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4, 2022
23 Views

血哥以為自己的威懾力震懾了葉飛,便是嗤笑一聲。

Written by
banner

「我們這裏有這裏的規矩,地位最低的人,每天早上都要給每個人洗腳,以前是他洗腳,現在你來了,明天跑完操場,你給我們每個人洗腳,聽懂了嗎?」

血哥對着葉飛說着,葉飛斜靠着牆壁在床上躺着,不想跟這個所謂的血哥說話,葉飛現在煩躁的很,自己現在被冤枉,還有幾隻螞蟻威脅自己,就好像你撞車躺在地上,還有蒼蠅不斷的朝着你臉上落,耳邊嗡嗡聲煩躁不已。

「規矩說完了,來,把香煙給我!」

血哥對着葉飛伸手討要著,葉飛皺着眉頭,嗤笑一聲。

「滾蛋!」

葉飛冷冷的說着,臉上帶着冷酷,自己已經夠煩的了,這個傻逼還來糾纏自己。

「你他媽的,敢罵我?拿來!」

血哥直接一把便是搶奪葉飛的香煙,他把香煙抓在手中,葉飛啪的一下就抓住了他的手腕。

「給我放下!」

葉飛冷冷的說着,血哥的手腕動不了了。

「他媽的,小子你找抽啊!」

五個人一起朝着葉飛打一拳,拳頭凌厲無比。

「啊!」

忽然之間,一陣電光激射而出,照亮了整個屋子,五個人的慘叫一起叫出來,隨後一瞬間便是倒在地上,

葉飛從床上站起來,他的手掌之中帶着一個雷電球,那五個人臉色慘白,一個個胸口的衣服全部破爛,焦黑無比,幾個人驚顫的看着葉飛手中的雷電球,有些不可置信,葉飛竟然能夠操縱雷電。

「跪下!」

葉飛冷冷的說着,他們五個人吞了一口口水,紛紛站起來,他們並沒有下跪,而是看着葉飛床上的香煙。

「跪下!」

葉飛手中的雷電球忽然變成了五道閃電鞭子,啪啪的便是抽在了他們的身上,閃電五連鞭的威力葉飛沒有控制,他們也是古武者,死不了。

「啊啊啊!」

五個人一下子被葉飛一鞭子抽飛,一個個撞擊在牆壁上,五個人在地上翻滾著,痛苦哀嚎,他們的胳膊上多了一道漆黑的血痕。

「饒命啊!」

「饒命,饒命!」

五個人此時才知道葉飛的厲害,他們紛紛跪在地上求饒著,葉飛緩緩的走上前去。

「啪!」

葉飛一巴掌就打在了血哥的臉上。

「血哥是嗎?」

「啪!」

葉飛又一巴掌打在了血哥的臉上,血哥跪在地上不敢吱聲。

「這裏的老大是嗎?哼!你也配!」

葉飛冷冷的對着他說着,就算現在葉飛虎落平陽,也不會被犬欺負!

「我錯了,大哥,我錯了,別打了。」

血哥感覺自己臉上的刀疤都快被葉飛打裂開了,他臉上帶着笑容,一臉敬畏的看着葉飛,沒想到葉飛這麼厲害,年紀輕輕,竟然把他修鍊四十多年的古武給打敗了。

「就你們還讓我洗腳?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東西。」

「打水,給我洗腳。」

葉飛直接坐在床上,他把鞋子給脫下來,五個人連忙拿着盆子,從床底下把水桶拿出來給葉飛倒水,五個人都是跪在地上搓著葉飛的腳,他們圍繞葉飛一圈。

葉飛坐在床上靠着牆壁,看着他們五個人給自己洗腳,卻早已經神遊天外,葉飛不知道靈魂葉飛會不會離開青木市,還會不會繼續作惡。

葉飛點燃了一根香煙,不知道自己進來是對還是錯,葉飛想過反抗,然後逃出去,最後找出殺人兇殺,但是那樣的話,自己將會被無數人逮捕,刀劍無眼,到時候傷及了人命就不好了。

「洗好了,哥。」

過了五分鐘,幾個人把葉飛的腳洗的十分乾淨,葉飛用腳在血哥的衣服上擦拭著,一臉的冷酷。

「滾!」

葉飛淡淡的說着,那五個人連忙回到自己的床上躺下,他們不敢吱聲,全部沉默,幾個人看的出來葉飛喜歡安靜。

葉飛抽著香煙,有些惆悵,看着腳上的鎖鏈,便是冷笑一聲,這些鎖鏈根本就無法拴住自己。

葉飛抬頭看到五個人都是羨慕的看着自己,眼中帶着渴望,葉飛嘆息一聲。

「來抽煙吧,一人一根。」

葉飛拿出五根香煙對着他們說着,五個人連忙從床上跳下來,臉上帶着欣喜,如狼似虎的搶奪著葉飛手中的香煙,然後他們幾個紛紛爭先恐後的點燃。

「多謝哥,謝謝哥。」

「可算抽到香煙了,爽。」

「真好抽啊!」

五個人抽著香煙,連連對着葉飛道謝,葉飛看着自己煙盒裏還有一根香煙,便是也點燃抽了起來。

可是葉飛並不知道香煙在這裏意味着什麼,葉飛註定會後悔把香煙分給他們的,香煙在這裏,猶如珍寶一般。

「叮叮叮。」

第二天,鈴聲響起,牢房的門啪的一下自動打開,隨後葉飛便是聽到了無數跑動的聲音。

血哥他們連忙從床上爬起來,葉飛看着他們那麼着急,便是也着急了起來.

「哥,快點起床,超過五分鐘到操場會挨打的,用鞭子打的!」

血哥對着葉飛說完,便是沖了出去,葉飛聽到后,也連忙加快了起床的速度。 「丫頭,今天期中考試,考的如何?」秦蒼穹抱起女兒,柔聲問道。

「爹爹,你看試卷嘛~」小丫頭俏臉上帶着一絲洋洋得意,從書包里拿出試卷,遞到了秦蒼穹面前。

秦蒼穹拿起試卷一看。

語文:100分。

數學:100分。

英語:99分。

科學:100分。

計算機:100分。

五門學科……

四個滿分,一個99分。

這……

幾乎是大滿貫。

「你考試成績,年段排名,第幾名?」秦蒼穹問道。

「嗯……在第七名呢~」秦小鯉眨着眼睛,得意的說道。

這一刻。

就連秦蒼穹的眼中,都閃過一絲詫異。

他一直以為,女兒只是習武上有天賦而已。

結果,卻沒想到……女兒在學習上,竟也如此成績可佳?

女兒已經拉下了一個學期的學業了。

結果,還能有如此優異的成績。

考試,年段第七名?

這,讓人不敢置信。

「爹爹……今晚,我想吃西餐,牛排……」小丫頭眨着眼睛,有些期待的說道。

「好,今晚你考的好,爹爹獎勵你。」

秦蒼穹面色溫柔,颳了一下女兒的俏鼻。

他抱着女兒,鑽進了車內了。

悍馬越野車啟動,緩緩駛離而去……

夜,星辰點綴。

這一夜。

秦蒼穹帶着女兒,去了江南城最名貴的西餐廳,打卡用餐。

算是對女兒優異考試成績的獎勵。

此時,坐在名貴的西餐廳內,女兒秦小鯉顯得有些異常興奮。

小丫頭甚至還破天荒的點了一杯雞尾酒,想嘗試一下。

秦蒼穹無奈,攔不住。

方才他已經跨下海口了,今日……只要女兒想吃什麼,就隨便點。

所以,他也只能破天荒的讓女兒,喝一次酒。

這一頓西餐,小丫頭吃撐了,也喝多了。

俏臉紅撲撲的。

最紅,她整個人都躺在餐桌上,身子都有點發暈。

「爹爹……我想媽媽了……」小丫頭趴在餐桌前,水汪汪的大眼睛有些委屈,複雜。

說着說着,她低聲抽泣了起來。

她喝醉了。

小丫頭第一次喝酒,酒量只有這麼一點。

此時,酒後……她將內心的話,思念……一股腦傾訴了出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