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7, 2022
32 Views

楚瀾晃著身子來到酒店大堂,服務員見她搖搖晃晃的,將她扶到沙發上坐著,給她倒了杯溫水。

Written by
banner

楚瀾不斷的撥打著剛剛給她打過電話的那個號碼,希望只是別人的惡作劇,也許只是惡作劇!不是經常聽到有人打這樣的詐騙電話嗎?

許久,對方才接電話,「謝總還在車上,我們正在施救,暫時沒接你電話了,等會有什麼情況我再聯繫你。」

「不是真的,對嗎?這不是真的!對不對?」楚瀾有些歇斯底里。

男子說道,「這是真的,楚總就在我們跟前,是他的車子,也有人確認過了,就是他本人,謝太太,你別太難過,有空的話就過來看看。」

喬安夏和龍夜擎一起趕過來的,接上楚瀾趕往事發地。

楚瀾一路都在嘀咕,「不會是真的,怎麼可能是真的呢?夏夏,他答應過回來陪我吃午飯的,他不會丟下我不管的。」

「楚瀾,你冷靜點,有我在呢,別害怕,」喬安夏相信自己的醫術,只要謝黎墨還有生命體征,她就一定會救活他,並讓他康復。

路邊圍著不少人,警方已經封閉了現場,沒允許媒體採訪,也沒透露底下的人是誰,這一帶很偏,除了過路的車輛鮮少有人經過,所以,消息還沒傳出去。

龍夜擎停好車,楚瀾飛快的拉開車門差點跌倒在地上,三人衝過了警戒線,謝黎墨已經從車裡弄出來,並抬回到路上,醫護人員正抬著他上救護車。

「他怎麼樣?」楚瀾撲了過去。

醫生將她攔住,「請你冷靜點,他傷的很重,需要即刻送醫院搶救!」

楚瀾和喬安夏跟著上了車,「夏夏,你快給他看看,他到底傷的怎麼樣?夏夏……」楚瀾聲嘶力竭的,快要說不出話來了。 華燈初上,十字長街上夜市剛起,小販吆喝叫賣聲此起彼伏。往日里此時燕十三應該是和幾個雜役一同去人多的地方消食。

可今日他卻是斜躺在太師椅上,用手剔著牙,全然沒有因為湊不了熱鬧而惱怒,反而卻是一副怡然自得的樣子。雖說自從掌管庫房以來,除了吃飯時間,其他時間必須一直待在這個小耳室,可他並未感到有任何地不適。

外人看來可能少了些自由,可是又有幾人知道,些許自由換來的確實是實打實的權利。欲想人前顯貴,那勢必人後要受罪。

飯後一盞茶,提神助消化。燕十三起身沏了一壺濃濃的茶,雖說夜不飲茶,但此時時辰尚不算晚,也就無礙了。

手裡端著茶杯,倚在門框上看著天上明月,振振有詞道:「昨夜月比今夜圓,今似天狗咬一邊。」話未說完耳邊傳來一陣拍手聲。

燕十三神色一滯,略細尷尬地問道:「誰?」

昏暗的過道內傳來一聲:「沒想到燕老哥竟然深藏不露,還能做出這般氣勢恢宏的詩,小弟佩服佩服!」

聽到來人聲音,燕十三一臉笑意地說道:「原來是凌小哥,這麼晚了您怎麼跑到我這裡呢?」

只見凌浩然手中拎著一個酒罈,從黑暗中走了出來,邊走邊說道:「適才聽到燕老哥高升了,所以特意去廚房討了一壺酒,來為老哥道賀。」

「為我道賀?」燕十三一臉訝然道:「這可使不得!」

說話間見凌浩然已來到耳室門前,晃了晃手裡的酒罈子笑著說道:「這有什麼好驚訝的,不就是喝場酒嗎,難道說燕老哥瞧不起我凌浩然?」

燕十三連忙接過酒罈,滿臉堆笑地說道:「我的小哥呀,你可千萬不要這樣說,我燕十三能與你共處一個屋檐下,已是三生有幸上輩子修來的福分,哪敢看不起,快請進、快請進。」

凌浩然也不客套,邁步就走了進來。環顧四周后笑著說道:「雖然簡陋一些,但是勝在無人打攪。」

燕十三聞言一頓,心裡暗道:這話里好似有話。轉念一想也就釋然了,畢竟身份擺在那裡,與他人共處一室勢必有些抱怨。便笑著說道:「凌小哥,若是覺得住的有些委屈,可以找朱堂主提一提,相比堂主也不會不通人情!」

凌浩然回頭看了看燕十三,笑著說道:「燕老哥,你這不是異想天開嗎,我去提的話估計會被罵出來!」

說話間眼光掃到桌上孤零零的酒罈子,搖了搖頭惋惜道:「耳聽到燕老哥高升的消息,內心狂喜不已,只提了一罈子酒就匆匆趕了過來,竟然忘記把后廚里還剩下的三隻螃蟹帶過來做下酒菜了,都怪我。」說罷一副懊惱不堪地看著燕十三。

燕十三心中一顫,心中暗道:這螃蟹,今天是一人一隻,廚房怎麼會剩下三隻呢?是有誰不在堂里還是有人不喜歡吃呢?

心中雖有疑慮但嘴上卻笑著說道:「放著不是糟蹋食物嘛,堂主可說了絕不能浪費,我這就去拿過來。凌小哥,你稍微等我一下,我去去就來。」

「有酒無菜,實在索然無味,」凌浩然雙眸含光,略微想了想說道:「你貿然去要,恐廚娘不會把三隻都給你,要不然這樣,你就說我也要吃。」

燕十三點了點頭,一臉竊喜地說道:「還是凌兄弟想得周到,我這就去。」說罷便轉身一溜煙地跑去后廚。

「你說什麼?」廚娘一臉詫異地看著眼前的燕十三,略做沉思后問道:「凌浩然要吃螃蟹?」

「對啊,」燕十三白了一眼廚娘,沒好氣地說道:「一個堂堂門徒,就吃一隻別人剩下來的螃蟹,你都要盤問這麼久,煩不煩!」

廚娘並未因此而生氣,只是淡淡地說道:「那你等一下,我給你們熱一熱,螃蟹不可以冷吃。」

「行,那你快點啊,」燕十三點了點頭,催促道:「他還等著呢。」廚娘頭都沒回,只是應了一聲,依舊低頭忙活著手裡的事情。

不一會廚娘遞過來一個食盒,小聲地說道:「燕管事,我分開放了,一隻他的,兩隻你的。」

燕十三聞言一愣,若有所悟地「哦」了一聲,然後樂呵呵地說道:「多謝多謝。」說罷便拎著食盒興匆匆地消失在夜色中。

酒過三巡,燕十三嘬著手裡的蟹腳,說道:「螃蟹這東西,在我青州算不上什麼稀罕貨,但也不是誰都可以吃到的,你怎麼不吃呢?

凌浩然雙眸淺笑,伸手將面前的螃蟹推至燕十三手旁,說道:「看你吃東西,比我自己吃都香,來,這隻算我請你吃的。」

燕十三一愣,笑著說道:「這怎麼好意思呢,連你這隻我也?」

凌浩然抬手示意道:「你我二人無需這般客氣,吃就是了!」

「那恭敬不如從命,我就不客氣了。」燕十三略微客套了一下,便拿起螃蟹開始吃了起來。

不一會三隻螃蟹下肚,燕十三志得意滿,摸了摸嘴說道:「凌小哥,不是我燕十三吹,我覺得,我們青州三個門徒,唯獨你才是葯尊不二人選。」

「燕老哥,」凌浩然低頭看了看自己修長的手指,笑著說道:「為何這麼說呢?」

燕十三輕聲說道:「溫子琦,沒有背景光有實力有什麼用?我都懷疑他能否進入決賽!還有那個裴淵庭,不只是實力不濟,而且背景也沒有,這更加不可能了!」

「哦?」裴淵庭眉睫一頓,似笑非笑地說道:「聽你的意思是,我有實力有背景了?」

燕十三聞言笑了笑,回頭看了看空蕩蕩的院落,見四下寂靜如常,便小聲說道:「我都聽到了!」

或許是燕十三酒量不行,一壺酒下肚,早已眼神獃滯了,也有可能是燭光幽暗,讓他並未發現凌浩然此時臉色猶如冰霜一般,就連雙目也好似可以射出陣陣寒光。

「聽到?」凌浩然眼皮一番,冷冷地說道:「你都聽到什麼了?」

燕十三雙目微眯,似乎在回想這什麼,良久之後說道:「那一日,就是有巡查過來的那一日,晚間朱堂主請巡查大人吃飯,席間二人曾說起過你。」

凌浩然雙目微眯,面露笑色,問道:「我有什麼好說的。」

「他們覺得你是二公子!」燕十三壓低了聲音繼續說道:「威遠將軍府二公子凌至恆。」

凌浩然環抱雙臂,看著眼前已顯醉態的燕十三喃喃道:「二公子凌至恆?」

一向自持酒力不錯的燕十三,微微搖了搖腦袋,含糊說道:「對,他們覺得你就是凌。」話還未說完,便從他嘴裡傳來一陣呼嚕聲。

月色朦朧,星光瀰漫,渭河沿岸的畫舫各個紅燭高挑。

溫子琦看著端坐的二女和一身泥垢的裴淵庭,詫異道:「老裴,你這是怎麼了。」

裴淵庭瞟了他一眼,說道:「總不能讓他拋屍荒野吧,就按他生前遺願,就地掩埋了!」

站在旁邊的黃捕頭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雙拳一抱施禮道:「秦大人,那依你的決斷此案可有隱情。」

話一出口,便發現溫子琦微微地嘆了一口氣,黃捕頭心中一驚,「溫兄弟這是什麼意思,難道我不該問這個問題,又自做聰明了?」

心念未已,便看到秦可卿雙眸冷冽,語氣森森地說道:「一個年近七旬的老者,投江自盡能有什麼隱情。」

黃捕頭聞言心中一震,暗道:「看這秦大人的樣子,自己好像又多嘴了。」便連忙恭敬地說道:「下官實在是杞人憂天,秦大人明察秋毫,自然一看就知道其中原委。」

秦可卿瞥了一眼黃捕頭,並未搭理他的奉承,只是雙眸一凝,望著裴淵庭,笑著說道:「今日之事,還是要多多感謝裴師兄。」

「感謝?」裴淵庭低頭看了看自己的一身泥濘,心有餘悸地說道:「挨打不說,還要出錢出力,我這是圖什麼?」

黃捕頭並未留意剛才二人之間的對話,只是心中讚許道:瞧這一身泥濘,又有幾個仵作可以做到如此這般呢。

黃捕頭如此想,其實自有他的道理,溺水之人,往往身上都沾滿泥漿,仵作驗屍之際,勢必會近距離接觸,所以往往也會粘帶一些。可從未見過裴淵庭這樣,好像一個土耗子打個洞一般,全身上下都是泥土。自己想了想又不明白是為什麼,只能認為這乃是敬業的表現。

秦可卿並未接話,只是淡淡地笑了笑。

見眾人悄然無聲,南宮菲菲便打了一個哈欠,面露倦色地站起來,環顧眾人後微微一笑道:「今日之事,多謝幾位幫忙。小女雖有萬般感激,但是畫舫有規矩不可留人過夜。所以只能對幾位說抱歉了。」

話雖然說的客氣,可是逐客之意早已顯露無疑。

秦可卿聞言一頓,隨即打了個哈哈,站起來抱拳行禮道:「不知不覺天色已晚,既然溫大夫已安然返回,我們自然也就沒有必要久留了。斯人已逝,一切節哀,還是保重身體為先。」

南宮菲菲點了點頭回禮道:「多謝秦大人掛懷,小女子銘記於心。」

話已至此,再多說下去已然沒有必要,眾人甚有默契地走出畫舫。

望著頭頂的漫天星光,裴淵庭長嘆一口氣道:「明月當空,晚風拂柳。如此良辰美景,我卻是一身泥濘,哎。」 魔武,看着地上那如石頭般的能源礦一堆又一堆,張濤感覺自己眼睛都紅了。

小半都是高純度能源石,這有多少,十噸都有了啊。

十噸修鍊能源石,就是兩萬斤,十萬億的市值。

哪怕現在能源石貶值不少,可旁邊還有這麼多普通能源石呢。

再看看另一邊的各類能源果,竟彷彿雜草一般隨意擺放。

只是下一刻,張濤強撐著將目光移開。

他是見過世面的人,不是土包子。

之前和蘇北在魔都地窟,從萬蟻沙漠直接半交易半威脅般換了一條能源礦。

那可是七十噸,比這十噸可要多多了。

他不眼紅、他不好奇……

「方平,你去禁區,是去挖礦了么?」

張濤還是忍不住了,瞪了眼洋洋得意的方平,直接開口問道。

容不得他不好奇,實在是這事有點超乎他的想像。

之前七十噸能源礦怎麼來的,他分身威逼,真身就在不遠處停留。

那幾隻螞蟻,哪怕再有不甘,也絕不敢反抗。

可是方平不是啊,他就是一平平無奇的八品武者,在禁區還不得小心翼翼縮起來?

張濤知道方平能氣息屏蔽進入地下巨礦,有儲物空間,可那又如何。

巨礦之中必有九品,順手揀幾塊能源石就算了,可這是十噸啊,小半個礦脈了。

別說十噸,少個幾百斤高純度能源石,巨礦中都會有一定的能量波動。

一次性少了十噸,能量例子能直接衰減三分之一。

別說九品了,哪怕一中品武者,只怕都能感受到其中的不對勁?

方平臉上露出炫耀、得意之色,右手卻又拜了拜。

「別大驚小怪吧,這點礦,只是順手帶了點。

在皇城,最不值錢的就是這種礦脈,跺跺腳都是,比石頭還要多。

可以最後在我揮手間,九十九條巨礦灰飛煙滅,順帶把整個皇城炸上天了。」

張濤此刻只感覺自己有些喘不過氣來,每句話都感受到了濃濃的炫耀。

還低調,看你神色,都要上天了。

尤其聽到最後,張濤都忍不住懷疑方平是不是在吹牛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