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0, 2022
18 Views

「奧。」致鴛好像情緒有些低落的回答一句,心裡很是納悶。

Written by
banner

這顏坤涵去了一晚上都沒回來,難道是姦細抓到了,連夜審問去了?

致鴛正想著,小菊看了看悶悶不樂的致鴛,連忙說到:「這王爺也真是的,新婚之夜竟然把新娘子自己撇在新房,他竟然出去抓人去了,真不知道怎麼想的。」

致鴛看了看身後慢條斯理給自己梳妝的小丫鬟,覺得這小丫頭挺有意思。

這話說的,有意思,好像我在因為他顏坤涵讓我獨守空房生氣一樣,算了,不能撅了他的面子,給他一點威信吧還是。

「瞎說什麼呢?你也不怕被人聽到,背後談論主子是要被仗責的。」致鴛嚇唬地說到。

「啊!奴婢不敢,奴婢該死!」小菊一下子就跪了下來,立馬認錯道歉。

「哎呀,好啦好啦,快起來吧,跟我說沒什麼事,畢竟你是向著我的么,但是這話可別跟別人說啊,小心你的小命。」致鴛好心提醒到。

「是,奴婢再也不敢了。」小菊聽了致鴛的話才敢起身,繼續為致鴛梳妝。

「嗯呢,王爺呢,忙於國事,是勤政愛民,是個好王爺,所以啊你以後不要再說什麼王爺負了我這類的話了,他太忙了,會很累。我們應該體諒他對不對?」致鴛一臉心疼的給小菊灌輸「她不是不想跟王爺在一起,只是她是個善解人意的王妃」這樣的思想。

我才不想跟顏坤涵那傢伙同房呢,我又不喜歡他,這個理由剛剛好,一石二鳥,美哉,我可真聰明。致鴛美滋滋的想著,葦從屋外急急忙忙的跑了來。

「王妃,不好了,王爺死了!」葦氣喘吁吁的說到,很著急,就連通報或者敲門都沒有,正在梳妝的致鴛一下子不好了。

「什麼!」致鴛一下子就叫了出來,這可是真嚇壞了。 安靜的修鍊室內,其他人都在爭分奪秒地修鍊著。哪怕有些人已經知道自己的元魂測試並不合格,也依舊抓緊時間在高級元魂大陣上修鍊元魂之力。

畢竟到了年終,還可以再去測試一次。

但也有一些人,對於元魂修鍊沒有興趣,就是單純來閑逛的,在元氣殿里走來走去。

可能這些人中也有的已經元魂測試成功,心裡沒了壓力,心情愉悅地四處走動,和其他世家後輩聯絡感情。

當一個賊眉鼠眼的普通女孩聞到一股淡淡的花香,又探頭到藍心她們所在的房間內,頓時大呼小叫起來。

「大家快來看那,這裡居然有人測試出了花魂!!!」

這變聲期特有的嘶啞嗓門頓時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力,好奇心強的少年少女們也快步走了過來,朝裡面望去。

「真的誒,真是花魂。你看那女孩,渾身都是小櫻花元魂,看著還挺很好看的。」一個眉清目秀的少年開心地喊道。

「好看有什麼用?我們凝結元魂一方面是為了提高修鍊速度,另一方面當然是為了輔助戰鬥。花魂有什麼用嘛?」一個高大的少女雙手交叉,抱胸站著。

「你看她是櫟陽藍氏的人。」一個少女指著裡面身上縈繞著飛天魔虎元魂的藍氏子弟說道。

「哦~我知道她。她就是櫟陽藍氏那位挑戰賽上大顯身手的飛天白虎。據說她爹爹就是帝都蘭家出身的。」一個拿著摺扇的文雅少女對同伴說道。

「哦~難怪她測試出的是花魂呢!真是可惜,明明真實實力已經達到了凝氣期大圓滿了,又契約了飛天白虎。本應該前途無量,卻測試出了花魂這樣雞肋的元魂,呵呵……」

一個龍甲少年也搖搖頭,嘆息地說道。

「龍菁姐姐,你覺得怎麼樣?」靜立在一旁的銀甲少女龍白盯著眼前的一幕。

青衣少女望著小櫻花們逐漸化作了一朵巨大的櫻花元魂,眼裡隱隱有些失望。

「可惜了,藍家九少天賦驚人,只是這元魂有些差了。櫻花元魂雖然能提高修鍊速度,卻在戰鬥中沒什麼太大的作用。」

龍菁說話輕輕柔柔,語氣里有一股令人安靜的清涼氣息。

「是啊,本來她打敗了龍葉兒,我還打算多注意她呢。只是今天她這元魂,我都要笑了,有什麼用?輔助元魂,提高個人魅力嗎?哈哈……」龍白呵呵一笑,不屑地轉過了頭。

「我們走吧,龍白妹妹。你要同帝輦回去帝都,我們今天好好聚一聚。」龍菁也柔和一笑,一身青衣的她顯得淡雅高貴。

兩人離去不久,圍觀看熱鬧的少年少女們也散了。但依舊有幾個無聊的少女們圍在那兒,觀看房內其他人的元魂。

這元氣殿內,測試成功的有人匆匆離去,回去稟告家人一起慶祝。也有人沒有測試成功,在這裡耐心地練習著元魂的凝結。

藍心所在的房內,也僅僅有藍寧一人測試成功了,她測試結束后就繼續練習著。

藍心見藍隨平依舊堅強地練習著,也明白她這次可能成功不了了。

她收起了櫻花元魂,站了起來對藍隨平說道:「隨平,休息一會兒吧,不要太勉強自己了。」

藍隨平睜開眼睛,望著藍心,卻沒有太多的沮喪。當她看到已經測試成功的藍寧,直接就想要站起來。

可她坐的太久了,一站起來就馬上又摔到了,好不容易站了起來,卻頭昏眼花地捂著腦袋。

「隨平,你坐太久了,先緩一緩!」藍心握著她的手臂,清涼的元力輸入了藍隨平的身體。

這樣很快藍隨平也恢復了正常,慢騰騰地走到了藍寧面前,拱了拱手:「藍寧,恭喜你測試出飛天魔虎元魂,以後還需要你多多指教。」

藍寧半睜著眼睛,並不想搭理藍隨平。但她還是微微拱了拱手:「多謝世女殿下,屬下會繼續努力修鍊的!」

「嗯!」藍隨平似乎也知道藍寧對她的反感,明白自己又讓同族失望了。

她恭喜結束后便又回到蒲草團上,揉著發麻的雙腿,不再言語。

藍心見此情形,本想說些什麼,卻見藍寧瞥了她一眼,那眼裡的輕蔑和冷漠是那麼明顯。

藍心並不知道之前還和自己好好的藍寧為何突然如此態度,但她也知道這裡人多眼雜,現在不是說話的時機。

她也轉過身,回到了一旁,蹲下了身子。

藍隨平本來還在機械地揉著雙腿,思想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

突然看到了藍心放大的臉龐,吃了一驚:「九姐姐,你做什麼?」

只見藍心正幫她揉著雙腿,那強大卻適宜的力度讓她腿上肌肉快速恢復著。

藍隨平連忙抓著藍心的手,想要把那手推開。卻再次發現了兩人力氣上的差距是那樣明顯。

「知道為什麼推不開我的手嗎?」藍心一邊幫藍隨平按摩著雙腿,一邊問道。

「知道,是我實力低微,跟九姐姐差距太大了。」藍隨平低著頭,語氣低落。

「這是一個原因,但更重要的原因還是你平時吃的太少了,營養不良導致的。你看你,身為修鍊者,就坐了一會兒,一站起來都適應不了。」藍心板著小臉,略帶嚴肅地說道。

「可是我飯量太小,我也沒辦法!」藍隨平委屈地說道,眼睛紅紅的。

「哼,你不但飯量小,還挑食嚴重。不愛吃肉,不愛吃大米飯……」藍心瞪了藍隨平一眼,連手上的力度也加大了。

藍隨平輕叫了一聲,不好意思地低下頭,卻沒有再說什麼。

「遇到什麼事只會低頭,如果地上有個洞,你是不是想要鑽進去呢?」

藍心摸了摸藍隨平的頭,揉了揉她稀少又發黃的頭髮,心裡滿是憐惜。

「九姐姐,你不要取笑我了。你再這樣,我可是會生氣的。」

藍隨平雖然嘴裡說著生氣的話,語氣卻極為平和,也恢復了些活力。

「哈哈……」

兩人嘴裡說著調笑的話,並不去搭理周圍人的目光。任由她們肆意詆毀家族,依舊談笑風生……

「九姐姐,那些人在笑話你的元魂呢!」

藍隨平握著小拳頭,胸脯一起一伏的,顯示出主人的不平靜。

「九姐姐,你快顯示出你元魂的威力,給那些人瞧瞧你的厲害!」藍隨平見藍心依舊淡然地坐著,連忙拉著她。

「隨平,我的元魂我很了解。它是我從小便修鍊的,它特性就是能讓我擁有對音樂的感知力,渾身散發花香,擁有著纖細的身段……」

藍心每說一句,周圍人的嘲笑聲就高了幾聲。甚至連身後藍家隊伍里,也有人偷偷地笑著。 密佈的厚重陰雲終於是散去了,在傍晚的時候,露出了一米陽光。

遙望遠方西邊,你竟能看到一抹美麗彩虹橫掛蒼穹,竟是分外的美麗。

陸離坐在院子裏,靜靜地看着遠方。

他曾想要當一個逃離一切的人,就算是這個世界有大詭異,他也想和以前一樣,老老實實地上大學,然後畢業,然後按部就班地工作,娶妻生子……

畢竟所有人都是這麼過的。

可是。

當詭異降臨到自己身邊,父母莫名其妙就被抹殺,所有的記憶都被替換成其他東西以後,陸離才意識到很多東西都是逃避不了的。

他憤怒!

無盡憤怒。

越是知道父母的逝世非比尋常,陸離心中的火焰就越難熄滅。

它燃燒着自己的靈魂,滿腦子都是找出迷霧后的真兇,把它繩之於法,甚至他都想破開大霧,讓所有人照見真相。

為什麼……

明明是一個自由個體的人,卻偏偏要被這莫名其妙的力量所安排?

像一個傀儡一樣,活在這個世界上,甚至是命如螻蟻,不知何時便被突然被抹殺。

甚至,抹殺后,都沒有人能記得你到底是誰?

憑什麼?

………………………………

陸離就這麼盯着天空中的那道彩虹。

直到彩虹落下以後,陸離這才從複雜的情緒之中平復了下來。

他隨便給自己做了點吃的東西以後,陸離走出了屋子。

村子裏的一切都讓他很熟悉的。

像往常一樣,陸離看到了幾個鄰居坐在大槐樹下的是石凳上嘮嗑。

聊的都是這場大雨來得很詭異,他們在外面種地還沒來得及回家,就被淋透了。

他們在看到陸離的時候,笑着和陸離打了聲招呼,隨後幾個老人眼神透露著一絲複雜與鼓勵。

在陸離轉身以後……

他們拉着旁邊的孩子。

「以後你們要向陸大哥學習知道嗎?」

「這些年他半工半讀地努力賺學費,真的很不容易的,在城裏也肯定吃了不少苦,都瘦一圈了。」

「哎,但凡他們的父母晚點走,他也不至於這麼辛苦,不過終於算是考上了大學,鯉魚躍龍門了!」

「……」

陸離聽到了一陣陣唏噓的同情聲。

當然還透露著一絲欣慰。

所有人的記憶都被改變了。

關於自己父母的記憶,全部被陌生的東西所替代。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