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6, 2022
24 Views

而且說到底,機械聯盟這邊也只是分析,具體對不對,還是要嘗試過才能知道。

Written by
banner

而這個嘗試的人,自然就是妖神聯邦的這些大神系了。

所以生化帝國這邊的神祇,也都看向了妖神聯邦這邊的大神系。他們才是即將直面馮燁威脅的人,最著急的自然也是他們。

誰都知道,就算無人機甲能夠剋制馮燁麾下的那些特殊生化人,所需要的數量只怕也是極為龐大的。這筆錢可不是個小數。

按說錢財應該對神祇們沒什麼用了,大家都已經成神了,還要人間的財產有什麼用呢?

但是事情不是這麼看的,想要發展信徒,壯大麾下的軍隊,又有哪一樣是要錢的?將一個普通人,培養成為妖神級別的強者,這其中所花費的資源可不是一筆小數目。

所以對錢財,這些神祇也是非常的看重的。

海量的無人戰甲,所需要花費的錢財,簡直就是個天文數字。雖然他們都覺得馮燁是個大威脅,也想要將這個威脅提前打掉。

但是卻沒人想要出這份錢。

眾人面面相覷,剛剛還討論的熱火朝天的虛擬空間,頓時就安靜下來了。

機械聯盟的神祇陰惻惻的說道:「諸位,馮燁之前沒有地盤,信徒稀少的時候,就已經如此的強大了,如今他可是已經佔據了石家的鎏金星域。

想想鎏金星域的地盤有多大,人口有多少,再等一段時間,等到馮燁消化了這些地盤和信徒,說不定實力將會再次大進。

那個時候或許就不是三千特殊生化人了,或許將會是三萬,三十萬。再想要對付他,所需要花費的代價,那簡直就是不可承受之重了。

而且各位也不要覺得馮燁威脅不到你們,等到馮燁消化了鎏金星域和八大星域,整個妖神聯邦,可就全部在他的威脅之下了。

到時候你們所有人,就算想要對付他,也沒有那個能力了。

還有生化帝國的諸位,我希望你們也能夠有些遠見。不要只看到眼前的利益。

馮燁的威脅可不僅僅是對妖神聯邦的,對你們生化帝國也是一樣的。」機械聯盟的神祇,不斷的鼓吹馮燁威脅論。

===

以機甲之身獲得長生。他們堅信,詛咒或許對肉身有用,對他們強大的機甲之軀,絕對沒用。

肉身會死,機甲之軀不會死。就算哪個部分出了問題,也可以隨時更換零件。

他們可以操控無盡的強大機甲,戰鬥的時候,根本就不用自己上,就算馮燁想要詛咒,都找不到他們的分身。

被這名機械聯盟的神祇一說,妖神聯邦的這些神系之主,頓時就心動了,畢竟他們的地盤和信徒與馮燁的距離最近,自然受到馮燁的威脅也最為嚴重。

生化帝國那邊雖然對馮燁那詭異的詛咒之法,也心有顧忌,但是馮燁的威脅,距離他們畢竟還遠。倒是沒有妖神聯邦這些神祇的需求迫切。

而且說到底,機械聯盟這邊也只是分析,具體對不對,還是要嘗試過才能知道。

而這個嘗試的人,自然就是妖神聯邦的這些大神系了。

所以生化帝國這邊的神祇,也都看向了妖神聯邦這邊的大神系。他們才是即將直面馮燁威脅的人,最著急的自然也是他們。

誰都知道,就算無人機甲能夠剋制馮燁麾下的那些特殊生化人,所需要的數量只怕也是極為龐大的。這筆錢可不是個小數。

按說錢財應該對神祇們沒什麼用了,大家都已經成神了,還要人間的財產有什麼用呢?

但是事情不是這麼看的,想要發展信徒,壯大麾下的軍隊,又有哪一樣是要錢的?將一個普通人,培養成為妖神級別的強者,這其中所花費的資源可不是一筆小數目。

所以對錢財,這些神祇也是非常的看重的。

海量的無人戰甲,所需要花費的錢財,簡直就是個天文數字。雖然他們都覺得馮燁是個大威脅,也想要將這個威脅提前打掉。

但是卻沒人想要出這份錢。

眾人面面相覷,剛剛還討論的熱火朝天的虛擬空間,頓時就安靜下來了。

機械聯盟的神祇陰惻惻的說道:「諸位,馮燁之前沒有地盤,信徒稀少的時候,就已經如此的強大了,如今他可是已經佔據了石家的鎏金星域。

想想鎏金星域的地盤有多大,人口有多少,再等一段時間,等到馮燁消化了這些地盤和信徒,說不定實力將會再次大進。

那個時候或許就不是三千特殊生化人了,或許將會是三萬,三十萬。再想要對付他,所需要花費的代價,那簡直就是不可承受之重了。

而且各位也不要覺得馮燁威脅不到你們,等到馮燁消化了鎏金星域和八大星域,整個妖神聯邦,可就全部在他的威脅之下了。

到時候你們所有人,就算想要對付他,也沒有那個能力了。 穆慧妍慢慢緩過來,「美詩說的對,若冰,你趕緊走吧,到國外去,你放心,孩子我會帶着的。」

凌若冰不想走,她哪都不想去,可看起來似乎情況很糟糕,由不得她了,「我不是孩子哺乳期嗎?誰敢抓我?」

郭美詩說道,「警方有辦法對付哺乳期的女人,但不管怎麼樣,一旦落到他們手中,你就沒有自由了,快走吧,還不知道龍夜斐那起事故會不會被揭發出來,還有,事情查清楚了,一定會讓你站出來為喬安夏洗清冤屈,而你,會身敗名裂!」

凌若冰越想越害怕,似乎聽到了警笛聲,「好吧,我走,我走……」拉着穆慧妍的手,「媽,孩子你別管,你不是說這孩子是龍家的嗎?你把孩子交給龍夜擎,讓他們去撫養。」

穆慧妍說道,「這事還沒確定呢。」

「無風不起浪,肯定跟龍家有關,你抱到龍家去看他們的態度,」凌若冰語氣冷了下來,「我不想我的孩子也跟我一樣,成為沒人要的私生子!更不想讓他跟着你!」

穆慧妍打了個寒戰,她明白了,凌若冰是看不起她,覺得她不配撫養那孩子,「好,我交給龍家。」

凌若冰匆匆走了,回了棕櫚園收拾東西,她剛到機場接到了穆慧妍的電話,警方來人了,請她回警局去接受調查,她不能再上飛機,否則,飛機剛落地就會被遣返。

凌若冰趕緊開車離開機場,往郊外開去,她必須躲起來,等過了這陣風再說。

警方在工作室沒找到凌若冰,跟穆慧妍說了聲,「看到她即刻讓她去警局協作調查!」

穆慧妍試着問了句,「若冰會有什麼樣的懲罰?其實,她也是求勝心切才會模仿了別人稿子,希望你們能對她網開一面。」

警員說道,「她不只是抄襲,還涉嫌兩起事故,當年龍家兄弟和葉教授的。」

怎麼連龍夜斐的也搬出來了?

穆慧妍說道,「龍夜斐的那個跟她無關,龍夜斐都沒追究的,葉佳倩的如果她自己不追究,還會不會找若冰麻煩?至於抄襲的事,讓若冰去道個歉,然後,賠償索菲亞的損失不就可以了嗎?」

警員說道,「現在不只是索菲亞的損失,還有AM公司的,索菲亞已經將AM和凌若冰告到法庭,除非你能讓索菲亞和喬小姐撤訴。」

穆慧妍嚇了一跳,AM公司現在也不幫凌若冰了?

這可怎麼辦?穆慧妍撥通了凌若冰的號碼,語音提示關機,這個時候,凌若冰不敢開機。

穆慧妍又去了學校,去找葉佳倩,「警方要抓若冰,你是她媽媽,你幫幫她吧?」

葉佳倩已經聽說了這些事,「我把她養這麼大,對她盡心儘力,她卻壞事做盡,小時候弄丟了我的親生女兒,害我傷心了二十年!這些年她明知道安夏的就是若雪,卻隱瞞事實,還讓我和她一起去對付若雪,哼,把她養大,她卻把我當猴耍!」 冷無殤完全不知道自己的三個屬下如此的關心自己,坐在馬車裡自顧自的翻著碧月給自己準備的書籍,時不時地喝幾口上好的龍井茶,偶爾吃點兒糕點,那是相當的愜意。

其實這都是冷無殤假裝表現出來的,她心裏面還是有一些緊張,自然,更多的是期待,她很期待能夠見到任若寒。

不知道對方看到自己,會是一副什麼樣子?

會不會認出自己?

應該不會的吧,畢竟自己跟三年前可以說是完全不一樣了。

心裡這樣思索著,冷無殤臉上越發期待。

相對於冷無殤的輕鬆自在,一旁的碧月可謂是心情欠佳,他只要一想到冷無殤馬上要見到疏影口中說的那個人了,就忍不住後悔做出這個讓冷無殤陪著自己去雲雀山莊的決定。

那個時候自己應該拒絕她的,這樣是不是就能夠阻止她與那個男人見面?

雖然碧月並不清楚能夠讓冷無殤在意的人到底是男子還是女子,但身為一個男人的直覺,他覺得那個人很有可能是一名男子。

可是隨即想到冷無殤的能力和性子,哪怕是自己沒有答應她,要是被她知道自己要找的那個人會出現在換屆大會上,想必她一定會去的,到時候自己恐怕會比現在更加難受吧?

想到這裡,碧月便忍不住苦笑著搖了搖頭,看來無論他做什麼,都阻止不了冷無殤見到那個人,他只能期待著冷無殤對那個人並沒有特殊的感情。

而這之前在幽冥宮內,冷如霜等人早已準備好了馬車,就等著任若寒的人出現。

冷如霜剛剛坐上馬車,正打算讓龍景瑞上車的時候,便看到任若寒便帶著一身寒氣出現在眾人面前。

看著對方身上比三天前更加濃重的寒氣,幾個人的眼裡不約而同的閃過一絲擔心。

任若寒無視他們,直接上了另一輛馬車,清幽的聲音傳出:「出發吧。」

日和月暗自搖了搖頭,日去了後面的馬車上,星辰和月則負責任若寒的馬車,暗中有十二魅影跟著,一行人便浩浩蕩蕩的出發了。

坐在馬車上,月對著馬車裡的人說道:「主子,四大家族的人已經在前往雲雀山莊的路上了,碧雲山莊的莊主今天同天香樓的大當家冷無殤也出發前往雲雀山莊。」

話一落,過了一會兒,便聽到裡面傳來一聲『嗯』,便再也沒有了聲音。

任若寒慵散的躺在馬車裡,平靜無波的心,並沒有因為聽到月的話,而產生波動,這說明,他的寒心決又提升了一層。

任若寒閉著眼睛,慢慢調息著自己的身體,思緒卻飛到了換屆大會上。

如果煙兒在的話,一定會去參加的,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三年來,煙兒都沒有出現,但是,他冥冥之中有種感覺,這次出行,他一定會見到煙兒的。

其實,如果可以,他真的好想放下一切,等找到了煙兒,就和煙兒一起歸隱山林,做一對兒普通的幸福夫妻。

他原本就是這樣想的,可是三年前,卻偏偏出現了意外。

如今,他還沒有找回心愛的人,江湖卻又出了岔子,還有那個魔君,這次的換屆大會,如此聲勢浩大,魔教的人不可能不參加。

一想到自己可能要面對一些大麻煩,他的心裡就犯起了一陣陣殺意,只想把一切看不順眼的都給毀了。

還有那些莫名其妙出現的組織,那個神秘的紅衣女子冷無殤,這一切的一切,都讓他感到頭痛。

僅僅三年,江湖就已然變得如此,他倒想要看看,這些新起的武林新秀,究竟有什麼能耐可以比得上幽冥宮。

這次居然連四大家族都牽動了,應該會有一場好戲要看。

只是,只要這場戲,威脅不到朝廷,威脅不到幽冥宮和蝶幽谷,他隨那些人任意鬧,否則,他不介意讓他們從這個世界上徹底消失。

想到這裡,任若寒的嘴角揚起一抹嗜血的笑,無邊的殺意和陰寒的冷氣直射而出。

馬車外面的月和星辰有所察覺,急忙穩住心神,護住心脈,否則,以兩人的功力,如此接近主子散發出來的氣場,不死也會受重傷。

星辰看了看月,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意思是『怎麼回事?』

月自然是讀懂了星辰的意思,搖了搖頭,表示不知道。

說實在的,主子在裡面坐的好好的,鬼知道會突然散發出如此強烈的氣息。

就連他們身後,跟著的日以及馬車裡的龍景瑞和冷如霜兩個人都察覺到了,可見,任若寒的功力,真的是深不可測。

冷如霜打開窗帘,皺著眉頭看了看前面的馬車,大聲吼道:「任若寒,你這個傢伙,能不能收一收你身上的寒氣,想讓我們凍死啊?」

星辰、月以及日聞言,都不由得打心裡佩服冷如霜,恐怕也只有她有那個膽子,敢對他們主子大吼大叫。

果不其然,冷如霜的話一落,眾人頓時覺得寒氣減了不少,然後他們便聽到了兩個字。

抱歉。

「抱歉?我剛剛沒聽錯吧?任若寒那傢伙在說抱歉?」冷如霜嚴重懷疑自己出現了幻聽,有些不相信的問了問身邊的人。

龍景瑞將她拉進車裡,有些好奇,帶著寵溺的眼神示意對方安分一些,「你沒聽錯,若寒確實是說了那兩個字。」

冷如霜納悶兒的問道:「他居然會對我們說抱歉誒?我以為他已經變成了冰塊兒呢。」

龍景瑞點了點她的鼻子,向她解釋著,「傻瓜,你忘了你是如煙的姐姐啦。」

對方的一句話,瞬間讓冷如霜明白剛剛任若寒為什麼向她道歉了。

原來是因為小妹,難怪呢。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