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3 月 28, 2022
10 Views

「不要亂說。」少女將澹臺浦的話語打斷,「根據技術部的檢測,江南那裏爆發應該是最嚴重的,就算是想守也未必守的住。但,我很喜歡江南,你這回去江南的任務很簡單,在地窟妖魔入侵時,儘可能的保證江南人民的安全,讓他們撤離。」

Written by
banner

「大姐?」

「嗯?」

「江南一定會淪陷么?」

「估計是沒有取勝的可能性。」少女沉吟半晌,吧唧吧唧嘴搖頭,「江南雖是古武發源地,可是人才流失嚴重。說到這點,咱們特殊部門需要背一口大鍋,是咱們將重力安排在了皇城。」

「咱們這樣做並沒有錯。」澹臺浦長嘆一聲。

「錯沒錯不是我們該說的,我們只是履行本職,保證皇城不淪陷。可是皇城集聚了太多大能人異士,導致其他城區力量被大幅度消減。」少女苦心長嘆一口氣,「這回澹臺去江南,就算是為咱們贖罪吧。」

澹臺浦聞言不語。

「澹臺……」

「在!」

「你是其他幾個統帥里,我最信賴,也是倚仗最多的。」少女低語道,「其他幾個統帥多少都有性格缺陷,老二和老四還好,二統帥寡言少語不愛說話,四統帥太愛說話,滿口髒話。雖然這也是毛病,至少腦子是健全的。其他幾個,他們腦子都不太好用,所以這回你去江南,只有你自己去。」

「沒問題。」

「你和夢家的情況怎麼樣了。」

「都解決了。」

「既然都解決,那麼你去江南也能更放心一些。」少女低語道,「這回,你統帥的一部,我……只能給你三成。今夜,你就選出你要帶走的人,之後我就不能允許你再調配任何人員。而且,你想調配也我答應,別人也不會答應,你應該清楚我的意思。」

「明白!」

「你的時間很短,凌晨四點之前你就需要帶人從皇城離開,老七也在洛城,你們倆私教交也不錯,多多交涉。」

「知道。」

「還有,城邦管理局要全力支持!」

「啊?」

澹臺浦不由自主的一怔。

「大姐,您的意思是……」

「不用任何掩飾的支持,趙信任何決定全部通過,不需要向審判席和統帥請示。不管他做什麼,你只要批就可以了。然後,資源儘可能的向他傾斜,就算他將資源用在他的門派上,也給……只要是你的職權範圍內,能給多少給多少,出了任何問題我替你兜著。」

澹臺浦滿面錯愕的看着眼前的大統帥。

這……

不應該是從大統帥口中說出來的話。

「大統帥您……」澹臺浦莫名的皺了下眉頭,「您也認識趙信么?」

在澹臺浦看來,唯有這種可能,要不然他不知道大統帥為何願意支持趙信到這種地步。明明剛才在其他統帥面前,她還表現出一臉的鄙夷。

裝出來的?

做給其他統帥看的?

「這你就別管了,時機到了你自然會知道的。」少女輕嘆著,旋即目光一沉,「澹臺老哥,江南就拜託你了。」

一聲老哥,讓澹臺浦頓時怔住。

他怔怔的看着面前已經幾乎是祈求似的少女,握住拳頭咚的一聲重重捶在胸口。

「請大統帥放心,江南……有我無恙!」

「大話。」少女雖是鄙夷,但眼中卻滿是笑容,「你快去安排吧,我還得親自去一趟審判席。」

「審判席?」

「嗯,如果我不去,會有老糊塗的人做錯事,我得……讓他懸崖勒馬啊!」 66軍留在山東的幾個小頭目都對於他擔任獨立團團長職務歡呼雀躍。

周小山邁出了川軍向十八集團軍轉變的第一步。

接下來的事情,會一步比一步更難。

川軍雖說打鬼子不含糊,可是這軍閥的弟兄,跟十八集團軍同志差別還是蠻大的。

首先,這一千多弟兄,都是每月按時發軍餉的兵。

大帥和馮天魁走了。

66軍前線儲備的資金也打完了,後方需要大量的撫恤金。

安頓魯南陣亡將士家屬。

就連羅家烈要重建的66軍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都會面臨跟軍政部開口,被軍政部穿小鞋,同仇敵愾的面對軍餉拖欠的問題。

更別說他這個獨立團,給士兵發錢應該照十八集團軍標準,改軍餉為可憐的補貼,津貼。

川軍總司令陣亡,士兵們的主心骨馮天魁倒下了。

本來就比較低落的士氣。

怎麼面對這樣一個轉折。

人心隔肚皮,會不會出現逃兵。

再說,鬼子佔領了山東津浦路和重要的交通線。

連偏遠的縣城也來不及佔領。

廣袤的農村地區,猶如一張白紙。

等著新生的獨立團去繪畫。

獨立團胃口越好,能力越強,這一副繪畫將會越驚艷,越神奇,越無敵。

66軍這些驕狂的士兵,憑藉這支英雄的部隊強悍的戰績,就連中央軍的兵都會鄙視,更何況老百姓。

能不能像經歷長征過後的十八集團軍。

把自己當成宣言書,當成宣傳隊,當成播種機。

周小山頭疼死了。

面對組織交付的任務,面對山東空前的機遇,儘管知道前途艱難,他只能咬着牙硬上。

看着來參會的幾個傢伙都饒有興趣的聽他說。

陳虎和羅亮帶頭,照特務營的習慣,拿起了筆和紙進行記錄。

周小山乾脆的把黨的建黨歷史,武裝起義,主要領導人,現階段的一系列任務宗旨,給他們做了個介紹。

反正就一個目的。

即便是大帥沒有殉國,川軍也是沒有前途的,馮軍長早就為大家找到了一條通向勝利的光輝大道,目前缺乏時機把所有的弟兄們都帶進去。

儘管前途曲折,儘管我們在奮鬥中會犧牲很多人。

只要嚴格服從黨的紀律,執行黨的任務,跟着黨走。

未來勝利一定是屬於我們的。

看見羅亮,陳虎拿出筆紙做記錄。

劉紫曼也把筆拿出來了。

今天晚上幾個人的這個小會,讓她又驚又喜。

當周小山說馮軍長安排他們送武器,成為十八集團軍一員的時候,她激動的滿臉潮紅,興奮到難以言喻。

原來這小子說參加八路軍,是真的。

八路軍得此一員大將,千軍萬馬就在眼前。

驚的是他膽子怎麼這麼大?

沒有聯絡組織,擅自改編番號。

十八集團軍跟川軍區別很大,是黨領導的武裝,榮譽神聖不可侵犯,無數烈士都在用鮮血和生命滋潤和澆灌。

你明目張膽的做假八路,弄假番號。

就算是奉馮天魁的遺命,為十八集團軍提供軍械。

萬一出現違反黨的政策和紀律的事件。

組織要追究責任的。

本來劉紫曼幾次都沉不住氣,想拉着周小山出去單獨聊一聊,可是聽着周小山講述黨的歷史,紅軍的歷史。

中間穿插了大量為黨的事業獻身的歷史人物,***,瞿秋白,***,肖淑女等等。

不論在任何歷史時刻,這些先烈身上的光輝永遠會激勵著後來者,奮發,圖強。

儘管周小山講的很多歷史劉紫曼都知道,可是周小山講述別有一番韻味,不知不覺得讓人沉浸在故事裏,尤其這小子朗誦《青春》,朗誦《可愛的中國》頓時在屋裏想起了熱烈掌聲。

她跟着幾個川軍年輕軍官一起聽入迷了。

幾個傾聽者很用心聽,作為主講人的周小山也來了興趣,講了三個多小時。

一直在喝水還是嗓子冒煙。

「今天我們話題扯的有點遠!以後這樣的黨史教育,我們會一直進行,在這些先烈事迹的感召下,有利於我們抵禦來自各方面的誘惑,正事還是要辦的,我的意思,我們還是先把團部的構架,建設起來,我們這幾個人要各司其職!」

「周副官,你怎麼說,我們怎麼做!」

「獨立團哪裏有周副官,只有馬團長!」

聽出來了,馬團長要封官了,幾個兄弟有些激動。

就看見李良把手舉起來了。

「馬團長,有個問題,這個番號,是常旅長幫我們要的嗎?要做就做真八路,我不想當假八路。」

周小山嘿嘿直樂。

李良是在拍電影的時候,跟常德勝熟悉的。

後來他發現他拍攝的東西,就是用來做敵後抗戰的,恍然大悟,也對時局有一些思考,在山西時候,常德勝秘密把他發展成為黨員。

陰差陽錯的沒有留下,跟着周小山到了太湖戰場。

他以為周小山不知道,其實周小山哪裏不知道。

只不過老常他們在66軍內部發展的黨員,在太湖,魯南戰場上身先士卒。

犧牲太多。

現在安徽的范明所部,剩下了五個。

北上山東十多人,還有四個活着,都跟封萍一樣,在後方醫院。

李良這傢伙一直在軍部,又跟着他去郭勛祺和鄧錫候部記錄戰場情況。

僥倖逃過指揮部被鬼子轟炸。

這傢伙不愛說話,卻很聰明。

周小山給他豎起了大拇指。

「說實話,其實我們這支部隊,嚴格來說,應該是十八集團軍直屬的,可是我們軍座不好意思去要番號,在十多天以前,讓我去找老常,他說他們旅現在都是黑戶,掛着不好聽,就給我定了一個120師獨立團番號!」

劉紫曼驚喜的樣子很可愛,捂住嘴巴,似乎想捂住她如釋重負的表情。

「我知道,我們之中有兩個黨員,我希望你們兩人,自己決定,誰擔任政委職務,誰做政治部主任,你們的任務要及時的恢復和組織聯繫,做好根據地建設!」

「誰啊!」

「中共黨員,劉紫曼!「

白區敵後工作,不比在根據地,各條線上的黨員,沒有組織命令,不能隨意交織。

劉紫曼是有任務在身,他的任務就是在66軍中擴大黨的影響力,發展周小山等骨幹軍官,成為黨員。

周小山化名加入十八集團軍,獨立團急需黨的領導。

在這個特殊的歷史時刻,周小山點破兩位黨員身份,是需要他們起身承擔歷史的責任。

「中共黨員,李良!」

「你們?」

羅亮指着他們兩個,腸子都悔青了,當初去陝北,黨中央的人介紹他入黨沒有參加。

接下來,周小山的話更讓他無語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