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9, 2020
106 Views

在這裡住了一段時間,她也大概知道這些巡邏的規則,那些下屬會在哪裡巡邏,巡邏的間隔時間是幾分鐘,雖然並不固定,但是如果仔細觀察還是有幾分鐘的時間空白,如果能夠抓住這幾分鐘,還是能夠逃跑的。

Written by
banner

童阮阮忽然想到什麼,於是,她脫掉了自己的睡衣,換上了一身輕便的黑色服裝,來到了楚新月的房間。

她沒有敲門,直接打開門進去。

楚新月正在熟睡,童阮阮捂住她的嘴。

楚新月猛的睜開眼,嚇了一跳。

童阮阮立刻說,「別怕,是我。」

一聽到童阮阮的聲音,楚新月鬆了一口氣,她從床上坐了起來,然後要將床頭燈打開。

突然,童阮阮握住她的手,「別開燈,我有話跟你說。」

「阮阮,怎麼了?這麼晚了怎麼還不睡?」

「新月,我跟你說點事兒。」

楚新月不知道童阮阮要說什麼,她掀開了被子,問道,「到底怎麼了?」

「新月,我住在這裡有一段時間了,我觀察到了這裡的換班規律,只要我們找準時間,說不定我們可以逃出去的。」 楚新月臉色一驚,「真的嗎?」

「當然了,我怎麼會騙你呢?我剛剛看了一眼,再過20分鐘,樓下那些巡邏的人會換班,到時候有兩分鐘的空白時間,我已經看好了地點,到時候我們穿著黑衣服,躲進草叢裡,然後趁他們不注意,悄悄的溜走。」

「可是這樣會不會太冒險了?這裡的安保系統好像很強。」

「這個我已經想好了,我找到離總閘最近的地方,把電線剪斷,然後用一些手段,讓那個地方漏電,保險絲感應到漏電,會自動斷電,到時候那些安保系統也會暫時關閉,我們就趁著這個漏洞逃出去。」

「這樣真的行嗎?」楚新月還有些擔心。

「新月,如果我們在這裡坐以待斃的話,只能是別人砧板上的肉,只有搏一搏才有希望呀。」

楚新月咬了咬牙,點點頭,「好的,我聽你的。」

童阮阮說,「那行,你找一身黑色的衣服換上。」

楚新月「嗯」了一聲,然後摸著黑到衣櫃,找到了一套黑色的衣服換上。

兩個人手拉著手,小心翼翼的出來。

童阮阮倒了一杯水,來到了電源旁,然後用剪刀將電線剪斷,然後將水杯斜放著,慢慢的讓水往下倒。

她已經經過計算,按照這樣的水流速度,大概5分鐘就會淹沒電線,到時候保險絲肯定會感應到漏電,然後開啟斷電保護,然後整個別墅都會斷電,那麼警報器也會暫時失效。

而她跟楚新月就躲在草叢裡觀察,整個別墅停電了,人們肯定會發現,然後第一時間衝進別墅里。

趁著混亂的時候,她們兩個就逃出去。

聽到童阮阮的計劃,楚新月讚不絕口。

「阮阮,你實在太聰明了,這樣的話我們說不定就能逃出去了。」

童阮阮說,「試試再說吧,總得有希望。

楚新月點點頭,「你說的沒錯,不過我先上個洗手間,給我兩分鐘的時間,要不然待會逃跑要是尿急就尷尬了。」

「行,那你快去吧。」

楚新月趕緊去了洗手間里。

過了兩分鐘之後,楚新月出來了,「好了,我們趕緊出發吧,這裡我簡直一刻也呆不下去了。」楚新月著急的說。

於是童阮阮跟楚新月兩個人按照計劃行動。

兩個人小心翼翼的下了樓。

四處非常安靜,她們兩個人腳步聲很輕,直到來到了院子里。

院子非常的大,分前後左右,有花園游泳池,她們來到後院,躲在了草叢中。

她們剛躲進去沒多久,換班的人就來了,在四處巡邏。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突然,院子里的燈都滅了。

巡邏的人停下腳步,左右看去,其中一個人問道,「怎麼回事?」

「不知道。」

「趕緊去看看,怎麼會斷電?」於是幾個人離開。

童阮阮拽著楚新月的手,說道,「我們從花壇那邊的鐵欄杆爬出去,那裡平時是通電的,但是現在斷電了,等電源恢復還需要幾分鐘的時間,我們得快一點。」

楚新月點點頭。

於是,兩個人快速的往欄杆旁邊跑去,

很快,她們到了目的地。

童阮阮說,「新月,我們快點爬上去,只要翻過去,我們拚命的跑就行了。」

童阮阮看到了希望,只要翻過去,她們拚命的跑,跑到有人的地方,她們就能逃出這個鬼地方了。

楚新月抬頭看著高高圍欄,突然愣住了。

「新月,你怎麼了?快點行動起來,要不然來不及了,等通電了,我們會觸電的。」

童阮阮踩了上去,要往上爬。

楚新月握住了欄杆,也一腳踩了上去。

「新月,快點吧,時間緊迫。」童阮阮一點一點的往上爬,眼看著就要爬上去了,突然間,自己的兩條腿被人拽住。

童阮阮嚇了一跳,轉過頭一看,楚新月居然抱住她的腿,將她往下拖!

「新月你幹什麼?你放手!」

楚新月用力地抱住她的腿,咬了咬牙,狠狠地將她往下一拽。

砰的一聲,童阮阮摔了下來,距離並不高,而且童阮阮摔到了楚新月身上,所以所以沒有摔傷。

楚新月從地上站了起來,一下子撲在她的身上,狠狠地將她按在地上,大喊,「來人呀,快來人,她在這裡呀!」

童阮阮吃驚不已,錯愕的目光望著楚新月。

在這個節骨眼上,看到楚新月這樣的行為,童阮阮瞬間明白了。

楚新月是個叛徒!

「新月,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為什麼?」童阮阮不可置信的問。

楚新月笑了笑,「抱歉,我沒有別的選擇。」

「到底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你什麼時候被他收買的?」

「很早很早以前,我有滿腔的才華,可是卻走投無路的時候,是百里逸願意出錢幫我。他給我建造獨立的實驗室,他讓我完成了我從小到大的夢想,他讓我可以隨心所欲的利用所有資源,研發我想要的藥物。」

「所以,你就因為這些錢背叛了我!背叛你的朋友?」

「朋友?」楚新月冷冷地笑道,「童阮阮,我們以前的確是朋友,可是自從你走了之後,這四五年發生了很多事情,早就已經物是人非了,人心易變這個道理,你應該比我更清楚。你放心,百里逸他不會殺你,他很喜歡你。」

「我恨你,我恨你!」童阮阮留下了憤怒的淚水,她把楚新月當成最好的朋友,可是沒想到楚新月居然這麼對她。

關鍵時刻傷她最狠的,果然是她最信任的人。

如果她沒有告訴楚新月,沒有要拉她一起逃跑,如果她一個人偷偷摸摸的跑了,說不定她真的可以翻過這道欄杆,然後逃出去。

可是她不願意拋棄她的朋友,結果沒想到她被朋友背叛了。

「阮阮,你也別怪我,這個社會就是這麼殘酷。我不像你,有這麼多愛你的男人,可以給你一切,幫助你。我只能靠自己,只能背叛自己的良知,我總算看明白了,帶著良知行走在這個社會上,只能被人吞的連渣都不剩!」楚新月的聲音有些瘋狂,和平日里溫柔的樣子截然相反。

童阮阮一直以為,楚新月是個善良的人,連只螞蟻都捨不得捏死,可是沒想到,今天卻讓她看到了這樣可怕的一面。

童阮阮說,「你以為百里逸是真心幫你的嗎?他只是利用你,你知道胡忻嗎?他以前也利用過這個女人,結果這個女人沒有利用價值之後,他就把這個女人給殺了,有一天你也會走到這個地步的!」

「別拿我跟別的女人比!」楚新月說道,「我可不是胡忻,胡忻之所以死,是因為她蠢。可是我不一樣,百里逸給我錢,他在我身上投資,我為他做事,我不會逾越,我只做該做的事情。你別忘了,我很聰明,百里逸需要我的知識。你說他利用我,可是我也在利用他,他需要我的才華,我需要他的金錢,我們各取所需!」 正在這時,四周的的燈全都亮了,柵欄也全都通上了電,只要一觸碰就會被電擊。

童阮阮知道自己逃不了了,最後的機會全都葬送了,被自己的好朋友親手葬送了。

她痛苦的閉上了眼睛哭了起來。

「楚小姐,辛苦你了,做的非常好,下一階段的投資費用,我會很快打給你。」百里逸已經走了過來,似笑非笑地看著她們。

楚新月抬起頭看了他一眼,然後從地上站了起來。

兩個下屬走上前,將童阮阮從地上拉起來。

楚新月看了一眼,眼底閃過一絲心虛。

跟百里逸擦肩而過的時候,她開口道,「我知道我這麼說沒有用,但是我還是希望你不要傷害她。」

「當然,我如果想傷害她,早就已經動手了。」

楚新月又說,「她現在已經知道我在為你做事,所以我應該搬走了。」

「別著急,在搬走之前,還有一件事需要你做。」楚新月心頭一驚。

難道百里逸指的是那件事情?

百里逸淡淡的揚了揚唇,「b計劃實行,現在開始。」

楚新月目光中有些詫異,「真的要這樣嗎?或許……」

「你這是要違背我的命令嗎?」百里逸打斷她。

楚新月連忙說,「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b計劃,目前研究還在初級階段,還沒有正式投入使用,很可能會產生一些副作用,而且也不知道時效到底是多少。」

「之前不是找了一些人實驗嗎?效果挺好的。」

「效果的確是挺好,可是也沒有觀察幾天的時間,可能一個月後會有副作用,可能一年後,也可能……」

「楚新月,我不想再聽你廢話,現在開始執行。」

楚新月心頭一顫,她知道無法反抗百里逸,於是只能點頭,「好的,我知道了,我去準備。」

楚新月離開了。

童阮阮聽到他們說的什麼b計劃,立刻問道,「百里逸,你們在說什麼?什麼b計劃?你到底要玩什麼把戲?」

百里逸走上前,捏住她的下巴,「當然是對你實行的計劃,可是專門為你量身定做的。」

童阮阮狠狠的轉過頭,避開她的手,「別碰我!」

百里逸縮回自己的手,微微一笑,「現在知道了,在敵人身邊安插眼線是多麼重要了吧,你更要知道,關鍵時刻害你最深的永遠是你最相信的人,今天晚上差點就讓你跑了,好在我有先見之明。」

童阮阮現在已經完全沒有力氣罵他了,她連哭都哭不出來了。

百里逸走上前,說道,「行了,你們放開她。」

兩個下屬點頭,鬆開了童阮阮。

童阮阮兩腿一軟要倒下,百里逸立刻將她橫抱了起來。

「你放開我,你放開我!」童阮阮拚命的掙扎。

然而,百里逸的力氣很大,任憑童阮阮如何撕扯,百里逸還是將她抱進了別墅里。

砰的一聲,童阮阮被百里逸狠狠的扔在床上。

緊接著,他整個人撲了上去,將童阮阮壓在身下。

「想逃?」他一把掐住她的下巴,「經過我同意了嗎?」

童阮阮冷哼了一聲,「都逃命了還要經過你同意,你在說什麼廢話?」

「嘴硬!」他低頭狠狠吻上她的唇瓣。

童阮阮拚命的掙扎了起來,嘴裡發出嗚嗚的聲音。

唇上突然傳來一陣劇痛,緊接著,口腔里品嘗到了一股血腥味。

知道她全疼的麻木了,男人才鬆開了她,狠狠的掐著她的臉,「你可真會挑戰我的底線。」

「是你太不要臉,你說我挑戰的底線,但你又幹了什麼事情?你乾的這些缺德事情都在挑戰每一個人的底線!」

「很好,真嘴硬,我看待會是不是還能嘴硬到底。」百里逸嘴角勾起一絲邪笑。

「你這是什麼意思?」童阮阮睜大眼睛,錯愕地望著他,有一種濃濃的不安。

「你剛剛說的什麼計劃?到底是什麼?楚新月到底在幫你做什麼?你快說呀!」

「你很快就會知道了,他們正在準備,得稍等一會兒,現在是我們兩個人的時間。」

百里逸修長的手指解開了她襯衫的扣子。

「你別碰我!」童阮阮用力抓住他的手想要推開,可是男人的力氣大得可怕,僅僅用一隻手就將她的兩隻手都抓住,按在頭頂按住。

而另一隻手肆無忌憚。

童阮阮痛哭了起來,「你不是說你不會傷害我嗎?你這樣算什麼?你說話要算話。」

她的聲音近乎卑微,也不敢再去罵他,生怕這個男人對她做什麼。

「怎麼,現在怕了嗎?」百里逸陰狠一笑,「童阮阮,你到底什麼時候才能明白,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無論你逃到哪裡我都能把你抓回來。」

童阮阮痛苦的閉上眼睛,不想理他。

百里逸將她摟在懷裡,在她耳邊喘息,「童阮阮,我不想傷害你,你不要逼我,不要逼我。」

……

另一個房間里。

楚新月站在一個桌子前,桌上面放了很多儀器,看起來十分複雜,還有很多顏色的液體。

楚新月將一些液體兌在一起,就會冒出煙霧,她像是在做什麼實驗。

過了一會兒之後,楚新月放下了手裡的實驗杯,抬頭對實驗室里的人說,「可以了,把人帶過來吧。」

然後,下屬去童阮阮的房間里找人。

下屬知道百里逸也在裡面,所以到門口的時候,特別敲了敲門,不過並沒有回任何回應,但是,房間里卻傳來一陣一陣女人的哭聲。

「你別碰我!」

「別亂動,你要是再亂動,我就真碰你!」

下屬聽到這話,有些尷尬,於是站在門口耐心的等待。

直到過了四五分鐘之後,房間的門被打開。

百里逸陰沉著一張臉,「怎麼樣了?」

下屬說,「已經準備好了,可以把凱伊小姐帶過去了。」

百里逸轉過頭看了一眼床上用被子緊緊裹住身子的女人,一臉恐慌的看著他。

他嘴角勾起一抹邪笑,「知道了,你下去。」

下屬點頭,隨後退下。

百里逸來到床邊,童阮阮一臉怨恨的瞪著他,「你這個變態!」

剛剛雖然這個男人沒有真正意義上的碰她,可是,她被這個男人佔盡了便宜。

他粗糙的手心在她身上遊走的時候,真的太噁心了。

百里逸的臉色似乎很難看,是一種隱忍到極限的壓抑。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