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20, 2022
11 Views

不敢在門前多停留。陳啟硬著頭皮推門。

Written by
banner

那句女聲的語調和稱呼讓他隱隱有着不祥的預感。 北大西洋。

藍色光影在遼闊無際的海面上飛馳,所過之處高高的浪花濺起,化為白色的帷幕,短暫升起又短暫落下,翻湧的海水為光影提供著前進的力量,簇擁著如神的光影追擊前方的流光。

青色流光高於海面三十米,風嘯聲中帶起的氣壓變化令下方的海面都下陷了一塊,在視線盡頭,一個黑點誕生,風元素攪動下連接天地的水龍捲。

「又是這種把戲。」發現水龍捲的晨悅彤自語。

長時間的較量,她和完顏臻兒都對彼此的手段了如指掌,幾乎一方剛有所動作,另一方就能猜透對方的想法,這種生死拼殺出來的怪異默契無疑讓水之主與風王殿的拉鋸戰變得更長。

以【道劍·沫霜】的排名,再加上完美的水之體,晨悅彤的實力是在完顏臻兒之上的,可真正鬥起來,她才發現,完顏臻兒的實力並不遜於她太多。

這不禁令她驚訝萬分,也讓她意識到,王殿之間的實力差距很可能遠沒有道劍之主那般明顯,換句話說道劍的排名對道劍之主的影響更大。

在大洋上,晨悅彤的實力大增,可天空同樣是完顏臻兒的主場,兩人都佔據了主場優勢,都立於了不敗之地,這無疑成為了拉鋸戰的主要影響因素之一。

掌控風元素的芙爾什羙吷在速度方面絕對是登峰造極的存在,即便藉助取之不盡的水元素,晨悅彤也明白,對方想走,她根本留不住。

可這段時間裏,對方壓根沒有走的意思,從現在的情景來看,貌似完顏臻兒在逃,她在追。

實際上,這不過是假象,一旦她停下,完顏臻兒就會改變方向,直衝大陸而去,並且將目的跟她說得清清楚楚。

為了不讓風王殿跑到大路上大開殺戒,她只能被牽着鼻子走,這是很憋屈的,但她無可奈何,處在被動的位置上,她只能等待機會。

好在,敵人並非一味帶着她滿世界亂轉,時不時,完顏臻兒就會折身與她較量一番,說較量有點輕描淡寫了,應該是拼殺。

完顏臻兒每一次的折身,都意味着驚天動地的生死拼殺,沒有一次例外。

完顏臻兒最討厭威脅,討厭來自別人的威脅,也討厭威脅別人,可四哥的強烈要求和大局形式所逼,她不得不選擇這一違背心性的舉動。

人生在世,想要得到什麼,就要付出什麼。

為了那個目標,就算是死,她也無所畏懼。她這樣,四哥和五哥也這樣。

看到水龍捲,晨悅彤就知道,完顏臻兒又要動手了,後背的冰層裂開,她抽出【道劍·沫霜】,做好了心理準備,沒有絲毫畏懼。

力量恢復得差不多了當然要打,不然怎麼對得起一身實力,尤其還都有着主場優勢。

飛速下,水龍捲從一個黑點變為了龐然大物,近在眉睫。

青色流光直衝進厚重的水層,消失在水龍捲中,藍光從水龍捲底部亮起,海水硬生生抵住了龍捲的吸力落回大海,水龍捲變為了正常的龍捲風。

灰黑色的龍捲風在失去海水后變為了青色,隨後顏色暗淡,暗青色的龍捲風下,天地都陷入了一片死寂。

如鱗片閃爍,藍色戰鎧覆蓋全身,一頭長發脫去黑色,化為清冷的藍色,晨悅彤的氣息一瞬間凌厲冷漠,氣勢更是一往無前。

暗青色龍捲傾倒,砸向在海面上疾馳帶起海浪的藍色光影,崩解一切的湮滅之力如死神之手,無情地拍下。

嘩!

大海呼嘯沸騰,海水湧起,匯聚成厚厚的水牆,千萬噸重的海水在恐怖的湮滅之力下連片刻時間都沒有堅持住就盡數崩解。

一道道水柱噴涌而起,晨悅彤一腳一踏,拔高而上,【道劍·沫霜】爆發出耀眼的藍光,化為一道劍光劈飛出去,迎上遮天蔽日的暗青色龍捲。

劍光飛出的過程中,光芒加深,變為了寶藍色,【奧義·凍延】!

時間在這一刻彷彿被無限延長了,傾倒的暗青色龍捲慢了,翻騰的海水慢了,就連四周被大場面驚嚇到拍翅亂飛的海鳥也慢了,唯有那道寶藍色劍光依舊不受影響地前進,直指暗青色龍捲。

劍光不長,三五米,與龐大的龍捲相比,無疑給人一種蚍蜉撼樹之感。

並沒有想像中的驚天爆炸,凝如實質的寶藍色劍光在接觸暗青色龍捲的一瞬間就消失不見了,隨後時間恢復正常,海水繼續沸騰,海鳥繼續逃命,唯獨龍捲依舊一動不動停在半空。

暗青色中有寶藍色浸出,青藍交替的龍捲下一秒破碎為漫天暗淡光片,一圈青藍混合的光芒朝四方席捲盪開,平靜的偽裝下卻是可怕的傷害。

龍捲破碎的一瞬,一抹璀璨的青光出現,天地為之一亮,頎長的倩影從空中躍下,青色光劍帶起三四十米的暗青色劍芒劈向下方的藍色光影。

美眸中閃過一絲厲色,單腳一跺水柱,身體騰空,手中藍光長劍揮起,寶藍色劍芒延伸,瞬間達到同樣的長度,攜著凌厲劍氣迎上。

轟!

恐怖的碰撞下,震耳欲聾的爆炸聲響徹天際,大海深陷出巨大的凹坑,湛藍的天空扭曲,隱隱出現裂縫。

碰撞處,暗青色光點和寶藍色光點飛濺,湮滅之力與永凍之力夾雜,充斥虛空。

一次猛烈碰撞,兩個倩影都在能量衝擊下倒退,過程中,啪的一聲,青色光劍破碎為光片,帶起一陣大風后消散。

藍色光影倒退到海上,剛與海面接觸,腳尖輕輕一點,嬌軀就又躍上空中,光芒沒有暗淡的【道劍·沫霜】再次釋放出阻滯時間的永凍之力。

青色光影同樣如此,後退的嬌軀被大風輕柔拉住,如拉長的彈弓將其彈射出去,俯衝向下方的同時風元素匯聚,又一把青色光劍在纖纖玉手中形成。

須臾之間,兩個身影就交錯了十數次,每一次交錯就碰撞一次,每一次碰撞就有一把風元素形成的青色光劍破碎。

劍術的學習使得晨悅彤靈活貫通,通過劍息精準控制【道劍·沫霜】的每一分力量,尤其是永凍之力,總能在關鍵時刻給完顏臻兒製造出不小的麻煩。

沒有絲毫力量的外泄,除了碰撞無可避免產生的能量釋放和衝擊。

接連的碰撞使得兩人所處的空間已經被湮滅之力和永凍之力盡數充斥,海水起伏無度,空氣流動紊亂,整個空間都變得不穩定起來。

可兩人仍不管不顧,兇狠出手,招招致命。

果然,女人間的戰爭才是最殘忍的。

晨悅彤是晨韜的妹妹,芙爾什羙吷是尤圖嘉羙吷的妹妹,晨韜和尤圖嘉羙吷在這世道又不合時宜地成了一人,這份孽緣直接令兩人的「親情」升溫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

晨悅彤再一次體會到了完顏臻兒的難纏和棘手,實力相差無幾,甚至她還隱隱高出一線,可在特性力量的比拼上她卻處了明顯的下風。

完顏臻兒對特性力量的掌控竟還在她之上,每一絲湮滅之力都不如永凍之力渾厚,卻總能抵消掉永凍之力,甚至憑藉本身的攻擊性還能做出一定反擊。

論霸道,永凍之力比不上湮滅之力,可永凍之力擅長的,湮滅之力同樣勢弱。

青色光劍沿着晨悅彤下頜刺過,在圓潤的脖頸上留下血絲,藍光長劍貼著完顏臻兒眉宇劃過,在白皙的額頭抹出血痕,都下死手,恨不得將對方置之死地。

大洋上,一青一藍兩個光影,上天入海,風卷浪涌,時而天空色變,時而大海失態,整個天海間都被風和水攪亂一團,成為危機四伏的險地。

.

.

.

雷神島。

轟!

一個身影如炮彈般倒射出去,在電閃雷鳴的天空拉下長長的銀色光痕,摔落下來,砸進那連綿起伏的雷神山脈。

一座巍峨的高山劇烈一顫,震動使得大石從山體上滾落,半山腰彷彿受到重物撞擊,塵土四起,在刺鼻的灰塵中,還有着若長蛇舞動的電弧。

三個身影緩緩降落,出現在那座高山之前,以銀色和青色為主,亞當和莫凱澤分別身披銀色和青色戰鎧,威風凜凜,自覺落後一個身位躲在九幽中的黑暗人影則偷偷捏鼻子對兩人作怪。

砰的一聲,一塊巨石從凹陷的半山腰山體中飛出,朝三人砸來。

亞當握著【道劍·鳴啟】的右手以腕為軸,立劍在臂膀一側向前下貼身立圓繞環,力達劍尖,一個簡單的剪腕花,一小道銀色劍光帶着雷鳴電音劈飛出去。

轟的一聲,巨石在十米遠的空中被劍光劈中,化為漫天土屑。

莫凱澤左手一動,食指指尖青光一閃,陣風而起,將瀰漫過來的塵土吹散。

消散的灰塵土屑后,一個銀色光影從凹陷的山體中衝出,銀色短辮有些亂,華麗的衣衫上沾了泥土,此時的喬奧爾羙吷略顯灰頭土臉。

「喂,我說,你哪來的膽子一挑三?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MOBA競技網游的職業選手呢。」置身黑暗中的以辰雙手抱胸玩味地看着本。

抹了下嘴角的血,本似笑非笑:「沒辦法的事,誰讓我天生膽子大呢?」

以辰似是認同地點頭:「勉強算句人話。」

「表哥,真夠無情的,對錶弟下手都這麼狠,你看看,差點把花都弄壞了。」說着,本目光從亞當身上移到了胸前的白花,憐惜地輕輕撫摸。

剛才的打鬥,亞當每一招都是狠辣無比,角度刁鑽,出手果斷,那種報復性的攻擊讓以辰看得心驚肉跳,可見亞當是多麼憤怒。

亞當冷眼不言,如若不是擔心戰鬥的餘波波及到族人,他早就全力以赴出手了,之前出手雖然果決狠冷,但卻並沒有使用【道劍·鳴啟】太多力量,能將自己這位表弟逼得如此狼狽,更多的功勞來自三對一的優勢。

「你看看,表都壞了。」本一臉惋惜地看著錶蓋已經完全破碎的機械腕錶,隨後正了一下白色胸花,「要不是我小心護著,這比表脆弱得多的小可憐恐怕早就被你們這些粗魯的傢伙糟蹋了。」

說完,見沒人理他,並且感受到自己那位表哥已經開始蓄勢,他扭頭望向群島之外,視線落在那表面因能量衝擊而波動不已的粉藍光幕上。

「不要指望那些不入流的兵卒了,再有幾分鐘就都死光了。」剛收到韋爾斯准捷報不久的亞當洞悉了本的想法,冷聲說。

「是啊,雷神群島防衛這麼強,先鋒部隊不片甲不回才不正常呢。」本捋了一下額前的銀色髮絲,眼帘低垂地輕笑。

「先鋒部隊。」亞當眉頭微微一皺,隱約有種不好的感覺。 第314章、成果簽名,澤娟朗坤

周丹華聽罷趙大紡教授對雷鳴和方澤濤兩個人在防羽布等新產品開發上所作貢獻的客觀評價,也情真意切地對大家說道:「雷鳴和方澤濤這兩位老同學和好兄弟,雖然已經離開我們江南大學好幾年了,但是,紅豆公司的各項新產品開發和技術進步事業,卻又把我們這幾位在當年親如兄弟姐妹的老同學,給不約而同地聚攏到了一起!如今,隨著紅豆公司雷鳴副董事長和方澤濤副總經理所負責的精梳棉紗、精梳毛紗和防羽布新產品的開發成功,我周丹華和朗坤兩個人的博士畢業論文,也終於很快就可以順理成章地得以完成啦!這樣,我和朗坤兩個人就可以如期地完成博士論文並通過答辯,並將要順利地從江南大學博士畢業啦!」

朗坤聽罷,也深情地表白說道:「我朗坤如果能夠順利地從江南大學博士畢業,離不開我的妻子方澤娟的傾心支持!其實,方澤娟自己也是有足夠的能力,來報考、攻讀我們江南大學的碩士和博士研究生!只不過,方澤娟看到我朗坤在攻讀碩士和博士學業期間,在學業和工作上每每地心力交瘁和夜不能寐的樣子,所以,她就不得不放棄自己也想要攻讀碩士和博士學位的雄心壯志,轉而一心一意、默默無聞地照顧好我朗坤的生活起居,並且還要充當好我朗坤在學業和事業上的得力幫手!」

趙大紡教授聽罷,也不住地點頭,並讚歎說道:「朗坤說得對!方澤娟不但在生活上把你朗坤照顧得無微不至,而且在我們所從事的各項紡織新技術科研和新產品開發上,也給予了我們得力的輔佐幫助和試驗論證!特別是在新型變性澱粉粘合劑主漿料的酶製劑篩選和溫度、壓力及物理化學反應時間控制等關鍵性的節點研究方面,方澤娟幫助我們找到了最優化的解決方案!」

方澤娟聽罷,趕緊謙虛地回應趙大紡教授說道:「為趙大紡教授和朗坤老師的紡織學術研究和新產品開發提供試驗論證,本來就是我這個江南大學紡織實驗室主任的工作職責;而新型變性澱粉粘合劑主漿料的研製及其漿料配方研究,則是國家科委和紡織工業部聯合下達給我們江南大學的紡織科技重點攻關項目!因此,我方澤娟作為以趙大紡教授為首的新型變性澱粉粘合劑主漿料研製團隊的成員,理應為該項國家級的紡織業關鍵科研項目,多做一些自己應有的事務性輔佐工作!」

趙大紡教授聽罷,趕緊回應方澤娟說道:「在新型變性澱粉粘合劑主漿料的研製、及其漿料配方研究方面,你方澤娟和朗坤兩個人,已經付出了大量的心血,也共同作出了主要的和決定性的貢獻!如今,新型變性澱粉的工廠化的試產,已經在與我們江南大學合作的漿料生產廠家獲得了圓滿的成功!並且,以變性澱粉為主要粘合劑的防羽布專用配方漿料,也已經在紅豆公司今天的防羽布試織過程之中,得到了非常圓滿的應用效果驗證!」

方澤娟聽罷,也感激地回應趙大紡教授說道:「如果沒有趙大紡教授的得力指導和傾心幫帶,我和朗坤兩個人就不可能取得新型變性澱粉粘合劑及其防羽布專用配方漿料的研究成果!為此,我方澤娟要加快將這些變性澱粉研製及其工廠化生產,和以變性澱粉為主要粘合劑的防羽布專用漿料配方,整理成最終的科研成果報告,並呈報給趙大紡教授,向上級科研管理部門報備,並同時向國家專利局申請變性澱粉新型粘合劑主漿料的發明專利!」

趙大紡教授聽罷,讚許地點點頭,回應方澤娟說道:「那就拜託方澤娟老師,親自來撰寫這篇新型變性澱粉粘合劑及其防羽布專用配方漿料的研究成果論文,並編製變性澱粉粘合劑主漿料研製的國家發明專利申請報告!不過要注意,這次變性澱粉科研成果論文的主要作者、及其變性澱粉國家發明專利的主要發明人,就填報朗坤和方澤娟兩個人,絕對不要把我趙大紡的名字寫上去!」

朗坤博士一聽,頓時急不可耐地回應趙大紡教授說道:「這怎麼行呢?!趙大紡教授本來就是我們這個變性澱粉粘合劑主漿料研製、及其防羽布專用漿料配方研究項目的負責人,因此,怎麼說也應該把趙大紡教授的名字,列為學術成果論文報告作者和專利發明人的第一位!」

趙大紡教授聽罷,頓時嚴厲地訓斥朗坤說道:「有關學術成果論文報告作者和專利發明人的簽名事宜,就不要再議論了!簽名人就寫你朗坤和方澤娟兩個人,絕對不要再把我趙大紡的名字列上去!畢竟,主要的研究工作,都是你朗坤和方澤娟兩個人共同去完成的!而且,也只有把你朗坤和方澤娟兩個人作為主要作者和發明人,才能夠讓你朗坤順利地博士畢業;同時,也好幫助方澤娟,順利地被破格晉陞為副教授的職稱!」

朗坤聽罷,頓時感激地回應趙大紡教授說道:「感謝趙大紡教授不計名利,傾心儘力地提攜我朗坤和方澤娟這兩位紡織新人!不過,我朗坤也要求把方澤娟的名字,列為這次變性澱粉研製成果作者和專利發明人的第一位!只有這樣,方澤娟才更加有把握,被破格晉陞為副教授的職稱!而我朗坤作為該項科研成果的第二簽名人和發明人,並不影響我朗坤順利地通過博士論文的答辯!」

大家聽罷,頓時開心地哈哈大笑,並紛紛讚賞朗坤博士「愛妻愛到了點子上」!而趙大紡教授聽罷,也哈哈大笑地讚賞朗坤說道:「我趙大紡當然要支持你朗坤,在名利面前,謙讓你愛人方澤娟的感人舉動啦!說實話,方澤娟在變性澱粉研製及其漿料配方設計方面,也確實是功不可沒,完全配得上第一成果完成人和專利第一發明人的榮譽!果真如此的話,我趙大紡在即將提名推薦方澤娟破格晉陞副教授職稱時,就顯得更加理由充分和底氣十足啦!」 章紹瞬間明白葉嬉的意思,寬慰道,「王妃放心吧,屬下既然將人放到一起,就想到了這個可能性,裏面的東西都不值錢。」

「那就好。」

葉嬉這下能安心靠着聽戲了。

屋內。

「現在翅膀硬了是吧?有錢傍身了,還有葉如媚兩姐妹給你撐腰了,不得了了,以為老子奈何不了你了,老子一天沒給你修書,你一天就是老子的人。」葉大爺聲音越發尖銳。

短短數月,葉大爺早沒了侯府公子的意氣風發,更沒了當朝官員的得意,有的只有無盡憔悴和疲憊。

鬢間也生了白髮,臉上佈滿了皺紋,形同老人,相對比大夫人保養得宜,甚至看起來較之前更為年輕,葉大爺的火氣就越甚。

如今的他已經身無分文,甚至欠了不少外債,他知道曲周侯被請進了宮裏再沒出來,也知道葉如媚做了側妃,葉如妙在宮裏吃香喝辣,就連他以前看不起的妻子也過的如魚得水。

只有他……

這樣的落魄不堪!

「你別朝我嚷嚷,嚇着我孩子了我和你沒完。」大夫人抱着葉家宗,不斷地拍着他後背以示安撫。

「孩子?」葉大爺愣一下,瞬間反應過來,敏捷地將大夫人護在懷裏的葉家宗搶了過去,眼中發着光。

葉家宗被葉大爺的模樣嚇得不輕,加上葉大爺手上力道不輕,一時間哭的更加大聲,嘴裏不斷喊著,「母親,救救我……母親……」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