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3 月 30, 2022
9 Views

…………

Written by
banner

半個月後。

池魚與聞人故淵帶着守國都的十萬大軍,班師回朝。

北國大獲全勝,國力一下子增大一倍,這個消息瞬間炸響了天下,無一不在討論。

尤其是北國人,舉國歡慶了三天三夜。

因為北國是最受漠國侵擾,幾乎每一年都會因為漠國,導致家家戶戶損失慘重。

是的就是家家戶戶!

原來幾代皇帝都奈何不了漠國,所以漠國侵擾北國邊界就一次比一次過分,尤其是北國的上兩代皇帝,直接不敢與人家打。

為了穩住漠國,人家要什麼就送什麼。

而國庫哪裏支撐得住,加上他們本身就貪圖享樂,那送漠的東西、錢財哪裏來?

自然是搜刮民脂民膏,一年比一年的賦稅重。

如今北國不僅打贏了漠國,還把異族的漠國給滅了,他們未來再也不用擔心受怕,被異族漠國侵擾了。

尤其是邊境子民,北漠如今就是北國的花園,想去哪兒就去哪兒,再也不用擔憂出關被漠國人截殺/擄/掠了。

但北國人歡樂的同時,北國周邊的各個國家,開始變得警惕起來。

…………

半年後,中原外的各個藩國。

那邊的地域非常大,國家多達上百個,還有些強大的部族、堪比一個小國家,人口眾多,而且他們也被中原的北國、南國稱為異族。

所以異族擔憂北國,這下集了兩國之力,鐵蹄會不會踏進他們那裏,朝着他們揮師去。

在他們憂慮下,大國要麼開始侵佔小國,要麼提議結盟防禦北國。

北國看着西域、胡人、番人等國的變化,自然同樣會防禦他們,甚至不想他們團結起來,畢竟團結起來后,不知道未來會不會像漠國一樣有了野心、對北國侵擾。

對於這點,顧淵和顧容都上了奏摺,向聞人故淵上奏了境外的各種小動作。

當然,很快池魚就替聞人故淵回了信,命其只要藩國不打來,就不管他們做什麼小動作,並言明接下來重心會放到南國那邊。

就這樣,雙方相安無事,只是各自防備而已。

之後直到過了很長一段時間,各個藩國見北國沒有揮師的意思,緊張的備戰才放鬆下來。

當然,除了藩外國擔憂北國會不會揮師打去,更擔憂的國家,要屬同為中原大國的南國。

幾年前,兩國還打過一場。

之後是誰也奈何不了誰,最終才默契停戰的。

這麼多年過去了,北國有了兩國之力,不知道會不會輪到北國說重啟戰/爭了。

至於重不重啟戰/爭,讓池魚說的話,那是必須的,除非南國把他們家皇帝交出來。

沒錯,六年過去了,南國早就換了皇帝。

而那皇帝,正是帶着不知是主系統還是子系統的、原來南國的統帥大將軍———霍赫煊。

霍赫煊在南國造/反成功后,自己當了皇帝,已經徹底穩定南國兩三年了。

他因為造/反,後來又得安撫南國內不服他的人,一直到兩三年前,才順利將南國徹底掌握了。

所以這也是這麼多年來,霍赫煊還沒被系統攛掇來侵擾北國的原因。

南國雖然沒來侵擾北國,但因為霍赫煊,池魚卻絕不會放過南國的,除非霍赫煊不是南國的皇帝,顯然這也不可能。

哪有人自己找死的,放下了南國,等於放下了擋在他面前的眾多將士,也是放下了保命的手段。

所以南國與北國之間,非打不可!

而且池魚決定不僅要打,還要主動出手。

如今的北國國力強盛,糧草因為全是現代的優化糧種,所以北國缺什麼都不缺糧食了。

既然糧草不缺了;半年來,漠國的士兵們已經被收服了許多,兵力集兩國之力,所以自然是對付南國、乘勝追擊的好時候。

並且池魚說戰,南、北兩國立馬就打了起來。

。 「你把我的手機都弄壞了!」

那個女生惱怒地出聲,「我新買的。」

宋相念看到手機被遞到她的面前,屏幕已經碎裂,「我賠給你。」

女生剛要張口,卻被朋友拉到邊上。「我們報警吧。」

「不用吧,這也不是多大的事。」

朋友湊近她的耳邊說起了悄悄話,「她跟H在一起,說不定關係不一般。只有把事情鬧大了,他才有可能出面,你不想見他嗎?」

「當然想啊,但她已經答應賠錢了。」

「我們平時要想碰到H多難啊,你自己掂量吧。」

宋相念爬起身,手掌上磨破了一小塊的皮,火辣辣的。

被摔了手機的女生正在打電話報警,「喂,我被人打了,那人還砸了我的手機,她現在想逃……」

宋相念見她很快掛了電話,沒過一會,110的人來了。

賀執遇回到御湖灣,他開了門進屋,恰好遇到物業管家過來。

「把我的鎖換了,現在就換。」

「好。」

他用力地關了門進去,屋子裏就他一個人,滿室壓抑。

宋相念坐在公安局的調解室內,完完整整將經過講了一遍。

但那個女生一直在哭,哭得特別凄慘說不出話,「是她……還,還有一個男的,他們推了我,我現在腰還痛得厲害。」

「那個男的呢?」

「走……了。」

「就是,」旁邊幾個女同學附和著,「我們就逮住她了,那男的也有動手。」

「她們說的那個男人,你認識吧?聯繫下。」

宋相念雙手交握住,「他沒動手,現場有監控,你們可以調取看一下。」

「監控已經看過了,不排除有動手的嫌疑。」

那麼一堆人聚在一起,況且宋相念確實有伸手推人的動作,警察一邊做着筆錄,一邊端詳著這個姑娘。

她年紀看着也不大,可坐在那卻有種超乎年紀的沉穩感,心理素質着實強大。

「聯繫下你的家人,讓他們過來。」

宋相念苦笑了下,「我沒有家人。」

「把你手機拿過來。」

他們自然認為她在說謊,宋相念有些無奈,「我是成年人,我自己能解決這些事。」

警察沖她伸了手,宋相念打開手機,翻出通話記錄,她很快撥通了宋全安的號碼。

「喂——」

那頭傳來宋全安的大嗓門,聲音有些模糊,應該還未睡醒。

宋相念開了免提,「爸,我在公安局,你能過來趟嗎?」

宋全安猛地從床上坐起來,電話中傳出吱嘎一聲,「你……」他強迫自己鎮定下來,「你怎麼會在那個地方?」

「有點事,需要家屬過來。」

宋全安幾乎要拿不住手機,手都是哆嗦的,「你給我死在外面吧,沒人管你的死活!」

嘟嘟嘟——

那幾個女生面面相覷。

宋相念表情漠然,「你們不是想找他嗎?可以。」

她存了賀執遇家裏的座機號,宋相念撥打過去。

一陣清冷的男音很快鑽過來,宋相念微吸口氣,「小賀先生。」

咔嚓,電話給掛斷了。

宋相念攥緊手機,堅硬的硬殼擠壓着傷口,她感覺不到痛,眼帘輕抬,目光一一掃視過那群女生。

「現在可以跟我好好談了嗎?手機摔壞了我賠,你要想去醫院驗傷的話……」

她將磨破的手掌抬起來給她們看,「一起去吧,我痛得也厲害,說不定傷到了骨頭。」

「剛才接電話的人,真是你爸?」

「要不要邀請你們跟我一起回趟家?」

那幾個女生想到了宋全安的話,不寒而慄。

經過協商,宋相念賠了修手機的錢,簽完字后隻身走出了公安局。

她好不容易等到賀執遇嚴絲合縫的心門,能透進去一點微弱的光,她不甘心。

宋相念來到御湖灣,剛走到門口,就看到鎖被換了。

她按了門鈴,但是沒人給她開門。

宋相念就在外面守着,一直到中午都沒人來給賀執遇送飯,她乾脆坐在樓道上,守到了日落黃昏。

門被人推開時,發出一陣聲響,宋相念趕忙爬起身。

賀執遇看到她並未理睬,關了門從她面前經過。

「小賀先生,」宋相念腿又酸又軟,追在他身後,「照片的事真不是我做的,是那位給你送餃子的小姐,她把我扯進你工作室的時候,就已經打定了這個主意。」

賀執遇按了電梯鍵,宋相念趕忙跟進去,「我真的沒有曝光你的身份。」

賀執遇好像完全沒聽進去,電梯一路下到底樓。

宋相念席地坐了一下午,一條腿麻勁還未過,她一瘸一拐地跟着賀執遇。

小區里有幾個孩子在玩耍,其中一個男童抱着球經過,「哥哥欺負殘疾姐姐,羞羞。」

賀執遇低頭朝他睨了眼,「走開。」

「要斷腿姐姐追着你跑,羞不羞?略略略。」

賀執遇一臉的兇相,「當心我把你舌頭拔了。」

「來呀來呀,」男童根本不怕他,「媽媽說吵架了要男生哄著女生,要主動認錯,你不行。」

賀執遇氣得青筋都綳起來了。

說誰不行呢?

宋相念趁機跑到他的跟前,「小賀先生,你能信我一次嗎?」

「我一開始就不同意你留下來,宋相念,是吧?」他第一次喊了她的名字,「是你自己走,還是我把你丟出去?」

「我不走,你丟吧。」

賀執遇從她身側擦過去,還真是個臭脾氣。

宋相念又跑到他跟前去,「小賀先生這麼聰明,肯定也知道這件事有蹊蹺了。」

「從我面前消失。」

賀執遇再度越過她,往前走。

宋相念轉過身,很快又攔住了他。「還是你想趁這個機會讓我走?」

「那又怎樣?」

宋相念抬起的手臂一點點放了下去,這個姑娘很愛笑,賀執遇喜歡看她滿目綴滿煙星的樣子。

但她這會嘴角僵住了,眼底的笑意正在抽絲剝繭般消失。

「小賀先生,我就這麼討人厭嗎?」

。 一股微弱的暖流從腳底以及雙臂湧現,湧向全身,夏波感受到那股微弱的暖流,不斷滋養著自己的身體,他沒敢停下,而是轉身跑向自己的小破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