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9, 2020
74 Views

Elaine微勾了一下唇,「我就只是想和你交個朋友罷了,沒什麼別的意思。當然,你要是不想和我做朋友,那禮物不要我也能理解。」

Written by
banner

蘇可歆想了一想,自己也很喜歡她,也就沒有再推辭,就答應了。

「很開心你會願意和我做朋友。」Elaine說道。

「Elaine小姐你太客氣,這不是折煞我了嗎?能和你做朋友是我的榮幸。」

「既然這樣,就不要客氣了,喊我Elaine就好。」Elaine說道。「不知道蘇記者方不方便和我交換手機號?」

「那你喊我可歆就好,當然了。」

說著Elaine和蘇可歆交換了手機號碼。

採訪結束,司機直接把蘇可歆送回了家裡。

回到家裡,蘇可歆從包里拿出那瓶香水,可她自己研究來研究去,也沒看出個所以然來,索性就在身上噴了Elaine給的香水。

不得不說,這香水還挺好聞的。Elaine不愧是設計師,品味不錯。這個香水聞著很香,卻不刺鼻,也沒有侵略性,而且餘韻悠長,蘇可歆很喜歡。

快到傍晚,蘇可歆上網搜了下菜譜,決定大展身手,給顧遲做頓豐富的晚餐,給顧遲一個驚喜。

正在熬著最後一鍋湯時,顧遲回來了。

「你回來啦。」蘇可歆從廚房探出一個頭看著顧遲喊道。

顧遲看著蘇可歆帶著圍裙,手裡拿著湯勺,一副居家女主人的樣子,嘴角不自覺的勾起。

這種感覺很好,回家不再是一個人,有個人為自己洗手羹湯,等著自己。

顧遲邊想著便走進廚房,從背後給蘇可歆一個擁抱,把臉埋在蘇可歆的脖子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不過兩秒,顧遲突然變了臉色,一把推開蘇可歆。

「啊!你幹嘛!」蘇可歆被嚇了一跳,莫名其妙的看著顧遲。

「你身上的味道是什麼?」顧遲蹙眉問。

「是香水啊。」蘇可歆一臉茫然地答道。

蘇可歆看著顧遲一臉正經的模樣,心裡踹踹的,不知道怎麼回事。

顧遲臉色變了變,有點嚴肅的問道:「你不是從來不用香水什麼的嗎?今天怎麼會噴香水?」

蘇可歆回答道:「今天去做採訪,別人送我的。我聞著挺好聞的,就噴了一點,怎麼了?」

「這是什麼牌子的?」顧遲繼續問道,眼神轉向了桌上擺好的菜,並深深呼吸了一口氣,試圖讓自己平靜下來。 「我不懂唉,我對這個又沒什麼研究。」蘇可歆歪頭奇怪的看了一眼顧遲,抿了抿嘴巴,回答道。

「乖。」顧遲努力剋制住自己躁動的情緒,他不想被蘇可歆發現什麼異常,「我不喜歡這個味道,你去把它洗掉吧。」

蘇可歆皺了皺眉頭,覺得顧遲今天的反應很反常,但是也沒說什麼,轉身向洗浴室走去。

蘇可歆離去后,顧遲用手按摩了一下眉心。不知望向什麼方向,眼神深邃,陷入了沉思。

蘇可歆到了浴室沖了個澡,洗好之後,她看著浴室鏡子里的自己有點發獃。想起顧遲剛才一把推開自己的動作,說不失落,估計連她自己都不相信。

在她的印象里,顧遲從來沒有這麼對待過自己,從來都是溫柔體貼,今天到底是怎麼了?

Elaine送給自己的香水到底有什麼問題?為什麼顧遲會有這麼大的反應。

一連串的問題壓在蘇可歆心頭,讓她感覺自己快要喘不過氣來。她想好好問一下顧遲,但是看他的態度,又覺得他不會告訴自己。

用冷水洗了把臉,蘇可歆讓自己不再胡思亂想,反正該知道的最後總會知道的,自己瞎想也沒有用,反而會傷害顧遲和自己的感情。

出了浴室,蘇可歆去卧室換上睡衣,出來之後卻沒有看到顧遲。

「顧遲,顧遲?」喊了兩聲,沒有聽到顧遲的回答。

找不到顧遲,蘇可歆有點心慌,去陽台上看了一下,意外的發現顧遲在陽台上發獃。

此時的他背對著蘇可歆,雙手插在褲子的口袋了,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看著這樣的顧遲,蘇可歆心裡的不安同時也在一點點擴大。她總覺得有些她不知道的事情正在發生,會打亂她和顧遲現在的生活。

猶豫了一下,蘇可歆上前,站在顧遲的面前。握住顧遲被凍得有點發紅的手問道:「發生什麼事?怎麼在這裡吹風,凍感冒了怎麼辦?」

顧遲終於從自己的思緒中抽離出來,看著眼前蘇可歆溫暖的笑容,他收回自己的心神說道:「沒事,只是公司里的一點事情。」

蘇可歆自然不信,公司里的事怎麼會讓顧遲這樣呢,他對於工作一直是遊刃有餘的。

「顧遲,你可以和我說一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嗎?今天你……」

蘇可歆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顧遲打斷了,「真的沒事,我們去吃飯吧,讓我嘗一下你的廚藝有沒有進步?」

看著恢復了以往神色的顧遲,蘇可歆也就沒有再繼續追問下去。

接下來的幾天,蘇可歆的生活又重新恢復了以往的平靜。她畢竟不是什麼公眾人物,大眾對她的議論來的快,去的也快。

只是令她奇怪的是,自從上次在餐廳見到林筱如之後,這幾天她一點消息都沒有,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

這一點也不符合她平常的作風啊,按照她的性格來說,早就應該來雜誌社找顧以寒大鬧了。但是蘇可歆也沒有太多的心思去想林筱如的事情,看不到她正好,自己也落得清凈。

下班之後,蘇可歆在路邊等車,無意間的一個回頭,她對上了一個男人的視線。

那個男人看到自己在看他,急忙把頭扭向一邊,看向其他地方,然後就匆匆忙忙的進了一旁的咖啡廳。

蘇可歆覺得有點奇怪,她總感覺剛才的對視不是意外。這幾天,她一直有種有人在跟蹤自己的奇怪感覺,難道是這個男人在跟著自己?

甩了甩頭,蘇可歆告訴自己不要多想。自己又不認識他,也從來沒有見過,他怎麼會跟著自己呢?剛才只是一個巧合吧。

這時車也到了,蘇可歆就把剛才的事情拋到一邊去了,沒有放在心上。

次日,蘇可歆睡醒的時候,看到顧遲已經起來洗漱好了,正在對著鏡子打領帶。

「今天怎麼起這麼早?」蘇可歆有點疑惑,顧遲一般都會和她一起起床,然後送她去上班。

顧遲發現蘇可歆醒了,走到床邊坐下,說道:「今天公司有點急事,我要早點過去,等下不能送你去上班了,你自己可以嗎?」

「嗯,我沒事,你先去忙吧。」

「乖,再睡一會吧。」在蘇可歆額頭留下一個吻后,顧遲就匆匆忙忙的離開了。

蘇可歆又睡了一個小時,起床吃完早飯之後就出門了。

說來也是巧,蘇可歆剛出小區,就看到有一輛計程車。

要知道,這裡是高級住宅區,一般都有私家車,很少在這裡看到計程車。蘇可歆不禁感嘆自己的運氣之好。

五絕十秘 順手攔下了計程車,蘇可歆對司機說道:「師傅,去地鐵站。」

可車開著開著,蘇可歆突然就覺得不對勁了,這個方向好像不是去地鐵站的?

「師傅,我們是不是走錯路了?」然而司機沒有回答她的話,只是開著車一直往前走。

蘇可歆這時終於意識到了危險。

「師傅,我要下車,停車!」

可是司機依舊是沉默不語。

蘇可歆想要打開車門跳下去,可是司機早就想到了這點,她剛上車的時候就把門窗都給鎖死了。

蘇可歆急了,上前就和司機開始搶方向盤,心想自己絕對不能就這樣被他帶走。

司機不耐煩的從一邊摸出一條棍子,直接敲在了蘇可歆的頭上。一陣劇痛過後,蘇可歆徹底失去了意識。

……

醒過來的時候,蘇可歆唯一的感覺就是疼,頭上的傷口好像已經結痂了,但還是疼的厲害。同時,手腕和腳腕也被人綁在了一起。

顧不得檢查自己的身體,蘇可歆抬頭開始打量四周,想知道自己在什麼地方。好像是一個屋頂的天台,看著破破爛爛的。

沒有心思想自己為什麼會被帶到這兒,蘇可歆掙扎著想要解開繩子,不知道後面還會有什麼危險的事情還在等著自己,得趕緊離開才行。

這時候天台的門突然被打開了,看見走進來的人,蘇可歆吃驚的停住了動作。

「又是你,你到底想要幹什麼?」蘇可歆驚訝過後,憤怒的看著來人問道。 「我想要幹什麼?你把我害成現在這個樣子,你說我要幹什麼!我要報復,我要讓你生不如死!我的好姐姐!」

沒錯,進來的人正是林筱如,也是她指使人把蘇可歆綁到了這裡。

現在的林筱如哪裡還有以前千金小姐的樣子,頭髮亂糟糟的,不知道幾天沒有洗了,身上的衣服也是皺巴巴的。臉色蒼白,再沒有了以前精緻的模樣。

看著有些瘋狂的林筱如,蘇可歆努力穩住自己的心神,對林筱如說道:「你趕快放開我,要是顧遲知道了,他不會放過你的。」

林筱如聽見蘇可歆的話,瘋狂的大笑了起來,似乎聽到了什麼搞笑的事情。

笑了一陣之後,林筱如停了下來,充滿恨意的看著蘇可歆:「不會放過我嗎?那就讓他來好了,我現在什麼都沒有了,我什麼都不怕!

蘇可歆,是你,是你害的我一無所有!如果不是你,媽媽就不會被送到國外,爸爸的公司也不會倒閉,我就還是林家的千金小姐!

還有阿寒,他也不要我了……因為你阿寒他才不要我的!」

「我和顧以寒早就分手了,你們之間的事和我沒有關係。」蘇可歆聽到林筱如提到顧以寒,忍不住的反駁道。

「怎麼和你沒關係,阿寒他喜歡你就是你的錯! 總裁大人別來無恙 如果沒有你,阿寒怎麼會拋棄我!」林筱如雙眼猩紅,「現在我什麼都沒有了,沒了爸爸媽媽,沒了阿寒,我活著還有什麼意義?」

林筱如整個人如同瘋了一樣,說著就往天台邊上走去。

眼見林筱如走到了邊沿,好像馬上就要跳下去的樣子,蘇可歆忙出聲阻止道:「你要幹什麼?你千萬不要做傻事!」

雖然林筱如一次又一次的傷害自己,但是她畢竟和自己有血緣關係,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她尋短見,蘇可歆做不到。

聽到了蘇可歆的聲音,林筱如好像想起了什麼,回過頭瞪著蘇可歆,惡狠狠的說道:「我怎麼忘了,還有你!要不是你,我怎麼會淪落到現在這個地步!就算是死,我也要拉你一起做墊背的。」說完就大步朝著蘇可歆走來。

看著逐漸靠近自己的林筱如,蘇可歆連連向後退去,奈何自己被繩子捆住了手腳,哪裡又能逃得過。

林筱如一把把蘇可歆從地上拉起來,拖著她就往天台邊上走去。

「今天,我們就一起死吧!」林筱如的眼睛里滿是瘋狂之色。

樓下的人,行色匆匆,無意間有人看向了樓頂。

「誒,你看,那上面是不是兩個人吶?」一個男子指著天台對著同伴說道。

「什麼人?你看花眼了吧?人跑到天台上幹什麼?不要命了。」男子的同伴聽到他這樣說,嗤笑道,順著男子指的方向看去,「我去,好像還真是人,不是要跳樓吧。」

「報警,趕緊報警!」男子說完掏出手機,「喂,警察局嗎?這裡是##小區,有人在天台上,好像是要跳樓,你們趕快過來一下,對,對,你們抓緊時間。」

隨著男子的報警,越來越多人注意到天台上的林筱如和蘇可歆他們,很快,天台下面就聚集了一堆人,議論紛紛的。

「看著年紀都不大,怎麼就想不開呢?這樣尋了短見,父母怎麼辦?現在的年輕人吶,心裡承受能力太差。」

「好像不是兩個人要跳樓,我怎麼好像看著是一個女孩要拉著另一個女孩跳樓。」

「不是吧?這不是謀殺嗎?警察怎麼還不來?」

「不過,我看著那個女孩怎麼這麼熟悉?好像在哪見過。」

這時,旁邊的一個女孩驚叫道:「蘇可歆,那不是顧遲的夫人蘇可歆嗎?我沒看錯吧,真的是她?」

周邊的人聽到這句話頓時就炸鍋了。

「是遲曜集團的顧遲嗎?那上面有他的夫人?」

「好像是。」

「趕緊通知媒體,這可是大新聞。」

……

不消片刻,各大媒體的記著都來了,本來大家對蘇可歆和顧遲的新聞就比較關注,更何況這次蘇可歆被人威脅跳樓,他們當然要第一時間報道。

同時,微博上鋪天蓋地的也都是蘇可歆的新聞。什麼小三挾持原配,爭奪顧家財產;顧遲夫人被人綁架,索要巨額賠償金……怎麼說的都有,可以說是亂做一團。

此時,楊佐火急火燎的衝進顧遲的辦公室,一進門就對顧遲喊道:「顧少,不好了,少夫人有危險。」

「你說什麼!」顧遲猛地從椅子上坐起來,文件散了一地。

快步走到楊佐面前,顧遲著急的問道:「蘇可歆怎麼了?到底怎麼回事!」

「少夫人今天早上好像被林筱如給綁走了,現在在##小區,她要拉著少夫人一起跳樓。」楊佐馬上把自己看到的新聞告訴顧遲。

顧遲聞言立刻向門外走去,楊佐急忙攔住顧遲,推過一旁的輪椅:「顧少,你的腿沒有受傷的事現在還不能讓外界知道。」

「不用了。」 超能作者 顧遲繞過楊佐,大步朝門外走去。

「顧少,你……」楊佐想要攔住顧遲,可是顧遲已經出門下了樓,無奈之下,他只能抱著輪椅快步跟上。

電梯里的顧遲握緊自己的拳頭。

林筱如,你現在還敢傷害蘇可歆。最好蘇可歆不要有事,否則我絕對讓你後悔來到這個世上!

另一邊,警察很快就來到了蘇可歆和林筱如所在的天台。

「你聽我說,你先不要激動,先過來好不好?那邊很危險。想一下你的親人,你要是有什麼三長兩短的他們怎麼辦?聽話,先過來這邊。」一個女警察小心翼翼的安撫著林筱如,希望她的情緒能穩定下來。

誰知道,林筱如聽到警察的話,情緒更加激動了。

「親人?我已經沒有親人了,這世上就剩下我一個人了,媽媽不在了,阿寒也不要我了,我還有什麼親人?」

說完林筱如抓住蘇可歆的手更加的用力了,繼續把她往天台邊拖去,「是你讓我一無所有,是你奪走了我的一切,今天你必須死!」 「不,不是我,我從來沒有和你搶過什麼。從小你就有著爸爸媽媽的疼愛,有美麗的裙子,有各種玩具,而我什麼都沒有,你才是最幸福的不是嗎?你不要激動,先放開我好不好?」蘇可歆顫聲道,「我會讓顧遲幫你和林氏集團,你以後還會是林家的小姐,你什麼都不會失去的。」

她現在就站在天台邊上,只要林筱如一個用力,她們兩個就會一起掉下去。雖然害怕的全身發抖,她還是努力安撫著林筱如,希望她可以往安全的地方靠一下。

「對呀,我從小什麼都有,什麼都比你強!可是現在呢?」可不想,這番話反而刺激了林筱如,「現在我什麼都沒有了,你卻成了遲曜集團的總裁夫人,受著眾人的羨慕,你憑什麼!」

林筱如說完直接把蘇可歆朝天台下面推去。這下,蘇可歆的半個身子上都在天台外面了,樓下的人都被嚇得尖叫起來。

顧遲趕到的時候,剛好看到蘇可歆快被推下去的場景,頓時覺得自己的心都被揪起來了。快步向天台跑去,身後跟著拿著輪椅的楊佐。

在快到天台的最後一個樓梯上時,楊佐攔住快要急瘋的顧遲。

「顧少,你不能就這樣出現在大眾面前,現在還不是時候,你隱忍了這麼多年,不能就這麼功虧一簣啊。」

顧遲聞言,想了一瞬間,坐在了輪椅上,讓楊佐推著自己上了天台。

來到天台上之後,顧遲更加清晰的看到了蘇可歆現在的處境。

只見她一大半個身子都在外面,幸虧天台上有個鑲在裡面的鐵環,蘇可歆緊緊抓著那個鐵環,這才沒有被林筱如給推下去。

但是,很明顯,蘇可歆已經快堅持不住了。

顧遲只覺得自己的心被人緊緊地攥著,有種要窒息的感覺。

他的臉色被嚇得發白,身子也有些微微的顫抖。顧遲從來都沒有這麼害怕過,他怕蘇可歆就這麼掉下去了,就這樣離開了他的生命,那這世上只剩下他一個人了,他要怎麼辦?

這種無助的感覺比十年前在大火里找不到程若兒時更甚。那時他只是著急,自責程若兒因為自己受到了無妄之災。

可是現在他的心裡卻滿是害怕和恐懼,他絕對不能失去蘇可歆!也絕不會允許她離開他!

顧遲推著輪椅上前一步,對著林筱如喊道:「你不要衝動,只要你放了蘇可歆,我什麼都答應你。」

林筱如聽到顧遲的聲音,轉過頭對著顧遲罵道:「都是你,是你毀了我的一切,我恨你!」

顧遲接著她的話說道:「你說的對,是我毀了你的一切,一切都是我的錯,和蘇可歆沒有關係,你先放了她。我保證,只要你放了蘇可歆,我會重新投資林氏集團,會幫助林氏集團恢復以前的地位。還有你的母親姜玲,我馬上讓人把她接過來。你還想要什麼,我都可以答應你,只要你放了蘇可歆。」

「你說的是真的嗎?」林筱如聽到顧遲的話,有點動搖。

如果自己的家裡能恢復到以前,如果姜玲能夠回來,那自己自然還會是以前的自己。那到時候,阿寒也會回到自己的身邊對不對?

「當然是真的,我說到做到,這麼多人都可以作證,你先過來好不好?」顧遲一看林筱如已經動搖了,心中一松,保證道。

「那我要見阿寒,現在就要見到他。」

重生之品玉 「好,我馬上給他打電話,讓他立刻過來,你等著,不要亂動。」

顧遲說完就拿出手機撥通了顧以寒的電話。

「現在馬上到##小區,快點,我說馬上過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