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7, 2022
32 Views

這一刻,夏建國氣得差點吐血。

Written by
banner

他被這小畜生耍了!

他磕完一百個頭,腦袋都磕破了,現在嚴經緯卻不認賬了!

「嚴經緯,你敢耍我們!」

夏子明看著父親放棄尊嚴磕頭的時候,他的憤怒到了極點,但想到父親是為了他們父子的將來,他忍了下來沒有阻攔,沒想到嚴經緯耍了他們,這頭白磕了!

「耍你們又怎樣?」

嚴經緯冷冷看著夏建國父子,冷笑:「欺負我的老婆孩子,這只是對你們一個小小的懲罰,馬上消失在我面前,別逼我動手!」

「嚴經緯,我跟你沒玩……」夏子明氣得不行,就要衝上前。

「子明,我們走!」

夏建國一把拉住夏子明,他腦子還保持著清醒,知道嚴經緯打架厲害,他們父子倆可不是對手,這樣莽撞的衝上去只有吃虧。

離開小區之後。

夏子明眼睛通紅:「爸,這件事咱們不能就這麼算了!」

此時,夏建國的眼神里也透出了殘忍:「這個小畜生耍了我,我剛剛能忍住這口氣,是因為我們倆打不過他。他想玩,那我今天就陪他玩,子明,打電話叫人,今天我不僅要逼著他把謝思邈給請來,還要把他給廢了!」

此時此刻。

郊區某處休閑會所。

胳膊還包著石膏的劉健聰躺在床上,一名穿著暴露的女子正給他按摩。

這時,他的手機響了起來。

看到來電顯示之後,劉健聰嚇了一跳,飛快的打發走按摩女后,接通了電話,帶著諂媚的語氣:「少爺,您有什麼吩咐?」

「今晚有些垃圾會來打攪我們一家,我不希望聽到任何動靜!」電話那邊,嚴經緯說了一句。

劉健聰混社會多年,自然很快明白嚴經緯的意思。

「少爺你放心,我保證不會有任何人打攪到你!」

掛了電話之後,劉健聰顯得異常激動。

少爺給他交代了任務,他要是圓滿完成,那麼在少爺心裡肯定是可以加分的。

劉健聰快速撥通了電話:「黑子,我現在需要人手,馬上給我喊!」

「老大,你要多少人?」

「有多少要多少!」劉健聰深怕事情辦不好。

「啊,老大,要這麼多人幹什麼?」電話那邊的黑子明顯被嚇了一跳,老大這是要幹什麼?

「別問這麼多,馬上召集人手,明珠小區外面集中。這件事關係到老子的性命和前途,快!」

「是,老大!」

掛了電話后,劉健聰飛快的前往明珠小區。

半個小時之後,明珠小區外面。

一輛輛麵包車,mpv等各種各樣的車子停在了路邊的公共停車位上,很快就把路邊的公共停車位佔滿。

沒一會之後,一輛埃爾法,直接停在了明珠小區大門口,堵住了進入明珠小區的路。

叫做黑子的小弟,跑到埃爾法面前,對坐在後座的劉健聰開口:「老大,只要能召集的弟兄,我都召集過來了。」

「黑子,你派人守住大門,一隻蒼蠅也別放進去!」劉健聰吩咐道:「外面的兄弟,你讓他們都呆在車裡,有事的時候再出來。」

「老大,這明珠小區看上去挺舊的,誰住在裡面?」

「我老大的老大!」劉健聰拍了拍黑子的肩膀,說:「黑子,今天的事情要辦不好,估計我這輩子就完了。要是辦好了,那我不僅能保住現在的位置,保不住以後還會更發達!」

劉健聰早已洗白上岸,而黑子, 第132章

可是蕭馨然的車開的飛快,直接把蕭國源拽了一個跟頭,狠狠摔在了地上!

蕭綺夢急忙過去攙扶:「爸,你沒事吧?」

「滾!」

蕭國源猛的一甩,差點沒把蕭綺夢給甩倒。

「廢物!滾!爛泥扶不上牆!」

蕭國源的情緒已經崩潰,他現在看誰都來氣,更別說蕭綺夢……

噠噠噠……

就在這時,陣陣馬蹄聲從眾人身後傳來,大家不由轉過頭去,瞪大了眼睛……

只見一輛馬車,朝着這邊緩緩走來。

四匹潔白如雪的高頭大馬!潔白的鬃毛猶如蠶絲,馬首高昂,有一種傲視天下的感覺!邁著大步,朝着他們迎面而來!

再看後面的車廂,五彩斑斕,珠光寶氣!隔着老遠就能看到其反射的光芒!

在這金雨之中,更顯高貴!

蕭綺夢一時間看呆了,那一瞬間她有一種穿越的感覺,自己彷彿變成了古代王族的公主,正在等待着自己的白馬王子……

走進一些,蕭綺夢見到,前面趕馬的車夫,居然是陳北冥身邊的炎君!

此刻炎君一身黑衣,表情莊重,將馬車緩緩停到眾人車前。

「綺夢小姐,大哥叫我來接您,請諸位上車……」

炎君跳下馬車,在眾人面前非常有禮貌的鞠了一躬。

蕭晚竹在旁邊捂著嘴巴都快哭出來了:「這也太浪漫了吧……」

「浪漫個屁!」

蕭國源怒吼一聲:「那個廢物,連個豪車都租不起!弄來幾頭畜生就想矇混過關!什麼東西!真噁心!」

炎君微微皺眉,沉聲道:「先生,你知不知道,這一匹馬,能換多少輛勞斯萊斯?」

炎君心裏覺得可笑,蕭國源的眼光在他眼裏就好像乞丐一樣。

殊不知這一匹馬,就價值幾個億美金。

蕭國源不屑的看着炎君:「別在這虛張聲勢了,你們也就是藉著水晶宮開幕,在人家真正的大佬後面狐假虎威,還真會挑時間啊!」

要是平常,炎君說什麼都會給他一點教訓!但今天是陳北冥大喜的日子,他決不能惹事。

於是炎君不再理會蕭國源,轉頭看着蕭綺夢問道:「綺夢小姐,咱們該走了。」

蕭綺夢低着頭,拿着那封紅包站在蕭國源和蕭母面前,低聲道:「爸媽,我再問你們一次,您女兒的婚禮,你們真的不想去么?」

「去個屁!我就沒有你這麼沒出息的女兒!你們兩個結婚也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滾!」

蕭國源一把將紅包打落在了地上!

「好,我走!」

蕭綺夢這次是徹底絕望了,她抹了一把眼淚,眼神決然,轉身上了馬車!

豆豆,還有蕭晚竹也跟緊隨其後。

蕭晚竹轉頭看了一眼蕭國源,滿眼失望道:「爸,你真的太過分了!」

還沒等蕭國源還口,馬車已經飛馳了出去……

「白眼狼!你也滾蛋吧!沒出息的廢物!」

蕭國源指著馬車又罵了兩句,最後還是蕭母給他攔了下來:「行了你!你這次真的有點過分了!」

蕭母一邊說着,一邊撿起地上的紅包,順手把紅包給打開了。

嘩啦!

兩張金燦燦的請帖,掉落在地上……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不然以楚辭的心狠手辣,定然會更加不放過她!

「輕輕,你別再說了,楚辭沒有對不起你,全都是我的錯……」

秦嫣的眼眶泛紅,聲嘶力竭:「是你選擇了我,才讓你們姐妹離了心,全是我的錯!」

楚輕輕的眼底也帶著淚水,緊緊的抱著秦嫣。

「娘,不管別人怎麼說,你都是我的親娘,就算楚家犯了再多的錯又如何?這都無法改變你們對我的養育之恩。」

「養育之恩大如天!何況,你還不是我的親生母親,若是姐姐要問罪,就先問罪我,我一定要先死在你的前頭!」

秦嫣與楚輕輕抱頭痛哭。

那絕望的哭聲,讓周圍的人都沉默了下來。

是啊,楚家是犯下了滔天大罪。

可楚雄天畢竟是楚辭的親生父親啊。

養育之恩大如天。

若沒有楚家,楚辭都無法活到今日,那她如此做法,確實有些心狠手辣了。

夜一的眼神帶著怒意,正欲說話,一聲陰森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讓整個街道,都陷入了沉寂之中。

「阿楚並不在京城,你無須將責任全都歸於她,要和你們算賬的不是阿楚,是本王!」

夜瑾一身玄色長袍,從人群外而入。

他邁著步伐走向了楚輕輕,眸中蘊含著森寒。

楚輕輕的身子僵住了,緊緊的握著拳頭。

哪怕是現在,面對夜瑾,她都有一種發自內心的恐懼。

更恐慌的是夜文煜。

他心裡又怕又恨,牙齒都被咬出了鮮血,卻依舊不敢抬頭看他一眼。

夜瑾在走到楚輕輕等人面前之時,才停下了腳步,低眸俯視著楚輕輕。

「到了現在這種情況,你還不忘給阿楚潑黑水,本王倒是懷疑,阿楚是不是你的親姐姐。」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