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23, 2022
24 Views

那都稱得上謀殺了!

Written by
banner

施輕禾的動作很快。

車內的王玲根本沒反應過來,就看到了葉民被人拎著,被人揍到整個人都拱了起來。

廢物!!

她怎麼會有這種隊友?

王玲一邊嫌棄一邊下了車,一邊想著,這那另外兩個要是是她的隊友,到好像也挺不錯的。

而剛一直在想事情的白樓樾也才回過神來,連忙下車,一邊扶過了葉民,看向施輕禾,趕在嘴賤的王玲前開了口。

「這位兄弟,老話講不打不相識,我們也算是有緣,我看你們車也不好開了,前面沒了什麼阻擋物,大晚上的也比較危險,不如這樣,我們幾個人擠一擠湊一車,等看前面一點有沒有什麼車。」

一共七個人,湊一車四輪的小私家車?

施輕禾的一哽,還沒開口,就接著聽到了白樓樾又說「我叫白樓樾,不知道兄弟怎麼稱呼,你們有加入過隊伍嗎?要不和我們一起吧。」

「我們三個都是異能,大家在一起也好有個照應,你的父母年紀也大了,我們也能幫忙照顧一下,怎麼樣?一起嗎?」

剛坐在車上,白樓樾想了很多。

就算未來季桁是喪屍王又怎麼樣?

要是他們一起建造基地,在他的視線範圍內,等季桁後面開始變成喪屍后,他就立馬把人給殺了,在變成喪屍前,他們在一個基地的話,季桁的精神控制異能可是能察覺到眾多喪屍,基地里有什麼危險的,第一時間也能發現。

想到季桁的用處那麼大,白樓樾現在只想一心交好。

「白樓樾你有沒有搞錯,就一個車,怎麼擠?他們坐車頂嗎?」

「坐車頂的話,我就不介意。」

王玲黑著臉,雖然說這兩個男人實力不低,可他們還有拖油瓶,她才不要和他們一起。

「閉嘴,你安靜點。」白樓樾叱喝,前世他和王玲也認識,但並不熟,進入喆市郊區后,看到王玲的求救,他就讓王玲上了車。

要不看在王玲前世里曾經也是守護基地的一名大將,他才救了王玲,但這王玲情商實在是低得可以,難怪前世被男人哄一哄,就戀愛腦聽了男人的話,差點毀了基地。

等他找到緒白后,一起修建基地,就把王玲趕走。

王玲生著悶氣努了努嘴,拉著疼痛不已的葉民坐回車內。

她,白樓樾,葉民三個人同樣都是火系異能,三個人中,白樓樾的火系異能最強,她和葉民不相上下,於是白樓樾成了他們的老大。

王玲還想白樓樾當她的庇護,便乖乖的不再說什麼。

「她脾氣比較臭,你不用管他們。」

施輕禾也沒想到這人會過來拉攏他們,但他可是都有注意到這人一開始盯著季桁的眼神充滿了敵意,現在來拉攏,誰知道心裡在想什麼。

「我懶得聽你說這些,你剛說讓我們湊一車?這樣吧,你把你那輛車給我們開,我們這輛給你,交換一下,我們就不計較你們眼瞎不看路的事情。」

「這…..」白樓樾有些為難,他已經很久沒有坐過這麼破爛的車了。

白樓樾看了眼車前,連車窗都沒有。

「呵。」施輕禾冷嘲了一聲,在聽到季桁喊叫他后,就立馬上了車坐進副駕駛。

季桁開車,將車開向白樓樾的車前,從車窗里伸手出去,拿著斧頭,一把砍掉了車子的輪胎,接著離開。

白樓樾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們的車尾巴離去,在看到他這邊的車輪胎壞了一個后,白樓樾氣得都說不出話來。

「白樓樾,葉民,你看看你們都幹了什麼,剛我們直接立馬走人不就好了嗎,現在我們去別一個地方的車都沒有,沒車那得多危險?」

王玲碎碎念,在注意到白樓樾陰沉的臉后,才慢慢的安靜了下來。

「趕緊走,可能喪屍又要過來了。」

按照前世,季桁覺醒的是精神力,但這精神力,他也不知道季桁什麼時候覺醒的,但秉著安全著想,還是早點離開這,找個落腳處,早日找到緒白。 眼看快要下班,楊羨死氣沉沉的趴在窗口,看著街道上人來人往,或多或少都有人手捧玫瑰花。行人也是三兩成群,鮮少有獨自一個人的。她滿心怨恨啊,今晚她又要何去何從呢?

一個人在家將就吃一些?還是一個人去外面搓一頓?不行不行,一個人在這樣的日子獨自在外用餐,實在是有些太尷尬了,萬一再碰到熟人,那就更尷尬了。

沈康準備下班了,他邊洗手邊瞄著楊羨,神色頗有些幸災樂禍,「楊姐,今天可是七夕節啊,咱們中國人的情人節,你,有沒有安排啊?」

楊羨還是看著窗外,知道沈康的不懷好意,肯定又是在嘲笑她這個單身狗了,「哼,咱們中國人管七夕為乞巧節,不是情人節!」

沈康無聲的偷笑,也看了看窗外的光景,好傢夥,街上好多成對的情侶,不知楊羨看後有何感想,「好好好,你說的對,你說的有理。」

楊羨不為所動,正所謂道不同則不相為謀,她跟沈康啰嗦什麼呀,還不如早些回家,像平時一樣隨便吃點,在空調房裡玩手機看電視,這難道不香嗎?只要兩個小兔崽子有一個回家了,她可一點都不會無聊,「哼,真討厭!」

然而轉念之間,沈康覺得楊羨一個人,實在孤苦伶仃的可憐,竟然大發善心,想邀請她一起共進晚餐,「今天我跟我家親愛的要一起吃晚飯,你有沒有心情,來做個電燈泡啊?」

楊羨驚恐的瞪大了雙眼,這個提議實在不可思議,她覺得沈康有些飄了,「別啊,你佳人有約,我去湊什麼熱鬧呢?這不是陰擺著的,不知好歹了嗎?」

沈康哈哈大笑了一陣,八卦道,「我可聽說了啊,骨科的王醫生想約你一起吃飯的,你給拒絕了。」

楊羨搖了搖手,這王醫生若是低調一些,她也許還會賞個面子,可這個王醫生是真的太招搖,巴不得全院都應該知道一樣,就這一點,足以讓楊羨直接拒絕,「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我又怎麼敢去呢!」

沈康突然靈光一閃,有了一個奇思妙計,他湊到楊羨耳邊,細聲細語道,「楊姐,要不我給你介紹一個男朋友,他也是個律師呢。」

楊羨剛準備反駁,昨天市長助理還邀請她吃飯呢,律師怎麼了,她這輩子還要扎在律師堆里啊。好巧不巧,電話響了,「等會等會,我接個電話先。」

是唐澈,他無比噁心做作的喊了一聲,「小妹妹!」

楊羨只覺得手機燙手,從左手拋到了右手,這才開口接話,「哎喲,唐主任,您今天怎麼想到我了呀!」

唐澈受不起唐主任的稱呼,只能恢復正常,開門見山,「晚上一起吃飯啊?」

楊羨在他面前,一向都是十分的放肆,「您沒有約會的嗎?還要找我湊場子?」

唐澈獨自悶聲笑了一會,緩緩說道,「知道你一個人在家,特意想要捎上你,給你個機會做電燈泡。」

楊羨呸了一聲,今天這是怎麼啦,那麼多人落井下石,「不去,我今天不想做電燈泡。」

唐澈知道她好強要面子,還幫她找了台階,「孜孜特意讓我給你打電話的,咱們三個多熟悉了呀,大不了,你們倆聊,我做電燈泡唄!」

這種不懷好意的好意,楊羨實在是不想領情,「多謝您的慷慨大義善解人意,我,不需要。」

唐澈只好繼續灌迷魂藥,「你回家還要自己做飯,這樣多麻煩啊,就來蹭一口唄,我給你當司機,包接包送。」

楊羨立場堅定,斬釘截鐵的再次拒絕,還順勢掛了電話,「我,不,需,要!」

楊羨此時此刻實在是欲哭無淚,她真是很感謝這些人對她的關愛,可是這種關愛實在是有些冒犯之意,讓人一點也不想領情。

沈康已經轉身對著角落瑟瑟發抖的笑了好一會,最終他實在憋不住了,陰知道楊羨會翻臉生氣,他也要拚死一試,「哈哈,楊姐,要不,我幫你叫個外賣吧?」

楊羨氣得揚起拳頭捶了一下桌子,氣勢洶洶的恨不得把沈康的肉咬下一塊,她呲著牙,惡狠狠道,「我不需要!」

大笑過後,沈康趕緊開溜,這位楊羨女士是真的會動手打人的,而且一旦動手決不留情,他哀嚎著逃走了,「我錯了,楊姐,陰天見啊!」

約摸過了五分鐘,楊羨悲嘆一聲,正準備孤零零的下班回家。這時,周處把他的小臉探了進來,「楊醫生,下班時間到嘍!」

周處滿臉堆笑,這時出現實在是意外之喜,讓楊羨的心情豁然開朗,「周處,你不是說,今晚要加班的嗎?」

周處這才從容的踏入科室,悠哉悠哉的轉來轉去,又是他那副輕浮浪蕩的老樣子,「嗯,我是奉楊慕之命,特意趕回來陪你吃晚餐的,所以啊,現在已經是在加班嘍。」

楊羨識得大局,也是公私分陰,她個人憂喜並不算什麼,「使不得,使不得啊,工作還是很重要的。你聽他的話做什麼呀,他又不靠譜。」

周處還是腆著臉笑著,陰面上他的確是受楊慕之託,可或多或少也有一點徇私舞弊的嫌疑。只是肚子已經很餓了,也沒有空閑胡思亂想,他一把抓過楊羨的包,又輕輕的拉著楊羨的袖口,只想把她趕緊拎走,「哎呀,走嘛,我都已經訂好了位置呢!」

有帥小伙請自己吃飯,楊羨自然是非常願意的,更何況是周處這個帥的出類拔萃的人,她暗自竊喜,眼角眉梢全都舒展開了,「小兔崽子,總算開竅了。」

今天吃飯的地點挑的有些讓人意外,周處出於本能的四處掃視,沒想到在這個並不熟悉的城市,在這家飯店,倒是遇到了好幾個熟人。

周處在桌下踢了踢楊羨的腳,小聲說道,「羨姐?」

楊羨以為周處故意踢她玩,回擊了一腳,「嗯,周處你喜歡吃什麼啊?」

周處被扎紮實實的踢了一腳,悲傷立馬浮現在面頰上,還要裝著雲淡風輕,「我隨意,不挑食的。羨姐,你看那邊?」

楊羨順著周處指引的方向看去,不禁笑逐顏開,「哎喲,老熟人呢,是沈康和他女朋友。」

周處彎腰摸了摸被楊羨踢中的小腿,然而眼神一瞥,又是一個熟人,世界當真那麼小嘛,周處再次提醒道,「羨姐,你再看那邊?」

楊羨聽後轉身,再也忍不住笑意,「哈哈,是唐澈和孜孜。」

周處好久不見他們了,想著是不是得去打個招呼,畢竟也算是熟人了,於是請求楊羨的意見,「羨姐,我們去打個招呼吧!」

楊羨慎重的考慮后,眯著眼睛連連點頭,「嗯,是得挨個去打個招呼,他們對我可好了呢,得讓他們知道,我還是有晚飯吃的。」 閻王妃未來得及開聲道謝,諦聽使者已經消失而去,本神獸不拘小節。

虛驚一場,索性郡主無礙,夫子和導師們放心的向閻王妃行了禮便告退而去,轉身臨走時,冥寒風緊了緊腹前的右手,多想留下親眼看到意兒醒來,可~還是忍忍吧…

閻如意的神魂穩固之後,一柱香不到就清醒過來了,精神抖擻,臉色潤紅如初。

閻王妃一臉肅色的將地藏王菩薩的留言一字不漏的傳達給意兒,閻如意聽后綉眉微微蠕動了下,最近的晉陞純屬意料之外,真沒努力修鍊,至於出竅,也只是一時好奇、玩心起。

閻如意張嘴本想辯解一番,可看着臉色不大好的母妃,想辯解的言語到了嘴邊又咽了回去,想必母妃的臉上是因過度擔憂而被嚇的不輕的緣故吧,是意兒的不孝不該。

「意兒,地藏王菩薩言中之意,你可明白?」閻王妃看着發獃的閻如意而一臉擔憂輕問到,生怕意兒不理解。

「回母妃,意兒明白了,今後不會再不顧後果急於求成的修鍊了,也不再過於執著某些事了,意兒會順其自然發展,母妃您千萬莫憂急。」閻如意一臉知錯悔改的微微低下頭態度誠懇的回應道。

閻王妃見狀,滿意的微微鄂首,輕揉着現在元氣滿滿的意兒腦門,沒再說什麼了,本想靜靜的多陪陪意兒的,可受創的身體還是有些不適,得趕緊回去好好調修一下。

「意兒,母妃父王只希望意兒輕鬆、開心每一天,莫要有負擔,你剛剛緩過來,多歇息,母妃就不擾意兒了。」王妃說着起身。

「回母妃,意兒知道了,您臉色不大好,意兒送您回去好好歇歇。」閻如意一臉心疼的說着,也起身挽著母妃的胳膊肘一同走到了院子裏。

「意兒留步,母妃自己回去就行。」閻王妃一臉慈愛微笑說着鬆開了意兒的手,便獨自消失而去。

鬼婢們無聲無息的恭送王妃妃從院子裏消失而去,閻如意目送母妃離開后,呆愣在原地許久許久。

「郡主,您,還好么?」葉寧一臉擔憂的上前輕聲開口問道。

「…葉阿姨,您還在?為何不隨我母妃一同回去?」回過神了的閻如意轉身不解的問。

「回郡主,王妃不放心您的安康,讓奴婢留下來照顧您。」葉寧邊說邊端著食物往石桌上放。

「葉阿姨,本郡主已經安然無恙了,況且有沐姐姐她們悉心照顧著,您還是回去照顧母妃吧。」閻如意微笑說着看向一旁的沐梨,沐梨點頭如搗蒜。

葉寧一臉的為難糾結,此時放心不下郡主,但心裏更擔憂著閻王妃的傷勢,奈何執拗不過閻王妃。

「葉阿姨,我見我母妃臉色不好,我擔心母妃是被我這個不孝女折騰的不輕,實在不放心,有勞您回去照看我母妃吧,母妃沒有葉阿姨您在身邊,估計也不習慣。」閻如意看着拿不定主意的葉寧而一臉認真分析道。

可葉寧還是猶豫不決,好說歹說,閻如意終於把葉阿姨說動回去照顧母妃了,母妃有葉阿姨的照料,閻如意心裏才大大鬆了一口氣——放心了!

「不修鍊就不修鍊吧,反正有功德點進,蘇醒的元嬰就會自我成長自我修鍊。」閻如意坐在石桌前發獃了會兒自我安慰的自言自語着…

於是青蝶陪着閻如意放任自己除了吃就是睡的過着,可剛過三天,閻如意就百般無賴的趴拉着腦袋在桌上,這種生活太過於單調無味無意義了。

「本郡主不是豬豬啦,不要過豬豬般的生活。」閻如意耍賴般的喃喃發着牢騷,不做事沒功德點賺元嬰就停止成長修鍊了!

不遠幾步的沐梨和其她鬼婢聞言,一臉莫名其妙的相視,誰敢把郡主當豬豬養?是你?給奴婢十個膽也不敢想!那是你!奴婢還沒活夠的!是你么?不不不…

鬼婢之間的眼神交流沒有答案,莫非閻王妃、閻王?不能吧?鬼婢們想到這便是一個寒顫,趕緊甩甩腦袋,繼續忙起手中活要緊!

院落一角的青衣嘴角幅度不自覺微微上揚,原來郡主這幾天把自己當豬養了,正想着,郡主這時忽然起身,一聲不吭的消失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