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15, 2022
15 Views

「也太能鬧騰了,給她穿衣服費了半天勁。」裴黎將沈清扶到江澈身邊,鬆了口氣。

Written by
banner

江澈接過沈清,「謝謝了。」

「都說酒後吐真言,不知道你有沒有這麼幸運了。」裴黎一副看戲的模樣,幸災樂禍的看著兩人,說罷越過兩人就離開了。

「江澈。」沈清憨厚可愛的抬頭叫喚他的名字。

江澈看著眼前已經醉的不輕的人,不由得嘆了口氣。

「走吧,我帶你去休息。」說著江澈就扶著沈清去了樓上的房間。

只聽滴一聲,618的房門解鎖,江澈推開門,扶著沈清進去。

江澈想去拿吹風機給沈清吹頭髮,可是她一直拉著他死活不肯鬆手。

沈清拉著江澈的手坐在床上,眼神迷離,兩個眼珠子不停的轉來轉去看著站在床邊的江澈,「你矮一點,我脖子好酸。」

江澈無奈,只能緩身蹲下,與她平視。

沈清伸出白嫩的手去撫摸江澈的臉頰,情不自禁的說出了自己的心裡話,「江澈,我發現,我好像有點喜歡上你了,怎麼辦?」

聞言江澈內心微顫,有激動也有欣喜。

沈清將手停留在他的薄唇上,不斷的來回撫摸。酒壯慫人膽,此時沈清什麼話都敢說,「你說,接吻會是什麼感覺?我看小說里的接吻都好浪漫。」

說完,沈清湊近江澈嘴唇,不管他是否同意,直接吻了上去。

江澈沒想到沈清會這麼大膽,鼻尖傳來一陣清香,是沈清剛剛沐浴留下的味道,夾雜著一些淡淡的葡萄果酒的香甜。江澈不可置信的看著近在咫尺的少女面容。

沈清沒有任何動作,碰到他的唇后就離開了,「嗯~你的嘴唇好軟,還有葡萄的味道,我好喜歡。」

江澈被她這麼一撩撥,一顆心七上八下的,沈清要是清醒的狀態下,他肯定會即刻吻回去,可是現在她醉醺醺的,恐怕連自己做了什麼都不知道。

「你醉了。」江澈帶有情慾低沉的聲音,沈清聽在耳里,卻刻進了骨子裡。

沈清微微搖搖頭,「我沒醉。」又大膽的抬頭直直盯著他,「我還想再摸摸你的腹肌。」

在泳池的時候,沈清就一直看著江澈,勻稱的身材恰到好處,她有些遺憾只有六塊腹肌,「不過小說里的男主都是八塊腹肌,可是我數了你只有六塊。」

江澈聽到她話音里的不滿,突然笑了起來,寵溺的剮蹭她的鼻尖,「那我努力變成八塊。」

「好。」沈清不自覺聲音都提高了,滿是笑意。

再開口,又滿是抱怨,「都怪你,我被別人記恨了,萬一以後她來找我麻煩怎麼辦?」說完小嘴嘟了起來,今晚的沈清,想到什麼說什麼,前後毫無邏輯可言。

「我覺得你就是故意的,為了在全校出風頭,才…….」沈清的話沒能說完。

江澈主動吻上了她那喋喋不休的小嘴,將剩餘的話全部吞入腹中。 第三十二章雲錦

陸初溪死死的低着頭,似乎這樣就能撇清與簡童的接觸,他明明沒做虧心事,但白皙的臉依舊通紅,攥緊了寬大的袖子不知所措,他的膽小局促每每都讓簡童擔憂又心疼。

天色還沒大亮,陸澤陽和陸子游便已收拾的乾淨興奮的要往鎮子上去,路上三個男人作伴,沒少吸引其他早起務農的村民的目光,有好事的問了一嘴。

陸初溪走在前面,不甚好意思的說是要去鎮子上一趟賣點東西。

扛着鋤頭的男人不理解,瞅了瞅他身後,「你家女人不待着你們去,你們要自個走過去?」

陸澤陽最快,沒個把門的的,高亮的大嗓門比雞鳴還響「我們自己有腿自己去,才不和那個壞女人一起,」

「呵呵,唉,你家三郎來?「

那男人也知道陸家的情況,也不好再問這些,轉頭問到了好久沒這麼見過的陸衡陽,以往平日裏還經常見到他往村頭的陳大夫家跑。

這幾日也不見人影了。

幾個人假意寒暄了一會,陸初溪不好推免,倒是陸澤陽大咧咧的說着太陽快大了,話里話外的意思就是快別問了,放他們走吧,

「行行行,那你們注意點安全,幾個男人沒個女人帶着多不安全……「

他又嘟囔了幾句才走了,陸澤陽聽到了嘟著嘴也跟着嘟囔「我才不和她一起呢。「

……

熱鬧的集市,遍佈一條路的攤子,多種多樣的物品讓陸澤陽和陸子游目不暇接,兩個人就像是劉姥姥逛大莊園一般,驚訝興奮不已。

陸子游倒還好,雖然已經在腦海里描摹了無數遍鎮子上的風景,但直到身臨其境才能體會到一種暢快自由的感受,他站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上,不只有女人,也有結伴的男人從他身邊經過,偶爾的視線里也沒有他害怕的打量和厭惡。

原來大哥就是在這裏找的工作嗎?

陸子游的眼睛裏滿是好奇,一隻手緊緊的拉着陸初溪的衣袖,小小的腦袋被各式各樣的奇怪物件吸引住,路邊的攤販一看見他往攤子上看就叫他小公子,

「小公子,來看看我家新出的胭脂,摸在小公子的臉上一定是不妄費啊,小公子來試試啊~「

陸子游小心翼翼的看了看滿臉慈祥的攤販,躊躇的伸出手,桌面上是琳琅滿目,色彩斑斕的小盒子,各個都是精緻的,他看的眼花繚亂,

「二哥,這些是什麼啊?「

陸初溪安靜的跟着兩個弟弟逛街,他扭頭隨着小五的目光看向那個攤子,「是胭脂,抹在臉上的,會變得更好看。「

他溫聲細語的和從沒接觸過這種東西的小五解釋,另一邊還要拉着莽撞的陸澤陽,好讓他不要走丟了。

「澤陽,我們先找個地方擺攤,一會再來看。「

陸初溪用最溫柔的語氣說出不容置疑的話好一個地方匯合。

陸初溪冷著臉硬生生的把心思全在路邊雜技團的陸澤陽拉到了一塊平坦還沒人擺攤的地方,然後熟練的鋪開一張布,把三張帕子擺在了布上。

陸子遊學着二哥的樣子,蹲著了一邊,撐著臉好奇的看着二哥的行為,「二哥,你上次的帕子賣了多久啊,真的能賺那麼多嗎?「

「二哥,那個胭脂多少錢呀,我們買得起嗎?一會賣完帕子我們去買胭脂好不好~「

「買什麼胭脂,要那玩意幹嘛,還不如去買好吃的,要不就去買把弓箭,這樣我下次上山就能打到更多的獵物。「陸澤陽不甘示弱的接着討論錢財的用處。

「才不行,胭脂能用好久呢,我剛才看到好多人都去他那裏買了,我也要!「陸子游瞪大了眼睛,揪着陸初溪的胳膊,開始使出撒嬌賣萌各種手段」二哥~二哥~我們一會去買胭脂好不好,我就買一小塊,買那塊紅色的,特別好看,二哥~「

「哼!「陸澤陽見狀,自知爭不過小五,抱着個逼氣呼呼的在一旁悶了好久。

「小五乖,咱們先把帕子賣了,再去問問胭脂的價格,二哥也沒用過,不知道貴不貴,等帕子賣完了我們再慢慢的逛。「陸初溪沒轍,耐心的安慰小五。

他不時的看着路人,不放過任何一個有想法的客人,漸漸的,他在人群中又看到了上次那個買他帕子的男子,這次他摟着一個女人的手臂,端莊大方,身後還跟着幾個小廝。

他也看見了他,眼眸里亮了幾分,和身邊的女人說了幾句話后帶着一個小廝向他走過來。

「又見到你了!「

陸初溪羞澀的回復,「嗯。「

他有些驚訝,沒想到一面之緣的男子還記得他,想到此,他胸膛里湧起了些暖流,倒不顯得慌張膽小了,

「你這次的帕子用的不是棉麻,是雲錦!「那男子身邊的小廝蹲下來拿起陸初溪的帕子遞給男子,男子只是看了一眼,手裏摸了一下,略感驚喜的問陸初溪,

「嗯,是雲錦。「陸初溪喉結滾動,依舊只是蹦出了幾個字。

陸子游和陸澤陽在一旁交頭接耳,「四哥,雲錦是什麼?「

「你問我,我哪知道!「陸澤陽還氣著二哥答應要給小五買胭脂不給他買弓箭的事,雖然心裏也好奇,但還是彆扭的撇開頭專註的盯着二哥做生意。

他幻想過二哥和那個壞女人來鎮子上發生的不好的事,但沒想到二哥原來會變得更好,更冷靜,陸澤陽屏氣凝神的注視二哥與男子交談的過程,期間陽光打在二哥的臉上。

他分明清楚的看見了二哥的膽怯,卻也看見了二哥斂眉斷斷續續交談的勇氣,陸澤陽頭一次露出了迷茫的眼神,難道那個女人真的像二哥說的沒有欺負他,還保護了他嗎?

「那你準備賣多少錢,你上次的帕子我很喜歡,這次的不如也給我便宜些,都是老主顧了。「男子笑着問價。

「家主出門前叮囑我,這帕子是值半兩銀子的。「

聽到這樣的價格,陸子游和陸澤陽皆是被震驚的說不出話,反觀男子只是淡淡的皺了下眉,作糾結樣「你這布料既是雲錦,這番價格倒也是合理,那就包上這條和那一條,我拿回去送胞弟。」

「好……好的。」

陸初溪也沒想到會怎麼順利,他本都在腦海里過了一遍自己接下來要說的話,沒成想竟然沒用上。 圖窮匕見,荊軻一把握住包裹在地圖中的匕首劍。這把匕首劍,名為殘虹,明面上乃是徐夫人以天外隕鐵所鑄,鋒利無儔。實際上卻另有玄機,是當之無愧的屠龍之劍。

匕首劍在手,剛剛還一臉恭順的燕國使臣,搖身一變,就成為一個殺氣騰騰的刺客。出於對敖臻的忌憚,一劍在手,施展的便是絕殺之招。

十步絕殺!絕殺的不僅僅是敵人,還有自身。這一招由於殺機太盛,有傷天和,因此每一次使出都會消耗荊軻的部分壽元。

荊軻曾經憑藉這一招擊殺過幾位頂尖劍客和邪道術士,殺出赫赫威名。正是因此,這一招號稱永不失手,得到「十步之內,有我無敵」的美譽!

出於對敖臻的忌憚,這一劍,凝聚著荊軻全部的精氣神,散發着玉石俱焚的慘烈氣機。這就是荊軻的選擇,雖然他看不上燕丹,可既然他答應刺秦,哪怕是死也要完成!

一劍既出,荊軻心中的忌憚瞬間消散一空,只餘下對劍道的虔誠。人劍合一,如彗星襲月般朝敖臻刺去。劍鋒尚未觸及在敖臻身上,可強大的劍氣卻讓虛空微微顫抖。

這一劍的威力遠遠超出了荊軻的實力極限,甚至堪堪擁有五星初期的殺傷力。這是荊軻燃燒所有壽元換來的恐怖力量,是他此生最巔峰的一擊。

「不好!」

「大膽!」

「王上,小心!」

就在荊軻出劍的同時,殿下群臣發出一片驚呼,本來莊嚴肅穆的大殿,頓時陷入混亂之中。匯聚在殿內的大臣,早已被敖臻的雄才大略所折服,對他的感情遠非常人可比,全都心急如焚!

唰,荊軻的劍鋒中凝聚著無盡的殺機與力量,恐怖殺機籠罩方圓百丈空間,形成可怕的劍殺領域。領域成型的瞬間,天地交感,白日星現,七殺星宿大放光芒。

無盡的七殺星力衝天而降,七殺星力中蘊含的凶煞戾氣全部湧入殘虹劍中。殘虹劍上浮現出密密麻麻的符文,散發着誅仙弒神的恐怖殺意。

感受到這股恐怖的殺意,還有殘虹劍對於人道龍氣的剋制,敖臻頓時面露瞭然的神色。荊軻顯然是天庭的棋子,甚至有可能是七殺星君轉世,這也是為何荊軻實力低微,卻能夠讓他感到威脅的原因。

還有這殘虹劍,雖然不知具體來歷,但其能剋制人道龍氣,顯然也不是凡物。劍上那密密麻麻的符文,誅仙弒神恐怕只是順帶,真正針對的乃是龍族血脈。

天庭不愧是三界中樞,天地間很少有事情能瞞過天庭的耳目。哪怕敖臻從來沒有出過手,可他的實力、手段依然被天庭掌握的不少。此次荊軻的刺殺,便是天庭對他底牌的一次試探。

這是堂堂正正的陽謀,就算知道天庭的謀划,敖臻也只能被動接招。有着七殺星力加持,荊軻這一劍的威力隱隱超過五星絕巔之境,散發着一絲神魔境的偉力。

面對荊軻這絕殺的一戰,敖臻的神色自始至終都異常平靜,彷彿眼前奪命的劍鋒根本就不存在。那是一種自信,對於自身實力的自信。同階一戰,敖臻自信不弱於人。

鏘!一聲清脆的劍吟聲響起,敖臻的右手握住腰間太阿劍的劍柄,彷彿握住眾生的命運,大殿內登時充斥着濃郁的王者之氣。

這一劍彷彿契合了天道的運轉,人道的軌跡,無數的天地元氣以及人道氣數,化作一道道猶如實質的七彩光華,被太阿劍吸收吞噬,一股破碎蒼穹、破滅蒼茫的璀璨劍光。

一聲清脆的劍吟聲響起,剎那之間,天地昏暗,荊軻只感覺到眼眸之中,充塞了一道純粹到極致的璀璨劍光。

這一劍的速度已經超越了時空的界限,劍吟聲響起的瞬間,太阿劍就已經跨越虛空,斬在荊軻的身上。一劍出,精氣神盡皆被斬,躲無可躲,避無可避。

荊軻眼神中流露出不可置信之色,他的肉身、元神好似破爛的篩子一樣,被無數的紫紅色劍氣肆虐而過。若非源源不斷地七殺星力從天而降,鎮壓住他的傷勢,他恐怕已經被這一劍絕殺了。

荊軻從來沒想過,他引以為傲的十步絕殺,竟然會有失手的時候。更沒有想過世上會有如此可怕的劍術,快到不可思議,出鞘即中劍。

然而,荊軻並沒有絕望,反而渾身散發出濃濃的戰意。七殺星力灌頂的瞬間,他就已經覺醒了前世的記憶,關於七殺星君的記憶,還有他此次轉世的任務。

荊軻催動七殺星經,無盡的七殺星力化作精氣神光華,融入他的四肢百竅和元神之中,不斷消磨肉身、元神上的紫紅色劍氣,同時修復肉身、元神上的傷勢。

見到這一幕,敖臻不由露出幾分詫異的神色。一股股雄渾浩瀚的氣血之力湧入太阿劍中,絲絲紫紅色的龍形氣流環繞,彰顯出一股恐怖的威勢。

「斬天拔劍術!」敖臻輕喝一聲,左手握住太阿劍的劍鞘,右手再次握住劍柄。劍光如洗,割裂蒼穹,漫天血光隨着敖臻拔劍的動作,不斷匯聚到太阿劍上。

這一次,荊軻的雙眼緊緊盯着敖臻的一舉一動。頓時,他感覺到極為矛盾的一幕,在他的眼中,嬴政拔劍的速度極慢,可他的神識卻是無法把握這一劍出鞘的時間。

等荊軻反應過來時,這一劍再次斬在他的身上,再次將他的肉身、元神給斬得千瘡百孔。荊軻明白,若是沒有相應的剋制神通,他就是一個靶子,遲早會被敖臻給磨滅誅殺。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