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9, 2022
17 Views

就看到一隊穿著統一服飾的人正從另一旁跑過來,從其他幾個方向也有人包圍過來,手中拿著武器沖著姜明射擊著。

Written by
banner

姜明皺眉,他記得自己進入這裡的時候沒有得罪任何人,怎麼就有人來找麻煩了。

但是拍賣會場就在前面不遠處,姜明不想和他們浪費時間,快速前進著,躲避他們的攻擊。

片刻功夫就來到了拍賣會場外面,這裡有專門的人等待著。

那些人追到門口的時候忽然齊刷刷停下了腳步,面色不善目光兇惡的盯著姜明。

姜明掃了他們一眼,將他們的樣子記下,等拍賣結束了再找他們算賬。

朝著拍賣會場內走去,卻被人在門口伸手攔了下來。

穿戴整齊的男子很有禮貌的對姜明說道「先生,請出示您的入場券。」

姜明愣了愣,攤開雙手說道「我沒有入場券。」

「沒關係。」

男子說道「只要您支付一萬銀河幣的門票費用,依舊可以進入會場內。」

一萬銀河金幣對姜明而言九牛一毛,拿出來放到他的手中。

剛想進去,結果又被他攔了下來「這位先生,是否需要為您提供包廂服務?」

「包廂?」

姜明想了想「可以,多少錢?」

「再加一萬銀河金幣。」

姜明毫不猶豫的付了錢,然後在男子喜笑顏開的神情當中,親自被帶進了拍賣會場當中。

進入門口之後有一段通道,通道兩旁有樓梯,姜明被帶上了左邊的樓梯,來到二樓的包廂區。

這裡的地上鋪設有柔軟的地毯,牆壁粉刷的潔凈無瑕,頭頂還掛有水晶吊燈,和外面混亂的區域簡直就是兩個世界。

姜明淡定的被帶入了202號包廂,寬敞的房間,柔軟的沙發,精緻的點心和水果以及單向大面積落地窗,可以將下面會場的一切盡收眼底。

「先生,如果您有什麼需求,撥動桌子上的綠色按鈕,我們隨時為您服務,參與拍賣按下紅色按鈕即可。」

簡單的介紹了一些設施使用方法之後,男子就退出了包廂,緊接著兩個身材嫵媚性感妖嬈的女人就走了進來。

不用多說也知道這是拍賣會場給二樓包廂的有錢人安排的服務,畢竟不少有錢人都好這一口。

但是姜明除外,他坐在沙發上,隨手拿起一旁的拍賣清單,看向走進來的這兩個女人問道「懂拍賣行的規矩嗎?」

這兩個女人十幾歲就在拍賣行了,對這裡再熟悉不過就像是自己的家一樣。

見金主提問,身材性感豐滿的金髮女子連忙走到姜明身旁,緊挨著他坐下來嬌媚的說道「公子,我叫金夏,您有什麼不懂的都可以問我哦。」

服務好這些有錢人,她們都是有提成拿的,或者這些有錢人出手闊綽,每次她們都沒有不少的收穫,當然會稍微付出一些肉體上的代價,不過對於他們而言,這些都無關緊要。

姜明將清單扔給她說道「給我介紹介紹今天的拍品。」

金夏接過清單,靠近姜明,幾乎把大半個身子都依靠在了他的身上,胸前白花花一片的豐滿若隱若現。

。10月10日,吳皓、杜鋒老大、唐欣、宋哲在虛擬世界里召開一場會議,商討重啟暫停了2個月的漫畫改動畫項目。

柳函箐非常重視這個試點項目,從漫改項目部中抽調了精兵強將,以宋哲為核心,組建了一支精悍的隊伍。

吳皓首先發言:「大家好,今天是瑤齋雲創工作室和龍偉雲創漫改工作組的第一次

《從鴻蒙系統開始升級世界》152虛擬世界玩動畫 兩人站在這狹小的休息室裡,休息室是剛騰出來的,沒有什麼別的東西,就這麼一張舊沙發牀,一張放衣服的椅子,陳設簡直和某些該被嚴打的洗頭坊似的,看上去非常詭異。

賀予:“……”

謝清呈:“……”

賀予把手機隨手一丟,回頭對謝清呈道:“要不你休息吧,你年紀大了。”

謝清呈沉着臉:“我有到需要被讓座讓牀的地步嗎?”

賀予累了這麼久,也不想花精力在和謝清呈掰扯上:“算了,這沙發牀也不小,我睡覺不擾人,你介意嗎?”

話說到這兒就算是小夥子風度翩翩讓步了。

賀予沒和人睡過,牀對他個人回憶而言,也就是個休息的地方,但謝清呈不一樣,結過婚的男人對於和別人同睡一張牀,總有些奇怪的感覺。

因此謝清呈微微皺了皺眉:“我不困,我坐着就好。”

但他臉色有些蒼白,儘管一直強撐着,眉眼之間也還是流露出了一絲掩藏不了的倦怠。

賀予說:“我又不會吃了你,你怕什麼。怕我半夜發瘋把你給殺了?”

謝清呈:“……你鬼扯些什麼。”

這精神病少男心思還挺敏感。

謝清呈也真的困了,一天這麼折騰下來,哪怕是禽獸力氣都該用完了,他是在沒力氣再和賀予多折騰,嘆了口氣:“那就睡吧。”

他說完就倒頭在沙發牀上躺下了,側着身睡着,面對着牆。過了一會兒,他感到牀的另一邊微微下陷,然後他聽到了賀予在他身後不遠處躺下的聲音。

謝清呈還是有些不自在,他很不喜歡臥榻之側睡着旁人。尤其賀予年紀輕,體熱,哪怕兩個距離不近,在這狹小的空間裡,謝清呈還是能清晰地感覺到他的熱度和氣息,周圍一安靜下來,就連賀予輕微的呼吸聲他都能聽見。

謝清呈放鬆不了。

他從來都是個當家人、保護者的姿態,很小的時候謝雪睡他旁邊,後來是李若秋,他勉強能放入自己領地的,是那種需要依靠他的女性。

但十八、九歲的男孩子,氣場是不一樣的,那種同屬於雄性的荷爾蒙氣息讓謝清呈很不適應,賀予給他的侵略感太重了,他不習慣。

於是他又閉着眼皺着眉,往牀沿挪了挪。

再挪一挪。

再……

“您再挪下去,就該睡地上了。”忽然一個涼涼的聲音在他身後響起。

賀予忽然起身,撐着手,沒等謝清呈反應過來,就直接壓過去,半個身子都若即若離地覆在了他身上,屬於少年的氣息就這樣強硬而莽撞地衝着謝清呈貼着撞去。

謝清呈睜開桃花眼:“你幹什麼?”

賀予誤會了謝清呈遠離他的意思,還以爲謝清呈是嫌他有病,因此他起了點惡意,把身子壓得更低了,嘴脣貼在謝清呈頸側,說話時嘴脣下露出些隱約的齒尖,他輕聲道:“犯病了,想殺你滅口。你要不要現在就逃啊。”

犯他孃的神經病!

賀予犯病根本不是這個樣子,謝清呈知道他是心裡不舒服,故意在貶損自己,因此語氣非常冷硬:“你先從我身上下去。”

“我拿手機。”賀予非但沒有下去,反而壓得更低了。

謝清呈不管他是不是真的拿手機,都受不了這個被打破的安全距離,賀予離他實在是太近了,他呼吸間一時全是另一個年輕男性身上的熱度。

謝清呈側過臉忍了片刻,覺得太不舒服,他一下子起身,攥住賀予的手腕,身子如獵豹弓起,肩胛骨猶如蝴蝶舒展,不由分說地就將賀予狠狠反壓在下面,算是給了他一個教訓。

“……”賀予輕聲地,“你撲我幹什麼,你不是怕我嗎。”

“我怕你幹什麼?我教你老實點。”

“……”

賀予就不說話了。

過了一會兒,他輕輕嘆了口氣:“哥,您弄得我很疼,知道嗎。”

在意識到謝清呈只是反感男性離他過近,而不是想遠離精神病之後,賀予就沒再反抗了,由着謝清呈緊緊握着他的手壓制他,由着男人的身影倒映在他的眼眸中。

他的語氣和眼神都很淡,淡得甚至有些病態。

“好好好。我老實。要不勞駕您把手機遞給我吧。”

謝清呈對於被壓迫非常不爽,但是換作他俯視同樣身爲男性的年輕人,他又沒那麼不舒服了,歸根結底他就是太爺們了,他不喜歡任何在同性面前被入侵被壓制的感覺。

因此他也懶得再和賀予廢話,起身去旁邊找了一下,果然找到了賀予的手機。估計是剛纔沒在意放着的。

他把手機遞給了賀予。

“謝謝。”賀予接過了,仰頭劃開屏幕,漫不經心地,“謝醫生,我們倆都是男的,性取向也沒什麼問題,你這麼緊張幹什麼,沒和男人睡一張牀過?”

謝清呈聲色非常冰冷:“我習慣了一個人。”

賀予笑笑,還在看手機,長睫毛隨着他的呼吸微顫,在屏幕光照下像是渡了一層霜:“那你以前和嫂子也分開睡?”

語氣挺諷刺的。

謝清呈知道他今天看着那些精神病人,有種兔死狐悲傷的感覺,別看他神情淡淡的,其實心情很不好。

但他心情再不好,自己也沒什麼責任和義務成爲他發泄不爽的垃圾場。

再說他的心情又能好到哪裡去?

謝清呈看着他的眼神更冰涼了,近乎是一種訓斥:

“睡了,別再吵我。”

翻了個身又躺了回去。

但說是要睡,其實謝清呈還是很難入眠,賀予就簡單多了,他年紀輕,根本沒打算真的休息,只是躺着舒服罷了。他靜靜盯謝清呈看了一會兒,覺得這人怎麼就這麼爹味兒,訓他和訓兒子似的。

有機會真得找條婚紗強迫他穿上看看,要是他穿了,那估計一輩子都別想在他面前擡起頭來。

賀予這樣想着,左右無聊,就又打開手機購物網站,輸入“婚紗”兩個字。

跳出來的款式都很正常,非常漂亮,非常莊重,好像達不到最佳效果。

賀予思忖了片刻,擡眼看了看謝清呈的背影,又垂眸補充了一個關鍵詞。

“羞辱。”

這回頁面可太精彩了。

什麼吊帶黑絲吊帶白絲吊帶蕾絲,捆綁情/趣,半/透紗裙,種類繁多,款式齊全,賀予刷着刷着,眉毛都微微挑了起來。

挺有意思的啊,人類的想象力在尋歡作樂上真是無邊無際。

他每看到一款感興趣的,就拿着手機,對着謝清呈的背影虛比着看一看,想象了一下謝清呈哪天犯到他手裡,被他捆着換上這些衣服的樣子,一點也不困了。

他小時候挺怕謝清呈,但是雄性在成長過程中往往是這樣的:幼年時橫在他們面前越巍峨越具有壓迫性的山嶽,長大之後他們就越想要顛覆,只要顛覆了那些冰山雪原,把位置倒過來,少年們就會感到自己是真的成熟了,掌握了渴望許久的主動權。

所以賀予纔會覺得頂撞謝清呈是一件讓他能獲得極致快/感的事情。

可能是刷得入了神,賀予一不留心,手滑點進了個直播頁面,手機居然還忘了關靜音。

於是,這個不足十平米的逼仄休息室內,就傳來了主播嗲嗲的聲音:“這款情趣婚紗真的超美的,新婚之夜穿上,老公肯定把持不住……”

賀予:“……”

謝清呈:“……”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