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3 月 26, 2022
9 Views

小耗子作為香江的地下皇帝,那可是妥妥的大腿。

Written by
banner

要是抱上了這條大腿,他以後,就不用發愁了。

「曹爺好手段,我深感佩服。」

小耗子就坡下驢的誇了曹漢一句,隨後接著往下說道:

「不過,我很好奇,曹爺搞這麼大的動作,不怕驚動到當地嗎?」

曹漢擺擺手,很是自信的說道:

「耗子爺有所不知,在這片地界上,我就是天老爺!」

「甭管黑道白道,達官顯貴,還是底層屁民,沒有人敢在我面前說個不字!」

「就這麼說吧,在這片地界上,就沒有我幹不成的事!」

曹漢這話還真不是吹牛,他在這片地界上,完全可以稱得上是隻手遮天。

沒有一絲一毫的誇張。

當然,他之所以這般自賣自誇,主要是為了彰顯自己的實力和價值,讓小耗子看到他的合作潛力。

「早就聽聞,曹爺乃一方梟雄,如今一看,果不其然!」

「以後有機會,咱們可以多多合作。」

小耗子恭維道。

「耗子爺過獎了,能與您合作,那是我莫大的榮幸!」

曹漢趕忙客套。

他知道,小耗子是抬舉他,才恭維他幾句,論實力,小耗子可一點不比他弱。

……

酒店內。

曹漢的幾千小弟如同蝗蟲過境一般,挨個房間的搜尋著江山一行的蹤跡。

不一會兒的功夫,就殺到了江山他們住的樓層。

聽著外面咚咚咚的密集腳步聲,謝華強哈哈笑了起來。

「來了,終於來了!」

他等這一刻,已經等很久了。

「你們不是要殺了我嗎?」

「要動手就趕緊動手,晚了,可就來不及了!」

「若是讓我活著出去,我向你們保證,你們施加在我身上的,我必定十倍奉還!」

謝華強看著龍文南幾人,一臉挑釁的說道。

他之所以敢出言挑釁,是因為他吃准了,江山一行,現在是萬萬不敢動他的。

敢動他,江山一行,將會死的慘不忍睹。

相反,留著他,起碼還能當個護身符。

龍文南幾人看了謝華強一眼,並沒有搭理他,任由他一個人在那裡自言自語。

謝華強自討沒趣,也沒有再浪費時間,沖著門外大聲叫喊:

「我在這裡!」

「快過來!」

外面的人,聽到了謝華強的聲音。

「是強哥的聲音!」

「破門!」

說著,一群人就開始大力撞門。

砰砰兩下,房門就被撞開了。

只見門外的走廊上,密密麻麻的塞滿了人。

房門一開,所有人就跟洪水一樣,湧進了江山他們所在的房間。

江山他們並沒有選擇抵抗,而是將武器都扔到了地上,選擇舉手投降。

眾小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見對方都投降了,也就沒有再動刀動槍,江山一行人捆了起來,打算交由老大處置。

「怎麼,你們被嚇破膽了嗎,居然連掙扎都沒有掙扎一下,就選擇了投降。」

「之前一個個的,不是挺勇的嗎,現在怎麼都慫了!」

對於江山一行的投降,謝華強又意外,又想不通。

原本他以為,靠著他這一張護身符在,江山一行,會要挾他跟老大談條件的。

再不濟,也會拿他當擋箭牌,與眾小弟們周旋。

沒成想,江山一行,居然很乾脆的選擇了舉手投降。

這完全不像是他們的風格。

謝華強隱隱感覺有些不對勁,但具體是哪不對勁,他也說不上來。

「強哥,你沒事吧?」

眾小弟連忙給謝華強鬆綁,並把謝華強抬了出去。

「你們要是拚死一戰的話,興許還能死得痛快一點,但你們選擇了投降。」

「這樣也好,我會讓你們體驗到,什麼叫生不如死的。」

謝華強惡狠狠的瞪著江山幾人,繼續過著嘴癮。

若不是受傷嚴重,無法施展,他恨不得當場就動手,收拾江山幾人。

……

曹漢正在樓下,和小耗子你一言我一語的交談著。

本以為會爆發一場惡戰,他也做好了心理準備,沒成想,一點兒動靜沒發生,小弟們安然無恙的從酒店裡走了出來。

「他們跑了嗎?」

曹漢臉色不悅的質問道。

他部署了這麼多的人手,要還是讓人從眼皮子底下溜走了,那可就鬧笑話了。

小耗子可一直在邊上看著的。

要看到他曹漢,幾千號人還奈何不了幾個刺頭,那毫無疑問,雙方的合作將有破滅的風險。

「老大您誤會了,他們沒跑,投降了。」

聽到小弟的回答,曹漢懸著的心,這才放下來。

「華強呢,活著還是死了?」

曹漢繼續追問道。

「強哥還活著,但受了很嚴重的傷。」

小弟如實回答。

「趕緊把他帶過來,給我看看。」

曹漢迫不及待的說道。

謝華強是他的金牌打手,亦是他最忠心的小弟,於公於私,他都要好好關懷一下。

不一會兒,謝華強就被帶到了曹漢的面前。

看到謝華強的慘狀,曹漢一臉關切,當場落淚。

只是這眼淚,是逢場作戲還是發自肺腑,那就不得而知了。

「華強,這兩天,真是苦了你了。」

「都是大哥的錯,這麼長時間才把你解救出來,讓你白白受苦。」

聽到曹漢聲情並茂的這麼說,謝華強很是感動。

「大哥,您別這麼說,都是我謝華強技不如人,這才落入敵手。」

「還害得大哥動用了這麼多人,親自到場解救。」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說著,在眾人面前上演了一出兄弟情深的戲碼。

其他小弟都看得很是動容。

見老大如此情深義重,他們都更加堅定了,追隨老大的決心。

「對了,忘了跟你介紹,這位是香江來的耗子爺。」

曹漢跟謝華強介紹。

「耗子爺好!」

謝華強識趣的問好。

小耗子點頭示意。

「這位兄弟傷得如此嚴重,先回去好生休養吧,等你的傷好了,我給你包個大紅包!」

謝華強連連點頭。

「謝耗子爺抬愛!」

曹漢連忙吩咐。

「來人,送華強去醫院!」

謝華強搖搖頭,咬牙切齒的看了後方一眼,向曹漢提了個要求。

「大哥,去醫院之前,我要先看到那幾個人為此付出代價,如此,我才能安心養傷!」

曹漢點點頭,同意了謝華強的要求。

「敢在我的地盤上動我的人,他們必須要為此付出代價!」

「先砍他們一手一腳,給他們長長記性!」 【談判破裂,綱手施展體術追著兩人打,而兜也把一個信息告訴給了大蛇丸。

「我也遇到了一個麻煩的人物!」

「那個麻煩人物是誰?」

「是與你和綱手同名的三忍之一。」

話音剛落,大蛇丸的嘴角微微揚起:「自來也嗎?」

「轟!」

說完綱手又是一拳砸在地上,地面出現一個大坑,見到綱手這樣勇猛,大蛇丸和兜且戰且退,一路撤到了,短冊街之外的某個草地。

於此同時,自來也和鳴人等三人也趕到了綱手和大蛇丸交手的地點,發現兩人戰鬥的痕迹。

靜音:「談判破裂了嗎?」

自來也微微皺眉:「兩人去哪了?」

突然被靜音一直抱在手裡的豚豚發現了綱手的馬褂,吱呀吱呀兩聲。

「嗯啊嗯啊!」

靜音驚喜道:「在哪裡,豚豚?」

說完豚豚就朝大蛇丸撤退的地方跑去,自來也和鳴人對視一眼緊隨其後。

草原哪裡,一路靈活走位躲避消耗的大蛇丸和藥師兜找到了機會。

大蛇丸陰笑道:「看來綱手的呼吸變得急促了呢!該到時候了,兜!」

「呼——」」

藥師兜全神貫注的看著遠處的綱手,喘著粗氣,臉上流著細汗。

「是大蛇丸大人,其實我並不擅長體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