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24, 2022
15 Views

「明白了,多謝啊聹姑娘提醒。」

Written by
banner

五人停在了一座墓碑前,啊聹仔細端詳著確定了這是他們所要找的墓穴。

「可這,如何進到裡面?」蘇梓熠問。

「一般墓穴幾百米內都會有墓穴口,我們先四處找一找吧。」

一旁的月璃卿檀提醒著啊聹墓穴的入口,啊聹一番操作,找到后五人就開始為進墓穴做準備了。

「這裡對嗎?一片黑黢黢的…」月璃懷疑的問著。

「保准沒錯,這樣,我自告奮勇先下去探探路。」啊聹說著,跳進了墓穴口。

所有人在上面屏氣凝神的等待著,天色剛有些蒙蒙亮,所有人都沒發現後面的霧氣逐漸散了,而映入眼帘的卻不是剛才那番仙境的模樣了。

「裡面安全,你們下來吧!」

聽到啊聹的信號,所有人陸續進到了墓穴中,一點點踩著土往下滑。

「這裡應該是連接外部的墓道,我們進去看看吧。」啊聹說。

「墓穴內可能會有機關陷阱,大家都小心一點。」蘇梓熠說。

只聽機關聲音一響,月璃定在了原地,慌張地說:「我好像踩到機關了…」

「卿檀,你先不要動,一定要穩住,我去找一塊石頭。」沐雲觴說。

沐雲觴只好又爬上去尋找石頭,畫面一轉,左宸瑄和蘇晴兒也在後山尋找著,可是並沒有什麼收穫。

「這裡怎麼什麼都沒有啊…」蘇晴兒一臉不情願。

「看樣子是沒有什麼線索了,不如我們再走一段,如果沒有線索就回去吧。」左宸瑄說。

二人也繼續向前走著,前方一位老者也正等待著二人的到來… 第88章、女友到校,守護男友

古力娜扎聽羅蘭說也要參加明天塔格特團場中學的歡迎會,於是就故作神秘地揶揄羅蘭說道:「我看羅蘭姐明天要去塔格特團場中學參加歡迎會,一方面是為了替你們江南大學做招生宣傳,另一方面也是為了看護住方澤濤吧?因為羅蘭姐明天只要到塔格特團場中學露一下面,就可以讓大家都知道羅蘭姐就是方澤濤的女朋友,所以也就可以讓學校的那一幫有可能要愛上方澤濤的潛在『小母羊』們死心啦!」

大家聽罷頓時哄堂大笑,魯大嫚也打趣地調侃說羅蘭說道:「看來羅蘭姐姐已經被古力娜扎家裡四個姐妹曾經都各自追求過方澤濤的舉動給嚇怕了,因此明天就親自去塔格特團場中學亮亮相,從而達到未雨綢繆的目的,從一開始就徹底地阻斷潛在的『小母羊』們可能要對方澤濤發起的愛情攻勢!」

羅蘭聽罷,也打趣地回應魯大嫚說道:「你魯大嫚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要是論起爭奪起男朋友來,你魯大嫚比起古力娜扎她們四姐妹,只能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大家聽罷又是一陣哄堂大笑!

趙羊棉副團長又繼續告訴大家說道:「塔格特團場中學也已經邀請劉德仁教授、蘇金枝醫生、劉牧羊博士和習秀念副站長一起參加明天的新學年開學儀式,修新民師長和張文才團長明天也將要親自到現場歡迎你們,農五師電視台和農五師機關報報紙《戰旗報》的記者還要到學校現場採訪歡迎會的盛況!」

吃完晚飯,古力娜扎主動拿出一套理髮工具,要為劉德仁、劉牧羊和方澤濤理髮。羅蘭見狀,搶過古力娜扎手中的理髮工具說:「我是搞美術創作的,因此請你們相信我羅蘭的理髮造型水平肯定也不會太差!這一年來,方澤濤的頭髮都是我親自給他修剪的,你們看方澤濤的髮型還算被我修剪得可以吧?!」

劉德仁和劉牧羊聽罷,哈哈大笑地慨然應允羅蘭幫他忙理髮!古力娜扎也無可奈何地拉著蘇金枝和趙羊棉說道:「劉德仁教授和劉牧羊博士金貴的頭髮只能改日再讓我古力娜扎來展示理髮手藝啦!現在我也就只能給蘇金枝阿姨和趙羊棉嬸嬸修理一下髮型,讓您們兩位女嘉賓明天在塔格特團場中學的歡迎會上,也能一起漂漂亮亮地登場亮相!」

古力娜扎和羅蘭的理髮手藝確實都非常不錯!大家都紛紛讚歎劉德仁、劉牧羊、方澤濤和蘇金枝、趙羊棉在修理髮型后,顯得更加耳目一新、氣度不凡!

古力娜扎最後笑著對羅蘭說道:「明天我們兩個也要出席學校的歡迎會,所以髮型也不能太雜亂了,因此我們兩姐妹也相互做個髮型吧!」羅蘭聽罷慨然應允!

趙羊棉聽罷,揶揄地調侃古力娜扎說道:「學校可沒有專門邀請你古力娜扎參加明天的歡迎會哦,所以你明天去了將會是不請自到哦!」

古力娜扎聽罷,不滿地回答說:「羅蘭明天不也是不請自到嘛!既然羅蘭姐明天到場是為了阻止學校的那幫『小母羊』們可能要對方澤濤發起的愛情騷擾,那麼我明天為什麼就不能到場,讓大家都知道我古力娜扎也已經是劉牧羊博士的女朋友?!要知道學校里像魯大嫚這樣剛剛小學畢業就發情的『小母羊』可多著呢,我不能不提早預防,提前阻止這些不安分的『小母羊』們打劉牧羊博士的主意!」大家聽罷頓時哄堂大笑!

魯大嫚不聽則罷,於是也擔憂地附和古力娜扎說道:「既然羅蘭和古力娜扎都要為防止學校里的那幫潛在的『小母羊』們搶奪方澤濤和劉牧羊而去學校看護,所以我明天當然也要去學校看護住習秀念呀!畢竟習秀念也是我們塔格特團場招蜂引蝶的帥哥呀!」大家聽罷又是一陣哄堂大笑!

塔格特團場學校是一所集小學、初中、高中在內的完整基礎教育中心學校。這一天早上,高中三年級的兩個班和初中三年級的三個班級學生也都趕在暑假末期提前返校,初中一年級三個班的新生也在這一天提前到學校註冊報到。同學、老師和師、團領導們一起在學校操場上開會歡迎劉德仁、蘇金枝、劉牧羊、習秀念、方澤濤和羅蘭的到來!

此時,劉德仁、劉牧羊、習秀念和方澤濤等四位新客男子都已經換上了雪白的襯衫、精緻的領帶和筆挺的西裝出行學校的歡迎會,四個人都顯得非常精神煥發和氣度不凡!而古力娜扎、魯大嫚和羅蘭等三個女人也都是一襲漂亮、得體的素雅裙裝,三個女人也都顯得青春靚麗和成熟幹練!

歡迎會主席台的正中間依次坐著修新民師長、劉德仁教授、蘇金枝主任醫師兼醫學教授、張文才團長、趙羊棉副團長、劉牧羊副團長和習秀念副站長,兩邊依次坐著張建軍校長、周宏川副校長、方澤濤老師和特邀嘉賓羅蘭,古力娜扎和魯大嫚則在台下和高三年級的迪麗熱巴靜靜地擠坐在一起。農五師電視台和農五師《戰旗報》報社的記者也已經到場忙著在旁邊攝像和拍照。

修新民師長首先致歡迎詞說道:「我代表農五師師部歡迎德高望重的綿羊育種專家劉德仁老教授蒞臨指導工作,並感謝劉牧羊博士來塔格特團場掛職擔任副團長和兼任種羊改良推廣站的站長職務!同時,我們也歡迎江南大學的應屆畢業生方澤濤同志來塔格特團場中學擔任老師!我在這裡要順便給大家介紹一下,方澤濤老師旁邊的這位女同志就是江南大學的羅蘭老師,她也是方澤濤老師的未婚妻。羅蘭老師是利用這個暑假,專程追到我們塔格特團場來支持方澤濤老師工作的!」大家聽罷頓時哈哈大笑!

修新民師長繼續調侃說道:「感謝劉德仁教授,他不但給我們農五師塔格特團場送來了優質種羊,還給我們送來了他的獨生子劉牧羊博士!因此,我們農五師和塔格特團場現在是羊、才兩得,雙喜臨門哪!」

這時,主席台下有好事的高三班學生強拉著古力娜扎站起來起鬨說道:「劉牧羊博士不僅是我們塔格特團場的科技副團長,他還是我們學校學姐古力娜扎的未婚夫呢!」會場上頓時又爆發出一陣熱烈的鼓掌聲!

台下的師生們紛紛驚嘆主席台上的劉牧羊、方澤濤的英俊帥氣和氣度不凡,以及古力娜扎的美麗颯爽和羅蘭的秀氣幹練!其中有好多個漂亮的女學生和未婚女老師紛紛在暗地裡半真半假地開玩笑說道:「劉牧羊博士和方澤濤老師為什麼就這麼早早地被古力娜扎和羅蘭給搶走了呢?害得我們這些姑娘只能在內心裡酸楚地單相思啦!」

……

本章節未經授權,暫時無法提供綠色轉碼閱讀.

支持作者,請前往正版網站付費閱讀! 「哦,這話怎麼說?」上校轉過頭盯著他。

「因為如果真像你說得那樣,死一兩個人就能解決戰爭問題,還真不由我做主。」

路葉想起來自己在網上衝浪時看到的一個問題。

那個問題說如果犧牲你一個人就能拯救世界,你會怎麼做?

當時網上有人說同意,因為犧牲自己,就能讓自己的家人、朋友生存下去。

而另一些人則持反對態度,憑什麼我就得死,你們沒有強迫我的權利!

路葉說差不多得了。

要是真犧牲你一個人就能拯救世界,從消息確鑿的那刻起,不管你答不答應,榮譽證書都已經在來的路上了。

上校給的問題雖然略有不同,但實質上是一樣的。

如果真死一兩個人就能解決戰爭問題,那麼這個問題解決人多半不會是那些發動戰爭的人上人,而是那些飽受戰爭之苦的平民百姓,與那些失去肢體飽受痛苦的士兵。

自己作為一個平民,固然有選擇權。

但自己不能代表所有平民,自然也就沒有決定權。

「真是令人意外的回答……」上校突然說,「上鉤了!」

海中有浪花撲騰,路葉驚了,這個陣勢,想必這條魚的個頭不小。

上校奮力拉住,上挑,那根木質的魚竿彎曲到了極點,似乎再多一點力就會斷掉。

但它撐下來了,上校藉機不斷地消耗著魚的體力,最終成功收線。

那是一條足足有九斤重的大馬哈魚。

「看來我運氣不錯,釣了一條大魚。」

「嗯,厲害!」

「這麼大的一條魚,我倒是捨不得殺了,養著多好。「上校笑著取下魚鉤。

「那沒事兒,我來殺。」

「那我就先過去了,今天好好休息,吃頓好的吧。」上校拍了拍路葉的肩膀,「畢竟上了船以後只能吃罐頭了。」

他理了理自己帽檐,往下扯了扯,用那雙處於陰影中的冰藍色眼睛深深地看了一眼薇爾莉特,繼而轉身離去。

「其實讓我放幾隻羊在船上也不是不可以……」

路葉盯著上校的背影,隱隱之間總覺得,這趟海上航行不會太順利。

夜晚。

跟薇爾莉特吃過烤魚后,路葉迎著海風順著沙灘散步,最後來到了山頂上。

夕陽最後的餘暉灑落在山頂,往下面看去可以看到西側的溫泉,還有路葉那個花了不少時間做出來的小木屋,以及用一片片的木片做的籬笆圍城的院落。

該怎麼說呢,明兒就要走了,他還有點捨不得。

自己在這個島上生活了這麼久,想想還挺有成就感的。

薇爾莉特站在一旁,晚風吹起她的金髮飄揚,像一株懸崖上怒放的忍冬。

其實對她而言去哪兒都不是問題。

她已經有了初步的感情了,也在路葉的教導下會了很多生活常識。

但她會本能地追逐路葉的身影,就像剛出生的小鹿一樣尋求母親的庇護一樣。

可事實上,身手高強的她並不需要路葉的庇護,而是反過來。

他們兩個有時候能夠什麼都不做的呆上一天,有時不用交流也能明白對方的意思。

這種信賴關係很奇怪。

路葉最初只是抱著利用薇爾莉特的心理將她帶在身邊。

而薇爾莉特在見到路葉的第一面起就開始不自覺地跟著他。

明明只有兩個月的時間,但兩人像是相識了很久,久到白髮蒼蒼。

薇爾莉特突然捏住了路葉的衣角。

「下午那個人,說話很怪。」

「你是說上校?」路葉一愣。

不應該啊,薇爾莉特只會說中文才對,又怎麼會明白自己跟上校的對話?

路葉突然想到了什麼。

「是不是那傢伙的方言讓你很熟悉?」

「我不知道……這種感覺好奇怪……」

薇爾莉特輕輕地扣住胸口。

她不知道該如何形容這種感覺,只是覺得心裡很不平靜。

好像留存於記憶中的某些東西蠢蠢欲動,可縱使你絞盡腦汁也想不起來了。

路葉緊張地查看起來薇爾莉特的狀況,心說莫非是上校那條老狗給我家妹子下了什麼降頭?

可摸來摸去,薇爾莉特沒出什麼大礙。

正當路葉準備鬆口氣的時候,他突然在薇爾莉特的腿上摸到了什麼黏糊糊的東西。

他收回手,上面全是紅色的液體。

「血?!」路葉驚呆了。

薇爾莉特穿著雨衣所以之前沒察覺到,現在他蹲在薇爾莉特面前,看到血液順著她的腳踝流下。

「你你你你你……你受傷啦?」路葉有些驚慌。

可這個島上有什麼能傷到薇爾莉特?

薇爾莉特自己更是一臉茫然。

「沒有受傷……」

「那為什麼……?」

「不知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