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26, 2022
80 Views

孟書帶著程天皓來到了一片竹林,程天皓還在好奇著,這裡的竹子與他之前在中心城府所看到的竹子沒多大區別,為何這天上也有?

Written by
banner

孟書輕輕一笑,為他解答:「這裡的竹子,看似與人界的竹子無異,可這裡的竹子被周圍的仙氣所圍繞,竹子的青綠色中還帶著一絲青藍色,所以,這裡被稱為仙竹林,是天界最美景色之一,我們要見的人,就在裡面。」

經孟書這麼一介紹,程天皓心想著,那這天界應該還有許多美景是他沒有看見過的,有機會一定要看個遍。

在竹林的中心,有一個竹屋,倆人便在這裡降落。竹屋前,還有被竹子製作的柵欄圍起來的院子,就連大門也是竹子做的。程天皓還在感慨,這裡的主人,真是別有一番風味,什麼東西都離不不開竹子。

孟書微微一笑,沒有說話。孟書輕輕推開了大院的竹門,兩人進入院子,程天皓看到了院子中心的竹桌子,還有竹凳子,以及桌子上的竹杯子,果然啥都離不開竹子,不枉他剛才那一番感慨,當然,就除了燒茶用的風爐以及乘茶水的茶壺例外。

孟書舉起左手輕輕放在胸前,對屋子門行禮,道:「晚輩孟書,有事求見仙竹長老!」

聽孟書這麼一說,在程天皓的心裡更是感慨,哇塞!就連外號也離不開竹子,這裡的高人起外號果然是簡潔。

沒一會兒,聽見了屋內傳來了腳步聲,再接著,門「吱呀」一聲被打開了,從裡面出來了一位白頭髮、白鬍須的老者,身著墨綠色的長袍。

「阿書啊,你是有多久沒來了?」老者問孟書。

孟書回答:「回長老的話,十年。」

「以前,你和阿祺經常來我這裡做客,自從十年前你上任了特使一職,便再也沒有來過了。」老者感慨的同時,注意到了站在孟書身後的那名年輕人,他問孟書:「阿書啊,過去的事情已成舊事,不必再提,這次你來的目的,是為了你身後的年輕人吧?」

孟書輕輕點了下頭,答:「是的,長老…」

還未等孟書說完,仙竹長老便「嗖」地一下,來到了程天皓的跟前,東瞅瞅,西瞅瞅,再從上往下瞅了個遍,再圍著程天皓轉了兩圈,這期間,孟書一直沉默不語,他心裡有話,也不敢打擾長老。見孟書都如此沉默,程天皓就更不敢吭聲了,生怕有個萬一,誰都得罪。

長老轉身看向孟書,問:「你這次來,就帶了個未覺醒的人,是幾個意思?」

聽見長老這是在質問他,孟書連忙解釋道:「長老,晚輩並沒有別的意思,是因為晚輩遇上了難題,才帶他前來的。」

說完,孟書拿出了那塊呈土黃色的覺醒令,給長老看。長老一看,便知道了是怎麼個一回事了。只見長老仔細想著,想了許久,才說:「像這種覺醒令有反應,本體卻沒覺醒的跡象,在你之前,有過一列。」

「那最後成功了嗎?」見長老輕輕點了下頭,孟書繼續追問:「那您可知道最後是用了什麼辦法嗎?」

長老輕輕嘆了一口氣,說:「說是也不完全是,但跟這位年輕人的情況倒極為相似。」

「長老,能把話說清楚點不?」孟書顯得有些著急了。

長老看了一眼孟書,繼續說道:「每位特級助使在登位前,都要覺醒五種屬性的術法,當年,他在覺醒最後一種木屬性術法時,覺醒令有反應,卻怎麼也沒有成功。」

「那後來呢?」孟書追問。

「後來啊,他去了趟精靈國,精靈族世代居住在森林之中,也有神樹庇佑,自然缺不了木屬性,他就去了那裡修鍊,至於去修鍊了多久,遇上了什麼事,我就不得而知了。」長老接著回答。

聽長老這麼一說,孟書彷彿看到了希望般高興,還想著找到長老口中說的那個人,去問清楚,其中的訣竅,來幫助程天皓覺醒,長老叫住了孟書:「阿書啊,你先別著急,你也別失望,其實,我說的那個人,就是你的父親啊!」

一聽長老提起了他的父親,孟書頓時楞在了原地,他怎麼也沒想到,長老口中之人,竟是他的父親。

長老上前輕輕拍了下孟書的肩膀,說:「孩子,我知道這是你心裡一道坎,我本不想再提,可你現在一心想讓你身後的年輕人覺醒,你這種心情我能理解。」

「長老,沒關係,我沒事,不過還是謝謝你告訴晚輩這個消息,晚輩這就告辭。」孟書向長老行禮。

長老輕輕點了點頭,看著他們二人離開了。程天皓看著孟書帶著一絲失落的表情,嘴上不好說,但心裡卻想著,你這樣強忍著,真的沒事嗎?

。 沈若蘭癱軟的身子,聽到程耀陽這番話更是慌了神。

程耀陽酒精過敏?

疑惑問道,「你怎麼會酒精過敏?我看到你和他們應酬都在喝酒的啊!」

程耀陽冷冷一笑,「你是不是想說,我們今晚還喝了交杯酒?」

沈若蘭心頭一顫,她正是在考慮這個問題。

如果程耀陽說的是真的,那她剛剛的謊言不攻自破。

程耀陽好心的為她解惑,「我應酬時,喝的都是水,你想給我下藥,都不先調查清楚嗎?」

沈若蘭嘴唇嚇的直抖,「什……什麼下藥,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聽不懂嗎?那台下起鬨的記者,還有那交杯酒,你敢說那酒里沒有問題?」

程耀陽語氣並沒有聽出慍怒,相反,竟是慢條斯理的閑聊天一般。

可越是這樣,卻月讓沈若蘭心生恐懼。

不敢回答,只是拚命搖頭。

程耀陽冷呵了一口氣,起身走了過來。

走到沈若蘭的面前,蹲下身。

抬手,指背在女人被打腫的臉上摩挲。

「疼嗎?」

沈若蘭嚇的渾身僵直,「……不,不疼!」

程耀陽笑了,「不疼?怎麼可能不疼呢?」

沈若蘭一愣。

還沒等她反應過來,程耀陽抬手就是一巴掌。

這一下,比之剛剛還要用力。

「現在呢?疼嗎?」

沈若蘭捂著臉,已經恐懼的干張嘴說不出話來。

嘴角撕裂一般的疼痛,一股子腥甜溢滿了口腔。

「說話!」

「疼,疼……」沈若蘭急忙回答。

程耀陽似是滿意了,再一次撫摸上她的臉,那眼神里充滿著一種詭異的光芒。

手下極其溫柔,如若不是疼在自己的臉上,沈若蘭真的會被這溫柔的動作所迷惑,深陷。

程耀陽笑着言道,「疼就對了!不疼你怎麼能記得住教訓呢,是不是?」

沈若蘭嚇的大氣不敢出,屏著呼吸,怯怯點頭。

程耀陽倏然起身,再一次嫌棄的抽出了一張濕巾擦了擦手,隨之直接扔到了沈若蘭的臉上。

「你想懷孕,想要一個孩子是嗎?」

此刻的沈若蘭已經被嚇傻了,蜷縮在一處,不敢動。

程耀陽平靜的語調,卻說出了最殘酷的話語。

「想給我生孩子,你也配?」

沈若蘭滿臉受傷的表情,「耀陽,我們是夫妻啊,難道我都不配有你的孩子嗎?」

程耀陽端看了她幾秒,「那你就盼著今天這一次你能幸運懷上吧!」

沈若蘭猛地抬頭,程耀陽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那樣子卻說不出的陰惻。

沈若蘭壯著膽子,試探的問道,「如果……如果我真的懷孕了,你……你會留下這個孩子嗎?」

程耀陽攤開手,「好啊,只要你能懷上,那我絕對不會讓你打掉孩子!」

「真的?」沈若蘭需要一個肯定。

「當然!」程耀陽坐回到沙發上,細緻的擦拭著鏡片,「你如果懷孕了,即便我想不要孩子,我家人也不會同意的!」

沈若蘭聽到這話,心裏才算有了幾分篤定。

暗暗祈禱,她一定要懷上孩子,一定!

。 那眼淚一滴一滴的從眼眶裡落下來,像斷線的珠子,楚玄辰的唇,突然嘗到了咸濕的眼淚,他抬眼一看,她竟然流淚了。

那一刻,他那鋼鐵般的心,突然就軟了下來。

她竟然不反抗了,只是默默的流著淚,雙眼無神,定定的看著他。

「月兒,你放心,本王會對你很溫柔的,本王不會傷害你。」楚玄辰也只有面對雲若月,才是個心軟的男人。

他見不得她流眼淚,他低下頭,捧起她的小臉,輕輕的吻著她的淚水,溫柔的吻向她的眉眼、唇和脖頸。

而那外面,是激烈的打鬥聲,到處是兵器摩擦的聲音,還有武器被震斷、侍衛們受傷的嚎叫聲,也有蘇七少那凌厲且心慌的腳步聲。

輕輕的,楚玄辰閉上眼睛,輕吻著她,他眼神沉醉,吻得纏綿悱惻,小心翼翼,每一個吻都十分的小心,生怕弄疼她似的。

雲若月以為會面對楚玄辰的狂風暴雨,但他並沒有。

他竟那麼溫柔的親吻著她,溫柔得像在對待稀世珍寶似的。

她一抬頭,就看到他的眼神,既憤怒又隱忍,還夾雜著濃濃的心痛。

她的心,也痛了起來。

楚玄辰一邊親吻,一邊無比沉痛的道:「為什麼別的男人都能擁有你,本王卻從來都得不到?為什麼你能和別的男人生孩子,卻不能和本王生?為什麼他能擁有你,本王卻不能?」

他像個想要吃糖,卻得不到的孩子一般,心酸的質問雲若月。

他明明愛她,把她當珍寶那樣呵護,卻愛而不得。

他覺得自己真挫敗,連心愛的女人都征服不了。

所以他震怒、心碎、心痛,他想到這裡,就開始解她的腰帶。

外面,蘇七少以一人之力,與幾十名高手對戰,已經戰得渾身是傷,千瘡百孔,滿臉是血。

可他仍像個鬥士似的,手握一柄從侍衛手中奪過來的紅纓槍,堅強的站著,屹立不倒。

雲若月和楚玄辰進去這麼久,都沒有出來,他心裡有不好的預感,突然間,他已經掄起紅纓槍,一路大殺四方,朝陌離他們攻了過去。

陌離看到蘇七少不顧一切的衝過來,想起了當初為救王妃,不顧一切的王爺。

他們為了王妃,都可以不顧性命,不要生死,他頓時很佩服蘇七少。

他身上明明有好多傷口,在流血,但他還是像尊殺神一般,勇猛的沖了過來。

可惜,他們的兵力猶如銅牆鐵壁,蘇七少隻身一人,根本破不了。

「蘇七少,我們人多,就是和你打車輪戰,也耗死你。王妃註定是我們王爺的女人,你走吧,還能留一條命。」陌離見蘇七少拼殺得滿身是血,還不肯放棄,只得勸他離開。

他已經違背了王爺的命令,到時候肯定會被王爺處罰。

但看到蘇七少這副痴情的樣子,他想起了七七,又佩服他的膽識,頓時不忍心,決定叫他走。

到時候有什麼狂風驟雨,都由他來抵擋。

蘇七少拿袖子擦了擦嘴角的血,邪佞的冷笑,「如果看不到王妃平安,我是不會走的,我們是知已,是朋友,我不能留下她一人獨自面對楚玄辰。要走,一起走,要生,一起生。」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