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17, 2022
25 Views

太御聖宗共有十個參與摘霞道會的位置。

Written by
banner

其中第一個位置,乃是由太御境直接指定;第二個位置,由玉台境所指定;而第三個位置,則是由清羅境所指定。

又有六個位置,乃是屬於六大山脈的六位聖子或者聖女。

至於最後一個位置,便是太御聖宗六山三境宗門大比的第一名。

這十個位置,無論想要取得哪一個都是難如登天一般,這位高高在上的玉台境境主竟然對季月年許下如此承諾,顯然在其心中,季月年已經有了足夠的資格前去爭奪這十個位置。

太御聖宗六山三境足足數百萬弟子,能夠在其中脫穎而出的生靈無一不是悟性、天資、氣運、背景等等諸般俱全者,而六大山脈的聖子聖女,更是諸多妖孽天驕之中的頂尖生靈,要與這些稀世天驕爭奪那十個位置,其難度之恐怖可想而知。

將雪玉令牌收了起來,季月年抬首望去,雪玉元君早已離開了此處,只有少女冷淡的聲音傳入耳畔:「在玉榻之上坐好,我要繼續為你施咒,再有三日,你的神魂創傷便會徹底恢復,到那時我便會送你離開。」

「多謝瓊樓姑娘。」

季月年不曾託大,而是朝着少女微微行了個禮。

此雪裳少女看似平凡,其修為卻是淵深無比,乃是一位貨真價實的神海蘊靈之境生靈。

三日時間彈指而過,季月年也在與瓊樓的交談之中知曉,此處乃是玉台境,這座如同神跡一般的雪玉山峰則是玉台境境主玉經天的道場。

瓊樓修有罕見無比的霜凝之咒,季月年的神魂被佛光反噬所撕裂,若是想要自行恢復,極為繁瑣。

姬名帶着季月年回到太御聖宗之後,直接將其送去了星淵峰,李世玄則是通過傳送法陣將季月年送至了清羅境之內。

沉暮掌座雖是位列半步神宮之境的大能,可其所修神通卻是精於殺伐,對於神魂撕裂之症沒有什麼太好的辦法。

直至玉台境境主親自傳下詔令,季月年才在玉台境之內的通境弟子瓊樓這裏安置下來,由其藉由雪玉日夜施展霜凝之咒,幫助季月年緩緩恢復其被咒訣反噬所撕裂的神魂。

此時其不僅僅是燃起四品心火的通玄心鬼血脈,在其餘之人眼中,更是氣運加身的妖孽之輩,百年之後憑藉通玄心鬼血脈死而復生,更是施展出足以戮殺神海蘊靈之境的可怖咒決,與白玉樓共同誅殺陳延陽,朝夕之間便名震元衍地界,無人不曉。

甚至在第三山脈通明山脈之中,其餘的數位待定聖子聖女皆是有些心緒不寧,每隔數日便會想方設法地打探季月年的傷勢,生怕第三山聖子之位被其搶了去。

實質上季月年在宗門名錄之內,還不曾真正脫離外宗落霞山脈,此時其依舊是名義之上的星淵峰弟子。

季月年在入六山三境修行之前,便已經在第三山脈之內捲起了滔天風浪,此事即便在太御聖宗之內,也算得上是極為罕見。

。 「他們這是得喝了多少才成這模樣?」蘇林同李雲棋回去的時候,桌上已經是一片狼藉,有些無奈問李雲棋。

不僅林軒四個男生七歪八倒一大片,連着留下來看着他們不太過火的鐘初雪與周月,而面色潮紅,一杯又一杯喝起來!

「我也不知道。」李雲棋搖頭,她也沒遇到過這種情況。

她親眼看見蘇林起身沒兩分鐘,林軒就因為不小心被酒灑在身上而離席。

過了許久,她才看見林軒鐵青著臉回來,從坐下就一直在喝酒。

如果說開始林軒是滴酒未沾。

而她們宿舍,鍾初雪忙着看着勢必要灌醉林軒的甄寶,擔心他喝得太多,沒有發現蘇林尚未回來。

至於周月,從坐下的那一刻,眼睛就沒離開過邢兵,連蘇林起身離開都沒發現,更別說蘇林回不回來了。

所以不小心從周月嘴裏知道蘇林曾經喜歡林軒,現在卻對林軒避之不及。

結果前後離開的二人,後者臉色鐵青回來就借酒消愁,直接告訴她他們之間發生了什麼。

放心不下,她便也藉著上洗手間的機會出來,好在,才走了一會兒,就碰上了蘇林。

「陪我走走?」蘇林瞥了一眼飯桌,見他們正喝得熱火朝天,到底還是不太想回去,主動向李雲棋問道。

「嗯。」李雲棋不假思索的點頭,她承認一開始接受蘇林與鍾初雪成為朋友,她也是有私心在,但經過半個多月的相處,李雲棋是真心將蘇林與鍾初雪當朋友的。

「其實,我沒想到你會出來找我。」從干鍋店出來,隨意往街道的另一側走去的路上,蘇林突然出聲道。

她對李雲棋的印象除了是舍友,更多的是跟周月形影不離,其他的,她就再也想不到了。

「你是我朋友。」李雲棋沒有轉頭,語氣平淡道。

她們雖然關係還沒能一下子好到出來逛街會手挽手,但蘇林是她朋友這件事是毋庸置疑的。

「嗯,你也是我朋友。」蘇林愣了一下,亦是笑道。

是的,她們是舍友亦是朋友。

是朋友,她沒帶手機,去個洗手間比別人多了四五倍的時間,李雲棋擔心出來找她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蘇蘇,你不開心?」走了好長一段路,李雲棋才又開口打破了她們之間的沉默。

「嗯,不開心。」蘇林點點頭,想了又想,才下定決心又道:「阿棋,我今天做了一件大事,對我來說一件很重要卻早就該了結的大事。」

「哦。」李雲棋隨口應了一句。

「你……沒什麼要問我的嗎?」蘇林又等了一會兒,還是沒等到李雲棋的問話,不由好奇道。

「不問,沒必要,你想說自然會說,不想說,問了就是戳你傷口。」李雲棋認真道。

她在開口打破沉默問蘇林心情時,她就後悔了。

而這種悔意,在聽見蘇林語氣里的悲傷時,就更濃了。

「阿棋,我真羨慕周月,有你這麼一個朋友。」蘇林道。

她從小到大,並沒有幾個好友。

她曾經以為算得上她知心好友的只有葉然與鄭楚兩個。

可後來,她才知道鄭楚從一開始就是有目的的接近她,從來都沒有把她當朋友,當初在她的背後捅刀最快最恨的,也是鄭楚。

真論起來,她從小到大,也就葉然一個朋友了。

她很羨慕周月,不是說葉然不好,葉然對她亦是掏心掏肺。

當初蘇氏破產的時候,葉然人在國外,待回來的時候,事情也早就塵埃落定,可便是如此,在陪着她處理完她哥的後事之後,葉然單槍匹馬去找林軒,只為了給她出頭……

葉然的好同李雲棋是不一樣的。

李雲棋與周月的相處的方式,除了是朋友,還是一個雖沉默寡言卻能溫柔到包容周月所有的小任性的大姐姐,甚至很多時候還會為了讓周月開心,幫周月擦了不知道多少的屁.股。

「不用羨慕。」李雲棋拉着蘇林停下,再一次認真道。

「我知道了。」對上李雲棋真摯的目光那一刻,蘇林愣了愣,而後才由心一笑道。

是了,她不用羨慕,李雲棋除了是周月的朋友,也是她的朋友,她不需要去羨慕周月。

「其實,我也沒什麼不可說的,我剛剛正式跟我的過去告別了。」蘇林找了個椅子坐下,抬頭看着稀疏的星空,道。

「告別過去,才能開始更好的未來。」李雲棋想了想,才幹巴巴的開口道。

她不擅長安慰別人,可直覺告訴她,這會兒的蘇林很需要被安慰。

「是啊,人不能老活在過去,尤其是這個過去並不美好,一昧的沉浸在其中,反而會耽誤了未來。」蘇林點點頭,贊同道。

「可是,阿棋,我明知道該做個了斷,也知道及時止損才是正確的選擇,可是,這裏還是好難受。有些事,真得不是知道就能夠輕易做到,就像一直都明白長痛不如短痛的道理,可當自己真得下手的時候,才能體會到無論是長痛還是短痛,都痛入心扉。」

「傷口流膿,擠出去雖痛,可過後才能癒合。」李雲棋對蘇林的心情並不能感同身受,只能又乾巴巴道。

「噗,阿棋,你不用勉強自己安慰我,我不需要安慰,真得。這裏……」蘇林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胸口,又道:「雖然現在很痛,可我若不這麼做,以後會更痛。我明白這個道理,脆弱也只會這一刻,馬上就會調節好了。」

「哦,可是你不像是馬上就要調節好的樣子。」李雲棋側頭看了蘇林一樣,正好捕捉到她眼角的淚,道。

「……阿棋,雖然我說了你不需要安慰我,但是……咱商量下,能不補刀嗎?」蘇林扶額,有些無奈道。

她原本覺得陸景很可氣,明明看她不開心,還要故意惹她。可現在看着李雲棋一本正經的補刀樣子,蘇林覺得,他們二者似乎半斤八兩?

「可我說得是實話。」李雲棋苦惱道。

她不明白她就說了句實話,怎麼就成了蘇林嘴裏的補刀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異人聽着嬴政的話,面色相當之平靜。

呂不韋攤開手,觀賞自己掌心糾結的線。

嬴政看着徐青城,看着異人,又瞥了一眼低着頭把玩自己手掌的呂不韋,說道:「朕的政制,會把安定的,變為不安定的。」

「儘管一二十年之中,這些人會因為吃得飽,有錢財結餘,而在戰爭之中變為勇敢的兵士,是精兵,但他們始終是不安定的那一部分!」

「知道了這些,政兒打算怎麼做?」異人冷眼發問。

徐青城看了一眼異人。

這個問題,很有一些水平。

看來這位做了多年質子的秦王,也並不是什麼草包。

「添一把柴。」嬴政笑起來了,笑容燦爛。

異人看着嬴政,眼中流露出滿意。

「添一把柴,教這些人的生活過得更沒好一些,教他們的日子更有盼頭,教他們更加富裕,教他們身體強壯,教他們對政更加感恩、馴服。」嬴政回身拜向異人:「他們會成為政手中,至強的『天子之劍』!」

異人哈哈大笑。

他看向嬴政的目光,充滿了滿足和期許,充滿了忌憚與質疑。

他在笑。

如果嬴政什麼都不說,那麼嬴政就是一個該死的;但是嬴政說了出來,那麼嬴政就是知道分寸的。

不只是知道分寸,還很有為政之手腕、為王之心智。

這意味着,他已經是一名成熟而合格的政客了。

比異人自己都要合格!

「不愧是為寡人之子!」異人讚歎著,然而眸中實在沒有半分喜悅。

徐青城幽幽的嘆了一口氣。

他嘆氣很長,像是想要把肺子裏的氣息全數吐出。

「太子是個明白的,那麼是要以手中『天子之劍』,掃滅六國,重定分封嗎?」徐青城問道。

「分封?」嬴政看向徐青城:「為何要分封?」

異人聽着嬴政的話,愣了一下。

徐青城凝眸。

呂不韋並不抬頭。

嬴政笑起來了。

小小的孩子笑容惡劣且囂張,有種霸道的得意姿態,難以言明其氣度。

「朕若治,則治天下為群縣諸郡,不設分封,使天下歸於一,使九州定於我,使世人皆為秦人,使秦王為天下王!」

牛皮吹得很大。

異人有片刻失神。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