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25, 2022
19 Views

馬君寶喊著,便朝趙學而所在方向衝去。

Written by
banner

馬君蘭柳眉微蹙,卻感覺似乎哪裡不對勁:王懷安那小子這麼穩得住?

走廊外——

馬君寶睥睨地看著那嚇唬趙學而的弔死鬼,爆喝:「何方小鬼,竟敢現身害人,小爺收了你!」

這位馬少爺擰緊拳頭,作勢就要朝那弔死鬼撲去。

那弔死鬼轉身錯愕地看著這位馬家少爺,表情有那麼一絲疑惑:我是鬼,你不怕?

卻見這位馬少爺突然向著自己擠眉弄眼的,這弔死鬼更是疑惑了:我倆很熟嗎?你以為對鬼家拋媚眼,鬼家就不弄你了?

「學而快跑,這鬼交給我來對付!」

弔死鬼這一秒中的恍惚,馬君寶以為是這死鬼接受到了他的信號,信心更足了,於是立刻衝到了趙學而身前,展開雙臂,將柔弱嬌小的趙小姐擋在了自己身後,那堅定的眼神,視死如歸的氣魄,太尼瑪有種了!

「君寶,你……」

趙學而感動,立刻撒腿就跑。

嗯?

就這?

學而,你是不是跑的有點果斷了?你就不表示一下下?

此時不應該是——

趙學而:君寶,原來你是這樣的男子漢,學而此生只為你傾心。

馬少爺還在憧憬趙小姐被自己的英雄氣魄折服,芳心暗許,卻驟感陰風撲面,寒氣逼人,那弔死鬼已經近在咫尺,那血紅的長舌距離自己的臉不過一公分,那雙凸起的青色眼珠直勾勾地盯著他看。

「嘿嘿,這麼大坨肉,鬼家喜歡,一定很好吃……」

「你!!」

馬君寶不由一愣,驚了,心裡頓時一懼,軟了,……

「鬼啊!」

意識到不對勁,這貨撒丫子就跑,轉眼,就已經跑到趙學而前面去。

「馬君寶,你……」

趙學而簡直驚呆了。

「哼,膽小無知的人類!」

弔死鬼陰森森笑。

此刻,另一邊,正在嚇唬蘇靈兒的『小常先生』恢復真容,一張沒有面孔的臉無比瘮人,蘇靈兒當即就嚇暈了過去,癱倒在地。

無面鬼頓感無趣,於是,目光盯向了逃跑中的趙學而和馬君寶。

「弱小無助的人類啊!」

……

同一時刻,常平和王懷安所在房間。

常平開口:「是時候了,你出去吧。」

王懷安:「開什麼玩笑?那可是兩隻真鬼!你想讓我羊入虎口啊?」

「有我在,你怕什麼,照之前的計劃,你配合那兩隻鬼表演,這樣才好把馬君蘭引出來,懂嗎?快點,別磨蹭!你還想不想在趙學而面前表現了?」

常平催促。

「關馬君蘭什麼事?」

「別轉移話題!」

「常平,是真鬼……」

王懷安腳發軟,走不動,這,這……這是少爺乾的活嗎?

「人馬君寶不也在外面?你還不如他了?」

「誰說的!」

「那你還窩著?再遲一點趙學而真成馬君寶的了!」

「我去!」

王公子被常平的話激出了獸性……呃,一股血性,當即跨門而去。

「學而,這裡!快來!」

王公子踏出門后,便朝在走廊中來來回回亂竄的趙學而招手,而此時,馬君寶已經被那弔死鬼逼到了角落裡。

無面鬼正好向王懷安看過來。

王懷安:握艹,好恐怖!

王公子本能地就想轉身回屋,但還是心一橫,朝走廊的另一邊跑去。

果然,騷包的王公子立時吸引了無面鬼注意,趙學而暫時脫困,看起來,這無面鬼還是喜歡陽氣多一點……

須臾,無面鬼陡然浮現在王公子面前。

「鬼啊!」

王公子方寸大亂,轉身又往回跑,而無面鬼又再一次浮現他面前。

「尼瑪,搞什麼鬼!」

王公子氣惱。

「你想搞鬼?好啊……」

無面鬼陰陰笑著,那面孔,卻是忽然幻化成了趙學而的面龐。

「學而……」

王公子有點呆,腳步慢了下來。

「嘿嘿,愚蠢的人類!」

『趙學而』邪魅的笑著,伸出利爪就要朝有些獃滯的王懷安抓去。

就在這時,一道玉手飄出,將王懷安手臂一拉,便是帶到了一邊,緊接,馬君蘭的身影驟現,手中捏著一道符紙,看著『趙學而』,冷聲道:「還想吃人?」

「喲,還有不怕鬼的?那就先吃你!」

『趙學而』再次衝上,馬君蘭迅速甩出手中符紙朝『趙學而』身上貼去。

『趙學而』立刻頓住,呆愕地看了馬君蘭一眼,然而,臉上卻是陰陰一笑:「嚇死鬼家啦,還以為是什麼呢?一道陰符?太小瞧鬼家了吧?」

說著,利爪一抓,輕鬆便將貼在身上的那張符紙給撕成了粉碎。

「騙子啊!什麼破符!」

馬君蘭懊惱的罵了一聲,但也沒氣餒,又從腰包里取出一個鈴鐺來搖響。

「叮鈴鈴……」

「……」

無面鬼登時無語……

……

常平貼在門口,一直觀察著走廊外的情形,然後又瞅了瞅徐超賢和郭有才所在房間,不免一嘆。

這文士……還真不是個東西!

確定只有兩隻鬼后,他射出了身…… 崑崙一脈傳來消息?

門口弟子傳來的這個消息,讓玉虛宮再坐的幾人都不淡定了!

「什麼消息?說!」

白道子等人連忙站起了身子。

「大長老,崑崙一脈傳來消息,說在七天之後,崑崙一脈第一傳人將親臨昆州市調查崑崙功法的事情,屆時,讓我們三清山也前往昆州市!」

「嗯?」

聽到這小子,白道子幾人臉色都發生了變化。

「大師兄,果然啊!」卓康明臉色肅然,沉聲道:「這崑崙功法的消息傳出去還沒多久,崑崙一脈的人就已經知道了,他們知道這件事後,果然派人來親自調查,派的還是崑崙第一傳人!」

「我就知道!」

白道子暗暗咬牙:「自從嚴經緯把這件事爆出去之後,那本來自於崑崙的功法,就再也和我們沒關係了,該死!那本功法在秦家這麼多年,一直安安全全,崑崙一脈的人也並不知曉,就是因為沒有傳出去,如果我們得到了那本功法,偷偷修鍊,崑崙一脈的人也不可能知曉,該死,都是嚴經緯!」

想到那本來自於崑崙的功法和他再也沒有關係,白道子心裏對嚴經緯恨到了極點!

「嚴經緯真是個蠢貨!」白道子怒道:「這下好了,被崑崙一脈的人知道了這件事,那本功法,誰也別想得到,它會重新回到崑崙一脈的手中!」

「大師兄,崑崙一脈第一傳人親自來調查這件事,到時候若是查到那本功法在嚴經緯手中,嚴經緯就慘了!」卓康明冷笑道:「私藏崑崙一脈的功法,這個罪名,嚴經緯恐怕擔當不起。」

「二師兄說的對,到時候崑崙一脈的人如果真要對嚴經緯下手,不知道那些覬覦嚴氏集團秘密的勢力會怎麼選擇?會選擇出來保住嚴經緯么?他們若出來,就等於得罪了崑崙一脈!那可是崑崙啊!」三長老吳黃道語氣凝重無比。

「這倒是一場好戲!」

「哈哈,嚴經緯恐怕沒想到,他拿到崑崙功法,面臨的是什麼吧?」

「崑崙一脈的壓力,他承受得住么?」

幾人討論了一番,這時,四長老榮雨石一臉擔憂道:「大師兄,二師兄,三師兄,按理說,崑崙的功法沒在我們手中,我們去昆州市沒什麼可擔心的,但是……萬一出現了什麼情況呢?比如嚴經緯把那本來自於崑崙的功法隱藏得很好,崑崙一脈的人調查不出來,到時候懷疑到咱們頭上來怎麼辦?畢竟,嚴經緯爆出的視頻,那本功法,已經被我們得到!」

「老四,你的擔心不無道理!」白道子微微皺眉,說道:「不過……我想來調查的人既然是崑崙一脈第一傳人,他的手段應該不會差,不會被嚴經緯的視頻誤導,而且,他選擇直接去昆州市調查,其實也說明他第一懷疑的還是嚴經緯。」

「確實是這個道理!」

「如果他懷疑咱們三清山,恐怕是直接來咱們三清山調查了!」

「這麼說,咱們倒也不用太過擔心,身正不怕影子斜!」

「到時候,把韓中那個廢物帶過去,一起和嚴經緯對質!」白道子冷笑道:「到時候,我就不信揭穿不了嚴經緯的謊言!」

崑崙一脈第一傳人七天之後將前往昆州市調查那本崑崙功法的事情,傳遍了天下。

這個消息太震驚了!

誰也沒想到,崑崙一脈的反應如此迅速,竟然派了第一傳人來調查那本崑崙功法的事情。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