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3 月 29, 2022
8 Views

跟在其身邊,張洛川享受到了諸多福利,修為與日俱進,踏過了感應關卡。

Written by
banner

感應一過,後面的境界對資源的依賴性降低,張洛川的境界開始爆髮式增長。

后兩年,連過感應、出神,即將步入通竅。

可陸天衝進境更加可怕,虛長一歲,便已是通竅上境,得到了不少大人物的關注。

陸天沖也與一名天之嬌女陷入愛河。

張洛川明曉一切,適當時,提點了幾句。

可惜,當事者沒有聽進去。

由於張洛川的表現出色,徐度作主,將二房一女許配給他。

說是許配,其實是叫張洛川入贅,用以增強二房的實力。

此女叫徐丹寒,是個極其勢利的女子,還與他人不清不楚。

張洛川卻是坦然接受。

陸天沖的名氣隨著帝京舉辦百歲會武徹底打響,以通竅上境勝過紫液大修士,成為年輕一代的第一。

「大哥,你鋒芒太露,該收斂點了!」四下無人,張洛川再次勸說。

「洛川,我知道你的意思,放心,我心裡有數。」陸天沖自然不是蠢笨之輩,回道。

見張洛川還要再說,其當場拿出一物,推進張洛川懷裡:「這是我給你的新婚賀禮,快收起來,別讓人看見。」

說完,自己趕緊跑開,明顯是不想再聽嘮叨。

如果所料不錯,懷裡的圓球狀物體正是傳聞中的紫天晶,位於天下百寶前列。

一顆,就能造就一位紫液圓滿的大修士。

禮物之重,不僅僅在紫天晶本身的價值,而是陸天沖將身家性命相托。

能拿出紫天晶,表明背後定有其它價值接近的藏寶,說不定是身懷一處上古寶地。

要是張洛川將其相贈紫天晶之事宣揚出去,各勢力必蜂擁而至,逼迫陸天沖說出秘密。

心中早已認可了這個兄弟,張洛川在自己新婚當夜,直接用紫天晶修鍊起來。

未來即便有變故,有了強悍的實力,也能幫襯一二。

徐丹寒在婚後,依舊我行我素,始終看不起入贅的丈夫。

只過一年,變故終生。

帝京的豪門徹底撕破臉皮,派遣人手,光明正大圍攻陸天沖。

陸天沖已是紫液,臨敵突破,躍升至紫液巔峰,大殺四方。

越殺越猛,還有奇寶用出,將力量推向入聖邊緣。

一道金光從帝宮方向射出,隔著十多里,輕易破開陸天沖防禦,斷之一臂。

「大哥!」張洛川聞聽消息,衝出徐府。

卻被徐度等人攔下。

「讓我去!」張洛川全力爆發,已是紫液上階。

徐度面色一變,又一喜,道:「你是大修士了?!」

徐家人越聚越多,臉上都是震驚。

徐家作為新晉豪門,整個家族一個紫液也無,可見:該層修士的珍貴。

何況還是紫液上階。

「不要意氣用事,圍殺陸天沖的,可有聖人!」徐度高聲道。

「那又如何?我會怕嗎?」張洛川一改之前的態度,霸氣盡顯。

徐家人直感威壓臨身,不住後退。

「你要瘋了?這是在跟所有的家族乃至聖帝作對,你難道是天下第一了?」是徐丹寒出聲。

此一言沒有貶低的意思,純粹是為勸住當事人的行動。

張洛川氣息降了下去。

徐丹寒上前,一把挽住他的臂膀,提聲道:「走,回家去!」

並用出自己最大的氣力拉扯。

看她漲紅著的臉,張洛川腳步一動,跟其走回徐家。

徐家人都守在夫妻的房門外,不讓人出去一步。

看重現在的張洛川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怕聖帝、其它豪門怪罪下來,殃及池魚。

聖人出手又如何?

陸天沖無懼。

其年少時,機緣巧合,得一寶地,乃上古神朝所留,就藏在眉心竅穴處。

裡面藏寶無數,比得上半個帝京。

初境、胎息、感應、出神、通竅、紫液,這六境統稱為超凡。

超凡之後才能入聖。

入聖為一個大境,細分為從聖、亞聖、真聖以及至聖。

上古神朝,從聖、亞聖遍地走,而這個時代從聖已是鳳毛麟角。

從眉心寶地中召出一丸,吞下,陸天沖氣息暴漲,接近從聖之境。

大戰才真正開啟。

。 「不用。」

「哇哇,這錢真好賺,改天我再來賽一次。」

結果,就在喻色熱血沸騰的還想再來賽一次車的時候,就聽男人道:「不許。」

「呃,不許我賽車,那你送我一輛賽車做什麼?」喻色抗議了。

「開着玩可以,賽車不可以。」他很想再補充一句,缺錢他可以給她。

「呃,那你說說看,是誰讓我今晚賽車的?還是沒經過我同意就自作主張的決定的?」喻色磨牙,伸手就狠掐了墨靖堯的胳膊一下。

他過份了。

「呵呵。」胳膊上一疼,墨靖堯卻是低低笑開,隨即正色道:「小色,你玩代碼的天份,並不比玩賽車差了,之所以讓你賽一次車,只是想讓你收穫自信。」而不是讓她從此樂此不彼的天天去玩賽車。

喻色眨眨眼睛,「自信嗎?」她現在感受一下,她好象是自信了許多。

「對。」

「我好象開始自信了,不過,這與我以後繼續參加賽車沒什麼關係吧?」

「有關係,不許自己參加賽車。」

喻色眨眨眼睛,想了想,再想了想,還是想不通,「為什麼?」

「我不陪你,你自己不能賽車。」

「呃,你早這樣說嘛,我還以為我以後都不能賽車了呢,行行行,我以後要是手癢想賽車了,我就找你陪我來彌風道,這樣行嗎?」

「可以。」

「哇塞,好賺錢,我不貪心,一個月來賽一次就行,就這麼妥妥的說定了,墨靖堯,你每個月抽出一天時間陪我來就好,時間你定。」喻色甚至都在想,她以後買房子買車,全都靠賽車就可以了。

這麼好賺,以後上班當成副業,賽車一個月一次當成主業都可以了。

怎麼想怎麼美。

結果,她才這樣想,隨即就是男人的一盆冷水澆過來,「不是每一次都會嬴,倘若輸了,很有可能你嬴的五百多萬就全都輸光輸出去了。」

「我賭小點。」喻色支著下頜想了想,認真說到。

「賭注大小,要看場下觀眾有多少人下注,又押的是誰,你今天能嬴,那是因為現場幾乎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全都押了對方而不是你。」

「這樣嗎?」原來她這麼不被看好。

「對,賽前沒有人看好你,所以,你才嬴的多,出其不意的嬴了五百多萬,但是我想經過這一次,下次你再出場,就會有人押你嬴,到時候,就算你嬴了,因為押你嬴的人多,最後分獎金的人也多,攤到你手上的時候,能剩個幾萬算不錯了,冒着生命危險只嬴幾萬塊,你說值得嗎?」他沒說的是,她自己一個人賽車,很不安全,所以,他才不許她一個人參加。

喻色想想是這個道理,「好吧,那我以後除非缺錢,都不去賽車了,墨靖堯,你確定不會要走我這五百萬,是不是?」

「嗯。」

「那我要自由支配了,嘿嘿。」

「好。」墨靖堯透過後視鏡看着一臉傻笑的女孩,忽而就好奇她要怎麼花這五百萬。

似乎好象,喻色還從來都沒有給他買過禮物。

有錢了,喻色開始刷手機翻禮物。

刷著刷著,忽而就覺得車外的霓曉燈少了,不那麼亮了,她抬眸看出去,驚住了,「墨靖堯,這是去哪?」

「你不是要吃燒烤?」

「嗯嗯,是的。」所以,這男人就又把她帶到海邊來了?

想起上一次他帶她到海邊吃燒烤,就是那一次遇到的祝紅。

喻色收起了手機,怔怔的看着車窗外。

哪怕是隔着車窗,都能嗅到海的氣息。

喻色原本以為這一次又是在海邊的沙灘上,墨靖堯又是連冰箱帶炭烤爐都整到了海邊,結果,當邁凱倫緩緩停下的時候,喻色驚艷了。

漂亮的哥德式海邊別墅,純白的顏色,在這靜夜裏特別的惹眼,映入眼中的時候,就給人夢幻般的感覺。

下了車,喻色直接跳到了園子裏的鞦韆上晃蕩了起來,連燒烤都不想吃了。

她最喜歡鞦韆了。

脫了鞋子,光着腳丫一邊盪鞦韆一邊仰頭看天上繁星的時候,那種美妙的感覺真的無法形容。

太美了。

燒烤爐已經點燃。

各種燒烤的食材全都擺在了園子正中,想來,墨靖堯在出發之前,就已經命人安排好了一切。

肉串的香氣飄來,喻色閉上了眼睛,「還是上一次喂料的大廚淹制的嗎?」

只是輕嗅着,口水都要流出來。

上一次海邊燒烤的味道,她依然記憶猶新。

太好吃了。

「上一次應該是A隊的大廚,上周AB隊廚藝比賽A隊輸了,所以這一次是B隊配得料。」

「墨靖堯,我要吃。」被他一形容B隊是嬴了A隊的,喻色直接跳下了鞦韆,朝着幾步外的墨靖堯飛奔而去,然後巴巴的盯着爐子上已經烤了有一會的食材,努起了小嘴,「還沒有烤好的嗎?」

「你再去盪鞦韆,五分鐘后我給你送過去。」看着小饞貓一樣的喻色,墨靖堯唇角勾起了笑意,小女人就象個小孩子,讓他忍不住的就想寵她,除了寵她還是寵她。

「墨靖堯,我愛你。」喻色說着,小嘴一嘟就在墨靖堯的臉上飛親了一下,然後又跑到了鞦韆上,繼續盪呀盪。

這裏真的太美了。

海邊的夜,尤其的涼爽,吹着海風看着星星盪著鞦韆吃着串串,喻色覺得她人生的顛峰已至。

這一聲『我愛你』,是這一晚上的第二次。

似乎是有了第一次后,這第二次就特別的自自然然,水道渠道。

彷彿她就該這樣對墨靖堯說話似的。

墨靖堯怔怔的望着鞦韆上的女孩,直到一股燒焦味傳來,才回過神的趕緊翻了翻烤爐上的燒烤。

「墨靖堯,我再享受一會,然後就我負責烤,你負責吃。」喻色等的望眼欲穿,時不時的星星眼的看墨靖堯一眼。

「好。」墨靖堯好笑的看着喻色,這小女人,其實還是挺體貼的。

知道讓他一個人烤是欺負他,所以,才會突然間的來了這麼一句。

卻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為她燒烤,他甘之如飴。

。 抱歉!…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