現在開始你不再是我們薩曼莎傭兵團的人了,像你這種小人,不配呆在我的隊伍當中!」

名叫傑姆,身材略顯乾瘦的那名傭兵懇求說道:「抱歉羅莉莎小姐,這是我們在出發前吉恩少爺特地交給我的任務,要是沒有按照吉恩少爺說的做,我和我的家人可就活不下去了。」

「真的很抱歉!還希望您能再給我一次機會!」傑姆臉上滿是懇求之色,甚至眼睛裏都開始泛起眼淚花來了。

他只是一名實力才達到准一階的傭兵,像他這種比普通人強不了多少的傭兵,基本沒有哪個傭兵隊伍會要他的。

沒法加入傭兵隊伍,以傑姆的實力獨自前往曠野或者森林執行傭兵任務,怕是沒多久就要死在外面了。

不過羅莉莎卻是沒有留情的意思。

她可不喜歡自己的隊伍當中有不穩定因素存在。

再說了,這個傑姆也只是後來才加入隊伍的人而已,不是當初看他可憐,羅莉莎根本不會考慮這種低級傭兵。

現在正好,藉著這個機會將這種垃圾剔除出去是最明智的選擇。

也沒再管傑姆如何哀求,羅莉莎徑直走到傭兵公會的大櫃枱前,向傭兵公會提交了剔除隊員的請求。

身為薩曼莎傭兵團的團長,她有這個權利,沒一會兒,就將手續辦了下來。

看着果決無比的羅莉莎,傑姆神情失落,癱坐在了地上。

不過隨後,他就惡狠狠的看向了趙政還有白河,不過憑他的實力,他可不敢去招惹可以單殺三階凶暴熊的趙政。

雖然憤恨,但理智還是讓他暫時離開了這裏。

看着傑姆離開了傭兵公會,羅莉莎也沒去多管他,只是看向了自己剩下的隊友,冷冷說道:「你們當中,有些人是跟着我一起在北地冒險過的老隊友了,還有一些雖然是後面才加入隊伍的,但也已經在薩曼莎傭兵團里呆了有一段時間了。」

「我想你們應該搞明白一點,既然跟着我,就不要去做一些令人不愉快的事情,例如,去給別人當狗!」

「如果再讓我知道,有一個人敢在我背後搞小動作,下次可就不是剔除出團隊這麼簡單的了。」

「我們明白了團長。」聽着她的話,薩曼莎傭兵團一眾傭兵皆是低頭表示明白。

他們的實力也是不算太高,基本都在一階左右,畢竟都只是平民出身而已,飯都吃不飽,哪裏來那麼高的實力。

僅有的一兩個二階傭兵,也都是最開始跟隨羅莉莎在北地冒險的老人了,更不會輕易違逆羅莉莎的話。

見所有隊友都低了頭,羅莉莎原本憤懣的心情這才稍微平復了些許,擺手說道:「茜菲婭,你先去把任務給交了吧,其他人把那些熊肉拿到市場去賣掉。」

「這件事就這樣吧。」

說罷,羅莉莎便是不再多說,轉頭看向了趙政還有白河的方向。

不過此時趙政還有白河,正在櫃枱前註冊傭兵身份。

這玩意感覺還是有點用的,聽那名傭兵公會的櫃枱服務員說,只要傭兵等級提升到一定程度,還能向傭兵公會申請內部購買資源。

或者發佈任務等等。

反正福利挺多的,而且這些傭兵任務里,有一些任務所需的物品,趙政身上正好有帶着。

有了傭兵身份將那些任務接下來,再提交任務也能獲得不少金幣,倒是省了他們還得拿着東西出去販賣。

將傭兵身份註冊下來后,趙政還有白河便是各種獲得了一個傭兵憑證。

是一枚很小很輕薄的徽章,能掛在胸前或者衣領上的那種。

材質是純鐵打造的,倒是看起來還不錯。

這個代表着他們兩現在已經是黑鐵級傭兵了,據櫃枱后那名服務員給他們講解,傭兵公會主要分為黑鐵,精鐵,白銀,精金,寶石這五個等級。

現在他們就是最初級的傭兵,所以拿到的,也就是黑鐵級的徽章。

不過在服務員給他們講解完,一個新手傭兵該了解的東西之後,羅莉莎便是忽然走了過來。

「抱歉,沒想到把你們牽扯進我的事情當中來了,你們,剛剛沒事吧?」羅莉莎態度誠懇向趙政還有白河道歉,隨後便是一臉關切的詢問趙政他們。

聞言,趙政眼睛微眯,露出一個淺笑說道:「我們就不勞羅莉莎小姐關心了,再說,剛剛如果不是那個傭兵公會的會長突然出現,那個叫做吉恩的傢伙,可能已經死在這裏了。」

這句話,趙政可沒有亂說,以他現在的實力,都不用白河出手,他自己就能將那個叫吉恩的傢伙,外帶保護他的那群士兵,一起解決在這。

白河準備出手,也只是怕在傭兵公會中坐鎮的比爾,會突然出手干預而已。

做好準備,白河就有機會先殺掉那個膽敢挑釁他們的吉恩,然後從容不迫的離開這裏。

不過羅莉莎聽完后,卻是微微笑了笑。

「怎麼,不相信?」趙政臉上笑容依舊,手肘撐著櫃枱。

「這個我當然相信,以趙政先生您的實力,要把吉恩在這裏解決掉確實不難,但他的背後,可還站着安塔倫王國的一個侯爵家族呢,您真的不怕?」羅莉莎笑眯眯的看着趙政。

頗有一種小狐狸精的感覺,屁股後面就差根尾巴了。

一看她這樣,趙政就已經猜到,這個有着一頭酒紅色秀髮的莫瑞迪家族大小姐,心中肯定在打什麼小心思。

不過他也不在意。

自從知道這個羅莉莎,就是冰塞爾城的領主,莫瑞迪伯爵的女兒時,他心中就已經開始打對方的主意了。

如果能從羅莉莎身上找到機會,去接觸莫瑞迪伯爵的話,那接下來要做什麼,也就能有一個明確的方向了。

不過這件事不能急,得從長計議。

「怕呀,當然怕,畢竟那可是一個侯爵家族呢,不過侯爵再厲害,難不成還能追着我們到大陸東方,甚至南方去?」趙政心中思緒翻飛,但表面上還是笑嘻嘻的在和羅莉莎聊著天。

「那可真可惜,我覺得我有必要提醒你一聲,雷納德家族可是有兩名實力達到五階的執劍者存在,甚至雷納德侯爵本人,可是達到了六階實力的天空騎士!」

「如果你們的實力沒有達到至少五階的話,敢在安塔倫王國境內殺死吉恩,我覺得你們大概率是走不出安塔倫了。」

羅莉莎攤着手,神情略有些無奈的如此說道。

這也是一件很無奈的事情,就算是她的父親,安塔倫的邊境伯爵,冰塞爾城的主人,也不得不在雷納德家族的威脅下低頭。

畢竟她的父親,也只不過是一個五階的大地級強者而已。

趙政聞言,身子微微一頓后,旋即便是繼續無所謂的笑着說道:「呵呵,是嗎?那我可還真有點想試試呢…」

就在兩人聊天的時候,剛剛給趙政兩人辦理傭兵身份的服務員忽然出聲打斷了兩人的對話。

「很抱歉打擾你們一下,剛剛會長有通知,東方劍閣下還有白衣劍修閣下,你們的傭兵等級已經被破格提升了。」

說着,那名服務員將兩名全新的徽章遞向了趙政還有白河。

東方劍是趙政的傭兵代號,白衣劍修則是白河的代號。

都是趙政取得,頗有些中二病患者的味道,不過趙政覺得,在這個充滿魔幻色彩的世界,突然蹦出來這麼兩個充滿玄幻修仙風的代號,感覺還蠻有意思的。

所以就這麼取了,也沒別的意思。

接過服務員遞來的兩個徽章后,趙政與白河皆是將各自原本的那枚黑鐵徽章遞還給了對方。

隨後便是打量起各自手中新的這枚徽章來。

趙政手中的,是一枚精鐵徽章,其上雕刻的紋路比起黑鐵徽章來說更加精緻了些許。

而且還隱隱帶着一股魔法波動,雖然黑鐵徽章上面也有,但相較而已,還是精鐵徽章上面的魔力波動更強一些。

而白河的,則是一枚白銀徽章,不過他也沒有多看,掃了一眼便是直接放入了衣兜當中。

不過眼尖的羅莉莎,還是看到了那枚白銀徽章,臉上不由露出了愕然與震驚之色!

雖然只是一枚用白銀打造的徽章,但那代表的意義可不簡單!

這傭兵等級不僅僅代表着傭兵的履歷,可也是代表着對方的實力!

一般來說,黑鐵傭兵要晉級精鐵,除了需要做滿足夠數量的任務之外,還得額外進行一次特殊任務,算是傭兵公會的一種考驗。

只有通過了,才能得到傭兵公會的認可,從黑鐵級晉級到精鐵級。

而能夠獲得白銀徽章的,一般都是履歷豐富,且實力達到五階的強者。

現在白河居然直接被授予了白河徽章,那實力豈不是已經達到六階了?!

不然怎麼可能被傭兵公會這麼重視!

看到羅莉莎如此震驚的模樣,趙政也沒多做解釋,笑了笑后便是說道:「閑聊到此結束,我們還有事情需要忙,如果羅莉莎小姐沒什麼事的話,就請離開吧。」

「以後有機會再聊!」

朝羅莉莎擺了擺手后,趙政便是重新轉向了櫃枱,開始查看起傭兵公會現有的任務來。 四位老者沉默了,他們都明白,羅空說的很對,在東域刻畫法陣的代價,太大了。

木天行看著羅空,問道:

「有個事情我有必要告訴你一下,你的計劃可能並不會那麼順利。「。

羅空有些詫異,他問道:

「為什麼?「。

木天行的聲音有些沉悶,他說道:

「冬烈,逝去了。「。

羅空猛地瞪大眼睛,他問道:

「什麼時候的事情?「。

木天行說道:

「就在你回來的前幾個月,五名神級強者衝擊風雪城,月樹王和冬烈二人奮起反抗,冬烈和月樹王雖強,可終究還是雙拳難敵四手,節節敗退,最終,風雪城以冬烈自爆的代價,擊退了來犯的神級強者。」。

羅空沉默了。

「唉「王忠嘆了口氣,說道:「都過了數千年了,那老頭子還是那麼倔,比任何人都倔,我們勸了他好多次,讓他帶著人來中域,等時機成熟了再反攻回去,他就是不聽。」。

羅空的視線模糊了,他努力地睜大眼睛,突然,他僵住了,在他模糊的視線中,出現了一個瘦削的白色身影。

白色身影屹立在雪白的山峰之上,伸出如玉般潔白的手,接住了從空中飄下的雪花,不久后,雪花在他的手心融化了,他嘆了口氣,說道:

「雪花始終還是要呆在屬於它的地方啊,若是陡然轉移到一個不適合它的地方,它是會融化的啊。」。

羅空覺得口中有些澀澀的,他朝一旁吐了幾口口水,卻發現是眼淚流到了口中。

羅空抹了一把眼淚,眼淚卻被他越擦越多,最後,羅空放棄了。

羅空嘆了口氣,他閉上眼睛,說道:

「我想去東域實地考察一下,等到考察完再決定是否放棄它吧,如何?「。

甲衡說道:

「這個計劃最大的付出者是你,只要你沒有意見,我們自然沒有。「。

羅空點了點頭,說道:

「那煩請四位前輩先準備中域的陣法,等我回來,便立即刻畫。「。

四老點了點頭,他們並不擔心羅空的安危,因為他們都見識過羅空的本事,知道羅空打不過還可以跑。

「晚輩告辭。「。

羅空離開了法陣,他直接飛到了以前居住的石屋前,卻發現那裡的三座石屋雖然還在,可是裡面早已經空蕩蕩的,而且周圍多了上百座石屋。

「你是來找李清漪的嗎?她和柳玉去甲木班教學去了。」。

羅空回過頭來,看著那個女孩,笑道:

「你還活著啊。」。

那女孩給了他一個白眼,說道:

「你這傢伙都還活著,我怎麼能死呢?」。

羅空和女孩對視一眼,都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女孩正是當年在青龍帝國救了羅空一命的秦沐沐,她經歷了萬千磨難,也成為了鑽石級強者。

秦沐沐看著羅空,揶揄道:

「還不去找你那倆紅顏知己啊「。

羅空笑道:

「再見「。

一個男子走了過來,看著羅空的背影,將秦沐沐摟入懷中,問道:

「那人是誰?「。

秦沐沐依偎在那人懷中,說道:

「那人是最能搞事情的傢伙。「。

秦沐沐說完,自己先撲哧一下笑了出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