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4, 2022
10 Views

。 黑暗的世界,靜寂的荒野。皎月高懸,寒風呼嘯。

Written by
banner

峻峭的山峰之巔,一群陰靈正顫顫發抖,不知這顫抖是源自這寒冷的山風,還是源自內心的恐懼。

在這群陰靈中那位氣息最為恐怖的陰靈稍微鎮定一些,不過臉色也是十分難看。

原來這群陰靈正是剛剛離開迷霧山脈的黑梟一夥,黑梟離開黑山城后就來到了奉命監視三眼灰貓的大耳等陰靈所在之地。

黑梟剛剛正發佈任務,卻突然聽到正在用順風耳神通監聽灰貓動靜的大耳面帶恐懼的說灰貓突然它們飛來,使得黑梟臉色立時大變,在場的陰靈無不心生駭然。

「大耳,你說它正在向我們飛來?」

大耳聽到自己的主君問話,正想說什麼,但是像發現了什麼的它,雙眼帶着驚恐之色看向黑梟後方,口中什麼聲音也發不出來。

「你什麼時候到的?」黑梟感到有異常,連忙轉自一看,立時發現那空蕩蕩的崖邊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一道黑影,而這黑影正是它這段時間一直避之不及的存在。

喵嗚!

「你剛剛不是在念叨本神嗎?」

灰貓神色清冷,眼中略帶好奇的看着這伙陰靈。這些陰靈中實力最低的都是三階存在,其中那個它剛剛感應到的鷹型陰靈,其身上流露的氣息更是不弱此時的它多少。

剛剛它正在翻閱災厄之神的靈魂之書,查看一些魂族的隱藏。突然心生感應,好似有人正在呼喚它的神名,而且距離不是很遠,所以它就飛過來一看。

至從它完全融合了災厄之神的神核后,它就已經繼承了災厄之神的一切。但凡有念到它神名者,它都會心生感應。黑梟一直以為灰貓沒有恢復災厄之神的實力,使得它大意之下又說到了灰貓的神名,這才被灰貓感應到。

「太陽神王座下魂兵君主黑梟恭迎三眼神王回歸!」

聽到灰貓這話,黑梟眼露驚栗,不過很快反應過來的它連忙對灰貓行了一個魂族大禮。翅膀展開輕輕合起,低頭恭迎。周圍其他魂族見此,則紛紛跪下恭迎灰貓的到來。

喵嗚!

「太陽神王?」

聽到眼前這些陰靈這話,灰貓眼中閃過一絲異色,腦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現出太陽神王的資料。想起這太陽神王的真實樣子,灰貓不由輕輕一笑。

身為邪惡陣營的神王,災厄之神自然對守秩陣營這位對頭十分了解。當年沒有外敵入侵之時,災厄之神與這太陽神王可是打了不少架呢!

想到這裏,灰貓不由輕笑的說道:「那隻死兔子現在在那裏?」

沒想到竟然是遇到太陽神座下的魂族,即然如此,灰貓到是想接觸一下那些高階神靈,了解一下這世界現在是什麼情況。至於災厄之神與太陽神那點恩怨,大敵當前,二百年前它們就已經暫時放下。

「請三眼神王助我們上神脫困,它被那些可惡的人類封印,至今還在封印之中。」

似是想到了此時的處境,黑梟面帶激動的跪在灰貓面前。從灰貓的話語之中,黑梟已然感到這位災厄之神已經完全覺醒,立時讓它心中大喜。

黑梟這段時間一直在想辦法求見那些已經重生的神王和助灰貓恢復實力,為的還不是讓它們太陽神王脫困。只是它沒想到灰貓這麼快就恢復實力,讓剛剛在黑山城碰壁的黑梟只覺得柳暗花明。

「哦?有意思,當初它竟然沒有死。」

聽到黑梟的話,灰貓大感意外。那太陽神雖然實力很強,但也就和前任災厄之神相近,但沒想到前任災厄之神都已經殞落了,這傢伙卻沒有事,不由讓灰貓稍感意外。

黑梟見此,連忙解說起太陽神此時的情況與魂族當前的處境。

自那場號稱眾神的黃昏之後,魂族的生存區域就被人類削弱到極致,不復當年的盛況。要不是有些環境不適合人類生存,加上這世界有源源不斷的陰靈在誕生,恐怕魂族早就被人類一點一滴的滅個乾淨。

如今隨着眾神慢慢回歸,魂族的生存環境才改變不少。但是風雨欲來,新的一場大戰又在醞釀。很多高階陰靈感受到這個世界的變化后,都明白接下來的這場大戰將決定魂族未來的命運。

因為它們這個世界的原本的蓋亞意識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變得越來越虛弱,一股陌生的氣息慢慢籠罩着整個世界。但凡精神力量達到一定程度的生物,都能感覺到自然界中這股細微的變化。

當這股陌生的氣息完全取代這世界原本的蓋亞意識之時,整個水藍星的規則將會發生徹底地改變,那麼這世界將不會有新的陰靈誕生,到那時整個魂族未日就會到來。

陰靈的形成來自於這世界特有的規則環境孕育,當這種環境消失后,這世界將不會再有新生的陰靈誕生。這些情況灰貓早就知曉,只是從黑梟這裏再次得到證實而以。

太陽神王是守秩陣營頂尖的神靈之一,其實力只在擁有眾神之王之稱的那位魂族族長之下。當年那戰之後,太陽神王戰敗后被人類封印在山陽市,並且有兩位高階人類鎮守封印。

黑梟它們尋找了上百年才發現太陽神王封印的所在之地,只是因為它們實力不足,使得黑梟它們一直找不到機會助它們神王脫困。

要知道當初封印太陽神王的可是那群域外入侵者中最頂尖的存在,而那位存在也一直坐鎮於湘省。在找不到能抵擋那位人類頂級強者的真神之前,黑梟等人自然不會冒險去救它們的上神。

機會只有一次,失敗之後,誰也不敢保證那群人類會把太陽神王封印到那裏。

「三眼神王,請您出手助我們神王一臂之力。」

「原來如此,控制那隻低階魂族去黑風寨殺死黃毛它們的就是你吧!」灰貓聽到這裏,心下瞭然。隨後語氣一轉,面帶冷厲的說道。

「你怎麼知道?」聽到灰貓的話,黑梟面帶驚然的抬頭看向灰貓。當時它可是用魂技控制那隻陰靈的行為,那隻陰靈根本不知道它們的存在才對。

不過黑梟很快醒悟過來灰貓只是在詐它,眼中不由流露出驚恐之色。

······

。 蘇超笑道:「本官自出京城以來,從沒有滋擾地方,到了清河縣怎麼又能例外?

圖大人,你只要幫我們找好住處就是了,該花多少錢就是多少錢,你也別為我們錦衣衛省錢就是了。」

圖有成見蘇超說得不像是客套話,便抱拳說道:「是,伯爺,那下官就循例收取一些銀錢就是了。」

他口中說着,心裏已經想好了,自己收錢是要收的了,但是一定要折上折才行。

這銀錢收多了,這位伯爺嘴上不說,但是心裏一定不會高興的。

眼看還有三里路就要到清河縣城了,就見到一騎從遠處快馬奔來,口中還高聲喊着什麼。

「什麼事?」蘇超轉頭問了一聲圖有成,跟着他便相身後舉起了手,做了一個手勢。

接着就聽到趙德武高聲喝道:「全體戒備,連射弩上弦,左右分開,護住大人。」

隨着趙德武的喊聲,他的親兵即刻將他的命令大聲的吆喝起來。

一千餘錦衣緹騎即刻就動了起來,一陣嘩啦啦的連射弩打開的聲音想起,接着那些錦衣緹騎就跑動起來,向左右分開,奔到前面來,將蘇超等人都護在中間。

戚繼光驚訝的看着錦衣緹騎們的反應,他並沒有見到蘇超下命令,只是見到蘇超舉起手做了幾個手勢而已,整個錦衣緹騎即刻就動了起來。

這樣的反應速度令戚繼光極為驚訝,不過他也很快就想明白了,蘇超的那幾個手勢其實就是在下命令,而這些手勢想必只有錦衣緹騎才懂。

見到錦衣緹騎大動,朝珠和朝玉也將自己身上的連射弩取下來打開,上了弓弦,端在手中。

戚王氏和戚青桐卻是沒有想明白錦衣緹騎為什麼會突然有這麼大的動作,她們兩人有些緊張,湊到戚繼光身邊緊張的四周圍看着。

清河縣縣令圖有成也被錦衣緹騎的動作嚇到了,驚慌的看着周圍,對蘇超問道:「伯爺,這是怎麼說?」

這時趙德武已經帶着人將前面奔來的那人攔住,搜身之後,將他腰間的兵刃下了,這才叫人帶着他走到蘇超面前。

那人神色驚慌,見到圖有成以後,便朝着圖有成抱拳說道:「縣尊,倭寇上岸了,已經將咱們清河縣城圍了。」

「什麼?」圖有成和蘇超同時驚呼一聲,圖有成驚慌的問道:「倭寇有多少人?」

「足有數千人。」那人說道:「如今清河城城門緊閉,進不去城了,大人趕緊後撤吧,不然倭寇過來就完了。」

圖有成還沒有說話,蘇超便看着遠處說道:「現在撤退似乎是來不及了,他們已經過來了。」

他說着朝遠處指了一下,笑道:「這些倭寇來得真是時候啊,本官剛剛到清河縣,他們居然就把縣城圍了。

這是本官的運氣好呢,還是運氣不好呢?」

「伯爺覺得這事兒有蹊蹺?」問話的是戚繼光,聽到有倭寇來了,他便走上前來。

蘇超笑道:「誰知道呢,我只是覺得這事兒實在是太巧了一些。」

圖有成見蘇超不急不慌的,他便急了,伸手拉住蘇超說道:「伯爺,咱們還是後撤一下吧,避開風頭,等倭寇走了咱們再回來。」

蘇超甩開圖有成的手,也不理會他,轉頭對戚繼光說道:「元敬兄,你不是一直想看看我們特種緹騎的戰力嗎?現在你有機會看了。」

他說完,便對身邊一個親兵說道:「傳令,丁磊帶一百人護衛諸位大人,其餘的人上去,將來敵全殲。」

就在蘇超說話的工夫,遠處已經能夠見到烏泱泱的一群人朝着這邊狂奔而來,數量還真的有數千人之多。

他的軍令一下達,周圍的親衛就高聲喊了起來,將他的軍令高聲傳達開去。

「伯爺,他們人太多了,咱們還是避一下吧。」圖有成急聲叫道。

蘇超看都沒有看他,而是對戚繼光笑道:「元敬兄,數千倭寇沿着黃河而上,直到清河縣城,以倭寇船隻的運載能力,至少要六七十艘船。

這麼多船居然能夠大搖大擺的到達清河縣,而且時間抓得這麼准,就在咱們到這裏的時候出現,這事兒能沒有蹊蹺嗎?」

戚繼光眉頭緊皺,說道:「伯爺,您認為這蹊蹺出在哪裏?」

蘇超嘆息了一聲,說道:「肯定是我們錦衣衛內部出問題了,這一點我還是很清楚的。

我乘坐靈山衛的船到淮安府,在海州上岸,讓錦衣緹騎暫駐清河縣,這事兒只有錦衣衛淮安府署理處署理千戶秋雲知道。」

蘇超說話的工夫,趙德武已經將九百錦衣緹騎排好了陣勢。

這清河縣城外地勢還算開闊,九百騎分十一層排開來,一點也不覺得擁擠。

陣勢排開,趙德武也沒有急着發起攻擊,他在等那數千倭寇再沖得進一些,然後才會發動攻擊。

錦衣緹騎並不是要靠着戰馬衝擊敵陣,而是要靠着連射弩射殺那些倭寇,因此戰馬也不必衝起來,只要能衝到那些倭寇之中就可以了,近距離的射殺更能發揮連射弩的威力。

圖有成和那些縣衙里的人見蘇超不急不慌的,心裏也是着急。

清河縣受到倭寇的劫掠也不是第一次了,他們對倭寇一直都是恐懼至極。

每次倭寇來襲的時候,他們能做的就是緊閉城門,然後任憑倭寇在四鄉劫掠。

此時江南衛所的戰力已經是差到了極點,在江浙一帶,經常能夠看到一兩百個倭寇就能追着上千甚至是數千的衛所士卒後面砍殺。

因此他們對自己大明士卒的戰力是一點信心也沒有。

他們很想逃,但是蘇超和縣令大人都沒有逃,他們自然也不敢逃了,只能臉色蒼白渾身顫慄的等著倭寇衝過來。

此時他們已經在心裏把蘇超和圖縣令的十八代祖宗都罵了一個遍,而且舉得蘇超就是一個掃把星,一來清河縣就把倭寇給引來了。

戚繼光見蘇超臉色鐵青,知道他心裏憤怒之極,便說道:「伯爺,也未必就是錦衣衛內部的事情,或許咱們只是碰巧碰到了而已。」

。 濃霧消散之後又逐漸攏聚,忘憂心下一急,甩著身子從少女手裏掙脫,刺溜一下竄進了霧裏。

「忘憂,你生氣了?」某少女眼睛一轉,仔細感受着霧裏的流動與氣息,卻發現那抹赤色彷彿是一滴水從大海里蒸發了似的,無聲無息地消失了。

這霧裏究竟藏着什麼?妗九么抬頭,盡目一片白茫茫,那根粗壯的枯枝也不見了,「忘憂?」

她嘗試再叫了兩聲,還是沒人應答,倒是一直關注著外界的一縷神識隱約聽到了異樣的動靜,她閃身便退出了山海之境。

月光襲人,一聲驚人的獸吼聲從西南方向傳來,可能是距離有些遠,聲音有些斷斷續續的,少女坐在樹間,乘着月光透過來的光亮將目光移向了四周。

她皺了皺眉,今夜的妗家有些靜得可怕,就連正常巡守的家衛都急色匆匆,莫非又出了什麼事?

恰在此時,一隊人馬從她腳下掠過,為首的家衛呵斥着自己的手下,「都仔細著點兒,扶蘇城內接連出現了兩隻高階妖獸,城中各家都加緊了看護,你們都給我打起十二分精神來!」

「是!」家衛們整齊劃一地回復道,邁著大步往遠處的閣子去了。

她沉吟片刻,除了三十二道里,被她重傷的那隻六階高級妖獸,竟然又出現了高階妖獸?

渠靈位處扶搖邊陸,六階這樣的高階妖獸一般都身居深林,不會輕易出現在人族領地才是,為何會今日鬧出這樣的動靜來?

她抬了眸子,月光投進那一泓清澈之中,少女在樹間悄聲跳落,轉身便混入了林道的密從花壇,乘着下一輪守衛還未經過這裏,她急急地閃了身影,往三房宅子的方向尋去。

要說這妗家那個地方最好找,那必是連着湖心花園的偏門了。雖說今夜人靜,但婢子僕從們都還在外面走動着,大房、二房所在的宅子燈火輝煌,哪裏會像她現在走過的這條路靜寂呢?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