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4, 2022
10 Views

女孩初醒,嗓音帶著慵懶倦意,琥珀色的水眸還是霧蒙蒙的:「你告訴我你為什麼喜歡陳安歌,我就起來學習。」

Written by
banner

「啊?」

唐梔愣住,沒想到她會對這件事感興趣,抓了抓頭髮思索了幾秒。

甚為認真的回答:「他很帥。」

咦?

同道中人都是顏狗?

南意換了個正經姿勢躺著,慵懶的語氣稍微帶點疑惑:「我也喜歡好看的,但看看就好,摸摸也行,為什麼要交朋友?」

「嗯……」唐梔不知道怎麼回答,機智地反問:「你的意思是,有人比許爺更好看的話。你就會喜歡看別人?」

「不會!」南意回答的很快。

唐梔剛想誇她理解其中含義之後,只聽小姑娘認真地補充:「沒有許爺好看,但也好看的話,我也會喜歡看的。」

許爺標準太高。

一般人很難比他好看。

但這並不耽誤南意會喜歡看其他好看的。

唐梔覺得南意在撒謊,怎麼會有人真的是單純的喜歡顏值呢。

她一定只吃許爺的顏!

口是心非罷了!

唐梔暗自想著,卻在周一被現實驚得稀碎。

**

經過周日一上午補課,下午的短暫快樂之後,南意麵對周一還是不大能提起精神。

學校,學習這類字眼天然惹人犯困。

早自習開始前怏怏趴在桌上。

全班又是消音狀態。

不是為她,是為了沉睡中的許爺——

現在她能想明白了,估計許爺晚上不是偷地雷去了,而是熬夜打撞球,才天天困成那逼樣。

三班氛圍靜可聽針,想放個屁都得縮著怕吵著大佬。

人們小心翼翼維護這氣氛,有人偏偏撞在槍口上。

突然出現在前門的男生以為教室這麼靜是有老師在,喊了個報告之後,揚聲道:「我找南意……」。楚玄辰要給她買首飾,如果她一樣都不選,他肯定不同意。

為了打發他,她決定選幾樣首飾。

「老闆,把這幾盤首飾都打包裝上,再挑幾樣出來,幫王妃裝扮一下。」楚玄辰突然道。

「我現要就要戴上這些首飾嗎?」雲若月突然問,這會不會太高調了。

她還以為買回去放着,等出席重要場合的時候才戴。

「當然,還要換上一套剛才買的新衣裳,這樣你走在本王的身邊,才不會丟本王的臉。」楚玄辰挑眉道。

他說完后,外頭的車夫,早就抱

《雲若月楚玄辰》第355章不要丟本王的臉 看到自己的兒子到現在還執迷不悟,老狼終於忍不住了,怒道:「糊塗!」

「小崽子,被人給賣了,你還要替人家數錢呢!」

「真是枉我多年的栽培!」

他重重的哼了一聲,看着紀星,冷笑道:「你高調入住黑龍市,吸引楊松上鈎。」

「利用輸拳,使他順理成章的說出狼嚎的秘密,然後把你帶到這裏。」

「這一切,看似天衣無縫。其實細想,則根本經不起推敲。」

「因為你紀少,在南方並不是一個低調的人。想要查你,很簡單。」

紀星挑了挑眉毛:「是嗎?」

「那你還查出了什麼?」

老狼沉聲道:「我還查出,你跟如今是南方商盟總盟主的秦天,是好兄弟。」

「秦天是秦家的廢少。他如今利用龍隱龍鞭的身份,強勢歸來,要報仇雪恨。」

「就在不久前,才剛剛親手殺了我們的幾員大將。」

「這個時候,你卻偽裝身份,秘密潛伏到我們基地。」

「紀少爺,我們就是再傻,也知道你是幹什麼來的吧?」

昨天晚上,黃老三被迫,不得不放小狼和帶着紀星進來。但是,隨後第一時間,他就向老狼報告了消息。

老狼立刻展開了調查。

從黑龍市入手,幾個時辰之內,便查了個水落石出。

這也是他為什麼,直到現在才趕過來。因為調查紀星,浪費了一些時間。

此刻,「現在,你還有什麼想說的嗎?」盯着紀星,他露出得意的笑意。

是的,對於自己的心機,手段,以及能力,他還是很滿意的。

周圍,幾個搶手,同時把槍口對準了紀星。以及黃幡和計都。

他們三個是高手。

但是,面對這種局勢,也莫可奈何。他們就是再快,也快不過子彈啊。

更何況是,他們面對的不是一槍一彈,而是前後左右,腹背受敵。

「你敢玩我?」

「混賬,我斃了你!」

小狼惱羞成怒,從旁邊一個手下的手中搶過一把沙漠之鷹,就抵在了紀星的眉頭。

「少爺!」

黃幡和計都大驚。他們再也忍不住,就要出手。兩個人想好了,用身體為紀星阻擋子彈。

以紀星的身手,只要給他反應的時間,未必不可以脫身。

「都別動!」

第一時間察覺黃幡和計都的意動,紀星大喊。

他目視老狼,虎視眈眈,大聲道:「不錯!」

「我承認,你調查的很及時。」

「但是,你做的還不夠。」

「你真的以為,我是秦天的兄弟?你難道不知道,我曾經一直想殺了他?」

老狼冷笑道:「我確實收到了這方面的消息。你想殺秦天,是因為他是劉青瑤的仇人。」

「而你追求劉青瑤,現在她也嫁給你,做了你老婆。」

「只不過,劉青瑤和秦天的仇恨,早就解開了。因此,你也沒理由再恨秦天。」

「你們成了好兄弟,你和劉青瑤大婚,秦天還參加了。」

「現在,你還想抵賴嗎?」

紀星吁了口氣,忽然紅着眼睛,激動的大聲道:「畜生!」

「你知道劉青瑤為什麼忽然原諒秦天了嗎?這個死三八,她竟然被秦天給睡服了!」

「秦天他……睡我老婆,還要我接盤!」

「這個仇,老子不共戴天!」

「老子要活剝了他!」

他雙眼通紅,看上去像個煞神。旁邊的黃幡和計都,全都驚呆了。 大橘尾隨齊雲子來到研乙修養之地,是志都內的一處高門大宅之中。

繞繞轉轉,來到一處房門之前,邊有一涼亭,上有青翠藤蔓,下有四位壯年大漢正在弈棋,下的不是黑白之棋,而是軍陣之棋。

「道長,那幾位是?」

「哦,那幾位也是我紫光宗的內門弟子,因為與研乙是八拜之交,又是同一年入門,便在此看護,好了,先不打擾人家弈棋,我們去看看研乙。」

開了房門,齊雲子帶着大橘進入了房間。

此時下棋四人知道是師叔來此也沒多想,宗門內就是這樣,只有見到宗主之時才會行禮,不然平常時間大家都相處不錯,要不是身份擺在那,稱兄道弟也未嘗不可。其中生有美髯看似年紀最大,實則才及冠三年的壯漢看了一眼大橘貓。

「三位賢弟,剛才師叔邊上的那隻大橘貓看見沒有,好生威武,為兄都有種想抱回去養的衝動。」

「二哥說的是啊,也不知道師叔舍不捨得。」一位豹眼星瞳的黑臉漢子說到。

「三哥沒事,到時候就算師叔捨不得,帶點魚乾或者小母貓去拐帶回來就行了。反正是貓兒自願的,師叔不會介意。」正在弈棋的兩人停了下來,一位面白無須,眼神睿智之人回到。

「高,五弟不愧是兄弟幾個最聰明的,為兄怎麼就沒想到,算了這棋不下了,待我去準備點魚乾和搜羅幾隻小母貓。」

「唉,四哥君子落棋無悔。」

「扯淡,俺可不是什麼君子,你們還要不要貓了。」

「誰說不要,快去準備,到時也好給大哥一個驚喜。」

屋內,齊雲子一臉黑線,這幾個傢伙絕對是故意的,只隔着一道房門就在那謀划大貓。有點擔心大橘貓生氣,無奈的笑了一下。

而大橘貓此時心中感動不已,三百九十一年了,還以為見不到了,沒想到還有再見之時。

跳上床鋪,看了一眼熟睡的青年,大橘貓又彷彿回到了幾百年前。吐出山神印,雖然沒了神力加持,但好歹也是一件好的法寶胚胎。

數里之外,張玄現在相當着急,快到手的寵物遇到老主人了該怎麼辦。

不過停息片刻,張玄就放下心來,只見大橘貓吐出印章之後,停歇了片刻就往外跑了,而且方向正是這邊。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裏?」

「廢話,下次飛的時候不要在喵上風位置,氣味有時是會出賣人的。」

「原來如此,不過暫時不要過來了,我接下來要處理點事情,既然山神這世為人,你可以去陪陪他們。」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