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26, 2022
37 Views

關機,鎖門。

Written by
banner

辦公室沙發小是小了點,蜷縮着眯一覺不成問題。

沒察覺到有啥不妥的周南,秒睡了過去。

被丟置一旁的手機os:老子做夢都沒想到,這輩子還有能關機的一天!

再睜眼時,天色已擦黑。

第一件事,摸手機,開機。

嚯,好多的未接來電,大多來自同一號碼。

陌生來電?不予理會。

一覺從午飯時間睡到晚飯時間,安逸!

在抽屜裡找到飯卡的周南,終於不用去蹭妹子的軟飯,美滋滋跑到食堂點了四個葷菜。

一大口紅燒肉就着米飯,香!

“喲周隊,今兒胃口不錯!”

牙疼的瞧着端着餐盤湊過來的地中海,周南好懸沒忍住那句“您哪位?”

想着哥們兒好歹是一把手,索性直接了當,“有事兒說事兒。”

地中海聞言沒有絲毫意外之情,反而表情略顯誇張的煩惱道,“周隊,我估摸着您應該不記得晚上咱分局有什麼活動…”

誰說的,這題他會!

“彙報演出?”

“!”這回地中海明顯意外,畢竟一般時候,他們這位隊長可不會關心除破案之外的“雜活”,活久見啊!

噎了一下,地中海這才接上,“對對,現在有這麼個情況,那不是局裡包了個劇場嘛,然後給了咱支隊三十個觀衆名額,本來名單是報上去了的,可臨了請假的有一大半…雖說咱單位太忙情況特殊,但到時候空一大片到底不好看,您看是不是和上面打個招呼,萬一到時候因爲這事兒被通報…”

作爲刑偵支隊,24小時連軸轉也算常態,但你要說忙到連抽點人去看個演出都做不到,那確實有點誇張。

只不過對於這一類演出,大家心照不宣吧,有這時間回家摸個魚它不香嗎?何必去當工具人呢!

地中海表情雖略顯誇張,但作爲辦公室主任,劉建軍煩惱也是真煩惱。

有周南在,他們支隊在“業績”這塊那是沒的挑,但年度考覈不全看這個,還要全方位綜合考量,其中,隊伍建設更是重中之重。

其實分多分少,榮譽上是其次的,主要關乎年末實實在在到手的考覈獎吶。

這次事情說大不大,說小不小,能側面反映出一些問題,端看有沒有人較真。

“您說辛苦一整年,爲這麼點事兒扣分的話,不值當啊…”

總結陳詞後,劉建軍暗暗鬆了口氣,茲要是彙報過了,他這責任就少了一大半,至於最後到底如何處理,在他這反而顯得不是那麼重要了。

打招呼?

即便沒混過機關,周南也明白這是考驗人際關係的時刻,全社會通用。

想想也知道,“他”能這麼年輕就升到這個位置上,除了業務能力過硬,人際關係絕對不能差。

擱以前,周南相信就是打個電話的事兒,現在嘛…

我是誰?我在哪?能原地撂挑子嗎?

原來不止刑事案件,日常的隊伍管理他也得抓瞎吶!

這日子真心沒法過了!

到底不是剛出社會的大學生,刨了口溜肥腸,丫轉瞬便有了思路。

周南不捨的撂下飯碗,一拍桌子,義正辭嚴,“這是值當不值當的問題嗎?我們作爲公安隊伍,更要把紀律挺在最前!你馬上發個通知,晚上去不了的,親自向我請假,我倒要看看一個個到底有什麼不得了的大事!”

劉建軍,“……”。丫平日不是上綱上線的人啊,今兒這是怎麼地了?沒聽說出啥大案子吶,怎麼就撞槍口了呢…

當然,一把手適時的整頓下隊伍作風也是應有之義,不算出格。

正準備點頭應下,忽然看到一人急急忙忙的從食堂門口衝了進來,“老蔣?晚上那彙報演出不是你負責嗎?怎麼有空來我們刑偵支隊?”

來人根本沒功夫搭理劉建軍,如餓虎撲食般一把抓住了周南的胳膊,“周隊,可找着你了!”

打了一下午電話都關機可還行?這是一個在職警察幹出來的事兒?

好不容易應付過一波“危機”的周南,“?”

“您可別想着推脫,馬局親自發下話來,要我一定把你帶到演出現場!”說着老蔣拉着他胳膊就往起拽。

“……”,努力嚥下剛進嘴的四喜丸子,周南終於想起自己晚上還有個演出。

不怪他記性不好,實在這事兒走向太特瑪的奇葩,他下意識的就想無視,沒成想還是逃不過,人家居然親自來抓人了。

不明就裡的劉建軍見領導“有難”,立馬挺身而出,“老蔣,你是知道的,我們周隊手上事情太多,正兒八經睡覺的功夫都沒有,哪有時間看演出,要不這次讓我來代替吧…”

逮到機會的老蔣頓時一瞪眼,“代替?怎麼代替?周隊這次可和馬局保證過了,是要登臺獻唱的,老劉你確定代替的了嗎?”

周南,“……”。放P,老子什麼時候保證過,都是那老頭忽悠的!

劉建軍,“……”。登什麼臺?獻什麼唱?我彷彿出現了幻聽!

食堂豎耳衆,“……”。好像聽到了什麼不得了的大新聞!

老天啊!他們周隊居然要登臺獻唱?

那可是他們嚴肅認真不苟言笑的周隊啊!

你說他隨手破了起命案,那不稀奇,但現在這是什麼情況?

唱歌?不可想象!

直到周南被老蔣拖拽出食堂,衆人才恍然驚醒。

好幾個機靈的立馬衝到了劉建軍面前,“劉主任,晚上不是一大半人請假了嗎?分個觀衆名額給唄!”

“對,我也要一個!”

“還有我!”

“我我我…”

萬萬沒想到,之前還無人問津,避之唯恐不及的工具人名額,瞬間成爲了搶手貨,接下來的個把小時,劉大主任的手機差點沒被打爆了…

請假?不存在的!現在,誰能搶到那三十分之一名額,誰纔是人生贏家!蘇棠三人並非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性格,所以在從保安老鄭那裡知道白塔現在無異於一個定時炸彈后,便也沒有打算去上面看看情況。或者說,她們這一次來這裡的目的也不是為了去白塔。

天色漸漸暗下來的時候,三人就回到了落梅院中。

早在和梅千白的關係漸漸加深的時候,蘇棠三人就從他這裡知

《游族》第一百三十章:他們在找人 彈鋼琴!

童珂聞言不由的眼睛一亮,她還沒有親眼見過姐夫彈鋼琴呢。

她不由的期待起來。

她興奮的道:「那好,姐夫我們準備準備。」

陳寧笑道:「準備什麼?」

童珂愣住:「你不用準備鋼琴,還有排練一下么?」

陳寧道:「鋼琴酒店就有,用不着準備,至於排練更用不上。」

這麼自信?

童珂有點愣住,她忍不住道:「那你別的也要準備準備吧,比如你今晚表演彈鋼琴的才藝,那至少得換套帥氣一點的衣服吧。」

陳寧愣住:「怎麼,我這衣服不可以嗎?」

童珂咯咯的笑道:「姐夫你雖然很耐看,但你平日太低調,選的衣服款式跟顏色都是非常中庸的那種。」

「走,我聽說附近有一家名牌手工西服店,我陪你過去挑選一套合適的衣服。」

陳寧本覺得沒必要,但是童珂振振有詞的說:「我可是答應清清監督你的,姐夫要認真對待哦,不然清清要失望的。」

沒轍!

陳寧只能起身,跟童珂出門,去附近的手工西服店,去挑選一套合適今晚彈鋼琴的衣服。

華格西服店。

裝潢得極為奢華,櫥柜上掛着一套套精美絕倫的西服,任何一套都是天價。

劉來德跟幾個朋友剛剛買完衣服,從店裏出來。

他們幾個上了路邊的那輛路虎,正準備離開。

此時,坐在車後座的劉來德,忽然瞥見窗外有一對男女,從車邊經過,然後走進了華格西服店。

這對男女,男的是陳寧,女的是童珂。

「是他!」

劉來德一直就懷疑陳寧是大都督,因此見到陳寧時候,忍不住低呼了一聲。

旁邊幾個權貴圈子裏的朋友,聽到劉來德的驚呼,都忍不住的問怎麼了?

劉來德下意識的道:「剛才進去那穿白襯衫的男子,好像是大都……」

大都督三個字還沒有說完,劉來德就猛然回過神來,急忙住口,改口道:「沒什麼,走吧,咱們去吃飯。」

幾個權貴圈子裏的朋友,大部分人都沒有當回事,紛紛說去哪裏吃飯。

但是!

其中有一個叫項東的傢伙,是項家的子弟。

最近,項家正極力想要促成跟大都督的聯婚,項二小姐,正到處找人秘密查探大都督的身份資料,尤其是行蹤。

因此項東對於大都督的消息格外敏感。

他一聽劉來德剛才那句話,就起了嚴重的疑心。

心想:難不成劉來德想說,剛才進去的那個白襯衫男子是大都督?

項東又興奮又遺憾,興奮的是疑似發現了大都督的消息,遺憾的是他剛才沒有見到那白襯衫男子的長相。

他稍加思索,然後就給項二小姐發了條信息:「二小姐,我發現了大都督的行蹤,他身穿白色襯衫,剛剛進入了華格西服店,現在店裏除了他沒有別的顧客,你趕來肯定能夠見到他。」

項家!

二小姐項水妍,最近正苦惱查不到大都督的消息呢!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