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3 月 28, 2022
10 Views

「不必管我,認真做自己的事去吧。我不過是想再看看,這群到底人能不能安全離開。目送人們平安離去,也算是獵魔協會職責之一罷。」

Written by
banner

話語間沒了平時隨意和熱情。

眼神複雜地看着不斷有人外出的城門。

甚至有些人連坐騎都沒有,就牽着一家老小,朝着遠處離去。

「喂,你說,難道這座城在他們眼中,真的沒救了嗎?」

突然被神眷者點名的士兵有些不知所措。

同時,對方看向身下漸漸離開城市的背影,也帶上一絲厭惡。

士兵握緊手中的長槍,咬牙道:「也許吧。但只要我們還在,只要您和獵魔協會還在,這座城絕對還有希望!」

千里奔襲瞟了眼心中憤懣的士兵,笑道:「難得你有這覺悟。若是有機會,我倒是想請你喝酒。」

他把手中另一缸還剩有小半的酒丟給士兵,後者手腳慌忙地接住,面露難色:

「大人,我們城主規定守城期間不允許喝酒。」

「誰說要你現在喝了?等什麼時候你親手殺了幾頭魔物,到時拿到獵魔協會來,我跟你一塊喝!」

千里奔襲瀟灑地離開,朝着臨時總部發現離去。

即使是獵魔協會這等神秘強大的組織,在某些時候也無能為力啊。

士兵低頭看着這酒缸,默默沉思著。

接下來半天時間裏,士兵冷冷地目送一百多位自由業者和數百居民匆忙出城。

無一例外在進入樹林前,沒對身後這座庇護他們多時的城市回望一眼。

還真是無情啊,這群人。

條件稍微好些的普通百姓家、選擇出走。

條件差些的便沒那麼「好運」了。

按其他人說法,只能留在這兒等死。

不過好在六翼組織聯合幾名富商,仿效哈爾門王國當時對抗起源魔族的方法,開始召集民兵自衛,讓部分寒苦人家有了去路。

至少能為城中駐守出分力。

夜色逐漸降臨,出城人數也變少了許多。

畢竟誰都不知道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裏,會有多少魔物、野獸出沒。

相較於白天總共離開五百多人,晚上倒是只有寥寥不到百人出城逃亡。

城中尚存有自由業者七百多人,不過其中四百以上,都已經做好打算,不日便會出走。

之所以會還暫時留在此地片刻,要麼是隊友傷勢未愈、要麼是行李乾糧在大搶購中沒準備好。

總之若是給他們找到機會離開,絕對會毫不猶豫直接出城。

獵魔協會將這一切看在眼裏,自始至終沒出面制止。

每個人都有自己選擇的道路。

既然他們認為出城是正確選擇,那就不要去破壞他們的好夢罷。

時間漸漸來到深夜,獵魔協會中才開始發覺事情不太對勁。

早在白天時,千里奔襲就帶來情報,稱那些進入叢林中的自由業者和百姓們,都沒傳回任何動靜。

彷彿像是直接從林子裏消失了般詭異。

當畢垂德等人親臨現場,也認為那座象著着出城的林子,有着說不出的悸動在裏面。

所以,獵魔協會特意派出一位自願前往調查的獵魔者,跟着人流出城、去往那對面叢林里一探。

本來約定護送百姓安全離開后,就立刻返回報告情況。

可直到現在都沒見那位獵魔者回來的身影。

難道出事了!?

事情雖然沒太出乎其他人預料,真正得知有位成員疑似犧牲,眾人心中也壓着一口氣。

果然外面那看似沒任何防禦的一面暗藏殺機。

而得知其中有埋伏的代價,卻是付出一位獵魔者的生命。

若說這是犧牲,肯定是光榮地犧牲罷。

千里奔襲此時冷哼地,將大部分人心中所想說出來:

「要不是那四個該死的二百五、和城中眼瞎腦殘的傢伙,怎麼會讓我會成員白白犧牲!」

沒錯。

如果不是城中自由業者和部分居民們,為抓住活下去的希望、甘願跳進毀滅教設下的火坑,獵魔協會也不必派人前往調查。

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那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如何挽回損失,讓那名成員犧牲獲得的情報價值最大化。

「快去通知城主府和自由業盟主。雖說那群自由業者似乎已經不打算再相信獵魔協會,但能救一個算一個。」

畢垂德蒼老的面容止不住自責,朝身旁獵魔者下達指令。

接下來該怎麼辦。

那小叢林中能夠埋伏的魔物數量,或許還不足以讓獵魔者忌憚。

直接派出討伐隊去清理,也許很快就能將之蕩平。

不過蕩平之後呢?

為準備逃走的人們掃平障礙,求着他們離開么。

去討伐,會直接推進毀滅教計劃發展,導致更多人選擇離開。

不去討伐,那些不信邪的人們依舊會選擇前往,最後盡數被剿滅於不為人知的叢林中,亦讓獵魔協會違背了自己的誓言。

好狠毒的計策!

眾多看清情況的獵魔者心中咒罵着。

要不要去討伐。

他們將目光集中在畢垂德身上。

「去。」

身當重任的老者,最終還是忍痛下達了決定。

「這是我們獵魔協會的職責,逃不逃走是他們的事。我們的任務,是保護人民的安全。所以我們要去,而且是必須去!」

無論對方是否領情、甚至還會誤解獵魔協會用意,可也會遵守當初成為獵魔者的誓言,盡全力保護人民。

不知為何,在聽到導師說出這話時,黎軒腦海中自然而然地就回想起一道身影。

那同樣被世界針對了數百年之人。

眼下還是做好該做的事,不要去想其他的!

黎軒忽然想起以往有關毀滅教的情報,忽然開口道:

「導師,我有個想法。說不定可以解釋為何叢林里明明沒任何動靜,卻會讓如此多人失蹤。」

畢垂德和其他獵魔者注意力被這位新晉神眷者吸引,紛紛望向他。

此時,黎軒早已拿出隨身攜帶的資料,展開其中一頁道:「導師,您是否還記得,在米爾恩侯堡壘碰見的吸血鬼?」

吸血鬼!

禁忌的詞語,讓在場所有獵魔者背後沒來由打了個寒戰。

長久歲月以來,吸血鬼或許不比魔物強多少,卻蒙上比許多魔物都要恐怖、令人畏懼的神秘面紗。

所以當黎軒提出這個詞語時,獵魔者們內心都受到極大衝擊。

「你的意思是,毀滅教很可能像上次那樣,動用了吸血鬼進行伏擊?」

畢垂德若有所思。

很有可能。

叢林中本就位置狹小,不適合魔物發揮威能。

所以解釋不通為何能將逃走的數百人盡皆在無聲無息間消滅。

要是配合上叢林阻擋光芒、吸血鬼善於突襲埋伏的戰術,完全有可能將那些人於無聲間消滅!

「我們獵魔協會,應該帶來了不少銀質武器外殼吧?」

對此,他倒是直接提出其他反問,似乎勢在必得。 「深兒,你是我全部的希望了,你也看到了,爸爸受了多大的委屈。他們夫妻實在是太欺人太甚,硬是將莫須有的罪名扣在我的頭上,對我步步緊逼咄咄逼人。你哥哥就是慘死在他們手中,你一定要引以為戒,以後將楊家發揚光大,將今日的屈辱全都找回來。」

「在我眼裡,你不比任何人差。封家有封晏,我還有你,只要給我們時間,楊家在你的帶領下一定會平步青雲如日中天。爸爸只恨那麼晚才找到了你,你要是早點回楊家,說不定現在就不是這個光景了。」

「父親,放心吧,我一定不會辜負你的期望。」

「你是個好孩子,最聽我的話,這段時間表現的也非常好。」

楊興讚許的拍了拍的秦深的肩膀。

秦深在他面前永遠是低垂腦袋,態度恭順謙遜,從不忤逆,這一點讓楊興很是滿意。

「父親,我最近找到一個人,或許能夠幫助我們。」

「誰?」楊興好奇的看著他。

秦深拿出手機給他看照片,楊興滿臉驚訝。

「這個女人……這個女人不是封晏的……」

「沒錯,這個人,可能會成為我們的利器。」

「深兒,你辦的極好,留著她!」楊興哈哈大笑起來,不斷誇讚秦深:「真是天助我也,連老天也再幫我!」

「父親,我們回家,這個女人既然不識好歹,那就不要廢話了。封晏真的是廢了,越活越回去,為了一個女人這麼不惜成本。遲早,他會輸得很慘。」

「深兒說的沒錯,為了一個女人能有什麼出息,大丈夫目光短淺,真是可笑。深兒,你可不能像他那樣,你要記著,任何人都無法阻止你前進的腳步,女人只會是絆腳石!」

「深兒謹記。」

他垂首沉沉的回應,藏在袖擺的手,無聲無息的捏緊。

長長的睫毛垂下,遮住眼底的顏色。

唐柒柒上樓后還是放心不下,給封晏打了電話,將剛剛的事情都說了出來。

「你是不是為了私仇,對楊氏地產打壓了啊?」

「嗯,小以懲戒而已。這事他脫不了干係,不用管他。」

「你這樣做,董事會沒有意見嗎?畢竟是個人恩怨,你這樣做封氏集團也是有損失的。事情都過去,要不……」

「柒柒,只要和你沾染的事,我都不會善罷甘休。」

她的話還沒說完,對面就傳來封晏鏗鏘有力的聲音。

她聽言,心裡暖融融的。

「謝謝,那這件事我就不摻和了,你自己決定。」

她話音剛落,遠處周姐就在呼喚她的名字。

「柒柒,我們公司拿到今年夏季時裝秀名額拉,我們可以一起去費蘭城看秀場啦!」

唐柒柒聽到后趕緊對著電話說道:「我這邊還有事,先掛了。」

「好,晚上再找你。」

電話掛斷,周姐就興沖沖的跑過來,將門票放在她面前。

「我們公司名額有限,只能去三個人,總監你我,一起相互有個照應。」

「這裡面還有你最喜歡的設計師愛德華的壓軸展哦!」

。 珍寶閣賓客如雲張袂成陰。

陶知意、季容琛抱着滿寶隨意坐在大廳中間,桌上皆是漱芳齋新出的糕點與名貴茶水。

此地如其名,天下至珍至寶皆匯聚於此。

本是想要約虞七瑾過來,沒想到人家有事,又看到珍寶閣突然開門,就想着湊過來看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