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6, 2022
21 Views

「葉寧,無需這麼見外,就這樣吧,莫再有異議了。」王妃打斷葉寧還要推的念頭道。

Written by
banner

「…奴婢、奴婢謝王妃恩典。」葉寧感激道。

「母妃,讓葉阿姨帶我去玩,您歇息,可好?」閻如意貼心開口問道。

「可以,但你要緊隨葉阿姨,聽葉阿姨的囑咐,萬不可亂跑。」王妃微笑慈愛道。

「母妃,意兒知道了。」閻如意說著跳下了床。

「王妃放心,奴婢會看好小郡主的。」葉寧說著就要將小郡主抱起來。

如意一副少兒老成的態度擺擺手示意不需要,執意要自己走路,她要儘快熟悉這具新生身體,初生的她除了印象里佛主傳送給她的治癒術法心訣,還不知道還有何其它的先天術法。

對於閻如意的冷漠懂事,王妃有些心疼,她更希望意兒能天真活潑無憂無慮同其她孩子一般成長著。

如意告別了母妃,肉嘟嘟如玉潤白而冰涼的小手牽著葉寧的手指,那冰涼肉感令葉寧心如花一路開,多麼美妙的感覺呀!

閻王內殿庭院可是地獄里唯一盡顯生氣的美好景點,四周有許多形狀各異的天然夜光石擺件,把庭院點綴的如白天一般明亮,一座特色大假山水池也被夜光石點綴著。

閻如意本以為自己不喜歡不習慣冥界生活,可眼前這有花草樹木生機勃勃的如人間春天的庭院讓她歡喜,

她興趣的向葉阿姨虛心請教,葉寧也樂此不疲的介紹著庭院的一切事物。。 如果能將這外國妞搞到手,一耳光又算得了什麼呢?只是很可惜,陳柏的算盤打了個空。

「多謝柏子哥的好意,但我還有自己的事業,就不好意思了。」

葉秋輕輕的拒絕,「如果柏子哥,有什麼需要幫忙的話,可以儘管跟我說,我非常喜歡幫人的。」

又是這句話!陳柏隱隱覺得左邊臉一陣抽搐的疼,然後身子也不由自主的往後縮了一縮。

「峰子,我們有話好好說!而且我不需要你幫助!」

「不用啊。」

葉秋嘆了口氣,頗有些惋惜。

葉秋只覺得背後一陣發寒。

你是魔鬼嗎?就在這個時候,終於瞄見空隙的二姑急忙開口。

「柏子,你聽說我,剛才峰子聘請我當他們公司的啥啥經理,每個月工資五千起,要不你把外面的工作辭了吧,過來一起。」

「經理?公司?」

陳柏瞪眼,他現在有點懵。

葉秋解釋:「確切點說,是原材部的部門經理,工資方面的話,目前底薪三千,但提成會比較高,按照我的規劃,穩定下來后,月薪能在三萬到五萬之間。」

三……三到五萬?開玩笑的吧!陳柏從懷疑自己的耳朵,又到懷疑葉秋所說的話上。

「不可能,你什麼時候開的公司!騙人的,你一定是騙人的,居然還給我媽開出這麼高的工資,你說,你是不是在騙人!」

陳柏的話雖有些語無倫次,但作用也是很明顯的。

至少葉秋看見二姑的臉上就微微動容,畢竟這三萬到五萬的月薪,對於他們來說,震撼太大,就別說二姑和陳柏了,就換成是前不久的葉秋,他都不敢相信這樣的話。

不過為了充分讓對方相信,葉秋也早有準備。

艾麗婭將之前進門時,葉秋隨便丟在角落的背包撿了過來,然後拉開背包拉鏈,嘶!葉秋再一次聽到了咽口水的聲音,他扭頭去看陳父,陳父的老臉不禁一紅,他故意乾咳幾聲,然後將目光投向其他地方。

「這,這些都是真的?」

二姑明顯被嚇傻了。

葉秋聳了聳肩:「是真是假,二姑自己驗驗唄。」

得到葉秋允許,二姑小心翼翼的取出一沓錢放在手裏,然後又抽出其中幾張,對着陽光仔細打量。

水印、金線……都是真的!那這裏滿滿的一袋,豈不是……二姑頓時不敢往下想了,至於陳柏,臉上蒼白的毫無血色,整個人都有些癱軟下來。

葉秋重新合上了背包的拉鏈。

「二姑媽,多謝你們的款待,我們飯就吃到這吧。

你手裏一共是一萬塊,先預支你兩個月的工資,現在也沒什麼工作,你就先當作帶薪休假吧,等種植園什麼時候開工,我會喊你的。」

在二姑和陳柏獃滯的目光中,葉秋等人離去。

回去的路上,陳母一直在抱怨為什麼要給二姑那麼高的工資,還提前給她預支了一萬讓她帶薪休假,至於陳父,臉上卻是怎麼也笑得合不攏嘴。

他這一來嘛,是覺得兒子有出息了,第二來嘛,乃是他與二妹兩家破冰。

父不在,長兄為父。

他一直以來,都對二姑家和他們家有嫌隙耿耿於懷,只是礙於各種各樣的原因,他也一直沒有辦法,而今天葉秋算是幫他解決了這個「歷史遺留問題」

回到家后,陳父開開心心的看電視,陳母悶悶不樂的去準備晚飯。

葉秋則是帶着艾麗婭東跑西走。

俗話說,有錢能使磨推鬼,葉秋今天算是終於體驗到這句話的美妙了。

他背着一整書包的錢,跑到村委,開始村裏的一眾幹部怎麼也不同意農田改葯田種植園的事情,但隨着葉秋將一書包的錢砸在他們面前時,他們頓時就鬆口了。

經過協商。

村裏同意劃出一部分集體農用田給葉秋公司用作改造藥草種植園,但葉秋必須要幫助村裏修一條通往外界的大馬路,除此之外,還要拿出十萬元的現金,補貼村裏的幾十戶農民。

這兩個條件,葉秋想都沒想就同意了。

路的事情,就算村裏不提,葉秋也準備砸錢,現在整個村,就只有幾輛電動三輪,這不單單是因為買不買得起車的原因,更重要的乃是路。

要致富,先修路。

萬古不變的道理。

甚至除了補貼和修路之外,葉秋還打算將藥材的種子,賣給農戶們,讓農戶們幫忙種植,然後他再進行收購,如此一來,農戶能得到了不菲的收益,他也省下了人工費。

……「系統,上回我跟你說的靈藥種子問題,你那邊的結果出來了沒?」

離開村委,葉秋便聯繫上了系統,畢竟他腦袋裏的這位才是真正的大佬,沒有系統,他什麼都別想做成功。

「叮!根據宿主要求,宿主可用1點經驗值兌換1枚清靈草種子。」

「那關於技術把控方面呢?」

葉秋再問。

「叮!宿主可用1000點積分兌換靈液,將收穫的清靈草果實放入稀釋靈液中浸泡,便可激發清靈草果實中的靈性。」

系統回答。

葉秋沉吟,按照系統給他的消息來看,他只需要將靈液控制在自己的手裏,就不怕有農戶將清靈草的果實肆意賣給其他人。

而清靈草,其實只是一種次級的靈藥,也就是說,還不算正規靈藥,藥性非常一般。

但如果通過靈液的浸泡,它果實中的藥性便會被激發出來,之後的果實再進行加工的話,其效果將遠遠超出市面上流通的這些bao健品!葉秋將思緒從系統的對話中退出,目光遠眺,望向身邊廣袤的農田,不禁有所感慨。

他在創建一個團隊,同時也在下一盤棋。

「不行,還是太缺人了!」

葉秋嘆了口氣,他現在能用的,算來算去,也就艾麗婭還稍微靠譜點了,但艾麗婭明顯就不適合做一些管理類的事物,而且如果讓她待在鄉下管農田,一天兩天還行,時間一長等艾麗婭厭煩了,指不定要捅什麼婁子。

而就在葉秋頭疼不已時,一個陌生電話突然打了過來。

點擊接通,那邊傳來虛弱的男子聲音。

「喂,請問是葉秋學長嗎?」

喊他葉秋學長?葉秋一臉懵逼:「請問你是……」

「我是……」

那個人說到一半,聲音戛然而止,然後就換成了其他人的聲音。

「葉秋你好,我是冥十二,現在你的兩個朋友狄南和王成在我手裏,你應該知道怎麼做!」

放下電話,葉秋的臉色便沉了下來。

狄南和王成是他上回在數學競賽頒獎典禮上認識的,說起來雙方之間的交集也不多,可出了這檔子的事情,別說葉秋跟他們認識了,就算是普通的無辜路人,葉秋也無法做到坐視不理。

「我們回去!」

葉秋冷聲,見艾麗婭一臉茫然,他又解釋道,「廣樂那邊出事了,冥十二抓了我的兩個朋友,我需要回去救他們!」

十二,依舊是冥狗殺手組織三十六使的代號。

艾麗婭本來排名十九,故稱冥十九。

冥十二排位在十九之前,也就是說,那殺手的實力,是要比艾麗婭高的。

「我也一起回去嗎?」

艾麗婭不由皺眉,輕聲問道。

在她看來,葉秋對他老家這塊地方的開發極為看重,但似乎又沒什麼能調用的人手,所以艾麗婭估摸著葉秋十有ba九會將她留下來,只不過她還沒來得及傷心,卻聽見葉秋搖了搖頭。

「不了,這裏有我二姑就行,你跟我回廣樂。」

「嗯嗯,好的!」

艾麗婭聞言,急忙將頭點的跟小雞啄米似的。

……「系統,有沒有能讓我快速回廣樂的方法?」

雖然葉秋已經從艾麗婭處聽說,當目標人物沒有出現,殺手是絕對不會向人質出手的,但葉秋可不敢拿狄南和王成的性命去賭博。

殺手的性格乖戾,無法無天,何況是冥十二這樣的高級殺手,若是等得不耐煩,鬼知道會做出什麼樣的事來!「叮!宿主可用10000經驗值兌換御劍術(次級靈訣)。」

御劍術?當葉秋看見這名字的時候,頓時傻眼。

「敢問系統大大,這個御劍術,以我現在的境界能夠學嘛?話說我現在才是武師,會不會一下把我體內的什麼什麼真氣抽干?」

葉秋咽了咽口水。

御劍術啊!傳說中仙人才能使用的技能,葉秋哪怕跟系統這個bug接觸了這麼久,但還是被震撼到了。

「叮!宿主不用擔心,本系統提供法訣兌換領悟只跟經驗值有關,與宿主當前境界無關。」

「叮!以宿主目前境界,可持續御劍十分鐘。」

「十分鐘,能到廣樂不?」

葉秋有些猶豫,然後他又瞥了一眼身後的艾麗婭,再度問道,「我還得帶一個人的。」

「叮!從此地御劍到廣樂,僅需五分鐘,若帶一人,時間翻倍。」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