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9, 2020
87 Views

「傅歆,你這個沒出息的,那種男人老是想起他來幹什麼!」

Written by
banner

「吆這不是傅歆么上班時間不在工作,怎麼晃到家裡來了?」

身後傳來一個尖酸刻薄的聲音,不用回頭看都知道,是她那個勢利眼的房東太太。

「張姐,我今天跑外單。」

一見你我就想結婚 雖然完全不想搭理她,但是在下個月的房租還沒有著落的時候,傅歆還沒那個膽子跟她翻臉。只是自從上次金睿甩了她一沓錢之後,每次見面她都狗腿得很,這一次說話口氣卻有些不對勁了。

「嘖嘖,別是跟野男人鬼混被男朋友抓住了吧」張姐低頭瞅了瞅傅歆包得嚴嚴實實的腳,隨後露出了一副賊兮兮的表情,「我看見那個送你回來的男人了,不是上次那個,一千塊封口費,我保證不告訴他。」

一提到金睿,傅歆的氣就不打一處來,臉上的笑容便再也保持不住了。

「那你就告訴他去吧!」

說完這話,傅歆頭也不回地往自己的租處走去,將門「砰」的一聲帶上了,外面傳來了張姐的叫聲。

「小賤人,你等著!我一定會告訴他的!」

忿忿地將手中的藥包扔在了茶几上,傅歆在沙發上癱成了一團爛泥。也不知那個金睿是不是她的剋星,總感覺碰上他以後,自己無論是生活還是工作都變得一團糟,外債更是跟滾雪球似的越來越大,真是越來越活不起了。

一籌莫展的傅歆將視線落在了自己受傷的腳上,突然想起今天那個不靠譜的客戶來。

這活可是米總安排的,她就算再沒脾氣,也不能把這口氣給咽下去。更何況那工程就擺在那裡,證據確鑿,現在自己因公受傷,說不定能得到一些補償費。

第二天一大早,傅歆早早地就趕到了公司,以往那些她一進門就諂笑著湊上來的同事們,這次好像都沒看到她似的。她有些奇怪,但是夏嵐還沒來,她也不知道該問誰,正糾結著呢正看見米總從大門進來,往自己的辦公室走去,傅歆急忙一瘸一拐地追了上去。

「米總,我有事要問你!」

米總回過頭來看了傅歆一眼,面無表情地回了一句。

「正好我也要找你,進來吧」

他的淡定讓傅歆心裡有些惴惴,但是還是進去了。

「米總,你讓我做的那個單子……」

一進門,傅歆才剛剛開口,米總就突然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大吼道。

「傅歆!公司雇傭你,不是為了讓你捅婁子的!你知道昨天那個單子,你讓公司損失了多少錢么?」

「可是那個工程是造假的!」傅歆沒想到米總居然先反咬了她一口。

「工程是什麼樣的且不說,再怎麼樣你也不能把客戶給打了吧!人家現在就躺在醫院裡,光醫藥費就花了好幾萬了,錢倒是小事,你知道我們做公司的,把客戶給打了,聲譽就全毀了,現在他們硬要告我們,還要捅到媒體上去,你說該怎麼辦!」

「可是,可是他還想占我便宜來著……」

傅歆的聲音弱了下來,她工作了這麼久,自然知道聲譽對一個公司代表著什麼。

「占你便宜?什麼便宜?你有證據嗎?」

這下子傅歆連話都說不出來了,她哪裡有什麼證據,還沒來得及被侵犯呢,金睿就已經趕過來了,就算是腳傷那也不關人家的事。

斷袖總裁的落跑新娘 「我不管你用什麼方法,馬上給我把這件事情解決了,老闆已經發話了,解決不了,你就馬上給我滾出公司!」

「你一定是故意害我的!」傅歆大喊。

「傅歆,我要是你就客氣點,那個客戶的醫藥費到底由誰來負責,可是我一句話的事。」米總沉下臉來。一個小時后,她就出現在了市中心醫院的VIP病房裡。這個病房她住過,怪不得才剛一天就花了幾萬塊醫藥費,這個龍哥擺明了就是在坑錢。

看著他那個小人得志的樣子,傅歆恨不得把手裡的水果籃砸到他的臉上去,但是經過一路的沉澱,她還是尚存一絲理智的,到底還是強忍著憤怒乾笑著說道。

「龍哥,聽說您把我們公司給告了,這樣不太合適吧」

「那你把我打成這樣就合適了?」

「可是,您也不是我打得呀」傅歆軟言賠笑。

「那我不管,那人是誰我也不知道,我就找你,還有你們公司。」

「你!」傅歆剛要忍不住發飆,突然就聽見一陣敲門聲。

「你好,法醫驗傷。」

她茫然地抬起頭,正看見一個長著一雙桃花眼的俊俏男人面無表情地站在門口,隱約覺得有些面熟。而那個男人在看到傅歆的瞬間,臉色突然就陰沉了下來。

第十八章價值千萬的玩笑

那人只是看了傅歆一眼,便恢復了之前的面無表情,走到了龍哥的病床前,開始翻動自己帶來的手袋。

「我,我沒提出驗傷啊……」龍哥看上去有些慌亂。

「是當事人提出來的。」

「我也沒有啊?」傅歆莫名其妙。

「誰打傷了他,誰才是當事人。」對方頭也沒抬地說道。

打傷了龍哥的人是金睿,一想起這件事情來,傅歆就彆扭得很。

「我不需要他幫忙。」傅歆硬著頭皮說道。

「讓他撤訴,我現在就走。」

「……」

廢話,如果那個龍哥肯撤訴的話,她還有必要在這裡乾耗著么

「我不需要驗傷,驗傷得花不少錢吧這小丫頭看來也沒什麼錢,看在她剛才態度還算可以的份上,這錢我替她省了,只用醫院出的報告單就可以了。」

那龍哥先是有些疑惑,隨後又牽強地笑著如是說。

剛才還一副恨不得把她生吞活剝了的樣子,這會兒怎麼突然就轉性了,傅歆有些疑惑,同時又感覺有點不對勁了,難道他的傷情有貓膩?

「報告單在哪?」

「在這。」

傅歆急忙送了上去,剛才她來的時候,龍哥特意將報告單要來給了她,讓她看看自己到底傷得有多嚴重。

一想起這報告單,傅歆原本生起的一點希望又跌到了谷底。這單子上雖然科學術語太多她看不太懂,但是「顱內因外傷大量出血導致顱內壓過高,腦部水腫,病情危重」這幾個字她還是認識的,上面還有醫生的簽名,總不會是假的。

那人接過報告單,只掃了幾眼,嘴角便掛上了玩味的笑意,隨即抬起頭來看向了龍哥。龍哥看上去有些緊張,目光也開始飄忽了起來。

「頭暈噁心么?」

龍哥先是搖了搖頭,隨即又急忙點頭。

「呼吸困難么?」

龍哥又點頭,但是隨即又意識到自己現在這個狀態根本就是一目了然,面色開始尷尬了起來。然而對方好像完全沒有看到似的,只是盯著報告單,嘴角的笑容也越來越大了。

「嘖嘖嘖,這出血量,跟被車撞了似的,打你的人是綠巨人吧?還是腦幹部位出血,你現在還活著都是奇迹了吆這顱骨尺寸還是幼童的呢這位先生,請問您今天幾歲啊?」

傅歆看那龍哥的臉已經漲成了豬肝色,嘴巴連張了好幾次都沒有說出一個字來,末了終於惱羞成怒地憋出了一句話,卻讓她聽了大驚失色。

「我根本就沒起訴,你是哪裡來的法醫?騙子!」

「你沒上訴?!」傅歆反問,當然,龍哥這會兒肯定也不會搭理她。

「是原告要求對你驗傷的,你的行為已經構成詐騙,這位先生,你才是被告。」

事情急轉直下,聽到最後,傅歆的嘴都已經合不攏了。就這麼寥寥幾句話,竟然就把她人生中最大的一次危機給解除了,這法醫也太牛了! 帶著龍哥苦苦哀求想要交給原告的認罪書,那男人從容不迫地離開了,傅歆急忙追了上去。

「那個……法醫同志,謝謝您,等我回公司,肯定給您做面錦旗送您單位去。」

那人聽罷回過身來,眉毛都皺成了一團。

「你到底是真傻還是假傻?你們寫過委託函嗎?沒有委託,誰能起訴!」

傅歆愣了,半天才反應過來,感情是用相同的招式把那龍哥給忽悠回去了啊

「那……就更得謝謝您了!」

「要真想謝我,就離金睿遠一點,既然當初已經離開了,就不要再招惹他了,你沒這個資格!」那人面露嘲諷。

金睿?原來他叫金睿……傅歆這樣想著,便下意識地問了出來。那人聽了過後先是一愣,隨後便嗤笑一聲,再沒有說什麼,就直接鑽進了車裡,揚長而去。

又是「當初」,「當初」到底發生了什麼?

也難怪傅歆會覺得眼熟,因為那個人根本就是載淳。上次在金睿的別墅打架時,傅歆還見過他一次,只不過當時場面混亂,她沒怎麼看清楚。

載淳是一名法醫,而且是帝都最有名的法醫,他當然不會主動跑去幫助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審計公司,這全都是因為……

載淳正開著車,車載電話突然響了,他先是不耐煩地撇了撇嘴,這才按了通話鍵。

「事情解決了么?」喇叭里傳來金睿的聲音。

「沒有!那小子太精了,咬定了對方公司不敢聲張,堅持要起訴。姓朝的那個妞兒不僅被辭退了,還要獨自承擔所有的醫藥費。剛才那個傢伙說了,要傅歆上他的床,一次三百做到還清所有債務為止……喂?喂?擦,這就掛了,白痴!」

載淳本來就是想氣氣金睿,哪知道扯過頭了,金睿直接就把電話給掛了,他急忙打回去,結果卻怎麼也打不通了。

他急忙調轉車頭往醫院趕過去,結果剛剛開到門口,就看見金睿那輛黑色的邁巴赫直直地衝進了醫院大門,「砰」的一聲巨響撞在了門柱上,好在只是車頭變形了,人沒什麼事。

在一片尖叫聲中,金睿從車上下來,周身的怒氣隔著老遠都能感覺到,身邊瞬間出現了一個真空圈。

他一下車就要往醫院裡衝去,載淳是來不及攔了,幸虧邁巴赫里又跑出來一個嚴炎,急忙上前拉住了他。

載淳隨便把車一停,急忙沖了過去,在金睿一拳把嚴炎撂倒在地之後,及時拉住他喊了一句。

「我剛才都是騙你的!」

話一出口,載淳頓時感覺自己好像被一頭餓狼給死死地盯住了,兩腿都不禁有些發軟了。

「我這不是氣不過你被那個女人牽著鼻子走么又傻又作,到底哪個地方值得你念念不忘的……」載淳說了兩句,感覺金睿的眼神變得更加銳利了起來,便急忙改了口,「得,這事算我不對,我跟你道歉!」

金睿還是冷著一張臉,眼看著周圍的人越聚越多,載淳急忙朝嚴炎使眼色,嚴炎揚了揚眉毛,終於在載淳懇求的目光下清了清嗓子,開口說道。

「莫總,關於之前傅歆小姐被刑拘的事,已經有眉目了。」

金睿的目光果然被吸引過去了。

「那個自殺的人患有絕症,早年喪偶,沒有固定職業,有一個女兒有先天性的心臟病,不過最近剛剛做了換心手術。至於巨額手術費用的來源……跟那一次是差不多的流轉程序。」

金睿猛然凝神,似是不通道。

「他們怎麼會找到傅歆的頭上?」

嚴炎沒有說話,但是眼神卻說明了一切。 婚色撩人:囂張逃妻太惹火 金睿本就是冷情的人,對傅歆的態度這樣特殊,相信長眼睛的人都能看得出來,他們這些貼身的朋友和下屬能看得出來,他們定然也不會放過這些蛛絲馬跡。

「嚴炎,你再去找幾個專業的,二十四小時密切保護傅歆的安全。」

「是。」

「金睿!你怎麼就是……」

載淳剛要發牢騷,卻在看見金睿冷冷地瞥了自己一眼之後,到底還是閉了嘴。

「車鑰匙。」金睿冷冷一句。

「啊?」

載淳茫然,下意識地一抬手,手上的車鑰匙就被金睿給拿走了。

「喂!那我開什麼?」

載淳後知後覺地喊道,然而金睿卻好像壓根沒聽見似的,連步幅都沒點變化。

「洛大醫生,要不是你,我們莫總的車也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你就別再摻和他和傅歆小姐的事了。」嚴炎拍了拍載淳的肩膀。

他私下裡跟載淳的交情也不錯,就沒有面對金睿時候的恭敬。

「你懂什麼!他跟傅歆的事情不是你想得那麼簡單……」

「我是不知道他們兩個以前發生了什麼事,我就知道,莫總很喜歡她,朝小姐看上去人也不錯。難得莫總會對某個女人感興趣,難道被媒體曝光的都是真的?你對我們莫總假戲真做了?」

「滾你媽的!總之……總之就是不行!我懶得跟你說!」

載淳不耐煩地揮了揮手,也離開了醫院大門,面對圍觀的人群和已經來趕人的醫院保安,嚴炎苦笑,為什麼爛攤子總是他來收拾!

在恍惚中度過了回程的一個小時,直到走進了公司里,傅歆這才意識到,自己的危機竟然解決了。

她還沒來得及開始高興,就想到了幫她解決危機的那個男人,頓時僅有的那點高興也消失了。

金睿對她的態度實在太奇怪了,而且傅歆看得出,金睿看她的眼神,是帶著些許恨意的。

既然恨,又為什麼會一而再再而三地幫她?他們兩人之間,曾經到底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

傅歆忍不住想要深想,卻感覺頭部一陣暈眩。此時她已經走到了自己卡位的附近,夏嵐正巧看到了她,便急忙上前扶住了。

「傅歆,你怎麼了?」

「我……還好,沒什麼事,只是有些頭暈。」

借著夏嵐的攙扶,傅歆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感覺昏沉得厲害,而向來嘻哈慣了的夏嵐,卻用罕有嚴肅的語調說道。

「傅歆,公司已經下了通報了,說要開除你。」

「你說什麼?!」傅歆猛地抬起頭來。

怎麼會?那個男人明明已經把問題解決了啊傅歆想起了載淳,感覺他似乎並沒有欺騙自己的必要,因為他根本就絲毫沒有掩飾過自己對傅歆的厭惡,即便是做了都恨不得不肯承認,更何況是騙她。

「那個……米總也因為這件事情,被停職審計了。」

「……到底怎麼回事?」

如果只是處理了她,還能說明自己只是被騙了,但是連米總也跟著一起倒霉,那就說明事情沒有她想象的那麼簡單了。

「這個我也不知道啊最近公司里總是奇奇怪怪的,老闆今天說一套,明天再說一套,我總感覺跟你有關係,比起老闆來,你好像更奇怪,最近是碰上什麼怪事了么?」夏嵐試探著問道。

「沒什麼」傅歆強笑了一下,避開了這個問題。

她跟金睿的事情一言難盡,而且她總覺得,無論是誰,牽扯進來恐怕都不會有什麼好事。

「那個……你有沒有想好今後怎麼辦?」

夏嵐也沒有強行追問,隨著傅歆的意思主動就轉了話題。

「我才剛剛知道自己被炒了的消息,哪裡會想過以後啊」傅歆苦笑。

「我這裡有家公司的資料,我親戚在裡面工作,這公司最近正在招人,你可以去碰碰運氣。」

夏嵐從抽屜里掏出來了一張紙,先是四下里看了看,確定沒有人注意到她們,這才匆匆塞到了傅歆的手裡。

「英達國際!」傅歆一看見公司名字,就差點喊出聲來。

「噓——」夏嵐一臉緊張。

傅歆也急忙壓低了聲音,畢竟在公司里公然討論跳槽的事情是很危險的,她已經被炒魷魚了倒無所謂,夏嵐還是要繼續混下去的。

這英達國際可是國際知名企業,涉獵審計諮詢的子公司更是行內翹首,干他們這行的,誰不想有朝一日能夠擠進去。

「你有這樣的親戚,怎麼還窩在這種小破公司里?」傅歆奇怪。

「我親戚也就是裡面一個普通的小職員,頂多有點招聘的內幕消息。再說了,就我這爛泥扶不上牆的水平,去了也是丟人,說不定西瓜沒撿著,芝麻全給丟光了,你跟我不一樣,反正芝麻也沒了,萬一能撿著西瓜呢?」

「說的也是,不過……你怎麼怪怪的,平常不像是會說這種話的人啊?」

「這,這不是因為你要走了么傅歆,我會想你的……」

夏嵐抽了抽鼻子,眼圈紅了,傅歆也跟著眼眶有些發熱。她在這裡做了三年,夏嵐是唯一一個跟她關係不錯的同事,這樣突然的離開,說不難過是不可能的。

公司並沒有提出賠償醫藥費的事,甚至還給傅歆補發了幾個月的解約賠償金,傅歆便也沒有再鬧騰什麼,因為她的心早就已經傾向英達國際了。

花了千把塊錢,傅歆心裡滴著血地給自己置辦了一身行頭,戰戰兢兢地去到了英達國際的辦公大樓。

情況比自己想象的要順利太多,前台只是問了她的名字和來意,就笑臉將她一路送到了頂層,臨走時甚至還向她鞠了個躬,搞得她都以為自己是來消費的,不是來應聘的了。

整個頂層就只有一扇門,上面什麼都沒寫,傅歆做了好半天的心裡建設,這才鼓足了勇氣上前敲門。哪知那門竟是虛掩著的,她只敲了一下,門就自動開了。 傲嬌老公,別纏我!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