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3 月 25, 2022
8 Views

秦君臨語氣冰冷的道。

Written by
banner

負責人繼續道:「秦昊大人是那隻衛隊的隊長,被對方達成了殘廢,秦羽大小姐得到消息后就去處理此事!」

「結果等秦羽抵達現場的人,對方已經離開了,於是秦羽姑娘一路追殺到慌外。」

「等我們趕到時候,秦羽小姐就已經被對方殺害了。」

聽完所有消息,秦君臨陷入沉默,迅速道:「有沒有那人的身份信息?攝像頭有沒有拍攝下來?」

負責人搖頭,「只有秦昊大人和那些衛兵見過兇手的真正模樣,大家都推測,此人很可能不是出自北境,而是其他勢力的高手。」

「要不,大人親自去見一下秦昊大人?」

秦君臨當即點頭。

秦羽是他的表妹,而且也是秦閥嫡系弟子中為數不多的高手。

這件事情,絕對不能善罷甘休!

這是對秦閥的挑釁,也是對秦閥的羞辱,要是讓兇手逍遙法外,他們秦閥的面子往哪裡放?

「走,去軍部專屬醫院,我要見秦昊!」

秦君臨直接走出辦公室,朝著自己的私人管事說道。

「是!」

管事點了點頭,當即準備好了專車。

秦君臨馬不停蹄,一路趕到醫院,很快便是看到了剛經過治療的秦昊。

此刻的秦昊,再也沒有之前囂張的姿態,渾身包裹者厚厚的繃帶,整個人像是木乃伊一樣。

他躺在床上,無法動彈,臉色絕望的看著天花板,沒有絲毫生機。

秦君臨沒有著急進去,而是先找到醫生詢問秦昊的狀況。

畢竟秦昊不是普通士兵,也是秦閥的敵襲弟子。

不然,他不會隨便給對方衛兵隊長的位置!

很快醫生便過來了,看到秦君臨后大吃一驚,沒想到對方會親自過來探望秦昊。

「秦,秦君臨大人!」

醫生顫顫巍巍道。

秦君臨微微眯起了眼,「我有那麼可怕嗎?見到我連話都不敢說了?」

「沒,沒有!」

醫生擦了擦額頭上的汗,連忙告罪,「是小人太激動了,能見到秦君臨大人,實在是十輩子修來的榮幸啊!」

秦君臨得意大笑起來,被醫生的話取悅。

「好了,說說秦昊的情況吧。」

醫生猶豫了一下,為難道:「秦昊的情況,不容樂觀,他的骨骼全部被人打斷了,尤其是脊椎,全部粉碎,就算是最先進的藥物,也無法痊癒!」

聽到這話,秦君臨剛剛變得好看一點的臉色,頓時又沉了下來。

下手好狠!

直接廢掉了秦昊!

以秦閥的手段,不是沒能力治療秦昊。

就算骨骼全部斷裂,也能讓對方全部站起來。

但是要想讓秦昊恢復之前的層次,那就很難了。

而且耗費的代價也太過巨大。

秦君臨想了想,區區一個秦昊,還不知道秦閥為他付出這樣打的代價。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秦君臨果斷放棄了秦昊,但是該問的還是要問。

打發走了醫生后,秦君臨走進了秦昊所在的病房,帶著準備好的水果,來到病床前。

秦昊也是睜開雙眼,看到了身前的秦君臨。

他做夢也沒想到秦君臨會親自來探望自己,臉上露出激動之色。

「少主,少主,您來了!」

秦君臨點了點頭,將水果放在一旁的桌子上。

「聽說你受重傷了,專程來看看你!」

「不必多禮,咱們也算是親戚,就這麼躺著就行了!」

「是,是,謝謝少主!」

秦昊激動的有些語無倫次。

旋即,秦君臨詳細詢問起了當時的情況。

「你可看到,當初傷你之人,具體長什麼樣子?」

「他身手如何,能看出來是總是幾重的修為嗎?」

聞言秦昊一愣。

這件事,不是交給秦羽去解決了嗎。

難道說,秦羽也沒能將對方拿下,或者也出了意外?

想到這裡,秦昊背後冒起一股寒意。

當即將當初的事情經過說了一遍。

起因可以說都是在那位老人身上。

他出手想要教訓那位老人,結果被對方盯上,才有了後續一系列的事情。

說完經過之後,秦昊小心翼翼問道:「秦羽大小姐,不是已經追查此事了嗎?」

「難道秦羽小姐也出了意外?」

秦君臨沒有隱瞞,點頭道:「秦羽死了,被對方殺了。」

「而且,連屍體都沒能留下!」

說完握緊了拳頭,臉上露出憤怒之色。

聽到這話,秦昊嚇得渾身一顫,臉色也是變得慘白。

想不到,和自己動手的那個傢伙,居然如此厲害!

「你是唯一一個看清楚那人長相的,現在給我將對方的模樣畫出來,我要確定對方的身份!」

秦君臨語氣冰冷的說道。

秦昊點了點頭,儘管受了重傷,但他的手還是能小範圍行動的。

於是,很快就有人拿來了筆和紙,讓秦昊畫下對方的模樣。

秦昊也沒讓秦君臨失望,他到現在還清楚記得秦風的樣子!

只不過,如今已經過去了三年,秦風和三年之前,已經有了明顯的變化。

哪怕秦昊曾經在電視上看過秦風,當時也沒能認出來!

。 這些東西乍看上去就好像黑霧巨龍的口水,沒有任何攻擊力,但是寧次卻不自覺得汗毛倒數起來,不敢有絲毫怠慢,趕緊再度用空間力量後退百米,讓自己脫離這些霧狀東西的範圍。

霧狀東西灑落地面,一接觸大地便讓大地燃燒起了黑色火焰,這些火焰與天照黑火幾乎一模一樣,但是見識過天照黑火的寧次一眼就認出來,這火焰並不是天照黑火。

天照黑火給人的感覺上熾熱,狂暴,能夠焚盡一切,但是這黑火給人的感覺卻是冰冷,只是看一眼就感覺置身於冰天雪地一樣,反倒是與白的白色冷火非常相似,但是這黑火卻要比白色冷火多出一絲來自靈魂上的威脅。

哪怕是已經經歷了大風大浪的寧次,在看這些黑火的時候都感覺到了一股來自靈魂的顫慄,彷彿自己的靈魂在非常恐懼這些火焰。

「物理攻擊堅不可摧,還擁有專門攻擊靈魂的黑色火焰,這傢伙真的不是來毀滅死界的嗎?難怪死神能慫成那個鳥樣。」

這一下寧次算是徹底明白死神為什麼能這麼慫了,只是被寧次用卡片割都已經把死神弄得放棄尊嚴了,如果被這專門焚燒靈魂的黑火燒到,恐怕就直接魂飛魄散了,寧次甚至能想像到如果自己被這條龍殺死,恐怕就不是要永遠被留在這個世界了,而是直接魂飛魄散了。

「他娘的,死神這個老陰逼,果然是想借這條龍來幹掉我,給我等著,有你好果子吃的,不過現在還是得先把這東西解決了!」

寧次雙眼亮起白光,輪迴眼的紋路逐漸變淡,隨後白光逐漸轉變成金色,緊接着寧次手中也出現了一把金色大劍,這把劍與寧次在轉生眼模式中使用的金輪轉生爆很像,只不過金輪轉生爆是寧次直接拿着光,這個多了一個手柄,看上去更加有劍的模樣了。

寧次渾身上下散發着強大的氣息,龐大的查克拉四散開來甚至直接攪動了周圍的空氣,引起大風。

「吟!」

黑霧巨龍渾然不懼,高亢的龍吟之後朝着寧次衝過來,高舉龍爪朝着寧次落下。

寧次執劍揮砍,看上去像是在招架龍爪,然而就在接觸的前一瞬間,寧次與金色光劍突然瞬移到了黑霧巨龍面前,光劍橫著掃過巨龍的龍角。

巨龍龍角上出現一道金色線條,下一刻一對龍角便由線條處斷裂掉落,在空中化作黑霧散去。

「吟!」

黑霧巨龍吃痛一聲,發出慘叫,但是下一刻黑霧聚集在龍角斷裂處,又重新聚集成了一對嶄新的龍角,沒有絲毫斷裂過的痕迹。

寧次眉頭立刻緊皺起來,這一擊都沒有用的話就意味着這條龍恐怕並不吃物理攻擊,至少在找到弱點之前,物理層面的攻擊恐怕都沒什麼用。

「嘶~~這東西也太難纏了,難怪死神說無數前輩魂飛魄散呢,如果是對上這個玩意,那就說得通了,死神啊死神,給老子等著,竟然這麼坑我。」

黑霧巨龍越強,寧次就越是恨死神恨得牙痒痒,如果死神從頭到尾都不給情報,寧次都還不至於這麼生氣,但是死神卻從一開始就把威脅全都說在了那群雜魚惡鬼上,明顯就是為了讓寧次掉以輕心,讓真正的威脅黑霧巨龍有機可乘。

「十重小型尾獸玉!吃糖豆去吧!」

寧次大手一揮,十張卡片化作十顆全都大小的尾獸玉飛入黑霧巨龍嘴裏,黑霧巨龍一點都不客氣,真的就把這十顆尾獸玉當糖豆給吞了下去。

「轟轟轟轟轟……」

小型尾獸玉在黑霧巨龍體內接連爆炸,將黑霧巨龍虛幻的身體炸散,但是炸散的身體轉眼間又會復原,十顆小型尾獸玉爆炸也沒有任何效果。

看到這番場景,寧次的臉都要皺得擰到一塊去了,如果只是防禦高,戰鬥力強,寧次是一點都不虛的,可是這玩意完全就是不挨揍,所有的攻擊好像都全都打在水裏了,不管用多大的力氣打,總是會復原,簡直就是無從下手。

「吟!」

黑霧巨龍張嘴發出震天咆哮,大量黑霧朝着寧次噴涌過來,想要將寧次吞噬,寧次不慌不忙,將手臂一抬,黑霧立刻被一道無形的屏障擋住,不能再前進分毫。

「轟!」

就在寧次以為自己擋住了黑霧,準備專心思考該怎麼對付這東西的時候,巨大的敲擊聲憑空出現,只見被擋住了的黑霧聚成一個五指龍爪非常用力地敲擊著屏障。

寧次的這倒屏障是用空間之力創造的,與周圍的空間相連,這一撞擊,直接震得空間動蕩,彷彿整個死界都在顫抖,感覺下一刻屏障就會被撞碎。

但是這一下非但沒讓寧次緊張,反而讓寧次眼前一亮,想出了破局之法。

「給我老實點!」

寧次突然將手在虛空一握,威風凜凜的黑霧巨龍立刻被定住,動彈不得,緊接着寧次再度甩手,一顆直徑接近十米的巨大尾獸玉朝着黑霧巨龍飛去。

「轟!」

尾獸玉在接近巨龍虛幻的身體后轟然爆炸,巨龍身體立刻被炸得潰敗四散,爆炸的火光熄滅,四散的黑霧準備重聚,寧次抓住機會再度虛捏拳頭,重聚的黑霧被在空間層面束縛住,無法重聚。

「吟!吼!」

黑霧巨龍似乎也意識到了大事不妙,腦袋不斷吟叫扭動,想要掙脫,但是卻毫無作用,身軀分離的黑霧巨龍力量大減,根本沒辦法衝破束縛。

「終於老實了,我看看……找到了!原來那麼個東西。」

寧次很快在黑霧巨龍殘破的身體中發現了一顆籃球大小的黑色珠子,這顆珠子表面圓潤光滑,完全不像是正常生命體內應該存在的東西。

在斬斷龍角,眼看着龍角重新聚集的時候,寧次心中就在猜測這條黑霧巨龍是不是有着某個「核心」,要不然一團黑霧好端端的不可能突然聚成一條龍,畢竟黑霧本身是不可能存在自主意識的,必然有一個東西在操控這些原本沒有形態的黑霧。。 斗轉星移,天穹變幻,轉眼兩日過去。

尼石城內,楚帝身影昂立如槍,負手而立在城池之巔,舉目遠眺,說道:真是不錯的景緻,千里江山萬里雲,馬踏枯黃捲煙塵。

也不知白起眾將眼下是否已經與敵軍交鋒,這場鏖戰非同小可,不容有一絲閃失。

「陛下放心,敵軍千里而來,必人困馬乏,我軍接連修養兩月之久,坐而迎之,以逸待勞,士兵體力上我軍當佔據上風。」

「敵軍遠來,必急攻,我軍異軍突起,猝不及防下殺之,可事半功倍,亂其陣腳,況且白起擁有無雙智謀,用兵如神,比蒙王,霸王,李存孝三人神勇無匹,戰力驚天,三路大軍更是龍精虎猛,此戰定然必勝矣。」

姜尚立於楚帝一側,信心十足,神情雲淡風輕,似乎並不擔心城外楚軍。

「子牙之言,頗有道理,看來你我只能安心等候,相信白起,比蒙王,秦瓊,項羽可以給朕帶來驚喜。」

話音落。

浩瀚蒼穹,孤雁扶搖,忽有啼鳴聲,洪亮透徹,響徹九霄之巔。

「陛下,李靖從應天城派八百里加急送來戰報!」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