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21, 2022
25 Views

狀似不在意的道:「林小子,這一手還是要注意一下的,可不要隨便在外面顯擺…」

Written by
banner

「另外,你那【明軒】不錯,老夫也想多陪陪我家雁雁,你看着給老夫安排個顧問之類的位子,老夫有空了,也給你們說一點大陸上的事兒~」 儘管,小視線還時不時的偷偷掃一掃就是。

余夏年難得親眼看到顏焱出糗,一時沒忍住好笑不已,只是視線幾個來回掃過她及她身後臉色詭異的青年,也大概明白了怎麼回事兒,頓時瞪着跟過來的青年,語氣不悅道:

「小悠,這位同學跟着你做什麼?」

顏焱臉還發燙,掩飾性地走到余夏年開的大奔一側,避開美術系的學生們視野,才拉着余夏年的手,對一直對她的行為虎視眈眈的青年說:

「冷同學,他雖然不是我老公,但真是我男朋友,我在學校沒說,是因為我不想被別人說閑話,現在你也看到了,你——」

青年卻好笑的打斷她的話,「男朋友?我說過吧,你不適合說謊。」

剛剛她出糗后解釋的那一幕,青年可看得一清二楚。

「你!!」

顏焱很想向傻白甜電視劇里演的,為了證明關係,踮起腳尖親吻男主。

但親余夏年??

她和余夏年怕是都會見不得明天的太陽!

一時間惱怒不已,沒好氣地拉拉余夏年,「信不信隨你,懶得跟你說,我們走!」

「好。」

余夏年配合的點頭,幫顏焱開車門,等她上了車關門后,才轉身,拿出真正社會成功人士的氣勢,睥睨著青年,警告道:

「這位同學,請你不要再纏着我們家小悠,否則,我不介意告訴學校。」

青年卻是一副油鹽不進的模樣,甚至還笑得十分賞心悅目,「好啊,正巧讓學校告訴大家,我和顏焱在談戀愛。」

「你!不知所謂!」

礙於時間原因,余夏年最後惡狠狠瞪了眼青年,不得不暫時放過他,轉身上車。

車內,顏焱頭疼得捂額,「這個人太難纏了!」

余夏年沒忍住吐槽,「以前不是處理得很好嗎?怎麼,這次翻車了?」

「他根本不按套路出牌,沒臉沒皮的,我哪斗得過他。」說完通過後視鏡看了眼還站在原地的帥氣青年,無奈極了,「人長得那麼帥,怎麼性格那麼惡劣。」

聽她這麼一聲,余夏年也忍不住看了一眼,不看還好,一看,「這不是你喜歡的類型么?感興趣就談,叔不阻止你。」

「別了,距離我的十全十美沒差多少,我哪有時間談戀愛。」確定青年的身影徹底消失,顏焱別像個泄了氣的氣球癱在座椅上,「去哪裏吃飯啊?太遠的不去,我還得抓緊時間寫作業。」

余夏年見狀,瞬間沒了脾氣,「你學歸學,好歹注意勞逸結合,你有一輩子的時間,急什麼咯!」

「我是有一輩子的時間,但他不是。」

誰不是。

余夏年閉上嘴。

而顏焱也調整一個舒服的姿勢,嘀咕說:「我睡一會兒,到了叫我。」

……

從回憶走出來,顏焱還有些分不清現實。

她有些想不起後來發生了什麼事情,又怎麼同意跟冷肅在一起了。

反正她和余夏年的關係,她一直以為冷肅忘記了,因為也沒見他再提起問過什麼。

哪曾想,男人的疑心病本來就重,竟然隱藏得那麼深,到現在才爆發。

她將手機換了一個手拿着。

如果要和冷肅一直在一起,那余夏年和冷肅就一定會碰面,無可避免。

只好實話實說,大不了給冷肅生氣一陣子。

「他是我叔叔,當時……我是騙你的,我那時候不是一心撲在學習上嗎?你追我又追得沒臉沒皮的,我沒忍住,就趁我叔他來接我吃飯的時候,騙了你一下。後面、後面我們在一起后,本來想跟你說明白的,但我叔又出國開分公司沒在國內……總之,我和他,跟你和他之間,都是誤會。」

對面的冷肅呼吸隱約加重了幾分,分不清是喜是怒,「親叔叔?」

「不是啊,就是我之前跟你提過的,我小侄子,我叔叔。他是我小時候認識的一個叔叔,後來……我父母去世后,除了大院,我住的最多的地方就是叔叔家。叔叔和嬸嬸都特別寵我……他們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家人。」

她說得真實,但冷肅卻硬生生聽出了諷刺。

「多重要的家人?重要的一走了之,一點消息都不留?」

顏焱一愣,沒預料到冷肅竟然會注意到這個問題,不由得咬了咬唇,感受那片刻的刺痛,才冷靜下來,「你怎麼知道?」

「這些年,他一直在查你的消息。」

「誒?」余夏年在查她的行蹤這點她知道,可是,冷肅怎麼會也知道?

難道……

「很多次,我和他派出去的人撞在一塊。他視我為敵,卻不得不和我合作共享消息,聽起來是不是很有趣?」

「還、還有這種事情……」

顏焱沉默了下來,心情也複雜到了極點。

余夏年會查她的行蹤實在太正常了,可是冷肅……怎麼會也查?

他又查到了什麼,該不會——

想到這個可能,顏焱立即緊張起來,聲音也變啞了幾分,「冷肅,你……這些年一直在查我的消息嗎?」

「不然,報警警方不立案,問知情的霍去憂,他根本不理我,找余夏年,他比我更一頭霧水。除了我自己動手查,你告訴我,我還能怎麼做?」

「……你,你等我就好了呀,你不是說,你等得起嗎。」

「你的理所當然,真不可思議。」

顏焱愣住。

她只是不想聽到冷肅說出任何他查到相關消息的話。

可為什麼,她會把這種理所當然的話說出口。

電話這次是真的被掛斷了。

顏焱摸索著起身,將自己抱成一團,心亂成麻。

她和冷肅到底還是分開多年,很多問題如果無法解決,根本很難繼續在一起。

更何況,他們其實也才交往半年,到底是不是自己最合適的那個人,他們都無法確定。

談戀愛太難了。

真的太難了。

她苦着臉,直到身體撐不住迷迷糊糊睡着。

半夜似乎有什麼動靜,只是她太累,眼皮又是掀不起來,也就放任自己睡死過去。

次日,顏焱醒來,才昨晚夜裏真有人鬧事。

鄭榮君渾身輕鬆、氣場愉悅地一邊幫她準備早餐,一邊說:「昨天夜裏有個狗仔來敲門,給我打跑了。」

「嚴重嗎?」

「我下手你還不放心嗎!保證讓他全身痛就是沒傷口。」

「……狗仔來敲我門,想做什麼?」

「還能做什麼,但凡能拍到、問到你一點兒問題照片,他都能賺一大筆錢,現在不少人為了錢什麼都做得出來,一點兒底線都沒有。我昨晚開門的時候,他還明顯不確定你就在這個房間,我查了監控才知道,這狗仔是挨戶敲的門。幸好咱們這樓都是VIP房間,也是咱們的老客戶,沒有投訴我們。」

「那麼囂張。」

「是啊,今天咱們酒店還有三場婚禮要同時進行,我已經請保安公司臨時加派二十人過來協助安保。不過,狗仔記者層出不窮,為了安全起見,你今天無論去哪裏身邊都要有莫言或者我跟着才行。」

顏焱自然沒有沒什麼意見,轉提起另一個話題,「行。對了,你待會兒安排一下,大概十點過後,我有幾個朋友可能要來看望我,到時候帶他們過來,別聲張。還有,現在幾點了?」

鄭榮君一邊點頭記下,一邊答到,「七點四十分,怎麼了?」

「可能,也許,冷肅會過來,你再讓廚房備一些早餐。」

顏焱有些不太確定。

昨晚的電話不歡而散,如果冷肅生氣今天不過來了,她一時間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鄭榮君不知道顏焱心裏的擔憂,只是覺得兩人的相處模式還挺新鮮,「你們現在是正式在一起了吧?怎麼你們大明星談戀愛都是這麼起早貪黑、跟見不得人似的?」

什麼見不得人,瞎講。她瞬間收回了自己的擔憂,「明星談戀愛本來就是要隱秘低調,不過說了你這種單身狗也不理解。」

「……行,我單身,你虐狗,別哪天你和冷肅分手了——」

「我謝謝你的了不過我們不會分手,你沒有出場的機會。」

兩人互懟了一通,眼看八點過去,也不見冷肅的影子。

顏焱不由得泄了氣。

鄭榮君見她雖然眼睛還矇著紗布,但也難掩愁容的樣子,便猜出她和冷肅八成是吵架了,也不忍心再懟她,「要不你先吃早餐吧,我給你熱一下。」

可她還想再等等。

冷肅每次和她吵架,雖然每次都氣勢洶洶,但每次過不了多久就會若無其事,該做什麼就做什麼,分歧的意見最後也會以她為主。

可……

這些都是以前。

冷肅說得對,她一切都太理所當然了。

虧她還自栩感情需要平等支撐。

一向都是冷肅在主動,現在,是不是得輪到她主動一下才算公平?

於是心中有了決定,問:

「現在幾點了?」

「八點過五分。」

「幫我打他電話。」

「……行,需要我迴避嗎?」

「你可以去看看今天酒店情況。」

「得嘞,那我不打擾你談戀愛,有事叫我或者叫莫言,OK?」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