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0, 2022
21 Views

容黛兒拿起簽字筆,就要簽字。

Written by
banner

就在這個時候,房門突然打開,江南晨和一個戴著墨鏡的女人走了進來。

他冷聲道:「曦兒,你真是胡鬧,怎麼能讓她來代言呢?她現在處於什麼地位,你不明白嗎?」

容黛兒聽到聲音,渾身一顫。她轉身看向江南晨,臉色蒼白一片。

他不希望她接這個代言嗎?

他對她還是不滿意嗎?

她的眼眶立刻就紅了,嘴唇就像是果凍一樣輕顫著:「阿晨……」

江南晨冷厲地看著她:「住口!你先出去!」

他冷厲的目光,就像是一把刀,刺入她柔軟的心田。

他怎麼可以對她這麼冷?她做錯什麼了嗎?明明上次在平城的時候,還好好的呢。

「阿晨……」她再次輕喚他。

他蹙眉,再次冷聲道:「我讓你出去,你沒聽見嗎?」

容黛兒柔軟的身子一晃,差點摔倒。

「哦。」

她低喃一聲,低垂著頭,掩藏下溢出來的淚水,默默地走向門口。

江南曦於心不忍,說道:「哥,你幹什麼?是我讓她來的!」

江南晨冷聲道:「你還有禮了?好不容易江氏現在發展到了一個新的高度,一個代言,就很可能前功盡棄!」

江南曦也知道自己意氣用事了,但是她的目的卻達到了。因此,她就說道:「可是我已經把人叫來了,也不能就這麼打發回去吧,哥,你說是不是啊?」

江南晨狠狠瞪她一眼:「你凈給我找事!」

江南曦嘿嘿一笑,心說,誰讓你一直不結婚生子呢?我還不是為你操碎了心?

她看向站在江南晨身邊的那個女人,她已經摘下了墨鏡,露出一張艷麗的臉龐,好像似曾相識。

「哥,這位是?」

江南晨介紹道:「她是當紅影星趙麗影,這次的代言,交給趙小姐來做。」

江南曦恍然,在電視上見過。而趙麗影也是最初藍玉遞交的名單上的人,顯而易見,江南晨突然到來,是藍玉的傑作。

江南曦向趙麗影點點頭:「那就有勞趙小姐了,我讓人重新列印合同書。」

趙麗影點點頭:「有幸見到江小姐,果然光彩照人。」

江南曦笑笑,瞥了眼她哥,笑道:「趙小姐謬讚了,您才是傾國傾城。」

趙麗影笑笑,不再說話。讚美說太多,也就失了真誠。

江南曦立刻打電話給藍玉,讓她準備新的合同。

藍玉早就有備而來,歉意地對江南曦笑笑。

江南曦知道這是她的職責所在,也沒有生氣,就讓她帶著趙麗影去簽約了。

她們走後,江南曦看著她哥,「你怎麼對黛兒那麼嚴厲?難道你想給我換個嫂子?」

江南晨曲指在她頭上敲了一下:「我的事,你少管,有這功夫,給我造個外甥女!」

江南曦:……這是親哥嗎? S市那邊有基地,但只是一個小基地,這五個人看穿著都很不錯,而且在末世這樣的環境下,居然還一個個腦滿腸肥的,一看就是條件好的。

大叔他們當下就覺得不對勁。

然後還是陸果上,使出精神力大法,不知道他們是不是之前有被甲博士這樣懲罰過,陸果不過才發力,這些人就害怕不已,一下子全招了。

然後,大叔他們就知道這五個人是從G市基地跑出來的。

雖然他們沒有表明身份,但是五個人,條件不錯,大家一下子就聯想到了G市基地的那幾位。

只是此刻,G市基地已經被喪屍圍起來了,按理說應該連一隻蒼蠅都飛不出來,這五個人卻跑了出來。

一審之下,他們才知道,G市基地居然還有通向外面的密道。

再一想永樂實驗室那邊的密道,還有他們藏糧食的地方,難道永樂的人是老鼠不成?那麼喜歡走地下。

大叔他們將這五個人抓住,這就有了剛剛在G市基地外面的一幕。

之所以喪屍們等著,也是因為得到了消息,G市基地的基地長和副基地長都被抓了,他們瞬間就有了更好的方法。

「G市基地的同胞們大家好啊,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聽說過我,我是C市清河基地的基地長李元。」

下面,幾個人站定之後,李元拿著個大喇叭開腔了。

「你們不認識沒關係,我身後的這幾位你們應該有人認識吧?這是我剛剛在來的路上碰到的,他們自稱是G市基地的居民,是這樣嗎?」

隨著李元說話,為了讓上面的人看的更清楚,五個人被喪屍們生生舉了起來。

自己基地的基地長和副基地長一這樣的方式出現了他們面前,大家都炸開鍋了。

當然,更多的人是沉默。

有聰明的已經嗅出了這件事情都的不同尋常。

「李基地長,不知道你們這是什麼意思?」

管事在上面說話了,現在自己基地的基地長和副基地長都被抓了,總不能放任不管,而且還有那麼多喪屍呢。

「我呢其實也沒什麼意思,就是來跟大家科普一下,前段時間,我們意外知道了一個組織,名字叫做永樂。」

「這個名字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聽過,永樂,組織內都是曾經的高材生,在科研領域擁有不少成就的人。

但是他們明明有這麼高的資本,卻不幹人事,人體實驗大家聽說過嗎?

沒錯,這個永樂就是專門做人體實驗的,他們用一個個活生生的人來完成他們的目的。

你們說這樣的組織怎麼樣?」

李元說話的時候,陸果精神力一直注意著G市基地裡面,有很多人在聽到永樂名字的時候就有騷動,說明他們都是知道永樂的。

甚至有些可能也是參與過的。

陸果把這些人一一記下來,等著待會處理。

「這樣的組織當然是人人得而誅之,但是這和我們基地有什麼關係?」

管事是真的不明白,他哪裡知道,自己所在的G市基地只是永樂的附屬而已。

。 1938年的倫敦街頭

凌晨五點的倫敦街頭,昏黃的燈光在迷霧的籠罩下只能看見一個個光暈。

霧都不愧是霧都,這霧霾吸上兩口神清氣爽,再吸兩口飄飄欲仙,多吸兩口…兄弟花園公墓了解一下。

一聲音爆在寂靜的街道中響起,隨即一高一矮兩個身影從迷霧中走了出來。

「我去!馬糞!?」

秦維傑叫罵着,一臉嫌棄的在石磚鋪成的路上蹭著鞋底的馬糞。

就在剛才,秦維傑與鄧布利多通過門鑰匙瞬間從南安普頓來到倫敦,只可惜在降落的時候秦維傑很不巧的踩上了路邊馬糞。

說實在,這一時期的英國倫敦,多少有點混搭的意味。

城市規劃趨近於現代社會,馬路寬闊,到了白天街道上來往的汽車絡繹不絕,但同時來往的馬車也是不少。

甚至在有史料記載,在20世紀初至二十世紀中葉,倫敦街頭還有大批的牧羊穿梭在街頭。

「教授,您選得位置可真是很不錯呢……」

秦維傑憤憤然,對着鄧布利多說着。

鄧布利多此時卻沒有接話,而是打出一個手勢讓秦維傑噤聲,同時皺起眉頭看向前方的黑暗與迷霧。

「保護好自己!」

鄧布利多沒頭沒腦的沖着秦維傑喊了一句。

秦維傑還未回過味來,只見前方的黑暗與迷霧中突然亮起了一陣紅光。

紅光婉若游龍直奔秦維傑面門而來。

秦維傑見狀大驚失色,趕忙抱緊二狗,往側邊一滾,恰巧躲在了鄧布利多的身後。

鄧布利多早已掏出了魔杖,魔杖一揮,一個無形的屏障出現在兩人身前。

「汪~」二狗叫了一聲,秦維傑臉色一變大聲道:「後面也有人!!」

話音剛落,兩人身後的迷霧中,黑煙流轉,隨即一個身着黑袍,帶着奇怪面具的人出現在迷霧之中。

來人沒有再次發動襲擊,而是緩緩向著鄧布利多與秦維傑走來。

同一時間兩人四周也分別有人聚集了過來。

一共六個人,每個人都穿着長袍,帶着奇異的形似鳥嘴的面具,看起來有些滑稽,又有些讓人不寒而慄。

「鄧布利多教授,我們不想為難您,請您將這個孩子交給我們……」其中一個神秘襲擊者對着鄧布利多說道。

鄧布利多也與這群神秘襲擊者交流了起來。

兩方都是用英語交流的,由於語速太快,秦維傑只能聽懂個大概。

大概的意思就是,這群神秘襲擊者好像隸屬於某個雇傭機構,這個機構類似與麻瓜世界的殺手組織,或者雇傭兵組織,會根據酬勞完成僱主的任務。

而這群人的目標就是秦維傑。

至於僱主是誰,鄧布利多也沒有問出來。

畢竟人家都是專業的,做這種生意的人,大部分還是有職業素養的。

眼下的談判有點尷尬,鄧布利多不願交出秦維傑,對方也不願吐露僱主的信息。

於是乎,談崩了。

談崩的結果就是,干他丫的!

一時間十幾道魔法的光暈層出不窮,宛若子彈一樣向著鄧布利多與秦維傑這裏襲擊。

鄧布利多不愧是boss級別的牛逼人物,面對六個神秘襲擊者的咄咄逼人,竟是完全不落下風,甚至還能將秦維傑護佑的十分周全。

然而就算鄧布利多再厲害,也還是算漏了一步。

誰說神秘襲擊者只有六個人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