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3, 2022
6 Views

可被林雅這麼一跪,他們兩口子在氣勢上瞬間就矮了李千一大截。

Written by
banner

李千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看法林雅給自己跪下的一瞬間,他心裏頭便為之一喜。

只要對方有求於自己,自己就佔據着主導地位。

「弟妹,你這是做什麼?」

李千故作鎮定,裝模作樣地上前去扶起林雅,但從稱呼上就能感覺得到李千新心態上的變化。

「我會考慮的,人心都是肉長的,我也是有女兒的人,我能理解你的心情。」李千安慰道。

「謝謝,謝謝李先生。」林雅一個勁兒道謝。

江河臉色不太好,拉着林雅往外走,臨走前還提醒了一句,「李老闆,股市瞬息萬變就不用我多說了吧,希望你儘快考慮清楚,錯過了這個機會,再想賺錢就難了。」

隨後,江河和林雅夫妻倆人出了科室門。

林雅臉色不太好,像是強壓着怒火,等出了科室大門,兩人來到樓梯轉角,林雅再也綳不住,臉色鐵青道。

「江河,你還想繼續裝神弄鬼、坑蒙拐騙到什麼時候?」

感受到林雅眼神中的失望之色,江河心頭一動,反駁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你是不是對我有什麼誤會?」

「誤會?」

林雅冷哼道,「你還需要誤會嗎?事實就擺在這兒,剛才那個李千,口口聲聲叫你大師,你還說你沒有騙人?」

「我騙人什麼了?」江河心裏莫名地有些煩躁,「我靠的是自己的實力,不需要去騙任何人!」

「得了吧,江大師!」

林雅看着江河,大有恨鐵不成鋼的無奈,「你什麼底細我還不知道嗎?最起碼你不是什麼大師,甚至和大師連個邊兒都沾不上,你還說自己不是騙人?」

「還有你說的那些股票的東西,以前我怎麼從來沒有聽你說過,你從哪兒學來這些騙人的把戲的?」

自己這是被徹徹底底誤解了,江河心裏既然生氣又無奈。

現在林雅已經認定他是騙子,他再解釋也會被認為是狡辯。

一生氣之下,江河也懶得和林雅解釋,將到嘴邊的話又給咽了回去。

從身上摸出一張卡,塞入林雅手裏,江河面無表情道,「這張卡里還有一些錢,以後你保管着。」

「既然你不願意相信我,我也懶得解釋,早晚有一天,我會讓你對我刮目相看!」

留下這話,江河轉過身率先離開。

拿着江河給的銀行卡,以及回想起江河剛才的反應,林雅一時間愣住了。

她以前從未看到過江河會露出剛才那種表情,像是失望,又像是被人誤解的無奈和生氣。

林雅拿着銀行卡,呆立在原地,心裏五味雜陳。

難道真的是我誤會了江河?

回到病房,氣氛凝重得可怕,夫妻倆誰也沒有率先開口,都一致將注意力放在了么么身上。

么么一個小孩子,自然感覺不到父母之間的緊張關係。

第二天一早,江河剛給么么買回來早點,就有人來病房看望么么,竟然是李千。

李千手上提着一些水果還有補品,看到他來,林雅感到驚喜無比,「李先生,您怎麼來了?」

「我是來特意探望小侄女的。」

李千將手中的大包小包放下,隨後將手裏的玩具放到么么旁邊。

「么么,叫伯伯。」林雅態度殷勤,一邊給李千倒了水,一邊對着么么說道。

「伯伯。」

么么乖巧地喊了一句。

「真乖。」李千滿臉堆笑,隨後又和夫妻倆寒暄了片刻。

只有江河知道,李千醉翁之意不在酒。

他今天來可不是專程來探望么么,而是來找江河這位大師,去證券公司逆天改命的!

江河笑了笑,直接戳穿李千的來意,「李老闆,咱們現在去證券公司還是?」

李千滿臉堆笑,「聽大師的,現在去當然最好!」

「行。」江河笑了笑,看向旁邊的林雅,「我和李老闆出去一趟,你在醫院好好陪么么。」

這一次林雅出奇地沒有反對,就在那麼一瞬間,她突然覺得,自己應該給江河一個證明自己的機會。

出了醫院,江河和李千徑直來到證券公司,距離開市還有幾分鐘的時間。

為了不被認出來,江河特意在來的路上買了一副墨鏡和鴨舌帽戴着,帽檐壓得很低,就是熟人碰到都不一定認出來。

而作為不久前,一天賠了一百萬的倒霉蛋,李千的出現立即吸引了不少人的關注。

「喲,這不是李總嘛,那天賠了一百萬,還敢來玩股票呢?」

「瞧您這架勢,是準備逆天改命?」

「我就佩服李總這種堅持不懈的精神,堅持賠錢!」

周圍一片冷嘲熱諷的聲音,但李千臉上卻毫無怒意,反而面帶笑容,不由得看向身邊的江河。

如果換作平時,他或許真會惶恐不安。

但今天自己有江河這位大師坐鎮,還怕個屁啊!

李千心裏暗暗決定,他今天就要狠狠賺一筆,讓所有不看好他的人,都被狠狠打臉!

終於,早上九點半,伴隨着一陣敲鐘聲,股市正式開盤。

「大師,咱們今天要買入哪支股票?」李千淹了口唾沫,有些緊張。

江河抬頭盯着滾動的屏幕,最終目光鎖定在一串股票代碼上,嘴角微微上揚,找到了!

「長號能源,現在買入!」

在江河的記憶中,長號能源這兩天剛挖到一處巨型煤場,前世有一個退休老大爺正是憑藉長號能源,賺得盆滿缽滿。

而算算時間,正是今天!

「長號能源?」李千愣了一下,這支股票他甚至聽都沒聽說過,但還是毫不猶豫地買入。

「這一萬塊錢是我最好的家底了,如果再賠的話,我感覺我應該要去跳樓了。」

拍了拍李千的肩膀,江河笑道,「放心,我一定不會讓你跳樓的。」

下午三點,證券公司正式收盤結算,大廳內所有人都愁眉苦臉,大部分人都賠了。

沒有人注意到,今天一家叫長號能源的股票,股價竟然奇迹般的上漲了兩美金,這個幅度看似很小,但按照當下的匯率,每股相當於上漲了十六塊多。

證券公司門口,在所有人都愁眉苦臉的情況下,李千臉上卻佈滿了笑容。

按照江河的吩咐,他把一萬塊錢全壓在長號能源身上,沒想到居然凈賺了十五萬!

「江大師,您真的神了!」

李千連連豎起大拇指,發自內心地讚歎了一句,真金白銀到手,他心底對於江河的能力更加深信不疑。

「李老闆,我說過會讓你賺大錢。現在,你信了吧?」

「信了,信了。」李千連連點頭。

「那我女兒移植骨髓的事兒……」江河說到這兒故意頓了頓。

李千心思活絡,加上現在心情很不錯,一口答應下來,「沒問題,隨時可以做!」 聽完這句,喻色笑了,「各位叔叔阿姨哥哥姐姐們,這位小姐姐的話你們都聽到了,一會張嫂煎了湯出來,奶奶要是喝了沒起色,那我喻色從此再也不會來墨家,反之,如果奶奶立刻好了,這位小姐姐可是要給我磕頭的。」

楊嘉蘭聽著喻色一字一字條理清晰的話語,輕扯了一下墨靖菲,小聲道:「靖菲,別亂答應。」

可墨靖菲一個千金小姐,何曾受過這樣的威脅,又這麼多人在場,她要是退縮了,裡子面子都沒了,所以,微一揚頭,趾高氣揚的道:「你最好記住你才說過的話,以後你要是再敢來我們墨家,我放藏獒咬死你。」

她才不信喻色真能治好老太太的病。

不可能。

現在墨家大房二房的手裡全都有喻色的個人資料,從出生到現在,就是一個女學生,根本就沒聽說她有治病救人的本事。

而墨靖堯能活過來,八成就是配了陰婚的關係,與治病救人沒關係。

「好,我記住了,大家也都幫我記著我和這位小姐姐才說過的話。」喻色鎮定自若的掃過眾人,然後又返回了廚房。

張嫂的動作很快,已經煎好了一碗湯,「喻小姐,給你。」

喻色端著湯走向了老太太。

老太太一直都是痛苦的表情,所以,沒人敢動老太太。

好在,別墅里鋪著地毯,而洛婉儀已經讓人取了抱枕給老太太墊在頭下。

不過看著她還是很不舒服的樣子。

喻色到了。

彎身,蹲下,柔聲道:「奶奶,把這碗湯喝了,你就會好些的。」

「不行,不能讓奶奶喝這種果皮熬的湯,我不同意。」墨靖梅覺得把喻色從此趕出墨家的功勞就要被墨靖菲全都佔去了,所以上前也想刷刷存在感,也想爭點功勞。

喻色看看老太太難受的樣子,不忍心再拖延下去了,「如果奶奶喝了這湯不見好,我給你磕頭,怎麼樣?」

墨靖梅一聽這話,眼睛都亮了,要是能讓喻色給她磕頭,那她多有面子,微一側身,她讓開了,「那你繼續。」

「不行,你要是給靖梅姐姐磕頭的話,也要給我磕頭。」墨靖菲卻是不依不饒了,半點虧也不能吃。

喻色真的要無語了,真不知道這兩個女人怎麼想的,這給老太太治病重要,還是讓她給她們兩個磕頭重要呢?

而她,只選前者,給老太太治病更重要。

跟過來的張嫂有點緊張了,她親自煎的湯,真的就是香蕉皮和水煎成的,「喻小姐,這行嗎?」

「沒事,我試試。」

望著她鎮定自若的表情,那邊許慶珍就有一種毛毛的感覺,總覺得喻色這不是亂來的,「各位,這要是吃壞了怎麼辦?」

「香蕉皮而已,又不是毒藥,最多也就是吃不好,不會吃壞吧?」一直沒說話的洛婉儀冷冷看向許慶珍。

「對對對,我媽說的對,吃不好也吃不壞,就讓奶奶試試。」墨靖汐什麼也不懂,不過她知道她媽的話就是對的,她必須站在她媽這一邊。

有洛婉儀和墨靖汐出面,眾人沒再阻止。

喻色便吹了吹湯汁,輕輕送到老太太的唇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