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3 月 29, 2022
9 Views

獨眼巨人艱難爬起身,看了一眼腰間已經焦糊了的巨大傷口,眼中閃過一抹決絕的冷意,他知道他不能再拖了,大招雖然會讓它修為倒退不少,但總好過死在這裡。

Written by
banner

「啊!可恨!」

獨眼巨人吼叫一聲,舉起了雙手,他的身體急劇變大,肌肉鼓起,無數道血痕從他表皮噴射而出,一座體積比他大幾十倍的大山巨石出現在他的頭頂,這座巨石几乎裝滿小半個空間,若是砸下來,陳玄和上百兔人沒人能跑得掉。

【撼山壓頂:撼起大山,碾壓一切。】

簡單來說,就是憑空搬出一座山來當武器,錘爆一切!

這種無敵大招著實讓陳玄眼饞。

「後退!」陳玄喝道,手上不慢,繼續丟出火球,最後關頭,他絲毫不吝嗇元力,丟出的全是萬倍元力凝聚出的火球,這種火球他只能來十發。

一個個直徑十幾米大的火球,飛快朝著獨眼巨人砸去,在低倍暴擊的加持下,有幾個形成幾十米大的超強火球。

獨眼巨人還未走到跟前,身上已經一片焦黑,可他此時激活了大招,身體素質比之前強上數倍,雖然身上血肉焦糊一片,但仍朝著陳玄衝來。

這座幾乎囊括小半個空間的巨山也離陳玄越來越近。

眼看獨眼巨人手上的巨山就要砸過來,陳玄丟出了手上的最後兩個萬倍火球,體外經脈中元力空空,他轉身就跑。

「嘿嘿!跑的了嗎你?」

「能放出這麼多技能,你的元力也太多了,絕對是個人族天才。」

「今天,你能死在我的大招上,也算值了。」

獨眼巨人獰笑一聲,手中巨山猛的一揮,如離弦之箭就要砸出。

轟!

一個幾乎囊括整個空間的超大型火球映入他的眼帘,瞳孔之內倒映出漫天大火,瞬間將他吞噬。

「不!」

獨眼巨人驚恐的大叫一聲,便沒了聲息。

【叮,宿主『火球術』技能觸發億倍暴擊,暴擊倍率6666倍,技能效果提升6666倍】

倒數第二個火球終於觸發了萬分之一的暴擊倍率,暴擊出了個6666的激勵數字。

萬倍的火球再乘以六千倍的效果暴擊,這個火球的威力相當於普通火球的六千萬倍,簡直可以焚燒一切。

一切平息之後,地上只剩下一具烤焦的巨大屍體,而火焰過處,整個小空間的地面上都是一片焦黑。

7017k 慕夏懂醫術,但就算她不懂醫術也能看出,那臉上的傷明顯是人為的。

「我、我……」

見謊言被拆穿,原本說話就不是很利索的何甜一時間變得更結巴了。

「先別說了。」慕夏審視了眼何甜臉上的傷,皺著眉說:「我先幫你處理臉上的傷。」

她說著,拿下身上的小包走進宿舍。

她現在都有隨身帶醫療包的習慣,今天又派上用場了。

只是她寧願自己每次都是白帶,永遠派不上用場。

何甜縮著脖子在慕夏旁邊坐下,任由她幫自己處理傷口。

慕夏先是用碘伏幫何甜消了毒,如果判斷沒出錯,那些帶血的傷是用手指指甲摳出來的。

指甲自帶很多細菌,如果不消毒,很容易引起發炎,最後導致破相。

消毒完后,慕夏給何甜為了一顆她自製的消炎藥,而後用一種看起來淡綠色,但塗上去之後又沒了顏色的藥膏。

何甜只感覺藥膏塗上去清清涼涼的,疼痛感好像全都消失了。

慕夏合上藥膏的蓋子遞給何甜,叮囑道:「今天睡之前再塗一次,厚塗,等明天的時候,應該看起來就沒這麼明顯了。」

何甜點點頭,等著慕夏質問自己。

她已經想好了說辭,就說跟一個不認識的英倫大學學生起了衝突。

然而慕夏一直到把藥膏交給她都沒問傷的事情。

就在何甜打算主動說的時候,慕夏卻是取下了衣服上的胸針,對著胸針開口:「西西,小北。你們在樓下嗎?」

那胸針是一個袖珍對講器,不僅能跨省遠距離對話,任何信號屏蔽器都對這個胸針無效。

這也是這個極度S集團的新產品,只是還沒上市。

慕夏在得到西西肯定的回答后,直接下命令:「立刻馬上找到顧綰綰,然後把她的位置告訴我。」

何甜眼皮一跳,連忙拉住慕夏的手說:「杉杉!不是顧綰綰,跟顧綰綰沒有關係的!」

慕夏轉眸對上何甜的視線,視線幽深而冰冷明亮,彷彿所有東西在她眼底都無所遁形。

何甜被壓制著氣勢全無,只得開口說實話:「是顧綰綰……」

「好。」慕夏一點頭,起身就要往外走。

「等等!杉杉!」何甜連忙追上去,著急地說:「但這次不是顧綰綰先動的手。是我先揪她頭髮的。」

何甜說著,慌忙拿起垃圾桶,撿出裡面的一小撮頭髮道:「你看,是真的,真是我先動的手。」

慕夏震驚地看向何甜。

「甜甜,你……」

何甜羞愧地低頭:「是我的錯。」

「不。」慕夏搖搖頭,伸手揉揉何甜的髮絲說:「你長進了呀!」

何甜一愣,滿臉寫著不解。

慕夏彎起唇說:「有種我家有女初長成的樣子。我告訴你,以後你看誰不順眼,上去揍就行。不管你捅了多大的簍子,我給你收拾爛攤子!」

何甜胸口狂跳,淚水模糊了眼睛。

「杉杉……」

對慕夏來說,真正的朋友之間,就是不管青紅皂白都是她朋友對,她就是這麼沒有原則。

更何況,何甜不是無緣無故會主動動手的人,一定是顧綰綰逼急了她。

就在這時,袖珍對講器傳出西西的聲音:「慕小姐,找到了。人在西校區的商場里。」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最新章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小丸子、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全文閱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txt下載、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免費閱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小丸子

小丸子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婚後相愛,老公萌萌噠、虐愛深深:幸好遇見你、撿個王爺去種田、一念成婚:大少寵翻天、錦繡田園:農家小醫女、涼婚似水,愛已成灰、機智小農女,拐個王爺去耕田、總裁,別撩我、盜墓:我被胡巴一挖了出來、被替代的愛情、我家老公超寵我、最強農女:撿個王爺去種田、白蓮花系統:總裁偏偏要寵我、丑妃逆襲開掛、最強農女撿個王爺去種田、瘦身系統:丑妃逆襲開掛、盛世醫妃、日久成婚、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

。 李清源最後一眼,便見那個一瞬間彷彿超脫出這片宙宇之外的臃腫大物將一雙古怪凸起狀的眼睛望向身下那個近乎不可見的小小身影,那一眼中,李清源有一種自己的過去未來,乃至前世今生,皆被瞧了個通透的荒謬感,與此同時,心中恍惚生懼。

下一剎,那個臃腫大物附身過來,冥冥之中的一道屏障在它附身的剎那,猶如水生波紋,不攻自破,而後天地之間,隨之有無數古怪觸手裹挾腥臭到令人作嘔的黏液,筆直刺向李清源。

驀然有金光騰躍,在李清源身後,先前的佛陀作拈花指,花中有世界,世界有佛陀,佛陀拈花作自在觀,生生不絕,光是擴散出的氣機漣漪,幾欲將李清源掀翻在地。

佛陀一指過去,與那無數古怪觸手相觸,激蕩起萬千花火,更有彌天大音,不絕如縷,兩者相觸之地,更是有一段段虛空碎片破裂開來,黑黢黢的大洞彷彿是一張深淵巨口,一股難以名狀的引力,幾欲將李清源吞噬。

佛陀隔空輕撫出去一道漣漪,穩住李清源的身形,而後渾身皆是雲遮霧繞的那人一把抓住李清源手腕,沉聲道:「他們終究還是在時間洪流中看到了你,將來破入玄妙境界時要小心!」

男人將李清源輕輕推出,李清源隨之輕輕飛起,一頭栽入時光長河之中,剎那刺眼的白光亮起,恍惚之間,李清源瞧見在那臃腫之物身前,有蓋天的骷髏漂浮,無盡的宙宇殘骸被它咀嚼殆盡。有一道影子帶着無邊的暗幕走來,每行一步,便有星辰隨之湮滅。驀然金光大作!

有一顆心臟突然出現在這片空間之中,而後可怕的事情發生,心臟驟縮,李清源如墜冰窖。

下一刻,這顆金色的心臟驀然擴張開來,周遭虛空猶如一塊完整琉璃隨之洞破開來,而李清源驀然白了臉龐,一口鮮血喋出,那顆心臟再一次收縮起來,瘋狂汲取這片宇宙之間的靈炁。

而後那顆心臟以肉眼可見到令人抓狂的速度舒張開來,一道金色漣漪炫麗而起,斬向即將消失於時光長河的李清源…

恍惚之間,有一道渺小身影,緩緩嘆息,出現在李清源身前,而後他輕輕「捻」住那道氣機漣漪,伸指輕靈一點,這道廣闊且浩無邊際的氣機漣漪,隨之砰然化作點滴靈炁「繁星」,墜落凡塵,宇宙之間,冥冥之中,似有聲音喃喃,「這都沒有將他殺死嗎?」

那道渺小身影伸手輕撫過紊亂的時光長河,抬起一張面無表情的面孔,刀眉闊鼻,虎目星耀。

——

血色蒼穹之中,幾日之後,有一特地將白袍換作血色朱袍的男子,默默踏出始終停滯不前的那一步。

本應阻礙他的腳步,甚至將他身子徹底壓扁的氣機壓力,雖然陡然砸到男子身上,但隨之男子身上騰起一朵朵淡藍色的靈炁漣漪,每每有不講理的氣機壓迫而來,男子身上隨之便會漾起一朵淡藍色靈炁蓮花,悉數將那氣機蠻壓化解。

隨着男子距離那處低凹盆地愈近,氣機翻湧愈加狂暴,似乎在抗拒著男子的接近,只是男子似乎將這股抗拒當作了女子的欲拒還迎,身勢驀然下沉,徒然一個箭步衝擊出去,勢不可擋。

好在在距離那處低凹盆地還剩百步的距離時候,李清源身形突然一個趔趄,整個人猶如一朵妖艷玫瑰,綻出無數血紅,只是男子卻緩緩咧嘴開來,在他體內,悄然騰起一抹妖異金紅……

——

自王大鬧教皇殿起,公告天下,整個太始大陸與血族之戰打響,自此年開始,整座大陸統一年曆。

時歷戰年一年,歷經年末之時,戰事吃緊,因為要對抗血族,許多戰士甚至未曾吃過家中年夜飯,便要匆匆趕往那座巍峨的鋼鐵大城,一路冰凌,刮臉刺骨,臨近城頭時,為首將士抬眼望去,好好一座戍守邊疆的大城,風雪迷濛恍惚間,竟有些吃人的味道。

若不是之後有解姓神子機關術冠絕一洲,那門高架在城牆之間的勁弩攢射時,足以頂上千百兵卒捨生取義地衝鋒,並且還是那騎着戰馬的騎兵兵種才行。更有庄暉為首的一眾武林眾人,徒步殺血屍,血染長河裏,一場西北戰事,才算堪堪支撐下來,飄飄搖搖,顫巍著過了年關。

……

北望台前,柳氏父子眉眼深沉,父子兩人手持火把,共同站在供以瞭望的懸梯前,望向坑下的百萬血屍,先前父子二人,率領眾人,一退再退,終於造就這場百萬血屍,兵臨城下的駭人景色,只是如今出去父子二人,其餘隨眾,皆是神色蕭蕭肅穆然,隱約之中,似有兵戈鐵器爭鳴聲,柳彥聖忽然嘆氣一聲,「已入泥淖中,渾則不覺然。」

說得自然是血屍身上,不知何時就已被傾倒在身的火油,柳氏父子登高而望遠,手中火把隨之如火龍入海,瞬時之間,驚蟄時分,王朝北處,燃起一場絢爛火海。

……

之後更有那位功力之深,漸入化境的新女帝,行走之時,處處皆是隆冬風光,千里冰封,萬里雪飄,傳言有那葬窟出來的大妖,偏偏不信邪,主動現身女兒城,說有本事來凍大爺看看?

然後這位自古以來皆以蠻力著稱於世的大妖,就只能看看了。

……

最為南方的戰場之上,王子學着自己那位神子朋友,雙手籠袖,可是最終還是悻悻然將雙袖捲起,微黑的臉龐,略糙的皮膚,蹙起的眉頭,「行路千萬里,想不到我浩然王朝,還有這樣一片令人心悸的地方。」

身旁老將默然點頭,沉聲道:「易子而食,麩糠充饑,小小兒郎,最善殺人,羸羸寇賊,滿腔黑心,屍積成山,血屠成海,有些書上學來的簡單四字,往往親眼看到,才能明白其中深沉含義。」

王子深深吐出一口鬱氣,曾親眼見到邊境蠻族,手持短刀,片肉刮骨,甚至大鍋烹煮自家孩童,孩童肌膚通紅,在大鍋之中哇哇直哭,差點兒蹦跳出鍋,只是始終被一雙同樣被燙的通紅的粗糙大手狠狠按住,最終奄奄一息,也不知是被嗆死還是終於內里被煮成肉糜。

只是那時的王子,一點辦法都沒有,因為城頭下那蠻族首領帶着獰笑,目光之中,隱有血光,在他身後,更有一隻從葬窟中出來的蛟形大妖,在笑吟吟地把玩著一串孩童頭骨,孩童頭骨在大妖手中咯吱作響,一次次刮在王子心底,以至於恍惚之間,王子雙眼,勝於血族血目。

王子驀然回頭,望向身後那名自稱李大爺好友的書生,當然更多的是瞥向書生身旁的那名衣着火紅的妖媚女子,結果換來女子一記大大白眼,「咋滴?細皮嫩肉的,勾引老娘啊?」

王子只得悻悻然回頭,搖頭一笑,那一日,有一名書生與一名女子悍然出城,書生一手持大筆,劃出一道金光灼灼的生死線,凡有越過此線的血族,無一倖免,皆化作血泥一灘。

那女子更是猶如狼入羊群,輾轉騰挪之間,化作一道滔天血浪,剎那淹沒了所有血族,乃至於嚇得那名先前笑吟吟把玩孩童手串的蛟形大妖慌忙丟了手串逃竄而去,而那名顯然是嚇傻了的蠻夷首領,瞪大了眼睛,待到他換換回神時候,那女子死神對他嫣然一笑。

此人方從嘴中蹦出一個「救」字,下一刻,他身上便出現一道道細密血線,進而化作了一灘肉泥,眾人一口鬱氣尚未得舒,卻見那女子穆然往返,一雙血腥猙獰大爪朝向那名手持大筆的書生頭頂倒扣而去,那般架勢,風聲獵獵,不將書生腦袋擰下也要將他腦袋拍碎。

朦朧間,書生身後突然有金色書本大展開來,金光普照,被那金光所照,女子不由凄厲慘叫起來,龐大的身形愈來愈渺小,最終縮成芥子一粒,被書本所鎮壓。

那一刻,手持金色大筆,捧金色大書的書生,儼然如判官,他回望身後名副其實骨肉分離的孩童,所言所語,與今日王子如出一轍,「紙上學來終覺淺。」

那盛滿孩童骨肉的湯盆之中,孩童堆成一灘的臉龐之上驀然凄凄慘慘,一雙無神眼睛忽然怨念陰狠起來,一對血淚留下,孩童的魂魄化作一陣鬼煞白煙,殺向那名金光閃爍的書生。

而後,鬼煞在觸及金色光輝的一瞬間,猶如大雪消融,泯滅無形,甚至未曾觸及書生衣衫。

……

巍峨王朝之都,有一座四四方方的龐然大物,矗立坐落王朝國都中央,王氣中流甲馬營,殘星環繞鳳皇城,朝堂之上,胖瘦兩名夫子,望向堂下眾臣,自然算不得力排眾議,就連紀苠與豐紳就是否調遣國之重兵去南征北戰一事,同樣意見分歧,更何況其他人?

說來奇怪,身為將官的豐紳並不主張主動出擊,反而是身為文臣的紀苠,大力主張主動出兵討伐四方,據理力爭,好一番舌戰群儒,更是差些以死明志的時候,那名當了許多年掌柜的第一長老驀然現身,這才使得局面從一邊倒,變成了另一邊倒。

老人現身之後,其實只說了兩句話——「好個滿朝文武,盡戴書生意氣。」

「怎麼?我如今說話,沒點兒分量了是吧?」

……

那一日,浩然學宮之中,少年模樣的第二齋秋雙數背後,立於楓葉紅橋上,臨橋而望,身下鯉潮偶然翩翩間,有魚躍一二,似是池中楓葉落人間,見識到世間一角后,慌忙又落入池中。

第二長老那張少年模樣的臉上古井無波,雙目微闔,靜靜聽着身後耳報神模樣的紙人言語,不聞有聲,寂靜無言,只是紙人每次看似無聲的言語,皆有墨色蠅頭小字坐落紙人身上。

應當如此,只是事實上,如今的第二長老正在神遊萬里,依稀想起年少讀書下鄉時,在一塊無主荒地勞種,終於可以自給自足時候,卻被鄰居暴打一頓,那一日,那人的神情,他歷歷在目,那人滿腔正義,理正言順,高聲喝問少年人,沒有看見自己農地的署名牌?

少年人瞥向遠遠旮旯處所里歪歪扭扭的幾字,不知道何時立上,也不知是否故意放在這偏遠角落,他與那人理論,被人差些打斷了腿腳,與村官告狀,豈料那官卻根本不曾理睬他,後來有老人責備他不該與人理論,需要退一步,讓天更空使海更闊…

其實最讓當時少年憤憤的一句話,是偶然從村官隨從那裏聽到的一句話,讀書人讀一輩子書,有什麼用?無權無財,你說話能夠硬氣?夠有分量?能算個屁?不能夠滴,還是要當我們這些人的狗奴才,所謂讀書,其實是讓這幫狗奴才更有人樣而已,不然人模狗樣怎麼來的?

鄉野村民,不外如是。

直到後來有個老和尚,笑眯眯問一瘸一拐的少年,要不要隨自己修行?

約莫是厭煩翻書看字的少年人強行斷了回憶念想,袖袍掀起,砸在紙人身上,紙人頓時如夢幻泡影,恍惚之間,便又有一名第二長老少年人出現,這紙人所化少年,帶着嘻哈笑着招手而去,似是徒手摘下了天邊雲彩,於是身邊氤氳生雲,一時間,整座湖上橋,仿若雲上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