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3 月 25, 2022
11 Views

痛並快樂著,莫過於如此。

Written by
banner

伙頭軍們倒是很安穩,他們想要恢復傷勢就老老實實的吃套餐就好了,可那些聖光天使就有些不太好說了。

不過,有一點,聖光天使和仙人居然其樂融融,他們之間沒有任何的厭惡感。

食堂大廳,幾道身影正在開會。

伙頭軍一波,兵士們代表一波,聖光天使一波,聖光女神一波,孟有房則是坐在正中間可以看到所有人。

有人瞬間就提出了一個尖銳的問題:「我們下一步要怎麼做?」

孟有房看了一眼閃著惡光的兩位聖光女神,很明顯,這兩位還沒有調教好,他再看了看那些兵士,很明顯,這一波心中還有著疑惑。

下一步怎麼辦?

孟有房很想說下一步就是帶著這幫人去找大本營,然後安穩的掙軍功。

估計,應該是不行的。

先不說這兩位聖光女神,就這些聖光天使他孟有房也說不清,你要說帶著這些姐姐們是給大本營增加樂趣的,估計是沒人信。

況且,現在好像也出不去這座伙頭軍營地。

孟有房瞅了瞅貝露丹迪問道:「你感應到別的聖光軍團了沒有?他們還有多久能到這裡?」

貝露丹迪揚起了笑臉:「稟報主人,應該是快了。」

這個回答讓孟有房略微有些不喜,應該是快了,有多快?

一天和三天,這裡面可是差著很多套房子呢!

只不過,孟有房也知道這個問題不怪貝露丹迪,這還是他這個主人的鍋,誰讓他這個主人修為不夠,信號不強呢。

「如果信號足夠強,能探聽整個聖光戰場多好!」

在心裡默默地惋惜了一聲,孟有房轉頭望向洪濤和風波厄:「兩位,現在也不是糾結的時候,抓緊恢復,抓緊蓋房子,爭取再擴大一下戰果!」

兩個人一聽也沒敢再多說,只是默默地點頭答應。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不答應又能如何?

難道要與這些聖光天使硬剛么?

別說是一個軍團,就是幾百他們這百十號人也不行,更何況,那裡還有兩位聖光女神,那可是頂尖的存在,不敢亂來的。

現在,他們也只能是相信金仙大能微操比較厲害,不會崩。

孟有房當然也不想崩,他也知道,聖光天使軍團是一顆很大的炸彈,所以,他直面兩位聖光女神:「兩位,營地太小,你們還是帶人駐紮在外面吧。」

這一下,兩位聖光女神炸毛了。

烏璐德怒目而視:「呵!男人,你就是吃干抹凈不認賬!」

詩庫璐德也是抓了抓衣角:「聖光大人,外面的聖光有些不太合我們的胃口,要不就讓她們在這裡擠擠怎麼樣?」

擠擠?

一個聖光天使軍團那就是萬把人,而且,她們還都是女性,和一幫男仙人擠在這麼一個狹小的營地里,擠懷孕了誰負責?

最主要的是,孟有房現在也有點受不了。

能控制一個聖光天使軍團當然是好事,可再好的事那也是有代價的,等價交換,這是一個亘古不變的道理。

沒控制之前,聖光來自於聖光天國,控制了之後,聖光來自於孟有房。

因為,他就是聖光。

所以了,孟有房現在感覺身體已經被掏空一滴都沒有了。

牛奶硬擠是會死人的,這也是孟有房為什麼要把聖光天使軍才給放到營地外的原因,更何況,他的身邊還有著三位聖光女神。

這三位才是真正的吃光大戶!

孟有房向著兩位聖光女神一瞪眼:「不勞動者不得食,你們兩個又不是我的寵物,就這麼白吃白住的,合適嗎?」

兩位女神沉默不語。

道理她們都懂,可外面的那些聖光說是難吃,更不如說是有著一種深深的厭惡在裡面,那彷彿是來自靈魂的厭惡。

這時,貝露丹迪開口提議道:「要不這樣,實行輪換制度怎麼樣?」

一聽到這個提議,兩位聖光女神也是笑出了聲:「好啊,好啊,這樣也行,總比沒有吃的強吧。」

孟有房一愣。

輪換?

輪流進來一波不停的吸收聖光?

這特么的,說來說去倒霉的還不是他孟有房一個人!

孟有房果斷的拒絕:「不行!從現在開始,每一個聖光天使都要為營地做貢獻,否則,免吸!執行吧。」

身上閃起淡淡的聖光,強硬的態度不容聖光天使們拒絕。

兩位聖光女神也是心神猛震,她們發現,孟有房身上的聖光讓她們升不起一絲反抗的念頭,她們唯一的想法就是:執行。

「聖光大人已經強到這個地步了嗎?」

兩位女神不再說話,她們雙雙向外一閃,直接閃出了營地,可她們的心,依然在嘭嘭直跳。

聖光天使軍團很聽話的出了營地布防,伙頭軍和兵士們也是拿起了建築工具開始幹活,而孟有房也是有時間坐下來整理仙府里的混亂。

仙府的上空又多了一個大洞,這是通往聖光天國的。

孟有房算了算,現在整個仙府差不多已經打通了到各個地方的通路,什麼妖族,仙國,魔族,聖光天國。

真的是要原地裂開了。

「先補窟窿吧!」

孟有房慨嘆一聲,他也是運起仙氣開始向著那些岌岌可危的窟窿里放出了仙威。

伙頭軍營地不遠處,幾隻聖光天使悄悄探出了頭。

「怎麼回事?對面的那些天使怎麼氣息如此的邪惡?」

「她們不是我們的同族嗎,可我好像很討厭她們的氣息。」

「速報軍團長大人吧,我們決定不了。」

幾隻聖光天使就要遠去,突然之間,一股不可阻擋的威壓轟在了他們的身上。

兩位聖光女神握著拳頭沖了上來:「你們來的正是時候。」

嗚嗚~!

嘭!嘭!嘭!

聖光戰場上些許的變化並不能影響整個戰爭的走勢,雖然伙頭軍營地還在,可周圍的形勢並不如他們想象中的那麼樂觀。

數個方向上,雲台已經派出了無數支精幹的隊伍,他們想要衝進聖光軍團的包圍圈,只可惜,迎接他們的是聖光軍團毀滅性的打擊。

圍點打援,這是一個很常規的戰術套路。

一般情況下,這種套路只有在那種極其重要的人身上才能實現,比如某國主被圍,某主席被困什麼的。

可現在,一個小小的伙頭軍營地,居然讓聖光軍團達成了這個成就。

聖光軍團這邊發現了不對,所以他們派出了探子,只不過一時還沒有消息反饋回來,而在將軍殿,那些將軍們的心裡更加好奇。

大屏幕上,聖光戰場的一角,一個金色的光點格外的耀眼。

「那些人有沒有損傷?」

「報告,沒有!」

「他們的軍功還在增加嗎?」

「報告,沒有!」

「…」

問話的人沉默了下來,在那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就在這時,從外間走進來一個兵士:「報告,經過篩查,那裡並沒有仙國的天才存在,也沒有雲台的高手過去,只有一個疑似的懷疑對象。」

「疑似的懷疑對象?」

對於這種回答,這位將軍大人明顯有些不太滿意,這種時候,怎麼還能用這種字眼來形容問題!

兵士心神一顫,他急速的補充道:「將軍大人,據說是某些人動用了特權,傳過去了一個剛進階的仙人,他叫孟有房。」

將軍的眉頭皺了起來:「新晉的仙人?孟有房?」

一個新晉的仙人還需要動用特權來處理,這本身就已經說明了問題。

「是誰動用了特權?」

兵士猶豫了一下,隨後低聲回道:「是馮異大將軍。」

「馮異?」

一聽到這個名字,那位將軍的瞳孔也是驟然收縮了兩下,隨即他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莫名的笑意。

「這下有意思了。」

馮異有個新娶的老婆叫齊金蓮,她好像是那個仙國的人,她的本名好像是叫孟小蓮,據說,這可是馮大將軍的救命恩人,莫非這其中還有什麼恩怨?

想到這裡,他把手重重的一揮:「命令,第七軍團,第九軍團,第三十二軍團…」

一條條命令下達,所有的兵士都是倒吸一口冷氣。

這太興師動眾了吧!

只可惜,他們的驚訝還是太早了。

那將軍看了一眼光幕,隨後又是微微一笑:「傳令,凡是能探聽到消息者,獎勵軍功十萬,直升隊長!」

哦豁!

在場的兵士們又是一驚。

十萬軍功,直升隊長,這樣的獎勵只是探聽一個消息,這要是傳下去,怕是那些在聖光戰場里歷練的天才們都會動心吧。

在那裡到底有著什麼樣的人物,竟然恐怖如斯!

沒有人知道伙頭軍營地的真正情況,可這樣的命令卻是如同潮水一般迅速的席捲了整個聖光戰場。

仙國的天才,雲台的天才,就連某些隱藏的很深的人也開始蠢蠢欲動。

不為別的,他們就想多結交一下朋友!

。 車內,粉色的氛圍燈亮着,朱邪和唐悅滿臉黑線,短暫的寂靜之後,唐悅一把從朱邪手裏搶過那顆灰色的內丹,冰冷的聲音傳遞而出:「小東西,我看你是在找死,朱邪,準備燒死她!」

「好嘞。」朱邪立刻就抬起了右手。

「別別別,不要醬紫嘛。」內丹里立刻傳出了小丫頭片子的求饒聲音,委屈的說道:「你們之前也不問我道行,我就想說,以你們的道行,怎麼可能抓的住年獸幼崽嘛。」

「還好沒去呢,不然咱倆都得死在那!」唐悅氣呼呼的說。

「堂姐,冷靜冷靜。」朱邪又伸手,把內丹拿到了手裏,輕聲問道:「我說,你既然是負責照顧看守年獸幼崽的,那你肯定有其他的辦法說服年獸寶寶對吧,沒有完全的準備,還真不能去找年獸。」

「喜歡吃人。」內丹里傳出悻悻的聲音說:「不過我可以安撫年獸幼崽的,你們放心的過去吧,實在不行我也有辦法讓你們全身而退,重要的是,如果放任不管,它真的會吃人的!」

好傢夥,這丫頭片子還是很懂得人心的,知道朱邪和唐悅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倒是拿出這個說事。

也沒有更好的辦法,只能硬著頭皮走一步看一步的,車子繼續開着,車內陷入了沉默。

「喂,你們倆怎麼不講話了,很無聊的。」內丹內繼續傳出聲音:「你們真的不用這麼緊張,年獸幼崽就是個小寶寶,只有半個人的大小,空有五千年的道行,它根本不會使用,就相當於一個小孩子的。」

聽到這裏,朱邪和唐悅齊齊出了口氣,倒也開始交談起來。

小寨村的位置已經出了寧海市,屬於新農村的類型,一列列的房屋整齊排列著,遠遠的看上去就十分平整規則。

好在,這年獸幼崽的位置不是在村內,而是在村子後面的樹林里。

朱邪唐悅來到這裏,剛剛夜裏0點,兩人貼了符紙,把身上的氣息壓制到了最低,瞧瞧的來到了小樹林的邊緣處,以最微小的動靜,朝着樹林里靠近過去。

不多時,那年獸幼崽就暴露在了兩人的視線之中。

月光透過林隙灑落下來,正好照在年獸幼崽的身上,那是一隻像是成年狼狗大小的奇怪生物,渾身上下都是奶白色的鱗片,四蹄好像是馬蹄一樣,但是有三根鋒利尖銳的爪子,尾巴有點像是魚尾巴,在空氣之中不斷的搖擺着,頭部還有獅子一樣的白色鬃毛,面目長得像是小老虎一樣,只是額頭上有着一根霹靂形狀的白色犄角。

「這就是年獸啊,還真是第一次見。」朱邪深吸了口氣。

還不等兩人有任何動作,身旁的灰色內丹直接飛了上去,小丫頭片子的靈體漂浮而出,直接落在了年獸的跟前,輕聲呼喚了起來:「小乖乖,醒醒啦,我們要回去了,回去之後再睡怎樣?」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