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8, 2022
25 Views

「知道了!江曉晨學長!」

Written by
banner

夏瑩瑩笑着打了個哈哈。

對於這個學妹,江曉晨也有些無奈。

這可是敢和蘇緣學長正面硬剛的狠角色啊!

雖然一下子就被秒殺了。

「這個時間點,教練應該已經先到道館了吧?」

低頭看了一眼手錶上的時間,江曉晨尋思著時間也差不多了。

「我們也要加快速度了!」

岩石道館的入口就在眼前!

就在江曉晨推開道館大門,準備走進去的時候,他眼角的餘光愕然瞥到了一個人。

「卧槽!!!」

江曉晨忍不住爆出粗口。

「蘇緣學長怎麼在這裏???」

真是見了鬼了!

他…他不應該是在超能道館進修的么???

一想起今天來岩石道館的進修課程后,江曉晨默默地在心裏為他的學弟學妹們祈禱起來。

希望別被蘇緣學長打自閉了…… 「陛下,快些吧,西涼使臣還等著呢?」蕭淑妃聲線顫抖,臉蛋通紅,那雙丹鳳眼都能流動水了。

床板咯吱咯吱,不斷搖曳,正如蕭淑妃那絕美身段一般,幾番婉轉,幾番飄搖。

「不急!」

秦雲咬牙道:「那幾個狗東西,就晾着他們,他們沒有談判的資格!」

「西涼事變,這個高浚儀屬於頭腦人物,典型的反骨仔,不把他折磨夠,朕是不會去的。」

蕭淑妃不好再說什麼,也沒那個心思再去想其他事情。

她玉手用力抓扯被褥,那如遠山的蛾眉緊緊一蹙,女子萬般風情,都不可能抵過這壓抑,婉轉,快樂的交織神情。

秦雲風風火火,大興殺伐。

蕭淑妃在半炷香后,實在是有些難以招架,便丟盔棄甲,死死抱住秦雲的腰。

「陛下,饒了湘兒吧。」

秦雲正是上火的時刻,壓根聽不進去,跟頭牛似的,紅了眼。

蕭淑妃沒辦法,只能拿出殺手鐧。

修長玉腿交疊,如靈蛇繞枝,纏繞而上。

口吐蘭氣,丹鳳眼媚態如春風拂面,羞澀咬唇:「相公,好厲害!」

砰!

火山爆發。

秦雲撐不住了,蕭淑妃每每說這種「虎狼之詞」,就等於開大招,不投降那是不行的。

半炷香后。

蕭淑妃緩過神,臉蛋通紅,腳尖不太利索,抓緊給秦雲更衣,上朝。

她從來如此,給秦雲更衣不假以人手,必須親歷親為,用她的原話說,是她這個做妻子的本分與幸福。

秦雲「吃飽喝足」,哼著小曲,背着手慢悠悠的前往太極殿。

蕭淑妃嬌軀側在朱紅門沿,如詩如畫,目送他離去,眼中飽含深情,想到剛才旖旎,不免臉蛋俏紅。

芳心暗道,恩……陛下真的好厲害!

「淑妃娘娘,你趕緊回去歇著吧,外邊冷,陛下說了最近一段日子,都要在養心殿歇息。」嫣兒小心攙扶她。

「為什麼,陛下最近每日都來?」蕭淑妃臉蛋紅潤,好奇道。

「聽豐大人和喜公公說,陛下頑疾已好,只怕近日就有龍子來臨,所以……」

「娘娘加油,爭取早日生下小太子!」嫣兒捏拳,一臉興奮,又帶着些許竊笑。

蕭淑妃鬧了一個大紅臉,心中甜蜜秦雲對她的偏愛。

「你這丫頭,不許胡說!」她佯裝怒氣,作勢要打!

「本來就是嘛,陛下上次都說了……」

「還說!」

……

「陛下到!」

太極殿,喜公公的聲音高亢。

文武百官,齊刷刷的跪拜。

「我等拜見陛下,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秦雲笑吟吟的坐上龍椅,示意所有人平身,然後目光落在了高浚儀三人身上。

此人國字臉,留着山羊鬍,足一米八,有些儒將的既視感。

此刻他帶頭,左右副手皆是不跪,亦是不拜!

仔細一看,三人渾身都在瑟瑟發抖,白襪結冰晶,嘴唇烏黑,已是被凍的不輕。

「大膽!」

「面見聖山,爾等敢不跪?!」

暴吼聲從蕭翦的嘴裏發出,充滿了威壓,即便三人都是軍旅出身,大權在握,也遭到了絕對的氣息壓制。

高浚儀還沒有來得及說話。

他的一名副手,也是西涼的一個小將軍,叫做林錚。

氣不過與蕭翦針鋒相對,不服氣道:「你算個什麼東西,也敢呵斥我等?」

「我等面見陛下,你一個臣子狗叫什麼?」

蕭翦大怒,眼中有殺氣一閃而逝,是真正上過戰場的那股殺氣!

他看向秦雲,秦雲嘴角上揚,淡淡給了他一個默許的眼神,但沒有說話。

「狗膽東西!」

「見陛下不跪,死罪!」

蕭翦爆吼,龍驤虎步衝出,那股氣質,駭人無比!

顧春棠等文武百官彷彿是商量好的一般,紛紛有序後退,露出玩味看戲的表情。

只見蕭翦蒲扇大的手掌快速抓住林錚衣領,用力一提,這五大三粗的漢子便拔地而起!

林錚面色驟變,但因為被凍僵了雙手,沒有反應過來。

他想要抵抗,卻發現眼前這位大將軍,猛的離譜!

砰!

蕭翦像是掄風車一般,將兩百斤的漢子掄圓幾圈,然後狠狠的砸在地面上。

「啊!」林錚發出高亢的慘叫聲,讓人頭骨發麻!

「我是西涼使臣,你竟然敢打我?你不怕談判破裂嗎?」

蕭翦怒吼:「我破你祖宗十八代,你算個什麼東西,見陛下不跪,當死!」

砰砰砰!

他故技重施,連續砸,連續扔,不管死活,不論影響!

太極殿的地磚直接被血肉之軀轟碎,頃刻間那林錚的骨頭都不知道斷了多少,哀嚎不止。

場面,將高浚儀嚇得臉色蒼白。

自己想施下馬威,結果被暴揍,一股難言的憤怒浮現於他的雙眼,感覺到了侮辱。

極度陰沉道:「陛下,我等前來和談,你為何如此待客?」

秦雲看了一眼,故作不悅:「蕭翦,快鬆手,誰讓你太極殿公然打人的?」

「他們可是朕的貴客,你自己下去領五十大板,算是賠禮道歉!」

「高愛卿,朕如此處理,可算滿意?」

聞言,高浚儀的臉色好看了一些,僵硬的點點頭。

心中在冷笑,狗皇帝,到底還是怕了我西涼三十萬鐵蹄,有本事凶到底啊?

他更加有峙無恐,傲慢的看向蕭翦:「哼,陛下讓你滾下去領五十大板,聽不懂么?」

蕭翦輕蔑一笑,先是虎軀一震,一腳狠狠踩在林錚的腳踝上大步離開,還故意囂張的瞪了一眼高浚儀。

然後走到太極殿大門口的時候。

一位公公恭敬迎接上來,笑道:「大將軍,淑妃娘娘熬制了熱湯送來,您到偏殿歇歇,暖暖胃。」

「恩,有勞公公了。」蕭翦大搖大擺離開,還不忘回頭挑釁。

高浚儀的臉瞬間跟吃了屎一般難看,憤怒的看向秦雲,想要個解釋。

卻發現他一臉平靜,心中更怒,王八蛋,合起伙來欺壓我等,一切都是故意的。

高浚儀再也忍不了了,低吼道:「陛下,我等可是西涼使臣,你這麼做,就不怕大都督生氣么?」

秦雲眸子掃去,一股寒氣逼人!

遠遠比這凜冬的霜雪來的更加攝人。

高浚儀幾人心中一緊,感覺到了致命的威脅,不免後退一步。

「大都督?」秦雲冷笑。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