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9, 2022
18 Views

話音一落。

Written by
banner

「吼!」

三個歌利亞巨人仰天大吼一聲,而後筆直的朝大樓衝過去。

安布雷拉戰略安全部隊成員一驚。

然後就見三塊巨影直接越過他們,沖向暴君和喪犬進攻的最前方。

「轟!」

一聲沉悶的重響,其中一個歌利亞巨人,猛地撞到了大廈牆上,另外兩個也有樣學樣的撞了上去。

顯然他們根本沒有走門的打算。

「這些大塊頭太蠢了,就好像我……」

韋德剛想發表一下自己的感想。

卻見歌利亞巨人們開始猛砸。

堅固無比的牆壁,被砸的碎石紛飛。

韋德看的眼珠子瞪得老大。

「fuck,這些大傢伙好威猛,我喜歡!」

牆內,靠著牆的幾個黑幫小弟正依靠牆壁射擊。

耳邊突然傳來的動靜,讓他們感覺有些不安。

沒等他們考慮要不要轉移。

嘩啦一下,牆壁被砸開了一個大洞。

兩個正在跟前的黑幫成員,直接被落石砸到生死不知。

看到這種情況,立刻有人大吼道:

「注意,攻城錘!

fuck,這些傢伙怎麼會有這種東西。

都給我射擊,狠狠地射擊,把這個洞給我堵住!」

雖然現在攻城錘用的少了,但也是一種破防的利器。

而且比起古代的人類攻城錘,現在的攻城錘,可都是機械動力,威力巨大。

顯然這個傢伙見識不少,第一時間就想到了這種現在極為少見的攻城。

可隨後,這人就張大了嘴巴。

因為隨著破洞出現的,不是什麼架著攻城錘的敵人。

而是一個巨大的怪物,此時正用銅鈴一樣的大眼,目光冰冷的盯著他們。

這種壓迫力,直接讓他打了個寒顫。

其他黑幫成員更是如此。

下一瞬,歌利亞巨人猛地爆發。

右臂上的鐵鎚巨臂,再次一砸。

轟隆一聲,門戶徹底大開。

而後,這個歌利亞巨人,直接怒吼著衝進去,根本不管眼前的槍林彈雨。

只是用那支比較細小的左臂遮擋著自己的眼睛。

「吼!吼!」

怒吼聲連連響起,三個歌利亞巨人的突然殺入,直接打破了戰局的平靜。

幾台暴君也開始發力。

加特林開始吞吐火舌,徹底壓制住還想反抗的敵人。

慘叫聲不斷,怒吼聲不斷,爆炸聲也不斷。

諾亞看著顯示屏里大殺四方的歌利亞巨人和暴君,默默點了點頭。

歌利亞巨人的表現,讓他很滿意。

不過這種大傢伙,整體表現其實是不如暴君的。

而且造價比暴君要高不少,讓他頗為遺憾。

但總的來說,現在最關鍵的一步,已經邁出去了。

來吧,金並,讓我看看你的手段!

如果只有這些的話,是擋不住我的。

今天,你會死嗎?

諾亞目光直視頂樓落地窗。

那裡,該是有人的。

…… 蠱尊不由一愣,瞪大眼睛看着林漠:「你什麼意思?」

旋即,他又感覺到情況不對,急忙大喊:「愣著幹什麼?快點把他給我拿下!」

兩邊的人剛想往前沖,誰知道,最前面幾個人,卻相繼倒在地上,渾身無力,掙扎了幾次都爬不起來。

後面那些人,雖然還沒倒下,但此刻也都渾身乏力,只有扶著牆才能站穩了。

看到如此情況,蠱尊面色再變,驚呼道:「姓林的,你到底做了什麼?」

林漠淡淡一笑,將手裏一個瓶子舉了起來:「下毒啊!」

「你們不是最擅長種蠱下毒嗎?」

「難道還看不出來我到底做了什麼?」

蠱尊面色再變,他瞪大眼睛看着林漠手裏的瓶子:「你……你這到底是什麼毒?」

「為什麼我一點都沒察覺到?」

林漠慢悠悠地道:「嚴格意義上來講,這不是一種毒,而是一種能夠治病的藥物。」

「這種葯,乃是氣體狀的,無色無味,普通人壓根無法察覺。」

「再加上沒有任何毒性,所以,就算你們蠱族人,能夠辨別世間所有毒物,卻也無法察覺到這種無毒的氣體。」

蠱尊沉聲道:「你胡說!」

「沒有任何毒性,那怎麼會有現在這樣的情況?」

「他們都是怎麼倒下的?」

林漠輕笑:「這種葯,對別人來說,是沒有任何毒性,但對你們而言,就不一樣了。」

「因為,這是很早以前留下來的一種驅蠱的藥物,是我專門為你們蠱族人準備的!」

蠱尊不由皺起眉頭:「驅蠱的藥物?」

「我們都已經把隨身的蠱蟲處理了,現在我們身上都沒有帶蠱蟲,你這藥物怎麼驅蠱?」

林漠:「你們身上雖然沒有帶蠱蟲,可是,你們練蠱這麼多年,自身已經與蠱蟲融合了。」

「所以,這種藥物,對你們而言,也算是一種毒藥了!」

「只是,你們身上沒有蠱蟲,想讓這種藥物起作用,就必須得吸收到足夠的藥物才行。」

「我跟你說了這麼長時間話,你真以為我是在等救兵嗎?」

「呵,我從一開始,就是在放毒,就是在拖延時間,等你們盡量吸收這些藥物啊!」

蠱尊終於明白是怎麼回事了,他看了看兩邊地上倒著的眾人,面色變得極其難看。

他剛才以為一切都勝券在握了,所以也沒把林漠放在眼裏,還特意跟林漠說了半天的話。

在他看來,林漠如何拖延時間都沒有用,因為壓根沒人能找到這裏。

可他沒想到,自己的大意,竟然會鬧出這樣的事情。

他咬緊牙關,怒聲道:「姓林的,你還真夠陰險啊!」

「不過,你以為這點小伎倆,就能對付得了我嗎?」

「你真以為,我就只有這點人手嗎?」

「呵,這裏是我藏身的巢穴,我豈能不做到萬無一失?」

說着,他猛地將手裏的一個對講機扔在地上,怒喝道:「所有人都進來,給我殺了他!」

林漠面色一變,轉頭看去,只見兩邊走廊上,又有十幾人跑了過來。

這十幾人的實力情況,與之前那些人的實力差不多。

看樣子,這些人,應該是蠱尊派在外面,防守外面的人。

其中一個還抓着陳柏宇,衝進來之後,他直接把陳柏宇扔到旁邊,也氣勢洶洶地奔向了林漠。 狡兔幫眾高舉砍刀,保持著防禦的姿勢。

但這一次,沉重的力道並沒有隨著刀身傳來。

他們狐疑地向上看去,只見敵人的動作定格了。

那瘋狂的神色,也從他們臉上徹底化開,成了無比木訥的神情。

怎麼回事?!

狡兔幫眾心中莫名,不清楚發生了什麼。

灰蠍幫之人躲在洞中,看到那些炮灰停下動作,心覺古怪。

但戰鬥還在繼續,指揮者毫不遲疑地又怪叫了一聲。

聽聞聲響,戰場上那些炮灰猶如啟動了某種開關,木訥的神情再次化為猙獰,鐵棒又一次砸下!

狡兔幫眾趕緊閃開!

剛剛那一瞬間,他們還以為那些瘋子也愛好和平,原來是在耍他們了!

但如今怎麼辦呢?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