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3 月 24, 2022
12 Views

管家老伯倒退。

Written by
banner

他露出一臉的驚容,看着雷凌不禁倒吸一口冷氣。

「你竟然學會了劍宗的劍二十二?」

老伯很震驚。

雷凌施展的劍訣,可是劍門之祖地的劍宗曠世絕學。

他聽聞,此劍訣在劍宗已經不完整,而能學會這種驚世劍訣者,也只有那麼幾個人而已。

但可惜,劍宗的劍二十三后三式已經丟失,沒人能夠將這等劍訣學全。

但他雷凌,竟然可以施展出最後一式劍二十二,他怎能不震驚?

「還有兩劍!」

面對管家老伯的疑問,雷凌選擇不回答。

因為,這是屬於他的秘密,沒必要向老伯透露。

老伯看雷凌信心十足,他只好點了點頭,道:「老夫能夠有幸領教劍宗絕學,自然是老夫的榮幸。接下來的兩劍,絕對不會讓小友失望!」

「中劍式!」

索要,管家老伯抬手一揮,劍氣成漩,劍影如梭,驀然破開虛空,直奔雷凌而去。

老伯的第二劍,可謂是包羅萬象,內部竟然隱藏了十八種劍式,一劍之下難逢敵手,完全就是無死角的一劍。

觀戰的茅十八,看的心驚膽跳。

管家老伯天資聰慧,竟然可以自己悟出這等恐怖的劍式,絕對是稱得上人才了!

「萬劍歸宗!」

面對管家老伯的種劍式,雷凌不敢大意,直接施展了劍二十三『萬劍歸宗』!

砰砰砰!

劍氣無窮,如蛟龍出海,瞬間衝破了老伯的中劍式。

噗!

老伯的中劍式被迫,只見他被雷凌的劍氣震的吐血倒退開來。

「這……?」

「難道這是『劍二十三』?」

老伯面露驚容。

劍宗二十二,那可是曠世絕學,但有人說劍訣還有隱藏的一式,那是融合可整個二十二中劍式,合成的終極一劍!

他本以為那是空穴來風,子虛烏有的事情。

可如今,他大開眼界,目睹了雷凌施展出萬劍歸宗的至高無上的劍式。

「哈哈……!」

管家老伯突然仰天大笑。

他笑得很開心,居然沒有因為失敗而憤怒?

「這老東西,是不是被打傻了?」

茅十八詫異,看到管家老伯笑得那個高興的樣子,眼淚都笑出來了,這到底是有多大的喜事,讓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

雷凌也是很費解。

管家老伯的樣子,讓他不知道該不該繼續進行這第三劍了?

「小友,你讓老夫怎麼感謝你才好?」

「老夫的三式,只是粗淺的皮毛,卻能夠有幸與劍宗的曠世劍訣媲美,你們說老夫是不是該高興呢?」

管家老伯可是在往自己臉上貼金。

劍宗劍訣,那可是至高無上的絕學,而自己頓悟的三式,雖然不如劍二十三,但那也是讓他足以自傲。

「這也行?」

「你的三式只是施展了兩式,你就敢這麼大言不慚?」

「我可知道,雷凌還有一式,你還是見好就收吧?」

茅十八無語了。

管家老伯如此自戀,居然拿劍宗的至高無上的劍訣。跟自己的三式相比,這是不是在開玩笑?

「哦?」

「還有一劍?」

「老夫還以為,雷凌你已經技窮了呢?」

「既然如此,那就皆老夫最後一式!」

聽茅十八所說,這讓老伯心裏有些不自然了,

因為,他認為雷凌只會這兩劍,但雷凌既然還隱藏一劍,他自然要看看最後一劍有沒有之前的劍瀑、萬劍歸宗厲害。

「老伯,你這臉皮怎麼那麼厚呢?」

聽到管家老伯所說,反而讓茅十八露出鄙視的目光看着老伯。

「休得啰嗦。」

「第三式,名為破軍!」

管家老伯老臉通紅,狠狠瞪了茅十八一眼,便看向雷凌揮動雙手之時,一股極強的劍氣凝聚在胸前。

劍氣化為一把劍,融合老伯三十六路劍招,匯聚了他一生所學,所以這最後一式,堪稱他的此生的傑作!

「好強的劍意!」

「老伯,那我可就不客氣了!」

看管家老伯那副自信的樣子,雷凌也隨之認真起來。

「破軍!」

管家老伯一聲輕詫,只見破軍一劍瞬間飛出,席捲飛沙,恐怖無比!

茅十八瞳孔睜大,看到老伯最後一式劍招這般恐怖強大,嚇的他臉色蒼白,迅速倒退開來。

雷凌橫眉怒豎,雙手握劍舉過頭頂,全身劍意盡情釋放,只見萬劍環繞於身,隨後縱身一躍而起!

「人劍合一!」

雷凌化為一把巨劍,劈波斬浪,氣吞山河!

轟!

一劍落下,破軍一劍瞬間破碎開來。

而雷凌的人劍合一威力太強,直接將對面的老伯震的吐血橫飛。

噗……!

老伯瞳孔睜大,就連摔在地上,他的眼睛都沒有離開過對面雷凌的身上。

因為他不敢相信,除了萬劍歸宗以外,雷凌竟然還會比萬劍歸宗更厲害的劍招?

這讓他怎麼活?

雷凌還那麼年輕,劍道造詣就已經達到了巔峰狀態,這不是讓他丟人現眼嗎?

雷凌飛身落地,看着對面被自己打傷的管家老伯,他抬手摸了摸鼻子。

剛才一劍,他只是動了八層力量,不然管家老伯就算不死,也要落得個殘廢。

嘭!

管家老伯敗了。

可不等老伯起身,秦園府的大門被打開來,

「老伯?」

大門打開,秦鳳急忙沖了出來。

可當她跑出來后,第一眼看到管家老伯重傷趴在地上,這讓她緊張而又害怕,急忙上前攙扶。

「小姐,老奴沒事。」

被秦鳳攙扶起來的老伯,居然搖頭說沒事?

他可是差點被雷凌一劍劈成兩半。

「雷凌?」

「你居然打老伯?」

「老伯上了年紀,怎麼可能經得起你這麼欺負?你是不是不把我秦園府放在眼裏?!」

看老伯受傷不輕,秦鳳卻惱羞成怒。

自己本是為了迎接雷凌來的,但看到雷凌下手這麼重,她氣不過便沖着雷凌呵斥幾句。

「秦鳳。」

「你這可是冤枉雷凌了?」

「是這個老東西,主動向雷凌挑釁再先,雷凌純粹是自我防衛而已!」

茅十八氣不過。

秦鳳不分青紅皂白,就劈頭蓋臉的對雷凌數落指責,這是不是太過分了?

雷凌眉頭緊皺,看着秦鳳的他,懶得去解釋什麼,因為接下來自己住秦園府是敵是友還不一定,自然不會那麼客氣。

「小姐。」

「老奴只是跟雷凌小友切磋切磋而已。」

「是老奴技不如人,要不是雷凌小友手下留情,恐怕我這把老骨頭早就散了架。」

。 楊晨曦答應繼續讀書,這讓楊修遠夫婦很高興。

楊晨曦因為請了兩天假,又在家裏玩了一天才去學校。

沙場的生意也漸漸上了軌道,楊修遠準備在沙場邊上修一排房子,一是有的歇腳的地方,二是晚上得有人在沙場守夜,天天睡棚子裏也不好,三是能做飯,四還可以空個房間出來給陳老闆的監工住。

對於這些楊晨軒完全沒有意見,他已經不打算繼續管沙場的生意了,留給父親做就行。

他準備給自己謀劃一下接下來的路怎麼走。

農曆八月初六,楊晨軒要去學校了。

張月華本來想給楊晨軒多一點錢,但楊晨軒除了學費,只拿了五十塊錢。

初十的時候,家裏要給大家清算工資,過幾天還要去買兩台機器,這就要花好幾千,家裏的錢也不是很寬裕。

當然,這是相對來說的,在很多人看來,拿五十塊錢去學校,那已經非常不錯了,更別說家裏動不動就幾千的開銷,這絕對是富裕家庭。

楊晨軒提着被褥、水桶,背着一個雙肩包出門了。

楊晨軒先去了鄉里,他打算他要去看看,有沒有自己的信件和匯款單,還有很多的投稿沒有還沒回復呢!

到時候要是去了學校,收信也麻煩。

楊晨軒走進郵局:「您好!麻煩幫我看一下,有沒有楊晨軒的信件和匯款單。」

櫃枱內的工作人員愣了一下,隨即說道:「不好意思,信件和匯款單要本人來領取。」

楊晨軒特意帶了戶口本,現在他還沒有辦理身份證呢!

「我就是!」楊晨軒說着把戶口薄遞了進去。

工作人員接過,看了一眼,吃驚的看着楊晨軒:「您就是楊作家?你好!你好!」

說話間,工作人員還從櫃枱下面伸過手。

楊晨軒也有些錯愕,自己都已經這麼出名了嗎?趕緊伸手和工作人員握了一下手。

握了手,工作人員趕忙起身:「楊作家,您稍等啊!我現在就去給您拿,本來是明天讓郵遞員給您送過去的。」

楊晨軒被工作人員的熱情給驚到了:「我今天要去學校,所以就提前來問問。」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