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24, 2022
20 Views

「就這麼點錢,你感覺和你付出的努力相比,值嗎?明玉,你知道我手下的銷售能賺多少錢嗎?他們最多也就比你打個五六歲,乾的好的話半年的提成就能有30萬,你想想你要賣多少課。

Written by
banner

他們能賺三十萬,我身為他們的頭,我又能賺多少?所以啊我不可能去買你的課,那隻能是浪費我的時間,

所以賺錢是要動腦子的,要找對路子,並不是一味的蠻幹就能賺到錢,就比如你剛剛的行為,盲目的向我一個,完全沒有可能去買的人去推銷,這就是浪費自己的時間,也是浪費別人的時間。」

明玉認真思考著蒙志遠剛剛說的話,她發現自己完全想不到,任何的理由去反駁他。反而自己也逐漸的認同他的思路,突然發現自己的賺錢方式好low。

想著想著,她突然想到剛剛蒙志遠說的。『他手下的銷售半年能賺多少?三十萬,如果我別說半年三十萬了,就算是一年能賺三十萬也行啊,那樣再回家我就有底氣了,到時候看媽還有什麼話說。』

明玉在心裡想完,低著的頭猛的抬起,看著面前的蒙志遠,現在蒙志遠再明玉的眼中就是一塊打金磚。

蒙志遠看著一直沒有說話的蘇明玉,感覺自己在自言自語一樣,一點回應都得不到,生出了告辭的想法。

「明玉,謝謝你昨天的水,還有這五百塊錢就當是你衣服的賠償金,我還有點事兒,就先走了。」蒙志遠說完,從自己手包里拿出五百塊錢在桌子上推了過去,之後提出了告辭。

蒙志遠剛站起身來,準備走的時候,明玉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蒙志燕一看,此刻的蘇明玉一臉激動。

「蒙先生,請等一等。」

「哎呦,你嚇我一跳,有什麼事別激動,我先不走慢慢說。」蒙志遠安撫下激動的明玉,自己再次坐了下來。

明玉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慢慢對蒙志遠說:「我有一個您必須要考慮的產品,保證能給您帶來巨大的收益。」

蒙志遠看著一臉微笑的蘇明玉,他也被蘇明玉的說的升起了一絲好奇隨即問道:「什麼產品。」

「我」

蒙志遠看著明玉笑了起來,而明玉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了。

「哈哈哈,蘇明玉,你說說吧,你能怎麼給帶來巨大收益,說的好你這個產品我就買了。」

「蒙先生,首先我是清華的在校大學生,這一點可以證明我是個聰明人,智商比一般的人高。

我的專業學的是國際貿易,而且我還經常去旁聽工商管理、經濟金融專業的課,這一點能證明我學習很刻苦,而且學的東西都是和銷售有關的東西,我知道自己以後的從業方向,並且在為這個方向努力。

還有我可以在學習空餘時間去做兼職,去大街上發傳單,這一點足以證明我能吃苦。

所以綜上所述,我是一個潛力巨大值得投資的人,所以蒙先生我跟您干您絕對不會吃虧,我有這個信心。」

蘇明玉慷慨激昂的說著,蒙志遠波瀾不驚的聽著,等到蘇明玉講完他才再一次說話。

「好,明玉,你果然是個聰明人,你的目的性很強,看來對自己已經又了一個大致的人生規劃,我就喜歡你這種聰明人,知道自己的目標是什麼。

行,你這個產品我買了,以後跟著我干吧,最近我這半年一直都會在北平這邊,下個星期北平要舉辦個機床展覽會,屆時會有許多國家參展,你就現在我身邊當個翻譯吧,既然你能夠講課,翻譯這個工作能夠勝任吧。

明玉以後跟在我身邊好好學,能不能抓住這次機會,就看你之後的表現了,哈哈哈,你還真是個有意思的小姑娘。」

明玉一聽蒙志遠願意用自己了,激動的站起來,對著他鞠了一躬。

「謝謝蒙先生,您一定不會後悔的。」 李然默默看著桌上的小號李然,有些無語,而小號李然則有些欣喜,親昵的看著他,氣氛有些尷尬。

不是第一化身嗎?怎麼是個小人?

李然嘴角抽搐,問道:「系統,這是怎麼回事?」

「由於黑玄仙鐵不知為何誕生了一些器靈,影響到了黑鐵空間裡面的修行功法,現在宿主的第一化身已和器靈融合。」

「那還是第一化身嗎?怎麼感覺又多了個兒子?」

不對,自己為何會說又?李然轉頭看向在床上休息的鐵鍬,

李然:「……」

我好像懂我為何會說又多了個兒子了。

「已經不算第一化身,便叫第一元嬰吧,和元嬰差不多,宿主加油。」

這算什麼事啊,好好練一個功法,又多出一個兒子。

「咿咿…呀。」

小號李然有巴掌大小,對著他伸出雙手咿咿呀呀,像個嬰兒,李然木訥的伸出一支手指。

小李然如獲至寶,抱著手指一直蹭,李然呆若木雞,茫然的坐在凳子上,腦海里一片空白,不知該如何是好。

「咚咚。」

「客官,您的午飯。」門外傳來店小二的聲音。

李然瞬間清醒,對著小李然道:「有人來了,回去吧。」

小李然咿咿呀呀滿臉不舍,還是化為一道綠光進入他的丹田旁邊開始沉睡,想必他也是有些累吧。

李然起身開門接過店小二送來的午飯,沒有胃口,便不吃了。

收拾一下後走出客棧,往富貴商會走去,剛剛客棧的掌柜已經給他指了路。

「道友你好,您有邀請函嗎?」富貴商會門口的侍衛道。

李然搖搖頭。

「那請您出示一塊中品靈石。」侍衛平靜道。

李然翻手拿出一塊中品靈石,遞到侍衛面前。

「得罪了。」侍衛說完便讓開了道路。

李然晃晃悠悠的往裡走去,實在是有些虛弱,還沒補好被榨乾的精氣神。

「道友請留步。」

突然,身後傳來一聲申公豹名言:道友請留步。

李然回頭看到一個拿著摺扇的公子哥,正微笑的看著他這個方向,李然轉頭看向四周,發現周圍人都一臉疑惑的看著那位公子哥。

李然轉身繼續往拍賣場走去,誰知道他要像申公豹那樣,想坑誰呢。

「道友,道友請留步,那位腳步虛浮的道友。」公子哥急忙向前快速的來到他的面前,笑道:「道友,本公子是在喊你呢。」

「嘶。」

李然倒吸一口涼氣,沒想到他是要坑自己?

李然急忙轉身就跑,那公子哥愣了一下,一個閃身又到他面前,李然繼續跑,不過實在是被榨乾的太厲害了,靈力只有十之一二,根本跑不贏。

李然後退半步,驚恐道:「你別過來啊,我可不認識你,別想坑我啊。」

公子哥愕然:「道友,你這話何解啊?我可沒想要害你。」

「那你為何說道友請留步?」李然道。

公子哥一笑,收起摺扇,賤笑道:「我看道友腳步虛浮,身體搖晃不定,想必昨晚是戰鬥之夜?」

李然瞬間面無表情,嫌棄的推開他,自顧自的往前走,不料那公子哥又擋在他面前,笑道:「我懂,道友不方便細說嘛,我都懂。」

李然無語了:「你到底想做什麼?」

「在下不才,想與道友認識一二,畢竟有著共同愛好,在下是合歡宗陳冠吸。」公子哥抱拳道。

李然怒了,指著他道:「誰跟你冠吸哥有共同愛好啊?我這是昨晚…我是…」

冠吸哥見他說不出個所以然,笑道:「我懂我懂,道友不必細說。」

李然指著他無話可說,揮揮袖準備進入拍賣場,不料那冠吸哥又擋在他前面,疑惑道:「難道道友就這般進去?」

李然皺眉,道:「有何不妥?」

「道友你這就不懂了吧,你這般進去,假如拍到了一個寶物,但有人想要搶你的,那別人不就知道你的樣貌了?等著你出城直接就搶了。」冠吸哥解釋道。

李然想了想,好像也對,正要取出小丑面具戴上,冠吸哥又道:「我這裡還有一頂斗笠,可以隔絕金丹期以下的神識,道友你拍賣會結束后還我就行。」

言罷取出一頂黑色斗笠,圍著一圈黑紗,遞給李然,李然心有防備,疑惑道:「你為何借給我?不怕我不還你?」

冠吸哥打開摺扇,笑道:「就憑你我乃同道中人,我便信你。」

李然:「……」

算了,好過戴自己的小丑面具暴露了身份,李然雙手接過斗笠,道了聲謝,和冠吸哥一起走進了拍賣場。

此時拍賣場差不多已經座無虛席,幾乎每個人頭上都戴著斗笠或者面具,李然左看右看也不知道坐在哪裡比較好。

冠吸哥看他好像個愣頭青一般,問道:「道友是第一次參加拍賣會?」

李然點點頭。

「那道友跟我一起吧,在下順便給你講解一二。」冠吸哥說完做了個請的手勢,示意他往右邊走。

兩人走到右側中間的位置,坐在一個角落裡,冠吸哥道:「中間的位置都是修為高深之輩坐的,特別是第一排,不止實力強,靈石也多,甚至還有金丹強者低調的混在裡面。」

李然點點頭,一邊聽著一邊仔細觀察著整個拍賣場,發現大廳上面還有一個個單獨的小房間,冠吸哥的聲音傳來:

「坐在上面的人無一不是大人物,甚至一宗之主都有可能,或者是實力強絕的名門世家。」

一盞茶不到。

「當」的一聲,拍賣會正式開始,一名長相漂亮的小姐姐走上台,冠吸哥道:「這可是富貴商會在這裡的副會長蘇妃,不僅人長得漂亮,修為也有築基中期,尤其擅長拿捏參加拍賣會的人,如果可以和她共度一夜,做鬼也風流有沒有?」

李然默默看著他,這合歡宗就是合歡宗,看見一個女人就想跟別人共度良宵,還問我有沒有?我又不是那樣的人。

「的確不錯。」李然點頭道。

「哈哈哈,道友不愧為在下的同道中人,果然沒看走眼。」冠吸哥大笑道。

此時,富貴商會的副會長蘇妃在台上環視了一圈,笑道:「歡迎各位前輩道友前來參加這場排名會,富貴商會的規則大家也都知道,我便不再多說,各位道友可以選擇靈石支付或者以物換物皆可,好了,拍賣會正式開始!」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直接去問司耀肯定是不行的,但是戰術上還有迂迴之策呢。

許長陽最近這段時間不算太忙,兩條長腿往辦公桌上一架,正握着手機撩美眉呢,他家老妹就風風火火的衝進來了。

險些一個沒剎住車,直接把驚呼發了出去,手快的點了個撤回,這才看向自家妹子,「太陽從西邊出來了啊,你不往環亞跑,往你老哥我面前跑?」

說着,眼睛斜瞟了下,嘖嘖咂巴兩聲嘴,「還帶了點心?你該不會說,是特意給我帶的吧?」

許筱然哼了一聲,徑直走到他的面前,把買的蛋糕和奶茶往他的桌面上一放,然後說,「說對了,就是特意給你買的,感動吧?」

「真的?!」立刻放下腿坐直身體,往前湊了湊,「喲,還是我最喜歡的榴槤千層,芝華士烤奶啊,看來真的是給我買的了!感動,太感動了!」

雙手小心翼翼的捧著蛋糕,一臉感激涕零的樣子,但沒有動手打開的意思。

「這麼感動,還不趕緊吃。」拉過椅子在他的對面坐了下來,催促道。

許長陽的腦袋搖得跟撥浪鼓似的,「不不不,不吃。」

「你不是最喜歡的嗎?我特意買給你的,你確定你不吃?」許筱然眨了眨眼,把袋子打開了一點。

奶油的香味鑽了出來,真的是聞着就很香甜,還裹着榴槤的獨特味道。

許筱然皺了皺鼻子,她抬手遮住,實在受不了那味兒。

如果不是有事要求他,她才不會特意跑去買這麼臭的榴槤千層。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