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9, 2020
84 Views

只見原本留在這裡的黑衣人,帶著一些慌張的語氣說道。

Written by
banner

「什麼?只不過是吐了一口黑氣?有沒有什麼暗招?」只見這老大連忙問道,死死地盯住了乞丐老頭。

元尊 從自己手下的描述來看,這幾個老頭很可能是毒術高手。

自己的手下小武那可是已經修鍊到了鍛神期八重,實力非比尋常,更是修鍊了組織內部的功法,因此比普通的鍛神期要顯得更加的強悍,但是卻在這老頭的手下堅持不過一個回合,這就有點可怕了。

就算是靈神期,那也得出一招才行。

只不過是一口氣,這已經有些神乎其神了。

此時的陸方根本就不去管面前這些人,帶著輕鬆的模樣烤著羊,這幾個黑衣人也沒有動手,似乎十分的忌憚這乞丐老頭。

在這些人看來,乞丐老頭分明就是世外高人。

當然,也有可能是毒術高手。

「老大,要不我們直接撤了吧,我們摸不透這老頭的實力,要是出手恐怕會出事的。」 朱門春深 其中一個黑衣人說道。

「是啊,老大,我們還是離開吧。」另外一個黑衣人也開口說道,眼眸之中帶著一些謹慎和害怕。

聽到這些話,這黑衣人老大一巴掌就甩了過去。

「他們要是真有那麼可怕的實力,早就動手了,為什麼要放任我們在這裡呢?」黑衣人老大冷笑了一聲說道。

空氣之中瀰漫著一些考研的香味,陸方的廚藝非常的好。

很快這隻羊就考好了,陸方這才恍然大悟,看向了面前的這些黑衣人,似乎才看見他們一樣。

「你們要吃烤羊嗎?」陸方問道。

「不知道你們是來幹什麼的呢?為什麼在這裡?」只見這黑衣人老大盯住了陸方,臉上露出了一臉冷笑問道。

「我在跟我前輩出來吃飯,不知道你們打算怎麼辦呢?我勸你們趕緊離開這裡吧,不然等我前輩吃完飯,恐怕你們都得死在這裡。」陸方笑了笑說道。

陸方在賭,賭面前這些人根本就不清楚了乞丐老頭根本不適合自己一夥的。

乞丐老頭乃是這裡的倒霉地,是這奇異之地,雖然是以人形的狀態出現,但要是惹怒了他,又或者在吃飽喝足之後,接受了他的贈酒,這些人那肯定就都完蛋了。

借力打力,正是陸方現在所做的事情。

聽到了陸方的話,這帶頭的老大笑了起來。

不及皇叔貌美 而就在這時,幾個老頭已經焦急的向著陸峰走去:「我要羊…」說起話來也是顛三倒四,讓人一看就感覺像是神經失常一般。

突然,空氣中,數道寒光閃過。

數根針直接刺在了乞丐老頭身上,隨著銀針刺入了老頭的身體之內,黑衣人老大才哈哈大笑了起來

「這可是噬魂針,就算你是靈神期的高手,只要中了,也必死無疑,而且體內的修為無法發揮,這可是老大賜給我的寶物,瘋瘋癲癲的老頭,你居然敢小瞧於我,那就死吧。」

這黑衣人老大大笑了一聲,拔劍而出。

面前瀰漫出一股空間波動,一劍刺出,斬殺出了一股強大而又銳利的劍氣,瞬間就來到了乞丐老頭的脖子旁邊,對著他一劍斬殺了下去,要將他徹底斬殺在這裡。

這黑衣人老大心狠手辣,出手之間不留一點的活路,勢必要將這乞丐老頭直接斬殺在原地。

可是就在下一刻,黑衣人老大臉色大變。

因為乞丐老頭似乎是被煩到的,猛的回過了頭,只見這乞丐老頭的臉上,一雙眼珠子綠幽幽的,並不像是一個活人,直接張開自己的嘴巴,對著面前這個黑衣人老大吐了一口黑氣。

下一刻,黑衣人老大反應速度非常快,一把就抓住自己身旁的一個黑衣人,擋在了自己面前。

被抓住這個黑衣人吸了一口這種黑氣,瞬間就倒在地上,生死不知了,渾身手腳都在顫抖著。

黑衣人老大倒退了兩三步,乞丐老頭沒有再出手。

「扯撤」

黑衣人老大說道,只是這些人還沒有離開,陸方卻冷笑了一聲:「誰讓你們撤了?」陸方的聲音非常大,傳遍了這些人的耳朵之中,讓這些人感覺毛骨悚然,眼眸裡帶著恐懼。

「你…」

一時間,這些黑衣人全部都停了下來,看著陸方的眼神之中,就帶著一些驚慌失措。 素兒頓時嚇了一大跳,好不容易才把這些黑衣人給騙走了,現在居然又把這些黑衣人給叫回來了?

要是不讓這些黑衣人走,發現了這倒霉地和自己不是一夥的,那自己等人還不就慘了?想到這裡,素兒抓住了陸方的衣服。

陸方回頭的時候,卻給素兒一個眼神。

陸方的眼睛之中總勸說,勸說著素兒安心,她雖然秒懂了這個表情,但依舊十分緊張。

「來而不往非禮也,等會兒我的前輩會有禮物送給你們。」

陸方笑了起來說道。

聽到這裡,這黑衣人臉色頓時大變,看著面前的乞丐老頭,陸方這時卻把羊給切好了,放在了乞丐老頭面前。

乞丐老頭就開始吃了起來,吃得香噴噴的。

雖然沒有去看面前這些黑衣人,但是在乞丐老頭那未知的實力之下,幾個人還是臉色大變,心跳在不斷的加劇。

太危險了,給眾人的感覺就是恐怖。

陸方也拿起了羊肉,吃了起來,剛才一番奔跑也是消耗了不少體力,現在也是餓了。

終於把羊肉吃好了,這乞丐老頭才拍了拍肚子:「吃的好飽啊,好吃的東西了。」說完之後,看向面前黑衣人等人。

「前輩,你可以把禮物送給他們。」陸方笑著說道。

乞丐老頭咪咪的從自己的身上取出了一個酒壺,然後倒出一杯酒,對著面前的黑衣人走了過去。

「拿走,這一杯酒。」

老頭說道,眼眸就盯住了面前這些人。

「前輩的意思是,你們只需要接下這一杯酒就可以了,其餘的事情不用你們管,如果你們不肯接下這一杯酒,那麼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那可就說不定了。」

「這杯酒不用喝吧?」一個黑衣人顫抖著問道。

「不要喝,你們只需要把這酒拿走就可以了。」陸方笑著說道。

黑衣人老大看了一眼面前的乞丐老頭,總覺得心裡頭有些不安,可是在幾個老頭綠幽幽的眼神之下,只好讓其中一個黑衣人上前接過了這一杯酒。

接過了這一杯酒的黑衣人,就感覺自己渾身就是一冷,但是緊接著一股冷意又消失不見了。

「好了,現在我們可以離開了吧?」

黑衣人老大,盯住陸方問道。

「好,你們離開吧。」陸方說道。

乞丐老頭並沒有多說什麼話,而是拿著自己的酒壺,似乎又喝了一口酒,緊接著就消失不見了。

這些黑衣人離開之後,距離的很遠,這才長長的吐了一口氣。

「終於脫離了剛才的地方,沒想到會在這種地方碰見這種老傢伙,實力絕對是靈神後期。」黑衣人老大喃喃自語的說道。

「喂,小七,你沒有什麼不適的地方吧?」

黑衣人老大盯住了小七問道,一雙眼睛在小七身上不斷的打量著,觀察著他的身上是不是有什麼問題?

「「嘶!」小七渾身顫抖了一下,擦了擦自己的手。

「沒什麼。」小七說道,只是說完之後,才發覺自己身上似乎有些冷,帶著一些冷意,這股冷意來得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是從哪裡來的,就這樣瀰漫在自己的身上。

看著面前的小七,黑衣人老大倒退了一步,眼眸之中帶著凝重:「你手中的那杯酒呢?」

小七這才低下自己的頭,向著自己的手看了過去。

卻發現自己手上的那一杯酒,此時已然消失不見。

似乎,手中只有一個酒杯,嚇得頓時鬆開了手,酒杯瞬間向著地面落了下去,只是還沒有落到地上,就在空氣中化成了一團黑氣。

這一團黑氣,瞬間順著周圍擴散而去。

隨著一團黑氣消失,頓時狠狠咽了咽口水。

小七「這也太嚇人了吧,這酒杯怎麼可能會突然消失?」心跳似乎也有些在加劇,總感覺自己似乎是招惹什麼恐怖的事情。

「呱!」

下一刻,天空之上有著一隻巨鳥直接撲了下來。

這是一隻渾身都是漆黑羽毛的鳥,這隻鳥的速度非常快,隱隱約約可以看見這隻鳥的身體上面這是許多的蛆蟲。這些蟲子在這兩身體之中不斷的鑽動著,而且可以看見這些蟲子非常活躍。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看見這麼多的蟲子,這些黑衣人臉色大變,他們從來沒有碰到過這種妖獸,只見這隻妖獸,一口吞下來小七。

小七隻來得及發出一聲慘叫,周圍的人一個個都是紛紛倒退而去。

下一刻,這隻鳥盯上其他人。

女醫青枝 似乎在這些人的身上,有這隻鳥所感興趣的東西。

「四散逃離。」

這隻妖鳥實力太過於強大,感受到這隻鳥的恐怖的瞬間,立刻就開始向著四下逃離。

這些人一個個都是異常的慌張,眼眸之中帶著恐懼。

陸方並不知道,這些人已經受到了怪鳥的襲擊,反而長長的吐了一口氣,倒在了地上,額頭上流出了汗水。

「幸虧剛才我機靈,藉助倒霉帝,讓這些人誤以為是乞丐老頭,也誤以為是我們的前輩,這才把這些人給坑走了。」

說到這裡,陸方就是笑了起來,笑得十分的開心。

「哈哈,是啊,剛才的時候我可是嚇死了。」小月兒從剛才就坐在那裡,沒這麼多,沒有什麼演技,那就只有發獃了。

幸虧陸方的做得好,這才消弭的這些問題出現。

「嘿嘿!」

陸方笑了笑,笑的十分的開心,天老也是感嘆的說道:「你小子眼睛越來越好了,居然在這種情況之下,居然還能夠設計反殺,實在是太精彩了。」

「天老,要是你提供情報,說倒霉地會再次出現在這裡,恐怕我也沒有辦法藉助它的力量。」

陸方說到這裡,臉上露出了濃濃的笑意。

「呱!」遠處突然傳來了某些古怪的叫聲,這叫聲是那麼的熟悉,打破了這裡的平靜。

這叫聲之中,帶著一些詭異的氣息,同時也帶著一種邪異的味道,讓人一聽,就覺得頭暈目眩。

整個林子之內,原本還顯得十分的平和,但是在這鳥叫聲之下,一下子就是變得詭異了起來,似乎瀰漫上了一股灰黑之氣。

「邪鴉?」三個人臉色一變,互相看了一眼。

三個人就曾經被一隻骸骨之地的邪鴉監視,當時這一隻邪鴉也是發出這樣的怪叫聲,而現在卻出現了這麼多的怪叫聲,那代表著數十隻的邪鴉出現。

在之前的時候,三個人已經確定,在這裡很有可能有一個屍骸之地,所以特地避開了危險,打算從另外一邊走,可沒有想到這裡居然會突然出現這麼多邪鴉。

三個人連忙躲了起來,邪鴉最喜歡捕獵的對象這是實力強大的修鍊者。

當然,這是最普通的獵物來說的。

煉神期也屬於這些邪鴉的捕獵對象,鍛神期也是…

之前陸方所碰見的邪鴉並不怎麼厲害,反而十分的年輕,似乎帶上的歲月也不夠長,所以才會死在陸方的手下。

但是現在,從這些叫聲的分辨來看。

這些鳥比陸方想象的要更加的恐怖,因為這些鳥的身上帶著一種恐怖的殺意。

「呼!」

深吸了一口氣,緩緩的吐了出去。

「該死的。」陸方在自己的心裏面這樣想到。

三個人躲起來,這些鳥都在天空之中盤旋了一會兒,沒有找到獵物之後就再一次離開了。

不久之後,三個人找到了這些黑衣人的屍體。

或者說是這些黑衣人的遺物,一個空間戒指,兩件道器,然後還有許多的黑衣人的衣服。

這一些衣服都已經破碎,看上去破爛不堪。

到處灑在地上,上面染紅鮮血,地面上有著許多爪印,還有著許多的碎羽毛,偶爾還能夠看到一些蛆蟲。

這些蛆蟲掉落在地上,似乎還沒有死去,在地面上蠕動著。

「沒想到這些人居然死這麼慘。」素兒看著地面上的這些黑碎片,臉色有些不大好。

小月兒嚇得躲到了陸方的身後,緊緊的抱著陸方。

對於這些生死之間的事情,小月兒實在是太過於懵懂不安,內心也十分的脆弱,雖然發誓要為村子裡面復仇,但是對於小月兒來說,見到這些殘酷的事情,你就會想到那一天的事。

「嗚嗚!陸哥我怕。」

小月兒緊緊的抱著陸方,兩個人貼在一起,他感覺到自己背後似乎有著一團溫潤,貼在自己的身上,一時間不好動彈,心裏面一團火在燃燒著。

陸方好歹也是個大老爺們,被一個美女投懷送抱,心裡頭自然也會產生一些異樣的情感。

特別是小月兒和自己經歷了這麼多的困境,陸方有所觸動也是理所應當。

深吸了一口氣,陸方這才轉過身子,把小月兒摟在懷裡。

「賺大發了。」

就在這個時候,素兒發出了一聲驚呼。

「什麼?」聽到這裡,陸方回過了頭,就看見素兒遞過來了空間戒指,示意用神識查看。

陸方接過了空間戒指,用神識進行查看。

「嘶!」下一刻也是倒吸了一口涼氣,只見這空間戒指之中,密密麻麻的都是神晶,除此之外,還有著許多的藥材,以及丹藥。

「怎麼會有這麼多財務?」

陸方臉上露出驚疑,有些不敢置信。

「如果沒有猜錯,這恐怕是一次有預謀的截殺!」

素兒本來就是商會裡的人,雖然不了解外面的殘酷,但卻了解商會之中爭鬥的殘酷。 「這有可能是商會之間的爭鬥。」素兒說道。

「那我們趕緊把這些東西還回去吧。」小月兒的臉上有些不安的說道,聽到她的話,素兒拉過了小月兒,在她的腦袋上輕輕的敲了一下:「你怎麼那麼想得簡單呢,要是還回去,別人就說我們搶了怎麼辦?」

「那怎麼辦?」

小月兒一下子臉就紅了,臉上露出了焦急的神色,在村子裡面的她從來沒有經歷過這種事情,有沒有想到搶劫居然會是正常的事情,一時間心裡頭就有些慌張了起來。

「你不要想那麼多。」

素兒輕輕地拍了拍小月兒,然後狠狠的瞪了一眼陸方。

「不過這倒霉地的詛咒真是可怕。」陸方深吸了一口氣說道,眼眸中帶著凝重。

「嗯。」素兒也是心有戚戚,見識了這些黑衣人的下場,自然是知道接下來自己的人要做的事情,也不簡單。

「嗯,有人來了。」

就在三個人準備離開的時候,卻突然聽到了腳步聲,陸方一時間臉色大變,拉住兩人立刻就走,躲在灌木叢之中,這才將道袍蓋在身上,掩蓋了三個人身上的氣息。

沒過幾分鐘,就在這屍體衣服碎片的原地出現了一個人影。

只見這個人影,只是穿著一件黑色的衣服,但是站在那裡的時候,就帶著一種恐怖的味道。

渾身都是在黑影之中,但是這人似乎十分的謹慎,並沒有泄露自己絲毫的氣息,就這樣安靜的站在那裡。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