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4, 2022
35 Views

看着一身紫衣飄飄,靜如明月,氣質塵脫俗,如神祗一般的男子,周峰猜這個就是神體姬浩月了,葉黑未來的大舅子。

Written by
banner

「皓月哥哥……」姬紫月甜甜的笑道。

果然是姬浩月。

其中一個女子,有着沉魚落雁之姿,閉月羞花之貌,如謫仙臨塵,明艷而出塵。

這該就是搖光聖女了吧!真是個絕世美女,不知道能不能撩啊?周峰心語。

很快,華雲飛就為眾人介紹認識。

姬浩月這個妹控,見葉凡和姬紫月一起,很是不爽,詢問了幾句。

結果葉凡說了一句:「我和姬紫月吃住都在一起!」

簡直人神共憤!

姬浩月聽后,氣息也變得無比迫人。

「你說什麼?」

「抱歉,說錯話了,我的意思是,我們一直結伴而行,幾乎沒有分開過。」葉凡真是一副挨揍相。

「你這個傢伙,不要亂說話。」姬紫月捶了他一下。

看着葉凡和姬紫月,周峰真是無語,都到北鬥了,還要吃狗糧!

其他眾人也是一陣無語。

而姬皓月雙眸神光湛湛,凝視着葉凡。

忽然,碧海浮現,波光粼粼,一輪明月冉冉升起,海上升明月異相,在姬皓月背後浮現而出,如水的月華向著葉凡流轉而去。

這葉凡的聖體真是不簡單,見面就引起了神體的異常,可惜自己是個凡體,啥異相都沒有,周峰心中嘆息。

葉凡的聖體克制一切異相,很快就被『海上升明月』激起了反應。

姬浩月壓制修為,以異相步步試探,最後才勉強將葉凡彈飛出去。

論修為,現在的姬浩月碾壓葉凡,單論異相則遠不如葉凡。

看完兩個人的強大異相,周峰知道,體質真的很重要。

葉凡也倒飛了出去,撞在數百米外的山壁上,至此才停下來,他並沒有受到傷害,只是被一股巨力崩飛了。

芳草地上,那些天才人物全都難以平靜。

「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他並無異相展出,怎麼可能對抗海上升明月?」

「難道他也是神體,傳說唯有神體可硬接下異相的攻殺」。逍遙門的李幽幽道。

逍遙門,和太玄門一樣的超級大勢力,只是在幾萬里之外。

「其實,可以接下神體異相的很多!」周峰在一旁道。

「很多?不可能吧!」華雲飛道。

「神體雖強,但在這世間諸多體質中,應該只排在第三序列。」周峰輕輕的飲一口酒道。

「哦,只是第三序列!」姬浩月看向周峰,讓他有種巨大的壓力感。

搖光聖女和其它眾人也看向他,神體如此強大,在周峰口中居然才第三序列。

「喂,你說出有什麼體質比我浩月哥哥的神體還強?」姬紫月露出小虎牙,對周峰道。

搖光聖女以潔白無暇的玉手舉起酒杯,輕輕飲了一小口,別有一番動人的風情,螓首微微揚起,輕聲道:「這位周兄,可否說說那些比神體還強的體質,我也很想知道。」

連葉凡也看了過來,他算是這裏最沒有見識的,而同他一起到北斗的周峰,好像什麼都知道,越發的神秘。

「位立第一序列的,當屬混沌體和先天聖體道胎。」周峰在眾人的注視中說道。

「混沌體,傳說在有人成道的情況下,依然可以證道,位立第一序列不錯。可惜這種體質幾乎是傳說,根本不可見。」華雲飛頓了頓又道:「而先天聖體道胎是什麼體質?可以和混沌體並立?」 時間來到深夜時分,張玄看了看在丹爐旁煉丹的另一個自己,感知了一下周邊環境,遂即驅動枯木如意化作長虹往洞天而去。

煉製丹藥和法器這種事情可是很有講究的,尤其是這次這種情況,張玄更要回洞天去準備。

姬如俊的丹方中有火梧桐樹心和三光神水,這兩樣東西不巧張玄剛好能弄來,這件事怎麼看都顯得有點詭異。雖然姬如俊看起來是不敢動自己,但張玄很清楚不過是顧及羅浮真人在,不敢出手而已,但暗中耍一些手段之事他們可相當拿手。

嶺南這邊的長城有三處缺口,最大的是中間那個,因此駐守的人士實力也是如此排列的。而王猙原本是在駐守中間的,卻陪著姬如俊過來本身就是一件不尋常之事。

張玄不相信一個大學士能指揮得了一個大武神,說明一定來了厲害人物,至少也是神境的王族大修士才能讓王猙來到這邊執行任務。不然中間的長城一旦沒了武神鎮守,那些妖族勢必會趁此時機發動第一波妖潮。

這結果相信王猙元帥應該是清楚的,但為何還會來,必定是有人頂替了他且足以震懾妖族。

所以張玄打算先回洞天一趟閉關個一個月,等大青牛祭煉好了神兵再一起出門。

大青牛的師父是師祖的坐騎,實力絕對是在妖神之上,作為他的徒弟,大青牛絕對不弱,張玄才好安心處理事情。

而且趁著這個時間張玄想將自己的修為提升一下,之前以為的兩千多年法力足夠用了,現在發覺根本不夠。五雷也要祭煉成功,最要緊的是將無極鐲好好祭煉一番,所有靈寶之中這件才是防身保命的根本。

至於時間,洞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時間流速可不一樣,讓自己師父幫忙開一個掛。先花段時間將自己目前能承受的法力煉到極限,然後再花個一段時間煉丹煉器。不要求能吊打那些人,至少要將自己的命給保住,最起碼和別人叫板時不會被人家一巴掌給拍死,有個逃命的機會。

化虹速度極為快速,張玄很快就來到洞天,準備去拜見師父請求幫忙。

「不用過來了,如今為師正在幫青牛祭煉神兵,你先回開陽懸浮峰。」

「多謝師父。」

還沒到丹霞峰就聽到這話,張玄覺得自己果然沒猜錯,師父當真也有操控時間之能。

來到懸浮峰位置,此時旁邊的十二雷門陣應該是被青牛操控去了丹霞峰,好在地火還在,取出龍虎煉丹爐,在旁邊坐好。

片刻功夫真人就出現在了此地。

「你啊,還真是不給我省事。」

「師父,這不也沒辦法嘛,誰叫你老人家不出手,做徒弟的只能被欺負了。」

真人嗤笑一聲道:「怎麼,這就受不了了,要不要你看誰不順眼,為師幫你了解了他。」

「不敢,不敢,玩笑話而已,師父別見怪。」張玄連忙搭手言不敢,這些事還是自己處理為好,修行是自己的事,一有點小事就叫師父那還修個什麼。

「算你聰明,說吧打算多長時間。」

「嗯,打算在洞天內待上一個月,將自身法力磨練圓滿,再順便祭煉些金丹法寶。」

「一天三年時間夠了吧。」

「夠,足夠了,多謝師父。」一天三年,三十天就是九十年,時間絕對夠了。

「那就好,不過事先說好,一旦開始就不能停下,必須待上九十年,而且只能呆在這一座山峰之內,需消耗你兩百年壽命,自己再考慮一下。」

「不用考慮,我做好準備了。」兩百年壽命,不算太虧,相比沒命怎麼都算可以。

羅浮真人見狀,手一揮出現一個儲物袋放在地上,之後身影消失在原地,不一會兒的功夫張玄就察覺到懸浮山峰在往上飛,直接跨過了九萬丈距離到達了天外天之境。

「此地六氣齊聚,自己好心修鍊,一月之後我會讓青牛來接你。」

聽到聲音消失,張玄知道是可以了,拾起儲物袋取出一枚丹藥吞服下去,取出無極鐲置於手中,準備藉助此物一邊磨練體內法力一邊祭煉靈寶。

元嬰期內三千年法力為一個關卡,張玄在消滅銅皮老豬后第一個關卡已經消失,加上修鍊了三百年的斡旋造化,身體能承受得住五千年法力。吞吃的正是四轉金丹,能增加千年的法力,不過需要至少三年時間煉化。

金丹這東西不是吃下去就有滔天法力,而是一個循尋漸進的過程,看個人體質,剛吞服下去之時會吸收一到三層,剩下的會慢慢被吸收。像之前張玄幾人在玉衡峰領取的是五轉金丹,一枚就能增加四千年的法力,也可以看做千年壽命,不過要法力就增加不了壽命,而且丹藥一吃多了就會產生耐藥性,藥效會越來越差。

本來能增加法力到三千年極限,在擊殺老豬時耗費了體內大量藥力為無極鐲提供法力。雖然一戰過後剩餘的藥力全部祭煉完成增加到兩千年法力,但藥效被浪費了大半。這還是有人道這種虛無縹緲的力量影響下才有如此威力。換個場景,消滅的不是妖族,人道之力理都不會理。

真當戰鬥突破的,想多了,在戰鬥時突破的絕對死都不知道是怎麼死的。

這裡可是仙俠世界,走火入魔可不是鬧著玩的。而且交戰之時,出手速度極快,可能一息時間不到就被別人插了幾百劍,一個恍惚就被人斬下頭顱那是常有的事。

第一枚金丹在無極鐲的幫忙下張玄用了兩年時間完整煉化,增加了八百年法力,其後又是第二枚金丹,用了三年,七百年法力;第三枚,第四枚共計四年,一千二百年法力,成功祭煉出四千七百年法力達到極限。

無極鐲上的豬妖符文也被鐲子吸收了,感覺鐲子的砸擊力道變得渾厚不少。

之後吞服五行元丹祭煉五雷,十一年時間成功祭煉出乙木、丁火、己土、辛金四道雷霆初步煉成掌握五雷,又耗費十年時間祭煉出陰陽神雷。

接下來花了三十年時間煉丹煉器,其中以坤元老彪的肉身和妖丹為主料煉製出了龍力丹四粒,用四牙白象、銅皮老豬以及其餘妖獸的血肉精華祭煉出了象力丹百粒,虎力丹三千。至於其他療傷丹、解毒丹、化瘴丹更加數不勝數,但最多的還是辟穀丹和牛力丹。

將從白猿那繳來的鐵棒煉化,配合妖骨、妖皮、鱗甲為材料,煉製出一批兵器甲胄。

但一切煉製完成之後,張玄突然發現一個問題,那就是自己計劃完成得太快,前前後後才耗費了一甲子時間,而師父給的時間是九十年,還差三十年才能出去。

本來煉製丹藥能耗費大量時間,但到了後面那幾年技術大漲,原本三個時辰才出一爐的丹藥變成了一個時辰,導致原本預算好的時間突然多出一大節。

沒辦法,自己做的選擇,咬碎牙齒也要走下去。倒不是不想逃,而是出不去,每到島嶼四周之時張玄就可以清晰的感覺到時間的流逝,知道自己強行破陣的話就得付出巨大代價。

於是接下來的半甲子時間張玄只能一邊祭煉無極鐲、饕鬄劍、龜殼和羅網,一邊精鍊整理體內法力。

與此同時,外界可沒那麼平靜。

張玄回洞天後的第三天,虹鯉湖就來了兩人,其中一個正是姬如俊、不過只能站在一旁陪伴著一位英俊少年,命為姬易,乃是大周二王子。

大周天子姬鴻共有三子一女,其中大王子姬煦、二王子姬易、三王子姬明、公主姬曦。

四人都是宗師境,尤其是這二王子姬易,今年不到四百歲,就已經快接近大宗師了。比起其他幾位兄弟可以算是修為最強、資質最好的。更關鍵的是其母乃是王后,也就是說他大哥雖是長子,但不是嫡長子,乃是妾侍所生。

姬易作為王后所生的第一子,在繼承天子之位上要更具優勢,朝中大臣也持有支持態度。這不十年前大哥姬煦和大姐姬曦便去了勝武聖洲修鍊,朝中又只剩下他和三弟姬明。

當天子受傷回來之時,姬易是又興奮又害怕。

興奮的是只要老天子一不在,家不可一日無主、國不可一日無君,那麼這天子之位捨我其誰。害怕的是天下一亂他沒有這個能力平定。

那幾天是茶不思飯不想,處於天子之位和天下之事的矛盾和糾結之中。

但萬萬沒想到的是,一次在老祖談論事情之時,姬易偶然聽到了一個驚天秘密。兩位老祖想要讓姬晨這個世子來繼承天子之位,這下姬易就接受不了。(當時的姬易也不想想,姬無忌和周九淵是何等修為,商量事情會讓其他人聽到。)

遂找了御醫詢問讓天子蘇醒的方法,結果需要一味回生造化丹才能救治。材料有陰陽老鯰的魚皮、萬年火梧桐的樹心、三光神水,以及大妖王的精元。

本來還在糾結這些東西在哪裡找之時,突然收到嶺州的內線傳出消息,說姑獲大妖王和丹雀出現,這下姬易感嘆真是天助我也。

這姑獲妖王乃是鬼車妖神的一枚頭顱,四百年前打傷天子被姬公誕怒斬而下,可以說如果有哪只大妖王的精元更合適,那麼一定是這位了。

加上丹雀,萬年火梧桐整個天下只一顆,正是丹雀神鳥的家。起先還以為被夏朝藏起來了,結果丹雀在嶺州出現,剛好羅浮真人也有三光神水。

所需材料全部都在嶺州,不是天助我也那是什麼,故姬易就帶上人馬來到此處。

太玄飛仙 大可不必這麼誇張,她可不會從馬背上摔下來,小紅可是很聽話的。

姚皇后還能不知道小閨女在想些什麼,頓時有些頭疼,小閨女這調皮搗蛋的性子,便是皇子都比不上,真真是愁死人了。

「以後不許做那麼危險的動作,母后不管你多厲害,你現在還小,不能冒險,就算是為了母后和父皇,也不可以冒險,知道了嗎?」

「知道啦,知道啦,筱筱聽話,筱筱一定不會冒險了!」龍筱筱歪著小腦袋,一臉的迫不及待,「筱筱可以吃飯了嗎?肚肚真的餓了!」

「早就給你準備好了!」

姚皇后無奈,讓人擺飯,龍筱筱就是一個十足的乾飯人,吃的那叫一個香噴噴,一碗不夠,再來一碗,緊接着又添了一碗,若不是姚皇后阻止,龍筱筱還能在干一碗飯。

每次看到閨女吃飯,龍宸帝都能多吃一碗飯,跟其他朝代的皇帝不一樣,大周朝的皇帝並沒有那什麼一道菜不過三筷的規矩,所以每次跟閨女一起吃飯,龍宸帝的飯量都是最大的,搞得龍宸帝現在都胖了不少。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